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情断浮世词2
    每当白天浮世词内外都是来来回回的的人,今天是九月初一,更是人山人海。冯映雪心里知道,今天这个不寻常的日子她一定会出现。于是冯映雪先是躲在暗处,等柳紫嫣来的时候伺机去见她。此时,冯映雪的内心像是被冻结一般,说不出的无力,他不知道当柳紫嫣见到他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而他见到柳紫嫣的时候也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就在他内心充满着各种矛盾的时候,似曾相识的面孔夺目的出现在人群里。她虽然有些憔悴,但依旧是风姿卓越,今天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衣服,就如同昨日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一样引人惜爱。

    柳紫嫣就如同以往来这一样,首先是拿出些东西分给来此讨饭的乞丐。然后走进浮世词大堂把供品献上桌,便开始上香。

    柳紫嫣:“菩萨在上,弟子紫嫣诚切希望保佑府内所有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莲莲跟芳芳一同陪着柳紫嫣参拜。“希望菩萨保佑夫人跟黄大人幸福美满......”

    已经一年多未曾相见的冯映雪,此时终于按耐不住从内堂慢慢走到了柳紫嫣身后。

    冯映雪有气无力的说道:“紫嫣......”

    没有半点察觉的柳紫嫣忽然听到背后一种熟悉的声音,啥时间心里被惊的一跳。她快速转过身来,看见的竟是自己以为不会再见也不想再见的冯映雪。柳紫嫣半句话没说,眼睛开始湿润,她委屈的神情已被双手遮住一半。

    莲莲见冯映雪带着一把剑,惊吓的指着冯映雪说:“你是谁,想干什么?”

    冯映雪没有理会丫环的言语继续说道:“最近过的怎么样?”

    柳紫嫣心里的委屈跟痛恨此时又如同泉水般,喷发而出。她擦了擦眼上的泪水,提起篮子想往外走。

    冯映雪站在原处紧闭了下眼睛“杨柳清风回头岸,十指相扣是何时?”

    芳芳见夫人痛苦不安便生气的说:“你知道这可是我们的尚书夫人,你若再不走我们就让官兵来抓你。”

    柳紫嫣听到冯映雪的话停在门前,“冯映雪,你为什么要回来?”

    冯映雪:“紫嫣,我是来跟你告别的。以前是我辜负了你,现在我知道自己的错无法补救,所以,我想让你忘了我跟黄狼一起过好日子。”

    柳紫嫣哭笑着“你来跟我告别?我看你是又想来折磨我吧!”

    冯映雪:“紫嫣,我冯映雪的确做错了很多事。但让我最为心痛的就是留下你一个人,当初我以为能让你过上好生活所以去寻财。可惜,我失败了,人财两空。现在我已经配不上你,咱们就此了断罢。”

    莲莲见情况有些不妙,便往外跑,欲去叫人。可到门口时被柳紫嫣拦住,柳紫嫣的被一次次的冲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想一走了之,却还心有余悸,虽说,自己决定不再想这个负心人。但这个人实在在自己心里根深蒂固了好久好久。“冯映雪,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们的将来,但你明知道我柳紫嫣根本不在乎荣华富贵,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

    冯映雪:“紫嫣,我离开你未尝不是痛心疾首,每日我都在想你,但我知道自己身为一个男人,若果无法让爱的人过好日子却跟着自己受苦,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冯映雪此时也掉流出滚滚热泪。

    柳紫嫣:“已经晚了,我现在是黄夫人。”说着柳紫嫣趴在门框上哭起来。

    冯映雪:“紫嫣,我最后想问问你,跟着黄狼的这段日子开不开心?”

    柳紫嫣已经包扎好的心此刻又被冯映雪深深的击穿,她又软弱了,她怎么会这么快就把这个曾经深爱的人忘记。她知道自己又背叛了黄狼,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苦呢!

    柳紫嫣慢慢抬起头看着不远处沧桑而泣的冯映雪,矫**脆泪满面。曾经望穿天边的等待,曾经海枯石烂的相爱又萦绕心间。她想跟冯映雪说几句话,但黄狼的军队已经迫及到浮世词大院门前。就在他们不经意间,路尾混进来的探子早已偷偷报了信......

