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初kiss(继续))
    霍佳娢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掉了,这样犯规的行为真的好吗?

    招呼都不打一声,说醒就醒,有没有将她这个青春无敌、集可爱与美艳于一身的大活人放在眼里,真是,吓死宝宝了!

    而此时的胡长青睁着自己尚且迷蒙的双眼,迷惑了,难道真的是他太久没睡产生幻觉了?可是之前他明明朦胧间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被吵得烦不胜烦,这才勉强自己睁开眼睛,现在怎么反而看不到人了呢?

    俗话说得好,子不语怪力乱神,作为一个坚.挺的理工男,胡长青想了想,既然醒都醒了,他还是先解决一下个人问题,起来上个厕所吧。

    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毁了霍佳晗的三观,#论第一次见面,意中人就在她面前解放了自己的水路#,意中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当个睡美人啊?

    而最让霍佳晗无法接受的就是,全程意中人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她虽然人是袖珍了那么一点点,但意中人,你确定你没有眼疾?此时的霍佳晗好想问候一下意中人的眼科医生,到底还有没有最起码的职业操守了,瞎成这样的人,你还能把他放出来,这也太歧视盲人了!

    不管霍佳晗心中是如何的愤懑,解放后的胡长青浑身轻松,再次一头栽进舒软大床的怀抱里,听从周公的召唤,沉沉睡去。

    霍佳娢看着依然沉睡的某人,她在犹豫,到底是一鼓作气现在就表明自己的存在,还是应该顺势而为再等合适的时机?

    正在她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王婶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又传了来,“佳佳,你那边还好吗?”

    显然自己因为太惊恐而忘了还跟王婶在通话的事儿,对此霍佳娢还是有些稍稍的不好意思的,“王婶,我没事,就是他刚才醒了......”

    听了这话,王婶也急了,这别给人孩子吓出毛病儿来啊,而且,刚才透过电话,除了隐约传来一阵抽水的声音,她啥也没听着啊,这也太不对劲儿了,“他醒了,那他看见你啥反应啊?”

    关键就是根本连看都没看见!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根本瞅都没有瞅见我。

    霍佳娢再次为自己的“五短身材”默哀三秒钟,“王婶,他根本就没看见我。”

    哦哦哦,她家小佳佳现在变成了个拇指姑娘,她一着急就把这茬儿给忘了,这可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那佳佳,要不你就直说了吧,这种事......”早说早了,实在不行,心碎的小姑娘还可以立马回家,此时王婶内心的独白充分体现了可怜天下王婶心啊。

    霍佳娢本就不是磨叽的人,只是小女孩家家的,活了二十一年,头一次碰到了自己的感情问题,一时之间有些慌张,现在得了王婶的“支持”,那个青春无敌、集可爱与美艳于一身的霍佳娢瞬间附体,不就是小了点儿,现在嫩.齿萝.莉萌妹子简直不要太杀呦后宫香玉传!

    “王婶,那我就先不跟你说了,我去叫醒他,之后的事我会随时给你联系的,祝我成功吧。”

    王婶此时的内心是忐忑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这事,不一般啊......

    霍佳娢挂过电话之后,就继续爬啊爬,来到意中人的枕头上,嗯,他的皮肤好好哦!

    不对,现在不是欣赏意中人如花美貌的时候,现在她的目标就是让意中人接受她,收留她,进而一举赢得意中人的芳心!

    想想还真是有点儿小激动呢。

    终于,霍佳娢将手伸向了意中人的脸颊,戳一下,再戳一下,嗯嗯,手感果然嘟嘟有弹性,霍佳娢顿时爱上了这个游戏,怎么办?她现在不想用手戳了,她想换成其他部位行不行啊?

    眼看意中人仍旧没醒,霍佳娢恶从胆边生,俗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面对如此盛世美颜,干了!

    霍佳娢小心地爬了过去,对于自己将要主动送出去保留了二十一年的初吻,霍佳娢虽然豁出去了一张老脸,但偷.袭什么的,还是很害羞的,她一步一步的靠近,看着面前意中人如樱花般粉嫩的双唇,尼玛,谁能告诉她,她为什么够不着啊!

    残酷的事实告诉霍佳娢,睡美人什么的,真不是你想吻,想吻就能吻的!

    霍佳娢瞬间感到了来自伟大神明满满的恶趣味,您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霍佳娢是不会轻言放弃的,俗话说得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霍佳娢双手撑在意中人的下巴上,双脚扑腾在空中,今儿个不亲到意中人她霍佳娢誓不罢休!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霍佳娢成功爬了上来,跪在意中人的下巴上,双手撑在意中人的唇边,虽然现在意中人的双唇比她的头都大,但这依然不能妨碍霍佳娢要一亲芳泽的决心。

    霍佳娢怀揣着无限的粉红少女心慢慢的将头低了下去,眼看就要得偿所愿,尼玛,怎么就一下天旋地转了呢!

