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我要去哪里
    农历四月十七,刘奇山的死讯已经是悉为人知。不过死因,便只有当事的几人知道。县衙的事务现在暂时由黄狼任命金豹掌管,其实黄浪一怕掩人耳目怕民众心有不服,二来这样他也可以以此控制金豹的行为,为自己留一后手。

    尚书府内:

    黄狼端着一锅粥,来到地下秘室。每次来到这里他的表情甚为焦灼,因为柳紫嫣正被他关在这里。一年来,黄狼日日都盼望紫嫣心会好转,做回尚书夫人。但是如今的柳紫嫣已经恨透了黄狼,她发现黄狼固然喜欢自己表面随和,但假面下是一个虚伪奸诈的小人。“黄狼,你不用再来劝我,就算我在这里死了,也不会再跟你……”柳紫嫣冷淡的说道。

    黄狼把粥放到桌上,“紫嫣,难道你就真不能体会我当时的冲动?”

    柳紫嫣:“算了吧!我对你真没什么感情可言……”

    黄狼脸色更加难堪,他一拍桌子,“好,好,那你就再这里等死吧!”

    柳紫嫣看着黄狼离去以后,自己软弱的躺在床上。现在对黄狼没有什么可言,但是听芳芳说冯映雪被人给救了,她即喜又悲,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离开这。而且冯映雪还重伤在身。即使,冯映雪活在世上,如今的状况也难见面。

    “映雪,映雪……你怎么样了?”柳紫嫣一脸惆怅,眼角含泪。“既然当初你是为我好,但你离开我让我很难过。你也不要责怪我,没有黄狼,恐怕紫嫣早就……”

    黄狼郁闷至极,他突然想到县内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于是,深夜里他偷偷去了县衙。

    虽然这些日子名义上是带孝期间,但郑瑶瑶根本就不顾传统礼仪,依然心安的跟金豹混在一块。熟睡中的他们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谁******,大半夜来骚扰老子!”金豹不爽的披上外衣,去了大门口。

    “大人,是我!”外面传来黄狼凌人的声音。

    金豹速速敞开门下跪。“原来是黄尚书……”

    黄狼:“免了,我找你有事。”说着黄狼进了内堂。

    郑瑶瑶笑着端茶出来,“黄尚书,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黄狼端详了一下郑瑶瑶撩人的身子,心里火焰翻涌。“金豹,我想让你帮我办件事?”

    金豹听到黄狼的指示心里非常高兴,因为他们交道越来越多,自己便能更有出头之日。“黄大人尽管说,我金豹是您提拔的,有什么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黄狼:“好,我得到消息田大海家中藏有大量黑金,但没有证据又不能大举搜查。你武功最高,因此,我希望今晚,你亲自去打探一下。”

    金豹:“遵命……”

    如此一来,黄狼轻松的支开金豹,达到自己的目的。

    金豹出门后,黄狼大胆的抱起郑瑶瑶。“贱人,满意了吗?”

    郑瑶瑶故作委屈“黄大人,小女子带孝着呢!”

    黄狼:“哈哈哈哈,贱人,你还真把当自己清白!我可什么都知道的……”

    郑瑶瑶:“讨厌你,嘻嘻。”“不过,田大海真藏黑金?”她又问道。

    黄狼得意的说道:“哈哈,我也不知道。不过,总不能两个人玩一个人看吧!”

    河田镇表面清净,但原本的面目已经所剩无几。这些人,就是带着和田镇走向败世的根源。

    而石开来到河田镇以后并没有找到钱雨桦等人的踪迹。只是心里焦急,也不知再去哪。到了第二日,石开来到街上,看到街头贴着自己的通缉画像,还有贺童、冯映雪,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竟然没有钱雨桦。“怎么没有雨桦?难道她死了?”石开不敢往下想象。

    石开知道自己也不能在这里呆太久,因此他便含着谜底到别处寻找。

    石开来到了河边,看着碧绿的河水,眼睛里是雨桦那昔日的笑颜。六神无主的他竟然没有留意离自己不远处有人在钓鱼。一时的不解与苦闷让他大叫苍天,不料却吓跑了那钓鱼人刚要上钩的肥鱼。

    那人气愤地站了起来,把鱼竿往地上一扔,朝石开不满的走去。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唉唉,你要干嘛!把我的午餐给吓跑了,你说怎么办?”

    石开一脸无辜,“你的午餐与我有什么关系!真是荒谬……”

    林摩:“哎呀,你说我在这钓鱼,你在我边上大喊。哪条傻鱼还敢过来!”

    石开这才意识到原来是这样,“这样啊,那你想怎么办?”

    林摩灵机一动,“那你的陪我!我靠那条鱼吃饭的,没他我就得挨饿。”

    石开:“好,你要多少钱?”

    林摩摸了摸下颚,见石开如此好骗,便狠狠地出了口“不多,十两吧!”

    石开吃惊的叫道,“什么,十两?什么鱼这么贵!”

    林摩:“怎么?十两还贵,没有他我就得饿死,你说十两贵吗?”

    石开感觉此人是有意敲诈,拿出一两银子扔在地上。“我这有一两能买一袋米,你看着办吧!”说着石开扭头就走。

    “你这侮辱本大侠,看我教训你。”临摹生气的冲向石开。

    石开感到那人从后面袭击,转身跳向一侧。“你竟然敢动手,那我也不客气了!”

    此人的功夫也不差,跟石开斗了几回合后依然面不改色。不过,石开看得出,此人轻功略胜,但硬刚未必是自己的对手。“轻功不错啊!”石开拔出刀。

    林摩自豪地说道:“你也不赖……”

    石开心想两人并无什么恩怨,再看此人也不像什么坏人,大动干戈不是上策。石开携着刀慢慢的一步步移向对面。

    林摩见石开靠近也不示弱,一样慢慢前移。

    忽然石开借光反射,照那人双眼。只见那人迅速收回攻势去捂自己被照耀难受的双眼。石开阴谋得逞,流利的扯下了那人的裤腰带。

    石开闪到一旁大笑下身曝光的他,“哈哈哈哈,怎么样?好玩吧!”

    林摩边提裤子边生气的说道,“畜生,简直是畜生,拔了我的裤子你会后悔的!不要脸……”

    石开举着腰带威胁说:“怎么样,怎么样,再啰嗦我把它扔河里。”

    林摩:“别,快还给我。”

    石开:“求我啊,求我我就还给你。”

    林摩无奈的说道,“你肯定会后悔……”

    石开见他没有妥协之意,毫不犹豫的把腰带扔进河里。然后笑着跑开了……

    林摩一边提着稍不留神便会脱落的裤子,一边骂着石开,“混蛋,混蛋,畜生,别让我再见到你。”一步步移动到河边,眼见腰带就要被河水冲走,他不顾一切跳下了水。

    “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算…..”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