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朝朝暮暮雪
    十五日夜,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皎洁的月光洒在这片热闹的城镇上,把每个人的欢喜都映射于脸庞。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花灯好不羞涩的展现姿彩,轻年老幼,身份各异的人不分彼此相互道喜,共同欢度这佳节。然而,几家欢乐几家愁,上一章提到,假面判官的到来带给黄府的是无尽的不安......

    柳紫嫣一个人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烛光,她心想“我这么做对黄狼来说实在太残酷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无论如何我已经做了黄狼的妻子。做人应该懂得满足,至于冯映雪就像这华丽的烛光燃尽而终吧!”

    黄狼孤身在厅堂里借酒消愁,虽然忘记自己已经喝了多久,但此时酒劲正冲击他最后的意识。“老子身居朝廷三品,论资质,为多少富家小姐所仰慕。他们做梦都想服侍我,而柳紫嫣你呢?有什么,有的只是一张渐渐老去的脸。”借酒消愁愁更愁,黄狼非常不理解柳紫嫣的想法,以前跟着冯映雪衣食自然难以比拟现在的尚书夫人,更何况冯映雪当初舍他而去。“为什么?为什么?”两侍女见黄狼如此难堪。急忙过来搀扶“大人您有没有事?”

    黄狼猛劲甩开侍女大骂:“滚开,贱货......”然后将一桌酒菜推翻在地。两侍女像失魂一样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柳紫嫣听到了外面杯盘打碎的声音,知道肯定是黄狼怒火所为,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出来安慰。

    她缓缓的抱住正在酒醉蹒跚的黄狼,脸面贴在黄狼背上,顷刻间热泪已经穿过黄狼的外衣直穿他的心脏。原本借酒发疯的黄狼瞬间被这似水的柔情所驯服,他用力闭上了眼睛,紧攥着身后柳紫嫣的双手。“紫嫣,当初我们有约在先,你虽然嫁给我但我尊重你的意见,不同房。答应让你清静半年,我即使知道你以前有过男人但是并不追究。我是想让你想清楚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接下来让我们好好的生活。可你呢?不仅没有反省,竟然还因为他的事跟我闹情绪。你想过我黄狼的感受吗?你知道我黄狼已经四十岁的人了,至今无儿无女,是,我身为刑部尚书公事繁忙,但连生儿育女的工夫都没有吗?如果让人知道了我跟黄夫人有名无份,睡觉不同房......哈哈哈,他们会以为我无能!!!!”

    柳紫嫣抱的更紧了,“黄大哥,不是的......”

    黄狼:“你放开我。”

    柳紫嫣:“黄大哥,以后紫嫣是你的了。紫嫣对你再也不会隐瞒了,你原谅紫嫣吧!”

    黄狼对柳紫嫣的一片真心,在此刻终于换来了上天的同情。其实,他所期盼的也无非就是这一刻的到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黄狼也算其中一个。不过俗话又说,美人目、英雄冢,黄狼啊、黄狼你可知道痴情到最后往往会变薄情!

    .......

    钱家:

    钱勇一家人盛待贺童跟石开,早已胃口大开的石开毫无顾忌的生搬硬吃,如同一只肌饿难耐的猛兽。

    钱雨桦傻了眼:“大表哥,大表哥,你是不是一年只吃一次饭啊!”

    石开像没听见她的话一样,没有一点收敛。众人都笑了,石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在有些不规矩。

    钱勇:“没事,自家人不用客气,随便一些更好。”

    钱雨桦:“哎,某些人也别太随便了,不然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石开一听,这钱雨桦明显是对自己大不满意,但在长辈面前也没有作任何反驳。“臭丫头,你不高兴我偏这样......”他又抓起一根鸡腿,假装得意的嚼起来。

    钱雨桦看到石开明显是再作弄自己,想着怎么去对付他,看着桌上有辣椒炒的菜肴。从中,她夹了一块认为辣劲最大的......

    石开注意她夹起辣椒,便知道可能有阴谋,早已做好准备。当石开再次张嘴去嚼的时候,钱雨桦猛地将筷子向石开嘴里插去。

    钱勇骂道:“雨桦,你想干什么?”

    石开一手拿着鸡腿,一手用筷子夹住钱雨桦的攻势,得意的说道:“恩,真香!!!!!雨桦表妹,要不你也来一口?”