    金豹、黄狼还有几个侍卫冲了进来,路尾大笑着从屋顶破裂而出。柳紫嫣跟冯映雪又陷入围剿之中。

    路尾:“雪剑三试冯映雪,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路尾没带木桌,只是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可能,他决心要对付这高手。

    金豹:“哈哈哈哈,看你往哪跑?”

    恼怒的黄狼看了柳紫嫣一眼又转向冯映雪“败类,竟然调戏本官的妻子......”

    冯映雪大笑:“想必你就是黄狼,果然是一枝独秀,紫嫣跟着你我也就放心了......”

    柳紫嫣极力挽回,抱住黄狼想轻抚他受伤的心“黄郎,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来跟我告别的,紫嫣现在让他走好不好?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求求你......”

    黄狼面红耳赤,脸部肌肉不停的颤抖,然后狠狠的一巴掌,却自己也滚动着失控的泪珠。“贱婢,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冯映雪的心里无比的痛苦,不知道是自己的麻烦还是黄狼的本性。柳紫嫣较弱的身体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嘴角青肿带着血迹......

    路尾:“打的好!红颜祸水,敢出来丢人现眼......”

    冯映雪面对着这些朝廷的走狗,浑身的血脉开始膨胀,衣服头发竟然无名的冒起热气。那把握紧了的雪剑变得晶莹剔透,发出刺耳的鸣声。“黄狼,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怎么应该打她?”

    “废话,本官教训老婆,与你何干”黄狼恶狠狠的说道。

    这浮世词陷入危机,冯映雪、黄狼、路尾、金豹个个情神焦灼,杀气弥漫,形势千钧一发。

    柳紫嫣用尽浑身解数趁侍卫不注意抢过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黄狼“黄大哥,你放他走,紫嫣跟着你回去,以后再也不见他了......”

    冯映雪:“紫嫣......”

    黄狼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知道冯映雪的出现根本不会停息这些矛盾,冷酷无情的说道:“柳紫嫣?你想死就死,免得整天诉自己命苦,我黄狼受够了......”

    柳紫嫣被黄狼的话深深伤到心处,原本对自己千依百顺的黄狼,竟如此绝情。她感到或许只有死才能停止三个人之间矛盾,于是......

    路尾生怕柳紫嫣死了冯映雪发狂更难以对付,并且自己的计划还得有柳紫嫣的帮助。因此,酒杯一甩,打中她握着刀的手。柳紫嫣自杀未遂,被几个侍卫抓住。

    黄狼:“把她带出去......”

    “映雪,映雪......”柳紫嫣反抗者,哭泣着,终于把冯映雪无尽的愤怒全部一引而出。

    “你们这群畜生,简直是没有人性......”冯映雪用出雪剑神功,大战开始。

    黄狼命令一达“上......”成群结队的侍卫官兵,进攻不止。

    这些凡夫俗子面对冯映雪,连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上一个死一个。于是,路尾、金豹、黄狼一同联手夹击冯映雪。起始,四个人还有些矜持,可冯映雪内力凝聚雪剑三试,他们三人还是被逼退。斗了大概有几分钟,他们凭武力实在不是冯映雪的对手。

    黄狼喘着粗气“冯映雪,本官今天无论如何要你的命。”

    路尾奸险的望了望门外,只见一侍卫跑进来报道:“黄大人,夫人跑了......”

    冯映雪听到这个消息,害怕柳紫嫣会想不开,于是冲出屋顶。黄狼也跑了出去......

    大街上,石开出来想给雨桦买些补品,却听街坊们议论纷纷,听到浮世次那边有事发生。石开好奇的随了过去,当偷偷看到是金豹一行人时,他便知道肯定是又有人遭害了。“这些人渣,不知又干什么坏事?”他心想。这时候,大部队都去了后山,金豹命令道:“准备好,去砍冯映雪的脑袋,哈哈哈哈”

    黄狼一路紧追,终于在后山一老树下看到了柳紫嫣的身影。她半蹲着树跟前发出呜呜的哭声,还没等黄狼靠近,冯映雪的剑势将他逼退。

    “紫嫣,别哭了,我带你走......”冯映雪走到“柳紫嫣”身后欲接触她。

    竟不料那人在冯映雪无任何戒备的情况下转身将一锋利的匕首插进冯映雪的肚子上。冯映雪一掌推开了他,知道自己中计了痛苦的说道“你不是柳紫嫣?”

