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被撩了(修)
    胡长青看着面前只有指头大小的小东西,正在不停地用她娇嫩的小脸磨蹭着自己的手背,心底瞬间柔软的一塌糊涂,双手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一般,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小东西就被他捧在手心里,而他的右手食指已经戳在了她的小脸上。

    咳咳,这是什么鬼?

    胡长青赶紧摒弃掉萦绕在指尖的柔软触感,尴尬的收回手指,“你一定饿了吧,我带你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吃的捡了个魔教教主。”

    说着,他也没放下霍佳娢,就这样,一个手捧着,一个手护着,将她运送了过去,话说他还真没有什么养小孩子的经验,以前倒是帮着某人养过一阵子的猫,但无论是养孩子还是养猫,供它们吃饱这最基本的规矩,他还是懂得的,毕竟对于这两种生物来说,吃饭皇帝大嘛。

    等来到客厅之后,胡长青就将霍佳娢放在了餐桌上,临走之前还不忘嘱咐一句,“你别乱动,小心别从桌子上摔下来了。”

    霍佳娢就这样呆愣愣的站在桌子上,意中人刚才是撩她了吗?她是被撩了吗?

    就在霍佳娢反复确认自己被撩的事实时,胡长青一把打开冰箱的大门,呃,除了仅剩的两罐啤酒和一包被撕开但却不知道库存了多久的吐司面包,啥都没有。

    咳咳,单身汉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啊,更何况他前段时间忙着赶图一直睡在公司里,连家都顾不得回来几次。

    胡长青尴尬的将冰箱门快速关上,“我记得楼底下有一家早点铺,他们家的豇豆包子特别好吃,我领你去尝尝。”

    看着明显还有些懵圈儿的小东西,胡长青以为霍佳晗被自己的邋遢震惊了,一时之间就有点尴尬了,“其实,他们家还有其他口味的包子,你都可以尝试一下,到时候你喜欢哪个吃哪个。”

    好吧,她也挺喜欢吃包子的......

    二人“和平”的首次达成一致意见,胡长青接着就捧着霍佳娢到了洗漱间,小心地将她放在洗手台上,看着小东西,发了愁,应该怎样给她洗漱呢?这是个大问题。

    霍佳娢站在光滑的洗手台上,动都不敢动,唯恐一个不小心,自己脚底一滑,就秃噜儿了下去,这个高度,她这个体型,不死也残啊,她已经残了十七年了,现在好不容易能重新活蹦乱跳,她可不想再出任何变故。

    而另一边,苦恼不已的胡长青,此时内心中也早已千转百回,这养个拇指姑娘真的可比养只猫费劲多了,虽然当初那只猫也同样让他伤透了脑筋,但最起码人家训练有素啊,吃喝拉撒都不用他过多的操心,他只要尽职尽责的当好饲主和铲屎官就行了。当然,无聊的时候,它也会随时随地的撕扯东西以便吸引他的注意就是了。

    对,他就可以将这个小东西当成一只小猫来养啊,只要每天按时按点的投喂和,咳咳,做好清洁工作,不就行了,而且,明显这个小东西要比那只傲慢贪吃的懒猫好养多了,最起码她不会动不动就闹情绪求关注啊。

    胡长青深感自己找到了一条前途一片光明的饲养之路,可是,现在究竟应该怎样给她洗漱啊?

    胡长青看了看水管的尺寸,再看了看小东西的尺寸,他认命的将毛巾叠了一层又一层,轻轻地打湿一点点,一只手护在小东西的身后,另一只手轻轻地撩开她的刘海,这才开始轻轻地擦拭她的脸颊。

    霍佳娢闭着眼睛,享受着意中人的温柔照料,怎么办?这样下去她会越来越喜欢他的!

