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颗种子
    新觉醒了很强的个性,秋实一下子成为了孤儿院的人气王,为了证明自己很强,她花了大部分时间练习幻术,练就了能在清醒意识下开展幻觉。小伙伴们有时候犯了错也会找她帮忙掩盖,而且很少被发现

    “我是最强的!”秋实现在很膨胀

    “秋实,咱们偷偷溜出去玩吧!”“哇!好棒!出去玩出去玩”

    “诶?这样太危险了吧,没有老师陪伴”

    “大丈夫,秋实很强哦~咱们可是一起都打不过她”

    “我会保护你们的哦”秋实挺起胸膛,“有我秋实大人在,你们绝对会完好无损的回来哦”

    “哈哈,出去玩出去玩~~”

    秋实布置了一个伙伴们都在进行英雄扮演游戏的场景,带着小伙伴们从一个小狗洞钻了出去,并把大家幻化成为结伴的高中生模样,大家第一次没有在监护人的管理下溜出门,兴致高昂,上山下河爬树野餐。最后,大家一起略微疲惫的准备回去。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去,大家决定抄个近路,从一支狭小的巷子穿过后,再过一条大街就能回去了。

    巷子里十分寂静与昏暗,小伙伴们手拉着手一起走。巷子越走越深仿佛没有尽头,光线也逐渐变得十分暗淡。耳边不知道为什么时候传来滴答声,使环境变得更加幽暗。

    “好可怕”“我也有点害怕...”

    “坚持一下吧,前面大概还有五百米左右就到了大街”

    “没关系,有我在呢,大家不要害怕哦,遇见危险的话我完全可以把对面迷惑住让咱们跑掉哦”秋实的话让小伙伴们安心不少“更何况我们现在可是高中生模样,这么多人不会有敌人想不开来攻击我们吧”

    “说的也是呢...不过话说下雨了吗?我一直感觉有水滴滴在我的头上”

    “诶?没有吧”

    “那不是雨而是血哦~小弟弟”一个陌生沙哑的男音插进小孩子们的对话里,伴随着“扑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眼前掉落“而且你们不是一群三头身的小孩子吗,哥哥我怎么没有看见有一群高中生呢?好遗憾哦”

    “哇啊啊啊,好可怕”前方掉落的东西显露出来,是一个浑身都是献血年轻女孩,而且胳膊已经不见了。

    “大哥哥我呢,叫蛇绮,个性是蛇哦,我啊,最喜欢欺负软弱无能的小孩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快跑啊!我的幻术好像对他不管用。”秋实迅速拉着小伙伴们往前跑去“出了巷子我们就得救了”

    “想跑吗,小朋友们?大哥哥可是比你们高出很高的等级的存在哦?快哭吧,我最喜欢幼崽绝望的哭声了!”

    “你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跑,我把他引开,你们去叫职业英雄来救我”秋实小声对个性为缜密头脑的伙伴说“我可是很强的哦,而且我说过一定会把你们带回去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们要迅速,我们才能一起活下去啊!”

    “好吧!”小伙伴的眼神变得坚定“你要撑住,我们一定会叫人来救你的”

    “哇~救命啊,有一个长得又老又丑却又不要脸的自称欧尼酱的中年秃头狐臭大叔要杀了我啊!helpme快跑”秋实用着毫无波动的语调,面无表情的羞辱这个青春不在的男人

    蛇绮头上冒出许多十字,看着往反方向跑的秋实“你说谁说中年狐臭大叔啊你这个臭小鬼!”愤怒的他追向秋实“就是有你们这种不懂得尊重人的臭小鬼,我的人生才会变成这样啊,给我站住!”

    “糟糕,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妖怪蛇居然出现在深巷!还让我站住?他是超级大笨蛋吧”

    “可恶的小鬼,你给我等着”

    “秘技:幻术冰天雪地!哦哦~蛇很怕寒冷吧~晚安了哦,恶臭欧吉桑”

    “可恶...”蛇绮倒地不起

    秋实上前,自言自语:“我要怎么报复这个丑陋的欧吉桑呢?啊!有了,在他的脸上写上恶臭,被英雄带走一定会很有意思哦”

    “哦~抓到你了,小朋友”蛇绮突然睁开眼睛,他用他的尾巴猛的卷住了秋实,他的一双竖瞳中散发着危险的光芒“你的个性是幻觉吧,可惜啊大哥哥我啊,是利用舌头探测细小的气味颗粒,感应热颗粒分子,完全看不见你的幻觉呢~”

    “唔,放开我!”秋实拼命挣扎

    “嗯?你刚刚不是很能说话吗,继续惹怒我啊”蛇绮用着他尾巴卷住秋实使劲往墙上击打,秋实感觉自己全身无比疼痛,仿佛被石磨碾压。墙壁受到强烈撞击似乎出现了裂纹。秋实不由得吐了口血,她现在无比后悔的想着“我不应该刚刚那么自信的走回来,我不应该在没有老师监护下带着伙伴们独自出去,好后悔啊”

    “刚刚你是为了那些小孩子们才故意惹怒我的吧,大哥哥太感动了!没想到会有这种舍身为人的小孩子!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英雄的!藕~不过太可惜了,你似乎没有将来了哦~你即将在还没有长大就要死去了呢”

    “真是可惜啊,你年龄还这么小,大哥哥真是伤心啊!”

    “你在说什么啊秃头狐臭恶心大叔!我可是!说的完全是真心话哦!啊啊,真是太可怕了help!”

    “你这个臭小鬼,本来想给你个痛快,但是我改变主意了哦~我要把你慢慢折磨直至死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啊,这是你细嫩的皮肤被划开的声音”

    秋实已经疼痛的完全说不了话,意识感觉逐渐离去“好痛苦啊,我好疼啊”秋实眼泪不受控制的不断留下,“为什么还没有英雄来救我呢,好难受啊,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可是我还没有长大啊!我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啊!我还没有成为最棒的英雄啊!”

    “感觉身体要被撕碎了”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我,要死了吗?”秋实的眼睛逐渐变得空洞,眼皮也逐渐缓缓下降...

    


    


    ps:书友们,我是可爱的果果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