    胡长青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个拇指般大小的,类似洋娃娃的东西在翻滚的景象,你要问他如何发现的,那响破天际的魔音无不在昭示它主人的存在,忽然情况不对,胡长青适时出手,解救了这个小东西将要滚下床的悲惨命运。

    霍佳娢这次真的被吓坏了,这一把她要是滚下去了,绝对的凶多吉少啊!

    “你没事能不能老老实实地呆着啊,如果我今儿个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这绝对是谋.杀,谋.杀知道不!”

    原来真不是他的错觉,他家里果然进了人,只是这个“人”现在还不能确定她的属性,“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什么东西?”霍佳娢严重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还有这样双商感人的生物存在,现在就算是意中人,也无法按捺住她体内澎湃的洪荒之力了!

    “麻烦擦掉眼屎,睁大你的双眼好好看看,姑奶奶我是人!人,你懂不?”

    好吧,眼前的炸毛小东西完美的向胡长青展示了她的属性,胡长青强忍住抚额的冲动,“抱歉,你现在这个样子,据我所知,就算是最为矮小的袖珍人也没有你这样的,呃,娇小,所以,你是......”

    好吧,她只是更“娇小”一些,她要认,“其实有一种生物叫拇指姑娘。”

    胡长青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长发凌乱的小东西,好吧,这个定位倒是还算精准,“你可以先说一下,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吗?或者,你根本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的,你这个样子确实是,嗯,超出现实的存在红楼女人奋斗记。”

    呃,她的意中人果然很温暖,虽然他们刚刚认识,也没说上几句话,但从言语之间就可以看出,他虽然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她的存在,但他并没有诋毁和抗拒,反而很小心,害怕伤害到她,霍佳娢决定自己还是暂且原谅他第一句的无脑问题了,谁让她是善良可人的无敌小天使一枚呢,但是,她该怎样说才能成功留下来呢?

    唉,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动脑筋了......

    “我叫霍佳娢,自幼父母双亡,瘫痪在床十七年,昨天过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许了个愿,就被某个神明大人相中了,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果然,这种离奇的事情本身就比任何的理由都扯,她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关键是还不用动脑!

    好吧,面对如此强有力的“证据”,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胡长青深深叹了一口气,这难道真的不是他的幻觉吗?胡长青强忍着睡一觉一切都会消失的想法,他的三观啊......

    “所以,你是许了一个什么愿望?能不能麻烦你尽量说的详细一点儿。”

    霍佳娢岂能看不出面前意中人尽量掩盖自己就要崩塌三观的慌乱,作为一个有着强烈正义感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她只能默默地在心间为他点个蜡,意中人,加油!你的三观,我以后会负责的!

    “其实那天一直都挺正常的,我本来就不想许愿的,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希望就等于失望,可是那时忽然之间外面就惊现一道闪电,鬼使神差的,我就许下了一个从小到大都渴望的事情,我说,即使是变成一个拇指姑娘,我也希望能够重新用自己的双脚,去踏遍这个世界上的角角落落,结果,你就看到了,我就变成了一个拇指姑娘。”

    听完之后,胡长青只能感慨,这个洒狗血的世界啊,连愿望都不能乱许的了。

    其实,这个女孩,也不像她表面上那样的云淡风轻吧,虽然这愿望是她许下的,但是真的变成这个样子,说不惊恐,也是骗人的吧。

    霍佳娢并不知道她的意中人一时之间脑补了这么多,她现在正在苦于思考该怎样理所应当的留下来,这可真是愁死个小人儿了。

    “那你现在是怎样打算的呢?你还有其他的家人没?他们知道你现在的状况了没有?”

    该来的还是来了,霍佳娢在心中为自己默默的加了个油,无论怎么样,这个意中人她要定了!

    霍佳娢指了指自己,满脸尴尬,“我先前说过了,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家中只有王叔王婶常年照料我,可是我这个样子,我怎么敢告诉他们,再说,如果让别人看见了,不得把我看成妖怪烧了啊。”

    今科影后就是我,我就是霍佳娢,欧耶!

    看着面前泫然欲泣的一张小脸,胡长青的内心是崩溃的,姑娘,烧了你不一定,解剖你还倒是真的有可能的,毕竟,变身这种事情,在某些人眼中,还是很值得令人疯狂的。

    “那好吧,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住,你就先在我这儿呆一段时间,看看有什么法子恢复没有......”

    她现在这个样子,倒不用考虑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事,再说,他也没这么重口味,所以,胡长青留人留得完全没有半点儿心里负担,只当自己日行一善了,谁让他就是“好人”呐。

    “欧耶!”达成所愿的霍佳娢一个箭步扑到意中人的手边,磨蹭一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