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子母刀
    农历四月二十,柳紫嫣被行刑前一天:

    整个河田镇被这一桩“毒害亲夫三品官员”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其不知,这只是一场由黄狼亲自上演的戏剧。

    “这柳紫嫣真是胆大包天,企图毒害黄尚书……”

    “你们不知道,虽然嫁给黄尚书,其实对他的旧情人念念不忘……”

    “真是我们妇女界的耻辱啊!”

    群众们出门在外没有别的话题,对这一桩“冤案”议论纷纷。

    一番番扎贬之词深深穿刺着乔装打扮的石开内心,虽然他不知道事实真相,但他相信自己大哥深爱的女人必定有着万般委屈。

    林摩见石开神色紧张不已,便轻拍他肩部向其示意,“放松,走吧,去吃点东西……”

    石开:“好,但是我身上的银两早没了……”

    林摩竟拿出一锦绣钱袋,凌人地笑道:“走到哪吃到哪……嘿嘿。”

    原来方才那位大发言论的阔气大婶早已经被林摩扫荡,真是令人解气!

    红阜醉云阁密室:

    贺童拿出先前携带的黑色包袱解开来,目不转睛瞪着已经露出刀柄的“家伙”,在闪耀的烛光下艳丽不已。

    冯映雪从木床上微微起身,“这是雷冥刀?”

    贺童斜眼探了下冯映雪点了点头,,“不错!”

    冯映雪:“雷冥是子刀,应该还有一把母刀吧”

    贺童:“母刀月牙已经随石将军长埋黄土……”

    冯映雪:“听说子母并合威力无比,能够削铁如泥,为何你只带子刀?”

    贺童将整把刀抽出指向木桌,原本旺火正燃的蜡烛瞬成两截。“石将军留这把刀给我是想让我时刻警示自己,让我教导阿开,能力并不是逞强的资本。在这世道要想生存只能做个凡人。看来,我要违背石将军的遗讯了……”

    冯映雪:“石开这小子耿直仗义,只可惜……”

    贺童两眼泪花:“明天,注定血流成河……”

    这时,燕云秋推开密室之门小心翼翼地走进来,重点蜡烛,无奈地说道:“你们真的要去送死?”

    贺童连忙拾起宝刀说道:“夫复何求?”

    燕云秋坐到冯映雪身旁,整理着冯映雪的衣服,随后便又关切说道:“你看你,自身难保还跟他们斗……”

    冯映雪拿开燕云秋的手,“秋娘,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对我来说,紫嫣才是我的全部,对不起。”

    燕云秋一次次的真情实意被冯映雪拒绝,但她并没有放弃。最初他们也是青梅竹马,但那都是儿时的童真。哎!自古悲欢多儿女,莫问儿女情多长!

    冯映雪:“多谢你一直以来的收留,不过,你的恩情可能只有来世才能回报!”

    燕云秋:“映雪,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但是,我要让你明白,在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

    君来,君去。

    闺房闲笔记!

    梦里,梦醒。

    枕边泪未竭!

    花开,花落,

    日夜思故容!

    月圆,月缺,

    肠断怀旧情!

    很多人因为自己的那份执着而伤害了别人,而也有很多人却把自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到底他们的命运如何,就看明天那场浑水如何呛人……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