    贺童看了看石开说道:“这俩兄妹,之前可能发生点误会。都是年轻人,随她吧!来,钱兄我敬你一杯。”

    钱勇端起酒杯“好,贺兄,不要怪罪我这丫头的无理。她娘亲去的早,我又整日忙于钱庄,管教无妨,失礼了。”

    钱雨桦瞅着这让她挨骂的石开,一脸不快,依然计划着如何去让他出丑。她灵机一动,“大表哥,我以水代酒敬你一杯,算是跟你赔礼。”碰杯之际,钱雨桦假装被绊脚,将满满一杯热水泼在石开脸上。

    “烫、烫死我了.....。”石开边擦着脸上的水便苦叫到。

    钱雨桦阴谋得逞欣喜若狂,“哇哈哈哈......”

    钱勇大怒:“臭丫头,看我不打死你......”说着站了起来,欲教训雨桦。雨桦一看,爹这次是要动真格了,吓得如闪电般跑出了厅堂。

    贺童无奈地说道:“阿开,你不要紧吧?钱兄你坐下,我去把令千金找回来。”

    钱勇:“无需找她,任性的丫头。阿开我去弄点金疮药......”

    石开:“舅父,我没事......又非千刀万剐,算不了什么的。”

    钱勇:“这死丫头,回来非教训她不可,简直是无法无天。”

    石开:“七叔、舅父你们先吃,我去劝一下雨桦把她找回来......”

    其实石开并不是想去找钱雨桦把事情解释清楚,而是打着自己的算盘想“报复”一下她。年轻气盛,不考虑后果,如同针尖相对谁也不示弱。他跑出门外,追着钱雨桦的身影,一直到了一片小树林。忽然,钱雨桦躲进一棵树。石开心想“死丫头,看我怎么对付你。”

    石开:“雨桦表妹,我知道你在这,我们都退一步和平解决好不好?雨桦表妹?”

    石开走着走着竟想不到再次中了这鬼丫头的圈套,早已设下绳索的钱雨桦躲在树后见石开踩到埋伏好的绳圈,立马用尽全身力气将他吊于半空,然后得意的走出来。“哎吆,大表哥啊,又中招了吧?哈哈哈哈”

    石开挣扎着:“死丫头,竟敢一而再捉弄你表哥。看我怎么收拾你......”

    钱雨桦瞪着石开:“呀呀,你还想收拾本姑娘?好啊,那先让我玩个够。”说着拿出了一直大螃蟹,两眼放光,又说:“秋天的大蟹可真肥啊,让它跟你玩个捉迷藏你意下如何?”

    石开:“喂、喂、喂,天呢!你这臭丫头,以下犯上,目无尊长,个小气虚......啊”

    钱雨桦:“哈哈,怎么样?舒不舒服啊?”

    石开被那只在他衣服里翻腾的螃蟹扎的“死去活来”,那种哭笑不得的滋味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不过,话又说回来,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什么人跟他闹过这么多玩笑事。因此,虽然自己被如此玩弄,却得到了一份别样的感觉,是亲人?不,是朋友。

    钱雨桦:“大表哥啊,哎,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没有?只要你说声姐姐我错了,本姑娘就放过你.....叫不叫?”

    石开紧憋着嘴“姐姐?让我叫你姐姐,没大没小......表哥我还没玩够呢!”

    钱雨桦:“好!既然你这么坚强,就再让你试试我这“烤乳猪”......”

    石开一听烤乳猪,该不会是想用火来对付自己吧?片刻之际,钱雨桦已经点燃了抱来的柴草。他赶紧曲腰收背去避开火焰大叫“哇,你来真的?快住手.....”

    钱雨桦故作轻松的坐在旁边拿着一坛酒,一点一点的往火堆里倒,火焰一高一低来吓唬石开。

    钱雨桦:“唉,看你还嘴不嘴硬?”

    石开:“你这么对待表哥就不怕遭报应?”

    钱雨桦:“报应?什么报应啊!”

    石开:“让你这臭丫头嫁不出去,没有人要......”

    钱雨桦一听,恼羞成怒将整坛子酒砸在火堆上,然后气着走开了,“混蛋,烧死你。。。。。”

    ......

    县衙门:

    县知府刘奇山、夫人郑瑶瑶、师爷王门以及金豹等人一齐跪在地上,像是犯了什么大罪一样。

    路尾倒上一杯酒,“刘大人?”

    刘奇山慌得满头大汗急忙应了声“哎......”

    路尾喝了一杯道:“你说本座叫你捉个人,都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捉到。是不是本座的话你根本就不放心里啊!”

