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情断浮世词
    钱勇看到石开背着奄奄一息的雨桦回来,一时间被那种爱女心切冲昏了头脑。既是心疼而又不知所措,只是一味的喊着女儿的名字“雨桦,雨桦,你怎么了,不要吓爹啊!”

    贺童见状定是受了重伤“快,先把雨桦放到床上,准备棉布热水。”

    贺童抓起钱雨桦的手侦查脉相,发现脉相明显异常不规。“钱兄,你速去准备一些黄芪、党参、红枣之类的补气药材,我用内力帮她疏通血脉。事不宜迟......”

    石开看着半迷半醒的钱雨桦,“雨桦表妹,我害你受苦,等你好来一定要再欺负欺负我。”钱雨桦听到了石开的话句句情真意切,心里竟不舍自己,想多看几眼这曾经厌恶的面孔。她萎靡的双眼泛着怜悯的泪光盯着石开“石开表哥,我钱雨桦就了你的命,你记不记得!”

    石开微微点了点握着钱雨桦的双手说道:“当然记得!”

    钱雨桦:“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咳咳”

    石开:“等你好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钱雨桦浅浅的笑道:“你可不许骗人......”

    贺童赶紧示意石开“好了,让雨桦多休息休息,煮点药给她喝......”

    石开依依不舍的关上了门,满载负罪的来到了厅堂。

    钱勇煮完药也走了进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女儿会变成这样?”

    石开一下跪在钱勇面前,“舅父,都是我不好?雨桦为了救我被路尾打了一掌......”

    钱勇看到石开也如同自己一样痛苦,便也没有难为他。钱勇拉起石开问道:“你们怎么会跟这号人扯上关系呢?”

    贺童:“假面判官路尾?他不是朝廷的秘密杀手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石开:“他们是来杀冯映雪的,当时,我跟雨桦在小树林里碰到了冯映雪,被他们误认为跟冯映雪是一伙,因此对我们大打出手。还有金豹,他为了报客栈之辱又再次找麻烦。结果在路尾偷袭我的时候,雨桦为我挡了一掌。”说着石开一股劲的往外跑,欲找路尾拼个你死我活。

    贺童:“站住,你去哪?”

    石开:“我去找路尾为雨桦报仇......”

    贺童:“报仇?去吧,凭你的武功去了也是送死......”

    在贺童的强力刺激下,石开慢慢恢复了理智,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死了,因为雨桦还挣扎在生死的边缘。

    钱勇:“贺兄,你们先前遇见过金豹?”

    贺童惭愧道:“钱兄,真对不住了,想不到此来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钱勇叹息:“既然,事已经发生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今晚,金豹又把雨桦当做敌人,我想以他的作风,我这地方也快成为战场了。哎......”

    贺童:“钱兄?”

    钱勇:“若果他真来犯我,就拜托你们把雨桦带出去,我在这已经好几十年了,别处是容不下我了,但雨桦,我不想她这么年轻就失去自由。”

    石开义言:“舅父,一人做事一人当,明天我就去找金豹做个了断。”

    钱勇:“放肆,你敢去?我已是老骨头赔上无所谓,但你们年轻怎么能说死就死。何况我也陪不了女儿多久了......”

    贺童:“钱兄,以咱们的武功杀出去应该是易如反掌啊,到时也用不着做无谓的牺牲。”

    钱勇大笑:“落叶归根,落叶归根呢!”

    看到钱勇心意如此,贺童也没有作多余的解释。只希望自己跟石开的一点小事不要祸及他家。而真实情况如何呢?我们只能等着时光的判决......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从东方的天空露出了从容的笑脸,又一次把殷勤的光芒照射在这河田镇的每一方土地上。

    在雨桦门前守了一夜的石开,终于忍耐不住瞌睡了。在梦里,他看到了,自己在到处寻找一个人,一个女人,那人是谁呢?......隐隐约约他听到有人叫爹的声音,猛然醒过来,是钱雨桦。

    石开冲进门去“雨桦表妹,你醒了?”

    钱雨桦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大表哥?你怎么在这?”

    石开摸摸自己的头说道:“我想要等着你......”

    钱雨桦喜道:“昨晚都在门外了?”

