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武林动
    前事说道,石开为救岌岌可危的冯映雪而落入无底的悬崖,生死未卜。而冯映雪虽然免受碎骨焚身之难却落入遭邪念侵蚀的黄狼之手。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事情会如何翻天覆地。可怜一无所知的钱玉华、贺童几人,同样已经陷入了危境。

    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时光飞逝,如今却已经是一年以后……

    汴梁城春:

    北宋首都汴梁,千里楼台壁立,万里春色瓢香。从居民、建筑气势上便能感觉出都城富丽堂皇的一面。经过赵匡胤多次对城北皇宫的修整扩建,如今各个大殿呈显傲然雄壮,欲与苍天争雄之势。

    一大早,大街上气氛凝重。不时有金戈铁马穿梭其间,似乎朝廷有什么大事发生……

    紫宸殿:

    早朝之后,丞相赵普、兵部尚书孙俈壬以及刑部尚书黄狼,三人留在紫宸殿内尚未离开。“黄狼,你知道老夫为何要留把你留下?”赵普冷眼一斜,有意牵牛、无意放马。

    黄狼卑躬回答假装不知“丞相,小人不知道。”

    赵普早已猜到黄狼的反应,又把目光转移到孙俈壬身上“俈壬,你呢?”

    孙俈壬得意的瞅了一眼黄狼说道:“丞相,您吩咐小人办的事,小人已经办妥了!我已经派人深入武林内部,散发消息。首先,挑拨他们内部矛盾,然后引入白苍山,里应外合一举歼灭。”

    赵普满意的点点头,捋着下颚的胡须,他实际是在等待黄狼的动静。

    黄狼已然知道赵普的用意,自知不能瞒混过关便坦然相告“小人罪该万死,冯映雪跑了……”

    赵普大怒,指着黄狼“跑了?让他跑了?你怎么办事的?”

    黄狼立即下跪请罪“被一个叫贺童的高手给救走了……”

    赵普:“好你个黄狼,竟然让冯映雪跑了!我看你这颗脑袋也摘了吧!冯映雪知道了朝廷的机密,出去必然是个祸根。你跟老夫说,应该怎么办!”

    黄狼绞尽脑汁想着自保之计,忽然灵机一动,便将路尾拿出来替自己开刀。“丞相,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普:“说……”

    黄狼:“原本没人知道这件事,就连小人都是模模糊糊。可都是路尾,当众之下将秘密泄出。就算让小人死小人也要把事情说清楚,并非想要接您部下的短。但此人,狂傲大意,小人怕会耽误江山大计。”

    赵普听到黄狼的一番话,心里恨不得把路尾千刀万剐,他用力攥着拳头,眼睛瞪得如同鸡蛋一般。

    就这样,黄狼不仅使自己躲过一劫,还加害了曾经自己恨之入骨的假面判官路尾。他着实兴奋,怀着无比的喜悦来到了汴梁城里一家最为华丽的客栈,名为“咏泉庄”。

    店掌柜见贵客来临,连忙招应。“不知黄大人大驾,有失远迎。您看,需要什么吩咐…….”

    黄狼不屑的摆摆手“用不着麻烦,我找人……”

    黄狼快步上了二楼客房,走到房间“鸳鸯阁”。他猛地将紧闭的房门推开,里面的女人却毫无被私闯的怕意。依然对着镜子卖弄自己骄人的身姿。

    郑瑶瑶披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纱衣,身体曲线展现的毫无疵处,见到黄狼到来。她更是大胆随意,坐回床上,露出雪白纤细的双腿。两眼如同水波划纹,摄取黄狼的魂魄。“黄大人,把们关下啊!”

    黄狼早已为她的万种柔情所蠢蠢欲动,他迫不及待的趴在郑瑶瑶的身体上激进的乱吻“关门?你这个贱人,还怕别人看到吗?”

    郑瑶瑶刻意抗拒着黄狼,她知道男人这种东西就该有纵有放才能容易操控。“黄大人,干嘛这么心急嘛!奴家怪烦心的……”

    黄狼停止了动作,“奥?为何烦心?”

    郑瑶瑶表现出一脸忧愁“还不是家里那个死鬼!比我大那么多还什么事都办不成,每次都要靠我这个女人。您说我怎么这么命苦摊上个这么没用的东西。”

    黄狼知道郑瑶瑶别有用心“那你想怎么办?”

    郑瑶瑶:“哎,我一个女流之辈您说我怎么办!只能挨了……”

    黄狼大笑,知道郑瑶瑶早已想出对付刘奇山的方法,就怕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能动手,会遭到朝廷的追究。“哈哈哈哈,贱货,只要你把我服侍好了,本关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郑瑶瑶原形毕露“黄大人,真的?”