    刘奇山擦擦儿童额头上的汗:“不是,路大人,只不过柳紫嫣现在跟了黄尚书,这叫我们怎么捉的了啊!”

    路尾眼一斜“一群饭桶!给我掌嘴”

    路尾桌子一拍,脚踏椅子借力冲上屋顶,破瓦而出。

    而这钱雨桦越想是越觉得不妥,方才还听到石开喊救命怎么现在没声了,自己是想捉弄他但不至于真要他的命啊。想到这里,她赶紧回了头打算回去看看究竟。到那里时,发现原本吊着石开的绳子已经烧尽,火堆也只是冒着最后的青烟。她想“石开是跑了?还是......该不会烧死后被野狗叼走了吧!这下完了......”

    “石开,石开,大表哥,你不会真烧死了吧!”原本一肚子不快的钱雨桦变得着急起来。

    突然她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只男人的鞋子,此情此景,她的心里更是翻江倒海,“真死了......”。

    钱雨桦一下蹲在了地上傻傻的念叨着“这下怎么办啊,我把亲表哥烧死了......天理不容啊!没有人能原谅我。”她胡思乱想着,石开有武功的应该能脱身啊,但这只鞋子怎么解释呢?“大表哥,大表哥,只要你还没死我发誓什么都不跟你计较了,你也用不着叫我姐姐了。”这时,从树上又掉下一只鞋子,明显是一对,但这只还沾有血迹。钱雨桦赶紧抬头打探情况,但没有发现什么。她运功跳上树,四处查看,也没有什么迹象。她眼睛开始微微泛红,“死了,死了......”

    钱雨桦:“现在我应该去哪呢?回家?绝对不行,怎么办呢?要不自尽?怎么能自尽呢!他是我表哥,但是我把他烧死了,哎呀,怎么做也不通啊!算了,我钱雨桦怎么说也是个堂堂正正的女人,既然杀了人,自己也就不苟活了。要不然石开变成厉鬼来报复我,岂不是更丢人。爹,我对不起你,您以后要自己保重了......”

    钱雨桦看着刚才吊石开的那根树干,“上吊?死了表情很难看吧!自己不能这样死......”又望了望火堆,“烧死?不要了吧!自己也要做烤乳猪啊......”“咬舌?妈呀,听说很疼的......”“大表哥,您上天有灵,如果不回答,我就当您原谅我好不好......其实我很怕死的要不然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大表哥”钱雨桦拜了拜那棵吊石开的树。竟然传来的幽灵般的声音,“我死的好惨啊,你不下来陪我,叫我怎么原谅你......”

    石开光着脚脸上用木灰抹的跟鬼似的跳在钱雨桦面前,把她吓得差点晕倒。

    钱雨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烧死你的......你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石开狂笑不止,“怎么,连你也害怕了......”

    钱雨桦稍微有些镇定,慢慢站起来捏了捏石开的脸,然后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混球,总是欺负我!”

    看着钱雨桦离开的身影,石开却显得格外被动,原本自己是占理的现在又搞成欺负别人了。他摸着自己的脸,但没有生气,“怪了,怎么又是我不对......”

    钱雨桦走着走着竟然笑了,虽然事情搞得有些难看,不过见石开没有死自己甚极喜悦,对这个玩弄与被玩弄的石开表哥,雨桦渐渐觉有几分未曾尝试过的感觉。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树林里顷刻间来了一群人。仔细看来正是路尾的手下跟金豹等人......

    金豹:“路大人为何叫我等集结浮世词......”

    路尾手下:“大人说那里发现冯映雪的踪迹,让我等在方圆十里搜查......”

    石开迅速追上雨桦把她拉到一旁闪避。“雨桦,别出声......”

    钱雨桦小心翼翼的说:“怎么了?”

    石开:“这群人就是上次在客栈跟我们动手的人,这次又遇见他,我想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钱雨桦:“这个人叫金豹,坏的出了名,你们遇见他?”

    石开:“恩,听说他在捉一个叫冯什么听雪的人。”

    钱雨桦叹口气说:“是雪剑三试冯映雪,笨蛋!”

    石开:“啊,对,就是那厮。走,跟过去看看......”

    石开刚要起步,却怎么也拉不到钱雨桦的衣袖......只听到一个布满沧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不用去了,去了就没命活着回来了。”

    石开感到一股杀气在身后,灵锐犀利,突然一指袭来,石开顺势闪到一旁。看见钱雨桦已被点穴封住,那人站在不远处,甚为镇静,他双臂交叉胸前拿着一把剑,风吹落叶,既有些沧桑又带些洒脱。

    石开道:“前辈,你为何袭击我们?”

