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第二棵幼苗
    第二天,秋实醒过来眼睛好了许多,没有原来那么疼。但是如果想发动幻术,眼睛就会又涩又疼,她鼓了鼓包子脸,把头埋进被子里

    她开始思索为什么使用完幻术眼睛会疼?她始终无法理解

    在得到医生把纱布绷带拆掉的许可后,她溜出病房开始探险的,开始在医院里乱逛,东瞅瞅西望望,有些和善的病人会给他拿些小饼干,小水果,凶巴巴的病人叫她快离开,她冲他们做了做鬼脸

    最后,她晃悠到了一间看起来很高级的病房外面,她悄悄的打开门钻了进去,里面有两张床,一张是空的,另一张上面睡了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大哥哥

    她悄悄的走在大哥哥的病床前看着他,这是一个漂亮的美少年,白皙的脸庞,飘逸的黑发,睡颜简直就是一个黑衣天使,秋实不由的沉迷于美少年的美色中

    美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睛,灰蓝色的眸子锐利的看向眼前的人,发现是个小孩子后,眼神立马变得慵懒了起来,还打了一个呵欠,像是一只漂亮的黑□□咪“你在干什么?咬杀你哦”少年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挥了挥手里的一个拐子

    “欧尼酱你一个人在这里吗?无聊吗?我来陪你玩耍吧”秋实被美少年迷住了眼,笑脸红扑扑的,双手背后,脚尖不自觉的到处晃动

    “哇哦?要是敢吵醒我的话,我会将你咬杀”美少年没有理会她,接着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

    秋实在旁边的病床上坐了下来,在美少年的陪伴下,内心的烦躁平息了不少,她看着美少年,不自觉的开始发呆

    “hibari,hibari,kamikorosu,kamikorosu”一只黄叽叽的小鸟从窗户里飞了进来,落在了美少年的床头,啄了啄他的黑发

    美少年再一次醒来,用手指摸了摸小黄鸟毛茸茸的头顶,看着旁边的小女孩说“嗯?你怎么还不回去?”

    “哦哦”秋实在美少年身边仿佛忘记了如何皮一皮,像个正常乖巧的孩子一样,听话的走了,走之前用闪亮的pikapika的眼神看向云雀“明天我还能来找你玩吗”

    “哼”云雀看了她一眼,不明的哼了一声。秋实开心的默认了这是同意的意思,兴致勃勃的离开回到了病房,又开始了她纠结痛苦的自我反省

    第二天,秋实早早的起来了,凤梨西秀说今天晚上要来接她,想也能知道,如果她还没开窍就要把她送回乡下奶奶家,她很苦恼的抓了抓头发,眼睛变成了圈圈眼

    想到快中午,她决定出去走走,看看美少年放松放松心情,她进了美少年的病房,发现人居然不在,她突然变得十分沮丧。漫无目的的开始瞎溜达,最后来到了医院天台,在那里,秋实又一次看见了美少年。

    黑发少年,躺在天台接受微风的洗礼,头上的小黄鸟一直在“hibari,hibari”的含着,她蹲在少年头旁边,用小短手戳了戳少年的脸颊,引来少年不悦的一眼。她立刻老实了下来,“呐呐欧尼酱,你的名字是叫云雀吗,那个像个沙包一样胖的小肥鸟一直这么叫”云豆听见后,立刻飞下来啄了秋实两口又飞走了

    少年还是纹丝不动,秋实鼓了鼓脸颊,拽了拽云雀的头发,少年瞪了她一眼,她似乎没注意到少年的眼神,自顾自的抓住他的头发继续问“云雀欧尼酱,你有没有遇到过成长的烦恼啊”看见云雀不理她,她又拽了拽他的头发

    云雀用拐子轻轻的拍开她捣乱的小手,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说“没有,因为我很强”

    “唔——”秋实摸了摸自己的小手“我和我的哥哥最近在和我新任的西秀学习,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眼睛来完成自己学到的东西,而哥哥只能用想象,西秀也说我的天赋比其他人更好一些,可是最近我越来越追不上我的哥哥了,明明我们的起点是差不多的”秋实说着说着突然有些委屈“我也尝试着努力利用眼睛,发挥极限,可是眼睛承受不了,然后发炎住院了”

    少年听完后,没有说话,秋实也沉默了起来,她又开始思考自己该如何去处理自己的问题,双眼放空

    “你的身上有种我有些讨厌气息”少年突然开口说话“既然想要变强,你就应该拼尽一切办法,因为自身限制而无法进步?想想吧,别人是怎么进步的”

    和六道骸略有相似的话让秋实沉思了片刻,秋实把一直贴身装着的欧尔麦特的签名板拿出来细细观察,上面不但有欧尔麦特个人风格的签名还有他当初所在学校的校训“不懈进取,永无止步”她默默盯着签名版一直默念着这句话,然后她眼神坚定了起来,没有时间浪费了,我要快一点赶上弗兰才行,她对自己这么说,既然眼睛无法承受,那我学一学弗兰用精神力来开展幻术吧!我也可是很强的!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前进的光芒

    云雀恭弥看了她一眼后就闭上了眼睛“果然,小动物就是有小动物的生存之道”他默默想着

    


    


    ps:书友们,我是可爱的果果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