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叫天天不应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石开漫无目的不知去哪是好。自知河田镇是不可能再回去,但找不到贺童自己也无处容身。他回过河西老家,是平时贺童带他的地方,可惜那里还如他们出来之时的面目,没有人回去过。如今,偌大的天下没有什么亲人,自己遇到了人生以来最卑劣的低谷。除了继续寻找,他再也想不出别的方法。

    河田镇以南是红阜,自古以来这红阜都是赫赫有名的枢纽之地。不过,此处鱼龙混杂,凡是都要靠钱跟刀打交道。以前,石开只是听说过却没有见过。直到今天,石开看到的景象完全跟土乡土地有着天壤之别。这里的建筑不像前面的那样保守,个性凸显,大部分都是二层甚至三层。这里的大街整洁宽敞,不过没有叫嚣的小贩跟杂货摊。所有的交易都说是以店铺的形式存在。酒楼,客栈,甚至花楼特别多,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所有烟花场所都暂停待客,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怪事。当人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都刻意的快速闪过,还带有讽刺的笑意。平日站在阁楼上泼洒春香的姑娘们也个个神情焦灼无奈,因为没有客人上门赚不到钱,面临着失业的窘境。

    石开掏尽腰包,没找出半吊钱,但肚子已经是高歌不满。看着就楼内大吃大喝的人们,他真希望里面的某个人就是自己,就算噎死也心甘情愿。

    这时候,一伙人席散而出。走在前面的是一身着白色锦衣的年轻人,一种华贵的气质让人不由深探。左右陪同的官府加身,不过年纪却大个一旬不止。“公子,您吃好了吗?”左边白胡子恭敬地问道。

    白衣年轻人:“嗯,时候不早了,快赶路吧!”

    右边的黑胡子看了看天色,已近中午。“公子,您的吩咐我们知晓,一切就按您的指示去办。不过……”黑胡子给白胡子暗使眼色。

    白胡子吞吞吐吐的说道:“公子……”

    白衣年轻人早已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他示意不用多讲。“两位放心,事成之后我会替两位在孙尚书面前多美言几句。两位为朝廷办事,朝廷不会亏待你们。”

    白胡子虚伪的客套起来,“公子,为朝廷办事使我们应尽的义务,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定当死而后已。”

    黑胡子应和,“对,对……”

    白衣年轻人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利用被利用,一直以来都是世事不变的规则。只要自己的利益得逞,哪管什么亲情道义,野心从人的内心深处产生,缠绕在心里根深蒂固。“好了,我得回杭州了,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白胡子:“哎呦,你看大事给忘了。还没给公子道喜呢!”

    “新婚如意,新婚如意……”

    白衣年轻人:“告辞……”

    那白衣年轻人潇洒地跳上马,当走到注视他已久的石开身边时,扔了十两银子下来。或许他早已看透了石开,此人绝非鄯善之辈。这十两银子是施舍一个平凡的乞丐,还是看出石开不同烦人。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石开看着白衣年轻人独自远去的身影,他没有再去考虑什么。捡起地上的银子,突然眼前一亮,跑进酒店疯狂开胃。

    肚子总算得到安顿,可是悲伤再起。当初七叔带着自己去了河田镇,还遇上了总爱找自己麻烦的钱雨桦。慢慢的这种麻烦变成了心心相惜的爱,爱一时却遗失,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再次找回。“雨桦,你在哪里?”

    石开喝了三坛闷酒,便趴在桌上一睡不起。

    店小二悄悄问道掌柜“主子,这人怎么办?”

    掌柜拍了小二一下,“你傻啊,没看那人有十两银子吗?占桌算钱,等到钱耗尽再叫不迟…..呵呵呵”边说,边指着石开胸前露出的银两。

    店小二:“主子,精明。”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石开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走出酒家。外面已是黑幕笼罩,一天又这样过去了。“哎,浑浑噩噩,活着跟死有什么区别!”

    正当石开打算回客栈之时,一群人从远处蜂拥而至。仔细一看,那群人有男有女,女的应该就是各个花楼里的姑娘。不过,他们共同追打一女孩。那女孩火烧眉头,拼命地跑,可后面的人穷追不舍,势在将她置于死地。

    “救命啊,救命啊!”那孩子借石开挡盾躲到他身后。“大哥快救救我,他们要杀我……”

    石开心生怜悯之心,一股英雄救美之气涌上心头。“住手,住手,你们干嘛要欺负一弱小女子?”

    那群人毫不在意石开的阻拦,“宰了这臭小子……奶奶的……”一人鼓动。

    石开见一群毫不讲理的人,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于是,拉着那陌生的女孩一起跑。最后两人躲进一黑暗的角落里,才勉强躲过了那群人的追赶。

    石开四处窥视了一番,确认人都走开了才大胆的走出来。他不解的问道:“小姐,那群人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对你下如此大的手。”

    当那女子看清石开的先是惊吓的叫了声,然后有意的放松情绪。委婉地说道:“这个,人家也不知道……”

    石开更是歇斯底里。“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真是脑袋进水……”

    那女孩:“是啊,是啊,就是进……”忽然她打住了自己的话,捂着嘴,偷偷瞅着石开。心想“我就是脑子进水了,还不是你害的!混蛋,我可认识你。”

    石开:“不好意思,我不怎么会说话。你别怪我……”

    那女孩笑了笑,“怎么会,是你救了我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虽然这么说,不过她的眼睛里却是仇人般的**。

    石开:“你住哪里?快回去吧!”

    “我无家可归…..”女孩哭了起来,但她是装模做样。

    石开:“无家可归?这可怎么办啊!”

    女孩忽然变的满脸阴谋,她抱住石开。“大哥哥,你让我跟着你吧!不然,那些坏人找到我会把我打死……”

    石开受到这女孩的亲近,跳进反射般的把她推开,脸红红的,转过头去。“别,别这样。”

    女孩:“大哥哥,我猜你还是个童子吧?”

    石开:“童子?童子是什么东西,我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女孩再次握住嘴偷笑,“童子,童子就是…..过来我跟你说。”

    石开把耳朵靠近,可听到那女孩的话,石开真是三不寸脚断,无缘无故就与单纯脱了规。“就是没有看过女孩裸身……”

    石开:“荒谬,荒谬,太荒谬了。你不是什么好姑娘,满口污言秽语,我走了…..”说着,石开转身离开了。

    那女孩却故作可怜,喊着娇脆的声音紧跟着石开。“大哥,别丢下我一个人…..我怕黑。他们会杀了我……”

    初涉江湖,又没有什么朋友,再加上心地善良。他实在是不忍心丢弃这可怜的柔弱女孩,更何况那女孩还被人追杀,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见死不救岂不是一点人性都没有?“好了,好了,你别叫了。跟着来吧……”

    女孩子欣喜若狂,知道石开已经被自己给驯服了。“那天,你捉弄本小姐,今天看本小姐如何捉弄你!”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