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抉择
    石开朦朦胧胧的被吵闹的人们所扰醒,他摸着昨夜落枕的脖劲纵然是深睡一觉却一身乏劲。转头去看床上舒服睡姿的林摩,石开似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四角朝天的林摩毫无收敛的打着酣,翻身一下竟然从胸前掉出两个馒头。

    石开惊奇一番,迅速起身,小心翼翼走到床边。他捡起地上的馒头,睁大眼睛端详着林摩,真相一点点的浮出水面。这时,林摩又是一个翻身却恰好把脸面朝向床边的石开。“哇,见鬼……”看到眼前的林摩虽然身着女人衣服,但浑身却如何也不像是女人。粗粗的眉毛,腿上的汗毛密密麻麻,即使脸上遗留着粉嫩妆饰。

    被惊醒的林摩知道自己已经穿帮,急忙从床上跳下来。“等等,大哥你先别激动……”林摩紧张的示意道。

    石开拿起包袱掏出刀,招呼着林摩。“你是男是女?”

    林摩看到石开情绪激动不已,自己更是气喘不息。“大哥,把刀放下。让我跟你解释解释……”

    “你还记不记得我,那天在河边……”林摩又是一言。

    石开认为自己俨然被玩弄,生气的一刀砍去。林摩矫捷的步法迅速躲过,却又遭受一刀,躲躲闪闪不知如何是好。

    石开越逼越紧,心知情况不妙的林摩只能逃出房间,跳下楼去。不料却引来了众人的围观,引来了滑稽的笑声。

    店掌柜:“昨晚是个女人进去怎么变成汉子了,奇怪!”

    恼怒的石开当众宣布林摩的身份,“他是个怪胎,忽男忽女,坑蒙拐骗。”

    这番话引来了众人一番讨论跟嘲笑。

    林摩的心里开始变得不满起来。“你,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为何要出言伤人?”

    石开:“哼,就你这德行,昨晚被人追杀,我看你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救你,算我石开瞎了眼。”

    林摩原形毕露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正在追杀他的那群人耳朵里。不一会,大批人群聚集于此共同捉拿林摩。“就是他,杀了他咱们就可以安枕无忧了……”。近百人一拥而上,汉子持刀,女人们武器各异,有锅碗瓢盆、刀叉橛棍,势在制其于死地。

    见状,林摩顾不上对石开解释匆匆逃窜。“大哥,你误会了……”

    石开稍懈心中怒气,大模大样的走下楼梯,却又被视为林摩的同党。一持刀汉子大叫,“这人跟那鳖孙是一伙的,连他一块宰了。”

    石开紧张的解释道“等等,我不认识他!”

    持刀汉子指挥道,“你们去追那鳖孙,留几个人对付这小子。”说罢,挥刀砍来。

    “靠,真倒霉,说是江湖险恶!还不是自己作孽,跑吧!”石开边叹息,便挣脱出去。

    然而,两人注定要联系在一起,不约而同又在逃窜中相遇。林摩看着被追的石开又遇上自己,脸上露出几分笑意。边跑边说道:“嗨,大哥兄弟跟你是同一战线的吧!”

    石开不屑道,“混蛋,碰到你这怪胎真是比见鬼还倒霉……”

    终于在红阜尽头一荒野地摆脱了追逐,疲惫不堪的他们共同躺在草地上。“大哥,我真不是有意骗你的,本来那天的事情我是耿耿于怀。但见你人这么好因此,我想跟你交个朋友……”林摩气喘吁吁的说道。

    石开:“你害我还不够吗?我看这个朋友还是免了吧!”

    林摩坐了起来,看着躺着的石开自己心生内疚。“哎,我也是事出无奈,如今世事,没钱没势就仿佛不应该活着,哪里都容不下!”

    石开听这番话后也有几分感触,自己还不是苦头苦脑一筹莫展。

    林摩:“这样吧,以前的事算扯平都不要计较了,我看你也肯定是有解不开的结,不妨说给我听听,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石开:“你帮我?连自己都帮不了怎么帮我?”

    林摩见石开不与先前那般抵触便笑着说,“其实那帮人追我是因为我把他们的生意搞砸了,哈哈……”

    石开疑惑道:“生意?”

    林摩:“不错,我就看不惯那些达官贵族尤其是经常出入烟花之地的人面禽兽。因此,每到一个地方我看到那些金箔活跃的妓院便混进去搅合一番。哈哈!”

    石开端详着林摩,“那你是男是女?”

    林摩:“你就当我是男的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是女?”