    那人并没有做声,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

    钱雨桦:“大表哥,快救我......”

    石开:“前辈,我想您要找人是吧!不过您应该找错了,您可以把要找的人说出来,知道的我们绝对帮您。”

    那人把剑插在地上,却依然没有动静。

    石开:“既然前辈没有任何条件,却要为难我们的话,那我石开就不客气了。”

    石开几个落地跟头翻近那人,扫地一脚,竟被轻松躲过。他又出拳相逼,腿脚并用,那人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就应付过去。

    石开:“前辈好身手。那我也就真不客气了......”

    石开继续上前紧逼,目的是想拿那人插在地上的剑。他双脚凌空悬踢,把身子朝向剑位所在,一把握住。不料,那剑犹如寒冰一般不敢久持,还没有拔起来便又松开剑柄。石开收回攻势,看着自己方才握剑的手已是被冻得白里透红。

    看那人气运一行,那冰雪利剑流星般飞到手中。他神剑出窍,寒气肆发,只是原地划了几下周围几棵树已是轰然裂地。石开以为目标是自己,命悬呜呼。然而发现死在地上的是刚才赶过去人的打扮。

    这个时候,有人喊道“冯映雪,在这......”

    石开、钱雨桦“他就是冯映雪......”

    金豹等人也赶了过来,并且一眼便认出了石开。金豹:“奥,好小子,连你也在这。看来天助我要杀你......来人,先把这臭小子给我宰了。”

    虽然石开不是冯映雪的对手,但面对这些无名小卒石开却显得格外有力。

    石开:“傻大哈,有事尽管朝我来,但是这位前辈跟这位姑娘跟你们无冤无仇,不要打他们的想法。”

    钱雨桦:“笨蛋,摆明人家是冲冯映雪来的,你说你充什么威风啊”

    金豹:“少废话,先宰了你在宰了他们。”

    冯映雪见这年轻人恩怨分明,有几分英雄气概,在石开跟金豹等人纠缠的时候占下风时,运剑帮助石开解围。

    金豹被冯映雪剑气所伤,“妈的,冯映雪果然厉害。看来今天杀不了这小子了......”

    冯映雪笑道:“朝廷就派这些虾兵蟹将来捉拿我冯映雪,真是自取其辱。今天,我就用你们去祭拜死在白苍山的兄弟们。”

    冯映雪欲运气杀路,一木桌从天悬降,路尾威风一摆倒上一杯火焰烈酒,坐于桌边。路尾:“冯映雪,今天本座终于找到你了。”

    冯映雪:“假面判官路尾?”

    路尾笑着说:“不错,若不是有了柳紫嫣的下落,要寻你还真是比登天还难。”

    冯映雪:“你见过她?”

    路尾喝着酒,笑道:“想必你已经知道柳紫嫣已经上了别人的床吧!哈哈哈哈”

    冯映雪气道:“你是说刑部尚书黄狼。”

    路尾:“正是,现在柳紫嫣活得比神仙还快活,恐怕早就忘记你了吧!哈哈哈”

    冯映雪:“住口,你们这群走狗,残害武林,今日我冯映雪要为武林同道报仇血痕。”

    路尾把酒杯往桌上一碰,“那就让本座见识一下你的雪剑神功吧!”说罢,将酒杯飞镖似的扫出,刚劲有力,冯映雪拔剑抵碎,碎片碰击之处可见明显划痕。可怜被点穴钱雨桦被击中腿部,惨卧在地。石开立即跳过去把钱雨桦扶到一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钱雨桦看到石开对自己如此关心,心里虽疼但还是装出一副轻松地样子,微微说了句“没事,不过他们都是绝世高手,咱们还是避开为妙。”

    冯映雪:“小兄弟,今天的事连累你俩了,趁来得及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多一个无辜的人受牵连。”

    路尾:“哈哈,谁都离不开这里!金豹你还等什么,杀了他们。”

    一时间,这片小树林成了,乱斗厮杀的战场,路尾的奇门武功“星火鬼步”也是江湖让人闻风丧胆的神功。今日,面对雪剑神功,可谓是锋芒相对,彼此硬钢,场面山崩地裂......。

    金豹得到这个机会一血客栈之耻,于是拿出看家本领对付石开跟钱雨桦。“小子,今次看谁还就得了你。”