    黄狼:“那要看你的表现……”

    郑瑶瑶从枕头底下拿出两粒药丸“黄大人,这是奴家从西域人那里得来的奇药可以让男人精神倍增,您吃了,奴家保证会得到您想要的东西。”

    黄狼拿过药丸却不信任这诡计多端的女人。“女人吃了呢?”

    郑瑶瑶看出了黄狼的心思,拿过一颗便吞了下去。她淫笑道:“女人吃了,怕你们男人招架不住,嘻嘻嘻”

    黄狼见状,早已心花怒放的自己便将另一颗吞了下去。两人便**大起,缠绵于风月之中……

    河田镇:

    一年前的事情在人们心里早已渐渐忘却,这里又恢复了昔日的宁静之中。

    这时,人群中出现了一青年男子,头带一梭笠,意在不想引人耳目。一会他来到了原本兴旺的钱家门前,可看到这里已经不是昔日的面貌,野草长满遍地,房门破烂不堪。不知多久前就没人来过。那人慢慢摘下帽子,露出庐山真面目。他就是一年前坠入悬崖的石开,他并没有死,但人已经大不相同,现在的他沧桑了许多。“七叔?雨桦?舅父?你们在哪?”石开念叨着,脸上透出忧郁的神情。

    天慢慢黑了,石开四处询问钱家人的下落而不得知,一个人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客栈。石开看到了熟悉的场景跟店掌柜,恍然记起,这里曾是自己跟金豹结缘的地方。

    店长柜见到石开排斥的说道:“哎呀,你怎么还敢来这!”

    石开:“掌柜,发生什么事了?”

    店掌柜甚是惊讶,“钱勇是你舅舅把,怎么?你自己的事,竟然不知道?一年前,金豹带着人把钱家铲平了。你怎么还活着!”

    听到这里石开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不安,他抓着掌柜的胳膊用力问道:“钱勇跟他女儿都死了?”

    店掌柜:“你别这样,我也不知道,反正人都失踪了!”

    店掌柜没有做出肯定的结论,石开心里好受了许多“谢谢你,能不能帮我安排间客房。我想住店……”

    店掌柜:“好好,不过你不要随意走动,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石开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他想念曾经跟自己打打闹闹的雨桦,两个人刚踏入了爱河,便无缘再见。这些事情折磨了他一年,以前他走的时候雨桦重伤未愈,而现在不知去向生死未卜。石开实在是无法为自己疏通,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既然活了下来,还熬过了一年就应该竭尽全力寻找真相,哪怕是一点希望。

    县衙:

    金豹坐在卧室的桌上喝着酒,一副大事后费神费力的样子。他满意的看了看床上半裸的郑瑶瑶“美人,想不到你越来越厉害了。”

    郑瑶瑶摆弄了一下长发,“哼,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很快这知府的位子就是你的。而且,到时候我的人你更是唾手可得。”

    金豹仔细想了周,然后问道:“你想怎么办?”

    郑瑶瑶眯起眼睛,咬着嗜血的红唇,狠狠的说道:“把那老鬼给宰了?”

    金豹听到这话,心里先是吃惊不安,虽然自己跟知府夫人偷欢,但谋杀朝廷命官自己肯定也会不得好死。“这么做不怕朝廷会查出来?到时候我们也在劫难逃……..”

    郑瑶瑶得意的笑了笑“哈哈,你放心,我们用毒药把刘奇山给弄死,然后公众宣布他死于疾病。谁会想到那老鬼是被我这个同床共枕的夫人给害死的?不是吗?”

    金豹:“即使如此,但知府的位子我也不能随便接替!”

    郑瑶瑶深处食指把金豹勾到面前“刑部尚书的话草民们该不会不服吧?”

    金豹深深的把郑瑶瑶连同盖被搂入怀中“真是美人多计,看来黄狼已经被美人给吃到了!”

    郑瑶瑶用血红的指甲轻轻划弄着金豹的脖颈,“金统领,如果哪一天你敢背叛我的话,我一样会把你也给吃了。”

    金豹笑道:“哈哈哈哈,好,那就让老子先喂饱你……”

    俗话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不过,每个人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这郑瑶瑶到底是打着什么算盘呢?恐怕,所以人都还不清楚,紧紧以为她想控制衙内,谋权夺财。

    再说到武林之动,中原各路豪杰纷纷赶往杭州“破龙庄”,庄主绝龙飞凭借个人财富、地位,大设宴席招待好友、同仁,目的是见证女儿绝冷仙大喜之期。

    绝庄主号称“商王之王”手下涉及到的贸易数不胜数,黑白两道的交往也是遍地开花。如今,他肯给脸,知信者无不快马加鞭,从容而至。然而,有些人会在此慢慢落入“血路山”的绝路之中。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拉开帷幕…….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