    石开盯着林摩的****,眼睛里露出谨慎的目光。“那你……”石开迟迟不语。

    林摩看得出石开想到了极其猥琐的问题,是针对自己在不同时候**的变化。“大哥,你这样不好吧!今早,你看到那两个馒头了……至于这里我还是不说为好。”

    石开笑了,“拉倒……”

    林摩:“好了,既然咱们都不计前事了,我先带你去吃点喝些……”

    石开摸了摸口袋,已经身无分文。“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去哪弄银子!”

    林摩得意的指点着石开,“吃东西还要钱?真那样我早饿死了……”

    石开:“难道你要去偷?”

    林摩:“啰嗦!跟我来……”

    林摩见肚子奏乐却蠢蠢欲动的石开,硬是拉着他离开了。

    红阜醉云阁:

    醉云阁老板娘燕云秋是红阜一带有名艺妓,年轻时曾有“覆雨翻云十八仙,罗汉推车喊一晚。”的过人之力。如今年迈,却依然收山不忘本行,经营起这灯火辉煌的“醉云阁”。她风韵的站在门口,眼看着客人们又重拾而归,燕云秋喜出望外。“哎呦,常老板,姑娘都惦记您呢,快里面请……”

    “李大官人,姑娘们都惦记您呢,来来,花儿快来招呼大官人。”燕云秋故作亲密。

    忽有一鲁大汉走来不满大叫,“燕老板,姑娘们怎么不惦记老子?”

    眼前一惊的燕云秋立即贴近那人,哄言道“金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啊!”

    原来这人是金豹,从他们交谈上可知晓金豹也是这里的常客。“赶紧的,叫几个最好的姑娘给老子搓搓脚。”金豹斥道。

    就在这时,陪伴里大官人上楼的花儿展现出的妖娆狐媚勾住金豹的眼眶。“等等,我就要他了……”说着,金豹飞快的跑过去搂起花儿。

    李大官人冲着金豹恼怒大叫,“混蛋,你是谁?竟敢动本官人的菜……”

    金豹不理他的言语对着花儿又亲又抱……

    李官人从楼梯上一跃而到金豹面想找这鲁大汉评理,不料却被一脚踹在楼梯口。顿时,鲜血大作……

    燕云秋急忙过来调解,她扶起李官人劝道,“算了,算了,姑娘咱有的是……”。“柳儿,翠儿……快来招呼李大官人。”又促声叫道。

    李大官人遭此欺辱怎会罢休,他毫不听劝告硬要结怨金豹。“呸,混蛋你给我等着,本官人有的是钱,看我不找人废了你……”说着把燕云秋推向一旁。

    金豹把脸转向狗血淋头的李大官人,瞪大眼睛盯着他。宛如一头雄狮盯住猎物,随时一口便制其于死地。看到金豹这般凶气,李大官人再也难以顶住内心的压力,不由自主的往后撤了几步。吞吞吐吐的说了句,“你,你,给我等着……”说着便狼狈不堪的跑开了。

    金豹大笑,“哈哈哈哈,蠢货,再不滚,老子便送你去见阎王!”

    燕云秋大喜无血案发生,而实际上她是演给外人看,做得这种场所身经百战,什么事情没见过,只是为了保住这醉云楼安宁才会如此装模作样。

    燕云秋反过头来敷衍金豹,“金大人,不要跟这些小人物一般见识,向您这样的贵人赏脸来咱醉云楼,咱们可真是万中有幸啊。嘻嘻。”

    金豹调戏着花儿,脸上露出淫意的表情。“花儿是吧?真是人如其名……”

    花儿妩媚的说道:“大人莫急,上楼再说……”

    燕云秋暗给花儿使眼色,要求她套套金豹的底,打探一下他的动向。

    半晌过去,等金豹走后,燕云秋悄悄来到闺房一书架旁。她处弄机关,眼前出现一密室……

    河边:

    石开啃着烤好的草鱼,嚼得津津有味。“嗯,不错,看来你常吃这种鱼吧!”

    一旁烤鱼的林摩骄傲的说道:“那还用说,味道好,还不花钱。”“哎,对了,把你的心事说说,我帮你分担一下。”林摩接着问道。

    石开叹了口气,“哎,我也不知如何说起!”

    林摩:“你不说,当然不知如何说起!说了,不就知道怎么说了吗,是吧?”,他朝石开笑了笑。

    石开看着林摩,从林摩的表现似乎看不见忧愁的影子,即使自己被视为怪胎但他对别人异样的眼光不以为然。石开为眼前的林摩感到欣慰,实际上他是在盘算自己能快点找回丢失的东西然后开开心心的生活。他可以吗?有些事是自己不愿去做,但你又不得不做。一切,才刚刚开始……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