    钱雨桦拉着石开:“大表哥,你不要管我了,你先走。”

    石开:“荒谬,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何况这傻大哈是冲我而来。没事,这人武功马马虎虎,我能应付的了。”

    金豹一听又受到侮辱,大叫一声,”他奶奶的,宰了他们“带着几位手下冲了上来。石开边留意钱雨桦便跟他们纠缠......虽然路尾的神功也是赫赫有名,但由于他骄傲气盛再加修行稍欠因此并不是冯映雪的对手。几回合下来,冯映雪已略占上风。路尾渐渐发现形势对自己不妙,便打算脱身,正好一旁的石开跟金豹正战得不可开胶。于是,他使出“星火鬼步”袭向石开。钱雨桦只见路尾如同燃烧的鬼影般朝石开飞去,她便知道石开正受到暗算。于是,钱雨桦咬着疼痛去替石开挡了路尾的偷袭。

    雨桦被路尾一掌打中,弾到几十米之外的树边,口吐鲜血。石开看到雨桦被击中,心如刀割,两脚踹开金豹,立即去照顾雨桦。“雨桦,雨桦......”中了绝世高手的招,一般人怎能受的住何况是一女流之辈,这个时候钱雨桦已不省人事。

    冯映雪见路尾再拾招式又袭击石开,便使出雪剑神功,相救石开。路尾侥幸躲过了冯映雪的雪剑神功,然后落荒而逃。

    石开开始运气给雨桦输内力,“雨桦,你醒醒啊”,由于刚才打斗消耗了不少内力,现在又拯救钱雨桦,石开身体开始觉得乏力,头昏脑涨,脸上汗珠不止。

    冯映雪见状在这样下去连石开也会丧命,便跳过去一把推开石开,用自己的内力去救助钱雨桦。“小兄弟,你在样不仅救不了她,自己反而危险。让我来吧!”

    石开整理一下自己的心脉,然后看着雨桦,心里无限的悔恨,若不是自己逞能,若不是自己当初不去理让一下她,怎么会搞成现在这种状况。他宁愿中掌的是自己,他宁愿去叫钱雨桦一声姐姐,只希望她能醒过来。

    石开:“雨桦,只要你没事,叫我石开做什么都行,以前的事都是我错了。我愿意教你姐姐,求求你,醒过来吧!”石开的泪水开始无尽的横流。

    再冯映雪深厚的内力下,钱雨桦终于慢慢有了意识。她脸色苍白,却勉强的笑了笑“笨蛋,我才不要做你姐姐,免得要照顾你......”

    冯映雪:“好了,我虽然勉强让她恢复的意识,但她所受的伤需要药物的调理。这我就不能帮你了。”

    石开感激道:“前辈,这次你救了我们,以后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

    钱雨桦浅浅的说:“大侠,您要找黄夫人吧!”此话正中冯映雪下怀,冯映雪一脸正经的回应道:“你认识她?”

    钱雨桦:“每逢初一十五她都去浮世词拜佛。您可以去那看看,也说不定碰上她......”

    冯映雪叹道:“哎,往事已矣,见不见她已没有意义。”

    钱雨桦:“前辈你错了,黄夫人虽然跟着黄狼,但是她跟黄狼根本没有感情。”

    冯映雪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感情!”

    钱雨桦咳嗽几声然后笑着说:“因为她跟着黄狼这段时间,黄狼竟然没后,这还不知道为什么么!猜也应该知道。”

    冯映雪:“哎,是我对不起。。。。。。”

    钱雨桦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是我对不起她,我当初舍她而去......是吧?什么都别说了,女人就是这么傻,你越欺负她,她越放不下你。”说到这里,石开感觉这番话怎么自己听着怎么有些味道。

    冯映雪:“杨柳清风回头岸,十指相扣是何时?姑娘,谢谢你!”

    钱雨桦中了路尾的打击岂能这么容易就没事,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疼痛,接着吐上来一滩黑血。

    原本情绪舒缓了的石开见到雨桦伤势发作,赶紧扶住她,心里又是一阵绞痛。“好了,不要说了。。。。。。”

    冯映雪:“这位姑娘中了路尾的重掌,内脏受了极大的重创,我看你还是快点带她离开这里去看下大夫拿些药吧。刚才我用内力缓解了她的伤势,但还无法达到治愈的效果。事不宜迟,快去吧!”