    等擦拭完毕,胡长青将毛巾放好,还不忘轻轻拨一下小东西稍微变形的刘海,“家里没有你能用的牙刷,要不你现在就先用清水漱一下口吧,待会儿咱们出门再给你添置日常用的东西。”

    霍佳娢现在完全被撩傻了,现在你别说不刷牙,就是把她卖了她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胡长青看着再次懵圈儿的小东西,唇边不由绽放出一抹笑容,其实,家里真养这么一个小姑娘,貌似也挺好玩的。

    可接下来,胡长青又发了愁了,家里也没小东西能用的杯子啊,就这杯子,给她当浴桶都还怕淹着她,漱口,不现实啊,纠结着找了半天,胡长青放弃了,“待会儿咱们出去买哈......”

    霍佳娢忙不迭儿的点头,只要他不嫌弃,她都没意见的国师大人贫尼有喜了。

    接下来霍佳娢就花痴的目睹了自己意中人早起洗漱的全过程,当窗外的阳光照射在意中人的脸上,霍佳娢就被上面水珠折射的光芒,生生的给帅了一脸血,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她现在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鲜活和美丽。

    等霍佳娢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又被运送到了卧室里的床头柜上了,可是,意中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对于一个虽然活了二十一年,但不仅初恋保留,初吻保留,就连男人这种生物,除了王叔、王恩大哥以及男医生之外,都接触不到几个的霍佳娢来说,眼前的景象会不会,福利太大了一点儿!

    意中人,你换衣服难道都不知道避人的吗?

    虽然她现在小是小了那么一点儿,可她也是一个正经八百、如假包换的青春无敌、集可爱与美艳于一身的美人啊!

    好在不一会儿胡长青就反应了过来,家里的这个小东西是人,不是猫,而且还是个二十一岁的小姑娘,虽然她的身体比寻常的小姑娘都小了不止那么一点点,但却不能掩盖自己刚刚的行为,俨然就跟一个变.态大叔无异的事实,胡长青再次要尴尬出翔来,这操.蛋的世界啊。

    胡长青赶紧将手中要脱掉的t恤衫重新放了下来,拿起准备换上的衣物,快步走向洗漱间,全程无比的淡定和自然。

    意中人,如果你记得把袖子也穿回去,就更自然了。

    霍佳娢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来,意中人,你这样可爱简直犯规啊!

    五分钟之后,霍佳娢就看见一个冷峻西装男走了出来,只见换上了一身修身西服的胡长青,整个气质都发生了质的转变,明明就是最寻常的黑色,但却仿似将他隔绝了起来,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浑然天成,让人只可远观不敢亵玩。

    胡长青本来仍旧还有些尴尬,但当尴尬多了,也会成为一种习惯的,再说,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还跟这么一个小姑娘扭扭捏捏的吧,胡长青径自走到小东西的面前,嗯,之后还得要记得给她准备一些衣服。

    可她这个体型,有难度啊。

    先不管了,他现在最当紧的问题就是,他该如何带着她出门呢?

    捧在手心里?

    别开玩笑了好嘛,那个样子的话,恐怕大街上我天生热情的天.朝子民,马上就会集体围观,进而纷纷拿出手机,惊叹的有之,好奇的有之,反正就是分分钟上热搜不解释,接下来,胡长青连想都不用想,这个小东西就会引起全民热议,继而科研探究解密的络绎不绝,最后,等待这个小东西的只有冷冰冰的实验室仪器......

    所以,他该把她放在哪里好呢?

    “我可以呆在那儿。”

    胡长青跟着小东西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自己上衣左上角的西装口袋,嗯,你别说,这里对于小东西来说,倒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大小合适不说,关键还透气,再伪装一下,外人绝不会看出来的。

    紧接着胡长青就将霍佳娢提起放在自己左边的口袋中,霍佳娢尝试着一会儿躺倒,一会儿靠着,足足有五分钟有余,霍佳娢才站了起来,双手扒在口袋边上,仰头看向意中人,“这儿很舒服,我以后出门的时候就呆着这儿了!”

    那理所当然的娇俏劲儿,看的胡长青不由缓和了因为某人方才一连串的动作,而稍稍僵硬的面目表情,“你觉得合适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