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后的遗言 上
    林摩见石开苦闷的喝着酒,无奈地劝道:“喝那么多酒没好处的……”

    石开:“我知道……”

    “哎,放下,你应该想想办法,不是在这里自寻烦恼啊”林摩制止他倒酒。

    石开:“办法我已经想好了,但现在,喝酒总没问题吧!拿开手……”

    石开倒尽酒坛里的最后几滴,醉眼蒙松地看着林摩,示意道:“没了……”

    林摩更加无奈,“小二,再拿坛酒来……”

    店小二快步而来,看着面红耳赤乔装的石开,再看看他们的行头,随即自信地说道:“两位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林摩:“怎么?”

    店小二:“你们也是来看戏的吧!”

    林摩迟疑了下:“看戏?”

    店小二:“对啊,就是黄尚书砍夫人的戏啊……”

    林摩见这小二言语心想他可能对其中内情有所知晓,便掏出银两加以贿赂,“这里面有事儿?”

    店小二见钱眼开,便直言不讳,“小的听说黄尚书是故意设计圈套,想捉冯映雪……”

    原本迷糊的石开一下清醒了,他恶狠狠地逮住店小二骂道:“混蛋,你说什么……”

    林摩见势不妙害怕露出马脚,急忙拉着石开,并转移打探目的,“一派胡言,小心朝廷连你也砍了。”

    林摩小心翼翼地把石开搀扶到客房,“你说你大哥会不会去送死……”

    石开义正严辞地说道:“废话,就算连命都不要了他也会去的。”

    林摩:“你怎么打算……”

    石开:“这还用说,当然是去帮他。”

    林摩:“看来是没得商量了,这样吧,我去帮你打探一下。”

    “你?你怎么去,太危险了……”石开诧异地回道。

    原来林摩打算借助自己天黑时身体发生的变化,乔装混进尚书府中。

    石开:“你为什这么做?”

    林摩:“你难道不想了解敌人更多?”

    石开:“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么做很可能会丧命。而且,你完全可以不用帮我……”

    林摩:“我只是在做我认为有意义的事,如果连这样都做不到的话!那么,活着可就真没有什么用了……”

    石开刚要再次开口,林摩却是微笑着打断了他,“别磨磨唧唧了,留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尚书府:

    尚书府门前来了一大队人马,领头人无视门卫的阻拦横行无忌,此人正是路尾……话说,路尾曾被黄狼在赵普面前揭短,但这并没有使其遭害。然而,反摆黄狼一刀的路尾更是得到赵普的提力成为金刀侍卫。

    听到路尾来到的汇报,黄狼内心为之一颤心想“路尾?这孙子还没有死?”

    这时,路尾已如同闪电般进了内厅并坐于主座之位。老规矩,随同得不暇旁人手下极速倒上烈酒。

    “黄尚书,我们又见面了?”路尾已开了口。

    对于路尾在手下前都无视自己颜面的黄狼,内心恨不得将路尾大卸八块。“路大人,别来无恙……”

    路尾酒杯重放,故作紧张,随后笑道:“无恙?倒不如说本座没事,听说,有人想整本座!对不对,黄尚书……”

    黄狼应笑道:“整路大人?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

    路尾闻起刚倒满的烈酒,香气宜人,“对啊,想整本座,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啊!不过,偏偏有人去太岁头上动土!而且就在这间屋子里。”路尾傲道。

    黄狼血脉膨胀,两眼皮直跳不停,“路大人,你是来找茬的吗?”

    路尾对于黄狼之前的陷害一直耿耿于怀,他也一样想将其连根拔起……两人足足瞪了三分钟,这间客堂的气氛令人窒息,形式千钧一发,随时可能爆发大战……

    然而,为了顾全大局只能讲仇恨暂释“黄尚书,本座奉丞相之命来协助办案的……我想公文就不用看了吧!”路尾凌人地说道。

    黄狼:“话虽如此,但我们是不是应该公事公办……”

    路尾气冲心肺,手中瓷杯瞬间捏个粉碎,只恨捏碎的不是黄狼的头颅。他仇恨地看着黄狼却是使唤自己的手下,“来人,呈公文……”

    当然,黄狼对路尾作出的反应也并未吃惊,他接过“手书”顺便说了俩字,“客气”……

    路尾打量着四周突然说道,“哼,黄尚书,若不是丞相怕你误事让本座来帮你,你在本座眼里算哪根葱……”

    黄狼:“路尾,你在本官眼里又算哪根葱?”

    路尾恶狠狠地将桌一拍,“喀嚓”一声,木桌瞬成两截。在场的丫鬟侍卫惊吓万分,就连黄狼面对此羞辱也是不知所措。因为黄狼知道,路尾不仅是赵普的得力干将,而且以自己目前的功力就算得以血剑也未必是路尾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忍……

    ……

    


    


    ps:书友们,我是格格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