    郑瑶瑶擦擦自己嘴上的血,捋淸了乱发,骄傲的笑道“冯映雪,你已经中了梅花毒,看你还怎么用你的雪剑神功。”

    冯映雪赶紧运气,封住自己的穴道,抑制毒液的散发。

    黄狼惊奇的看着郑瑶瑶竟不知是怎么回事,“是你?柳紫嫣呢?”

    路尾等人也陆续赶到了这里,看到冯映雪已经中了自己设下的圈套,欣喜无比。“哈哈哈哈,这回你还不死?黄大人,你放心柳紫嫣好着呢!”

    此时的冯映雪已经是意识模糊,眼前忽明忽暗,手中的剑似乎有千金重怎么也握不稳。“你们?啊,卑鄙......”

    路尾:“冯映雪,本座等今天等了好久了,为了宰你,本座费尽心机。可你再厉害还不是照样得死!”

    冯映雪:“朝廷为何一定要杀我?我根本就没做过什么有损他们的事!”

    路尾:“冯映雪,那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白苍山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冯映雪:“这跟白苍山有什么关系?”

    路尾:“哈哈哈,那里根本就没什么宝藏!是为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挖的坟墓,但是当时,让你给跑了,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我皇高明为了避免你们叛乱,所以一定要除掉你们这些武功高强的人。哈哈哈哈”

    路尾一时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竟将朝廷秘密泄露出去,在场的每个人甚为震惊。

    黄狼说道:“路尾,果真如此?”

    路尾脸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向大家命令道“你们听着,这是朝廷的机密。谁要是敢走漏半点风声,当心人头不保。冯映雪就是这个场......”

    “冯映雪,现在你可以安安心心的去见那些死去的朋友了.......”路尾袭去。

    眼见冯映雪命悬一线,石开从暗处冲了出来,拉来了他。“前辈,是我......”石开问道。

    冯映雪认出了石开,艰苦的笑道:“小兄弟,你为什么要救我?”

    石开:“为什么要救你?救人还有理由?更何况他们才是坏人......”

    路尾用尽全部功力再次袭击,周围的树木都被他的内气引燃,此招绝对凶猛无比。冯映雪感受到杀气凝重,“小兄弟,帮我握住剑,听我口诀”“雪意在心中,气行在命冲......”两人聚集内力,奇经八脉真气勇行,共同砍出了一招雪剑第三试。路尾见状,停止进攻转向闪躲,避开了招式。只见遭到波及的一颗大树,轰然粉碎。

    趁慌乱,石开扶着身中剧毒的冯映雪开始跑。冯映雪自知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等路尾一行人追来的时候,难以在抵抗,便想让石开自己先逃“小兄弟,别管我了。你先走吧!我不想连累你......”

    石开:“不行,明知道你受了伤还丢下你。这怎么是男子汉的作风?”

    冯映雪:“好,少年有为,你叫什么名字?”

    石开:“我姓石名开。”他们便跑便说着。

    谁知道,一时大意在加上石开对这里地形不熟竟跑到一悬崖边。石开看到那深不见底的绝路,心里知道难逃一死了。“前辈,前面是悬崖。”

    冯映雪“哈哈哈哈,看来天要亡我。石开你怕不怕死?”

    石开毫无犹豫的说道:“不怕,我从小没爹没娘,死对我来说没什么可怕的。只是有些对不住表妹跟七叔......”

    冯映雪有些意外“七叔?他叫什么名字?”

    石开:“他叫贺童.....”

    冯映雪:“原来是他。你姓石,那么你爹肯定就是石守正。咱们真是有缘,好,现在你跪下。”

    石开一脸茫然的看着脸色憔悴的冯映雪,“前辈?”

