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无知的过去
    石开整夜辗转反侧,他对这近一年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自己当初掉落悬崖侥幸被树藤缠住,大难不死。在一位山脚农夫的照料下,将骨折的双腿、双手慢慢养好,恢复元气。便极奈出山,寻找失散的他们。对于如今的状况他即不想接受也是早有预感。但贺童武功盖世,怎么也有逃生的机会,可在哪里呢?漫漫长夜,与其让自己备受煎熬,倒不如行动起来出去相关的地方打探一下。首先,他便想到了县衙……“县衙!还是去探一下为妙,也许会找到什么线索……”想着,石开从床上翻起,拿起刀便打开窗户瞅了眼,确认没有旁人,跳了下去。

    县衙里,金豹半夜鬼鬼祟祟来到了大牢。

    守牢衙役:“金统领……”

    金豹:“恩,开门……”

    大牢里阴气凝重,怨声不息,此地共有九重禁房一间秘密牢室。密室位于大牢建筑尽头楼梯引入的地下,这里也便是金豹深夜来此的目的地。

    金豹启动楼梯尽头的开关,笨重的铁门缓缓开了。金豹色咪咪的看着被囚禁在这里的女人,只见那女人见金豹到来浑身颤栗不安,微微作哭。

    金豹:“小美人,你还好吗?”

    那女囚犯慢慢抬起惊恐不已的头,此人正是钱雨桦。想不到她竟然沦落奸人之手,这段日子定是受尽各种难以启齿的虐待。

    钱玉华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们这些畜生,没有人性……”

    金豹:“哈哈哈哈,人性?人性是什么东西,权势、金钱就够了,只要你乖乖从了老子,或许以后就不用再跟蟑螂老鼠们一起睡觉了。”

    金豹开始做出一些猥亵的举动,似乎此刻他能主宰一切般,毫无忌惮。

    哎,钱玉华被禁在这里,恐怕早就被金豹这衣冠禽兽侮辱无数次。如今,生死对她来说都显得毫无意义,只是不舍得石开那傻傻的面孔。“石开,不知道你见到我现在的情况,还会不会那样对我好。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会再跟你一起,但我好想再见你一面。只见一面就行了……”钱玉华撕心裂肺的想着,昔日他们嬉戏的美丽场景,她的泪水流在脸面,滴在心里。

    钱玉华坚信石开肯定不会死,而且一定会出现将这些禽兽们手刃为自己报仇。因此她一忍再忍,苟且活在这炼狱般的县衙大牢里。

    就当她再一次抛弃自尊面对金豹的欺世凌辱时,郑瑶瑶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金豹,你在这里干什么?”

    金豹心虚的看着满脸怒火的郑瑶瑶:“啊,美人,我,我只是来巡查牢房。”

    郑瑶瑶:“哼!是吗?”

    金豹:“是,是,不然还会干啥!这鬼地方,若不是公务谁想来……”

    郑瑶瑶早已对金豹这好色之徒了解甚微,知道碗里有肉、迟早他会夹。“好吧!你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金豹才慢慢放松,他大胆的过去搂住郑瑶瑶的蛇腰。“美人,有什么好东西啊!”

    郑瑶瑶瞥了一下钱雨桦,脸上露出奸恶的阴谋。“把她也带走……”

    郑瑶瑶跟金豹把钱雨桦绑到一个房间,隔壁确是刘奇山的卧室。这也怪,这些人加上钱雨桦的反抗声竟然没有引起刘奇山的动静。他还依然死一样的躺在床上。

    金豹小心的说:“美人,隔壁那老鬼在睡觉,你不怕惊醒他?”

    郑瑶瑶大笑:“哈哈哈哈,就算天塌下来,那老鬼也醒不了了。”

    金豹:“啊?难道他……”

    郑瑶瑶拿出一瓶药粉,“这是西域羌虫散,谁吃了,不久便会昏迷而且永远醒不了,就算是神医也查不出是中毒,不过身体会慢慢腐烂。”

    金豹:“美人果然神通广大,这样一来便可不被别人怀疑。我们的东西指日可待了,哈哈”

    钱雨桦看到两人艰险狡诈,谋害朝廷命官,“狗男女,你们不得好死……”

    金豹狠狠得一掌抽在她憔悴的脸上“死丫头,早晚也会轮到你。”

    郑瑶瑶慢慢走到钱雨桦身旁,猛然逼迫她张开嘴将剩余的毒药倒了进去。钱雨桦痛苦难堪,不知道此刻会不会是她最后的挣扎。心里所牵挂的事情,还没有了解便垂在死亡的边缘……

    石开终于潜进了县衙,经过几番周折终于来到大牢门前。他凭借迅雷之势,放倒看门的四个侍卫,拿到钥匙,溜了进去。

    牢犯们见有人到来,个个乞求救命。“大侠,我是金商田大海之子。若能救我,我把我爹所有的钱都给你……”“大侠,救救我……”“大侠……”

    顿时牢狱里一片起哄声!

    石开:“这里有没有钱家人?”石开心烦的问道。

    “钱家人?我是钱家人快救我……”

    石开无奈的审视了一下四周,忽然他发现了密室。四处寻找,终于打开了密室的门,可惜里面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石开还是心有不甘,他继续问道,“有没有女人被抓进来?”。说着,用刀砍开了几间囚室的链锁。

    这时,一帮侍卫发现有人私闯。发起了警报“有人劫狱……”

    事情很快便传到金豹耳朵里,他立马整理行头。“美人,我去看看。”

    石开应付一帮帮侍卫,不知不觉来到了大院里。

    金豹:“啊?是你?真是命大,掉了悬崖底下都死不了?”

    石开仇视的说道:“又是你这畜生……”

    屋里意识模糊的钱雨桦,听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声音。她确信是石开,等了一年,离相见只差一门之隔。“石开,石开,坏蛋,我在这……”钱雨桦极力的爬在地上,微微的叫着。

    可惜门外打斗的石开根本不知道雨桦竟隔着不足十米。

    石开跟金豹试了几回合,石开笑道:“傻大哈,看来愚昧不前,功夫比一年前更差了!”

    金豹横砍竖砍,都被石开轻易躲过。“小子,别得意。”

    钱雨桦用尽浑身解数终于要看到自己盼望已久的面容了,可惜天不近人意。郑瑶瑶踩出那让隔断人性的一脚,把钱雨桦的期望化为灰烬。钱雨桦的行动被终止了……

    郑瑶瑶恶狠狠的说道:“小丫头,你就别想再见你的如意郎君了。嘻嘻。”

    郑瑶瑶故意遮挡的走了出去,“弓箭手,给我上……”

    石开眼下没有收获也不想跟这帮人多纠缠,他脚踏借力轻功一展,离开了……

    雨桦隔着门缝看到希望变成失望,眼角流下了“恨”的泪珠。一切以“恨”而告终……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