    石开:“嘿嘿,刚刚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钱雨桦:“梦?什么梦啊?”

    石开害羞的说道:“这!保密......”

    钱雨桦:“切,一猜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梦,还不能说!”

    石开:“感觉好些了吧?”

    钱雨桦想到昨夜石开对自己紧张的情形,又故弄玄虚假装晕倒“啊,我不行了!”

    石开一脸紧张的过去想摸摸雨桦额头,“雨桦,雨桦。”

    钱雨桦猛地睁开眼睛,抓住石开的手“干嘛?想占我便宜啊......”

    石开被她的玩弄吓出一身冷汗,目不转睛的看着钱雨桦,无意间自己的手还被抓着不放。他深情的又看着钱雨桦的双手,感到心里热热的,一种情感错综的交替,一种男女之情火焰的摩擦。石开虽然说不出,但雨桦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已经是别人遥不可及的了。

    石开:“你,你,在占我便宜吧!”

    钱雨桦连忙松开自己已经抓了石开不知多久的手,脸上竟然泛起了红霞。她心想“我这是什么感觉啊!以前怎么没这么紧张过呢!怪了......难道我......”

    这时,钱勇断药进来,看到女儿没事心里舒坦多了“雨桦,来喝了药,就好了,待会让阿开陪你晒晒太阳。”

    石开接过药来给雨桦但遭到了拒绝,“我不喝......”

    石开:“怎么了,不喝药伤怎么好啊”

    钱雨桦撇撇嘴洋溢的说道:“除非?除非你喂我......”

    石开竟想不到自己跟雨桦的关系已经那么亲密无间,他当然愿意这么做,他觉得他对雨桦的感觉已经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哎,多情的男人,谁又知道多情总被离情恨啊!石开啊石开,你们尚交才几天,你就把这种情谊作为自己的爱情,你能不能坚守住?女儿情,是那么简单,你对她稍微认真些她就从始至终,但到最后,多少女儿因爱成恨。三思啊!

    黄府:

    柳紫嫣殷勤的为黄狼整理衣冠,情形差不多已经近乎人意。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柳紫嫣想重新生活,做一个贤妻良母。

    柳紫嫣:“黄郎,今天这么早去哪啊!”

    黄狼:“啊,去一趟县衙门。”

    柳紫嫣:“早去早回,待会我做好饭菜等你回来!”

    黄狼:“哎?饭菜交给下属们去做就好,何必夫人操劳呢!”

    柳紫嫣:“怎么会呢?反正紫嫣又没事干,再说,下属也是人啊,我打算今天让他去集市散散心,不要总憋在这里,对大家都好!”

    黄狼看着柳紫嫣:“紫嫣,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我黄狼娶了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柳紫嫣深深的抱着黄狼“黄大哥,以后不许再对紫嫣发火......”

    黄狼叹了口气“紫嫣,你放心谁都不会再欺负你。”

    多么一副让人感动的画面,如今柳紫嫣是把事情都想得清楚,可当冯映雪真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是否会像自己的决心一样,当冯映雪是一个玩偶吗?

    再看看一直在浮世词等待的冯映雪,为了弄清真相,每日守候,却未曾见到柳紫嫣到来。他没有直接去尚书府,只怕给柳紫嫣带来麻烦。难道,冯映雪对柳紫嫣的情就是假的吗?

    一扫地的老者问道:“施主,您每天都来这里,既不烧香也不拜佛,是不是在等人呢!”

    冯映雪:“大师,不错。”

    老者:“等待也便是乞求,施主虽未参拜过菩萨,但在施主心里已经向菩萨拜过千万次了.”

    冯映雪不解“大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者:“每天,来这里的人有很多,但他们有的是真心向佛,有的则是重形而不重义。有个人跟你一样,她每次来都会从家里带很多供品,但乞求的不是家里人而是一个跟自己已经毫无瓜葛的负心汉。何必庸人自扰呢!”

    冯映雪:“大师,那你知不知道,人有的时候不是不去选择而是根本无法选择。虽然,知道不应该,结果也未必是好的,但还是去做了。他不是后悔,只是怕自己一错再错。”

    老者:“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尘埃!施主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何必还在这里等!”