    冯映雪郑重的说道:“现在,我把这把剑送给你。若你能活下来,以后你就是他的主人。”

    石开推辞道:“前辈,不可以。”

    冯映雪脚踢他膝盖逼他下跪,然后笑着说道:“石开,你替我保管他我冯映雪心安理得。以后,拿着他帮我报仇,切莫推辞。”

    路尾如同鬼影般跟来,大队人马紧随其后。

    路尾:“冯映雪,跑不掉了吧?臭小子,本座还没来得及找你,你到自己送上门来。”

    金豹:“这臭小子,还有那丫头我认识。我恨不能扒了他们的皮......”

    路尾邪恶的笑道:“那你还等什么?现在冯映雪就是一个废人,上......”

    “兄弟,拿着剑。冲出去......不要管我。”冯映雪一脸痛苦。

    石开接过剑却怎么也拿不端,握在手里就如同握着冰柱一般。

    冯映雪:“记住我说的口诀,人剑相同。人就是剑,剑就是人......”

    “雪意在心中,气行在命冲.......”石开记念口诀,想领悟其中精妙之处。但路尾一行人怎么给他机会,一脚踹在他肩上。石开连滚了几下,用剑划住。路尾变换攻击目标,像冯映雪冲去。

    金豹等一群人缠住石开,一时间难以脱身。

    “冯映雪,本座要废了你.....”路尾一掌打中冯映雪的心穴,冯映雪后退几步口吐鲜血硬是没有躺下。不过,双腿已是颤抖不止。

    “看你还能撑本座多少掌!”路尾加重内力又是命心一击。

    冯映雪截然摔倒地上,不过他仍然是顽强的站了起来。“路尾,你想打败我?我看你是没这个机会了。哈哈哈哈。”

    路尾气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路尾收拾招式打出最后一击。

    冯映雪在这个难以逃脱的时候,作了左后的选择“石开兄弟,再见了!”说着便跳下了悬崖。

    石开紧急之下,没有做太多考虑,脱身之后跟着跳了下去。

    半空中石开看着早已放弃自己的一代高手冯映雪,他接近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将那把雪剑石连同冯映雪推了上去。冯映雪抓住雪剑,大叫道“兄弟,这是何苦?”

    石开挣扎在半空,但他认为做了这二十几年来最有意义的事。贺童那仁义的面容,雨桦那可爱的笑脸,都一幅幅闪现在他的眼前。“大哥,我叫大哥是不希望你死。”说着便摔落无底的悬崖......

    路尾、黄狼等人为这意想不到的结局感到惊讶而不快,却看到冯映雪又被推了上来。

    黄狼:“这傻小子......”

    路尾看着失而复得的机会再次来临,便想动手杀了这个几番周折而不得呈的冯映雪。黄狼却阻止了他,“慢着,怎么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路尾:“黄大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黄狼横眉树眼的说道:“我要把他带回去折磨死他.....”

    路尾反驳道:“不行,现在就要他的命。”

    黄狼:“你敢?你不怕我将你泄露朝廷机密的事说出去?”

    路尾咬牙切齿一脸不快,却不能对这个三品尚书下手。“黄狼,你敢威胁本座?我们走......”

    路尾指了指黄狼然后带着手下离开了。

    此时的黄狼心里高兴至极,他知道此时最得意的应该是他。回头,他会把冯映雪慢慢给整死然后对柳紫嫣表示是路尾杀了冯映雪。这样,以后柳紫嫣便只会见到他一个人。而且,他要将这个狂大骄傲的路尾给除掉,一箭双雕。计划如此完美,黄狼脸上露出了奸恶的笑容。“哈哈哈哈,鱼是应该慢慢掉的,跟我黄狼过不去,只有死路一条。”

    郑摇摇赶紧过来拍马脚“黄尚书,果然智慧过人......”

    黄狼眼一横“柳紫嫣呢?”

    郑摇摇惶恐的说道:“我们已经把夫人送回府上了......”

    黄狼:“贱人,你敢利用我?”

    郑摇摇连忙下跪请罪“请大人饶恕!奴家只是不想大人费神.....”

    黄狼:“这笔帐以后再跟你算!”

    黄狼拿起雪剑,聚集内力克制它的寒气,“哈哈哈哈,雪剑啊雪剑,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