    石开搀扶着雨桦,“前辈,后会有期。”

    冯映雪轻功一展便消失在树林中留下深深的话语“小兄弟,后悔无期,我冯映雪不是什么吉祥物,怕你们再见到我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冯映雪沿着树林到了浮世词,他看着白天时候来祭拜的人们留下的贡品,不知道那些是柳紫嫣带来的。当初,为了得到白苍山的宝藏,他不顾紫嫣的感受舍紫嫣而去,其实在他心里未尝不是心如刀割。但他的做法是不想紫嫣跟着自己受苦,如果得到宝藏,那么以后他跟紫嫣的生活便如鱼得水。只可惜,三十八人,除了自己侥幸逃脱,其余的全部丧命。就连宝藏的庐山真面目都未曾一见。一转眼已经是一年了,他竟想不到紫嫣没有等他还嫁给了有钱有势的黄狼。“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之间的事情。紫嫣不会移情别恋,一定是黄狼对她做了什么。”想到这里,冯映雪拔剑发泄自己心中的闷气,他发疯似得乱砍,回头对视着灵素菩萨,他握紧了剑想将这食尽人间烟火却又不公于世的石像毁掉。啥时间,他面对这石像就如同柳紫嫣的神情,他心软了。蹲在地下,拿起一滩酒。他恨,他也痛,以前的时候他喜爱剑术从小习武幻想长大了能够保家卫国。但是他被人冷落,空有一身武艺,却得不到施展。哎,在这个年代,谁武艺高谁便是朝廷的眼中钉,早晚会被铲除。可惜,至今冯映雪都还不知道白苍山的宝藏根本是一个阴谋,使得自己人财两空的祸根。

    冯映雪:“紫嫣飞进连映雪,不爱琴剑爱颊光。紫嫣,对不起,我所做的一切其实是为了你啊!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短短的一年,但我每天都想着你,我失败了,我想再见你一面。不是想挽回什么,我想跟你解释一下,说声对不起。当我知道你已经是尚书夫人的时候,我是有些欣慰,既然你有了新的生活,我想离开这里。但听别人说你们感情不适,所以我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怎样?你对我还有没有牵挂,我希望你要高高兴兴的活着,无论怎样......”

    朝朝暮暮雪,一点一心疼。此尽无归路,别处是春风。双双在昨日,誓言早无声。可怜心不响,你我情若星。

    县衙:

    刘奇山端来茶水给路尾,小心翼翼的问道:“路大人,您伤势如何?”

    路尾眼一瞪:“放肆,本座岂会有事?不过这冯映雪果然不同凡响,要对付他硬来不可取。”

    鸡头猴脑的郑瑶瑶建议说:“大人,小女子到有一计不知可不可取?”

    路尾:“恩?”

    刘奇山慌忙的说道:“贱婢,你打什么乱!”

    路尾:“让她说......”

    郑瑶瑶:“依我看,这冯映雪肯定会去找柳紫嫣,我们暂且放松警惕,然后引起黄狼跟柳紫嫣内讧,再找人假扮柳紫嫣暗算冯映雪。”

    路尾想了想“但你怎么知道冯映雪何时出现?”

    郑瑶瑶:“这简单,冯映雪不会傻到尚书府去,不过他肯定会在浮世词等柳紫嫣。我们可以每天派人去假装拜佛,来打探消息。等他们都出现的时候,引黄狼过去。”

    路尾:“这,冯映雪武功高强,让他跑了怎么办?”

    郑瑶瑶:“嘻嘻,如果这样我们就把柳紫嫣掉包,让黄狼去追假的柳紫嫣,追到深处,我就不信引不出冯映雪。到时,趁冯映雪注意力分散,用毒刃暗算他。”

    路尾大笑:“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此计可取。”

    刘奇山示意郑瑶瑶“还不快谢谢大人......”

    .......

    这夜已深,寂静的只有蛐蛐的鸣叫声。郑瑶瑶偷偷走出了卧室,小心翼翼的来到金豹睡觉的门前。“金统领?睡着没?”

    金豹听到是郑瑶瑶的声音,立马敞开门,一把抱起郑瑶瑶,两人亲亲我我。

    金豹:“美人,想死我了!”

    郑瑶瑶娇媚的说道:“伤势这么重,还一肚子坏水。”

    金豹:“哈哈哈哈,有了你陪我,再大的伤势也好了。”

    郑瑶瑶:“你讨厌。”

    金豹笑道:“我讨厌?是你寂寞了吧?那刘老鬼怎么满足了你这年轻的夫人。来,让我孝敬一下他。”

    两人热火翻涌,开始在床上翻云覆雨......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