    冯映雪:“大师,因为喜欢她并不是要得到她的全部,而是希望她能活得比我好。”

    老者:“善哉,善哉。希望施主能够如愿以偿。”说罢,此人继续扫地上的树叶。冯映雪豁然明白,原来这位老者是来却说自己的,此人见多识广,阅历无数肯定能从一个人的行为上看出这个的人内心是否矛盾。他见到冯映雪这么多天来独身一人,无言无语,无亲无故,定是有什么难以了断之事。于是,便主动接近想提醒一下冯映雪,凡是应该顺其自然,不予过多勉强。或者是他不想再见到一起人间的惨剧。

    冯映雪敬佩而言之:“大师的心意在下心领了,只是人生在世,不想留下太多遗憾。”

    那老者叹道:“唉!也罢!可能是我又多嘴了?”

    看着那为老者缓缓离开的身影,在他身上冯映雪看到了另一种超凡脱俗的价值观,一种对于生活的新姿态。不过,他知道人在江湖,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无从追据。也许直到看到紫嫣开开心心生活的时候,自己才会笑着坦言这个若有若无世界。

    农历九月初一,这些天,石开一直在照料受伤的雨桦,两个人已经像习惯一样。每天,那个时间,石开喂雨桦喝完药,然后陪着她到院子里晒太阳。除了晚上睡觉外,两人总形影不离,仿佛害怕一会儿工夫就丢了对方似得。他们在相互的认知中长大,在彼此的磨砺里成熟,又把两人的情感带到同一条轨道上交擦。他们陷入爱河,想共同创造一个美丽的将来。可事情不会这么顺利,他们对那天小树林发生的事好像早已忘记一样。虽然,这些日子没有人来找麻烦,但不代表这事情就这么完了。路尾一行人像魔鬼一样正在暗地里像他们眨眼。

    钱家里,贺童跟钱勇秘密讨论关于冯映雪出现的相关事情。根据贺童的记忆,冯映雪杀死了北战军三都统帅南俊秋后,石守正曾派贺童去找过他,想纳为麾下,但被冯映雪拒绝了。之后,便一直没有他的下落。如今,却在这里得到他的消息,实在是令贺童难以琢磨。

    贺童匪夷所思:“冯映雪绝非那种无事生非的人,依我看此事绝对非比寻常。”

    钱勇:“此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远近闻名,雪剑神功纵横一世。不过他飘忽不定,这里的人应该不会跟他有过节才对。那他是来干什么的呢?”

    贺童:“他做起事来一向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毫无顾虑,所以我害怕会引起大事端。我要去找到他,问个究竟......”

    钱勇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要找他?但是,你知道他在哪?”

    贺童:“去问问阿开,也许会有结果。”

    贺童为了冯映雪的事来到院子里,看到两人正在甜甜蜜蜜的交谈,他咳嗽打断。接着询问雨桦的身体状况“雨桦,身体回复的差不多了吧!”

    钱雨桦眯着眼睛“嗯嗯,谢谢七叔的关心!”

    贺童:“嗯,那就好,其实我来这是有事要问你们......之前顾及雨桦伤势也没有多虑。”

    石开一脸茫然“七叔,什么事啊?”

    贺童:“你们那天见到冯映雪的时候,他有没有跟你们说过什么?”

    石开想了一会“他好像说,连累了我们,又说后会无期,他不是什么吉祥物、见了他会后悔!”

    贺童寻思了这些根本毫无意义的话,然后说道:“那他有没有向你们说他来河田镇干什么的?有没有?”

    聪明伶俐的雨桦一眼便看出贺童询问的目地,便解释道:“七叔,我告诉你,冯映雪是来找他黄夫人的,他们俩以前是熟人......”

    贺童异为震惊,说了捋了捋灰白的胡须“黄夫人?”

    石开赞同的指点道:“嗯,不错,就是那天我们在街上见到紫色轿里的人。”

    贺童对这些毫无头绪的事情搞的晕头转向,心想:“也就是说,他是来找女人的!但朝廷的人为什么会追杀他呢!”

    想到这里贺童接着问道:“那你们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钱雨桦看了看石开,然后说道:“他会在浮世词,因为他就在那等着黄夫人。他不想去尚书府,所以只能在哪里等黄夫人......”

    贺童忽然脸变得非常严肃“官府在捉拿他,他岂不是很危险!”

    贺童害怕石开跟雨桦多疑,便又摆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啊,好了,你们继续聊!”说着自己又回到了屋里。

    钱勇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他们告诉你什么?”

    贺童疑问道:“这黄夫人不是本地人?”

    钱勇:“是刑部尚书黄狼的妻子?”

    贺童:“正是......”

    钱勇:“这黄夫人具体叫什么名字,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据说,是黄狼外出打猎时,曾救了她一命。因为她天生丽质,被黄狼看重,就带回来纳为正取。怎么,这件事跟黄夫人有关吗?”

    贺童考虑道:“肯定有莫大的关系!只是,让我想不通是,这两人若有连系,跟朝廷也没有牵扯啊!朝廷为什么会派人来杀他呢?今晚上,我亲自去见他一面......”

    路尾为了挑拨黄狼跟柳紫嫣,特意安排刘知府将黄狼引到离浮世词最近的一处酒家,在金豹跟郑瑶瑶的陪同下一起招待黄狼。

    黄狼自知平时跟这些人素无交情,今日却如此热情,定是有什么阴谋。“刘大人,约本官来有何事,不妨直说......。”黄狼不屑一顾的说道。

    刘奇山平时贪赃无法,视财如命,但他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一切都是郑瑶瑶在里面出谋划策。如今面对三品尚书,他心虚是一,再加上整个计划是在利用黄狼,这更让他颤抖不安。

    刘奇山颤颤的给黄狼倒上一杯茶,然后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郑瑶瑶。

    郑瑶瑶见刘奇山肯定是心中鬼在作怪,说话都难成问题,怕他滑舌将计划搞砸。因此,开了口,大装热情的说道:“哎呀,其实也没什么事黄尚书,就是因为最近朝中形式紧张,像您这种位高权重的高人,忙这个忙那个忙的都喘不过起来。所以,刘大人惦记着国事想告诉您,如果他能办得都交给他就好了。”

    黄狼:“奥?果真如此?”

    刘奇山连忙表示赞同“是的,是的,您平时别太费神了。”

    黄狼:“那也不用叫我来这里吧!”

    郑瑶瑶笑道:“是这样,刘大人觉得这里菜做的好,想邀您共同享用享用,也算是给平时劳累的您松松筋。”

    黄狼哪能蠢到受了这女人的花言巧语,但想到此事路尾也肯定有份他才决定暂且不走,看看他们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今天是九月初一,离白露还有一星期,天空中的一群群候鸟开始成群结队有往南飞的趋向。而田里的庄家也已成熟,勤劳的人们心里见收获将至心里是言不尽的喜悦。柳紫嫣按照平时的惯例,早早准备到浮世词为灵素菩萨添点香火,希望能够保佑自己的亲人。不过这次跟以往不同,她排出那些气场,只带了两个丫环,自己也穿着**一件紫色的外衣。

    柳紫嫣向丫环轻柔的说道:“莲莲、芳芳,帮我拿着篮子咱们走了。”

    莲莲:“夫人,您可真是我们遇到过最好最好的主子。从来没有人跟您一样这么在乎我们这些下人的感受。”

    芳芳:“是啊,是啊,我们希望一辈子都跟着您。”

    柳紫嫣对他们微微笑道:“傻孩子,你们跟着我干嘛?等以后我会帮你们找个依靠,让你们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这番话虽然简单但却向一位母亲样把那种真情和关心流露,从小成为孤儿的她们俩,此时就像见到了亲生母亲,情感溢于言表,并且一同跪在柳紫嫣面前。“夫人,您就是我们的在世母亲,我们会好好伺候您......”

    柳紫嫣小心翼翼的扶起她们,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能伺候我一辈子啊......”

    收拾好东西以后,三人如同母女般一块去了浮世词。

    柳紫嫣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自己已经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竟然见到让她肝肠寸断的人。然而,情节马上就要从这里开始,并且它将会改变很多的命运。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