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苏苏苏(修)
    于是就这样,霍佳娢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躲在胡长青的上衣口袋中出了门。

    一开始霍佳娢还是比较忐忑的,毕竟她又不是想死,让人发现了怎么办!可是,渐渐的,霍佳娢就荡.漾了。

    初秋的早晨还是非常舒爽的,而意中人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就这样直接传了过来,耳边还不断响起他砰砰的心跳声,霍佳娢的小脸忽然之间就红了起来,明明只有她一个人的口袋里,霍佳娢却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春意盎然。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霍佳娢就感觉到意中人停了下来,耳边也不断传来人们交谈的声音,霍佳娢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什么少女情怀,什么浓情蜜意,在小命面前,统统都退散吧!

    似乎也感觉到了口袋中小东西的惊慌,胡长青安抚似将手覆在了口袋外边,并没有开口说话。

    但莫名的,霍佳娢的心中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莫名的她就是相信他,相信他是个好人,相信他会收留她,也相信他会保护她。

    其实从小到大,即使有王叔和王婶的保护,当然后来又多了一个王恩大哥,但觊觎霍家财产的人岂能那么轻易就会罢休,一个刚满四岁的女孩,除了每天要与折磨她的病魔对抗之外,时不时地还要见证往日亲戚恶言相对的丑恶嘴脸,那样的日子,霍佳娢一过就是十七年。

    这十七年,她长得不只只是年龄,还有一颗会看人的心。

    这家早餐店的包子确实很好吃,价格也很便宜,所以,天天排队买包子的人就很多,但好在今天是星期二,现在也过了上班的点儿,排在胡长青前面的人也就没有几个。

    很快就排到了他们,胡长青刚想按照惯例要两个豇豆包子,但一想到口袋里的小东西,就改了口,“老板,把你们这儿的包子见样儿都来一个,再来两杯豆浆。”

    胡长青的声音属于标准的男中音,虽没有当下盛行的男低音的魅惑,但自带一种清越柔和,配上他的气质,二者相得益彰,更加引人窥探。

    果然,胡长青话音刚落,霍佳娢就听到周围隐隐传来几位小姑娘,在讨论她家意中人的声音重生之低调人生。

    女生a:“没想到看他人长得这么清瘦,原来饭量这么大啊。”

    霍佳娢:饭量大怎么了?吃你家粮食了?

    女生b:“看着不像啊,应该不是他一个人吃吧,要知道就算一样儿一个,这也得有七八个大包子呢。”

    霍佳娢:本来就不是他一个人吃的,还有本美人儿的呢,这位姑娘好眼力!

    女生c:“啊!你说他是不是给他女朋友带的啊,唉,这年头,优质男都让人给占了,你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霍佳娢:对呀对呀,她可不就是他女朋友,妹子给你点个赞哦!!

    女生b:“这饭量,也不像是给女的带的啊,现在哪儿个女的能吃那么多?又不是养猪。”

    霍佳娢:你才是猪,你全家,不对,祸不及家人,这位妹子,你家就你一人是猪!!

    女生a:“所以,不会是,男...朋...友吧?”

    霍佳娢:什么玩意?这位妹子你必须粗来,我要跟你好好谈谈人生!

    女生b:“肯定就是!这种极.品优质男,如果我得不到,我宁愿是个男人得到他!”

    女生c:“对呀对呀,只有这样我还可以安慰自己是输在了性别,成全了真爱。”

    ......

    霍佳娢听的是怒火中烧,尼妹,你们意.淫我男人不说,还企图把我男人配给另一个子虚乌有的男人,尼妹,现在我再忍下去不仅男人没有了,连最后的尊严都被剥夺了,放大你们的那双三角死鱼眼好好瞧瞧,这个男人是我的!!

    可还没等霍佳娢雄起,就被人一个指头给按下去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说实话,胡长青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年轻气盛的时候,他也会很计较,有一阵子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行为不妥,才会引起这些女生的非议,现在,他只会当做没听到,虽然他迄今而止,都无法理解这些女生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所以现在,他虽然也感觉到了口袋里的小东西的愤怒,但相比于她们无聊的猜想,她的安危显然对他而讲,更为重要。

    胡长青接过老板递过来的包子和豆浆,付了钱,转身就离开,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他才小声说道,“为了那种人生气,完全没有必要。”

    声音里是他一贯的平静和温和,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霍佳娢本来还在生气,不过这次生气的对象多加了一个人,显然某人刚才的行为,招惹了她的怒气,“她们根本就不认识你,就胡乱说!”

    “就是啊,她们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还真敢说。”

    胡长青看着站在自己口袋中的小东西明显炸毛的小样子,当下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暖心,不过直觉告诉他,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哄好这个小东西,不然自己可得有的好看了。

    “那你还不让我跟她们理论理论,重塑一下她们崩碎的三.观,省的日后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个男的就觉得人家是gay,那往后还怎么完成人类繁衍生息的大计了?”

    “说得有理。”胡长青一脸认同,只见他无比认真的低头看着趴在自己口袋边上的霍佳娢,“可是比起与我毫不相关的她们,我更关心的是你的安危。”

    怎么办?这架吵不下去了,霍佳娢瞬间感觉自己被苏了一脸,意中人,你这样真的很犯规,还能不能认真吵个架了无尽继承!

    于是,一路上,霍佳娢原本熊熊燃烧的怒火,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自行蔫了下去......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霍佳娢再次被提了出来放到了餐桌上,而胡长青则回到厨房,扒拉了半天,方才从橱柜的角落里找到平日里蘸番茄酱的小碟子,再找出最细的一次性吸管,拿剪刀剪成适合霍佳娢的长度,方才端着包子走了出去。

    胡长青将小碟子放到霍佳娢的面前,将吸管递给她,然后解开豆浆杯上的盖子,小心地倒进去一些,霍佳娢心领神会,跪在小碟子旁,用吸管吸了一口,“很好喝。”

    说完又赶紧吸了起来,唉,她现在人变小了,胃也随之变小了,刚吸了几口豆浆,她就觉得自己有几分饱了的感觉了,这可真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本来霍佳娢因为常年瘫痪在床的缘故,她的吃食就以清淡为主,现在好不容易能够健健康康了,却吃不下了,这悲惨的世界啊,总是这么不完美!

    胡长青本来就一直将注意力放在餐桌上的小东西身上,自然就看到了她脸上凄凄惨惨的表情,这不刚刚还好好的吗,怎么转眼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怎么了?”

    她能告诉意中人自己是因为贪吃,但可恨偏偏吃不了才变得郁郁寡欢的吗?

    当然能!谁让她就是这样一个如此耿直且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呢!

    “还有这么多的好吃哒,可是我却快饱了......”

    这种生无可恋的表情,真的好像他之前养的那只贪吃猫啊。

    胡长青不由自主的就将手伸了过去,揉了揉肉霍佳娢的头,“乖啊,不急,慢慢吃,能吃多少吃多少,下次想吃咱们再去买。”

    话说小东西的头发果然如他想象中柔软丝滑。

    可这边厢,听完胡长青这句话的霍佳娢,整个人又都荡.漾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下次想吃咱们再去买”更动听的情话吗?

    “再去买”、“再去买”......

    一时之间,霍佳娢就陷入这句拥有魔力的咒.语中无法自拔,意中人,从此我就是你的了,求包.养,求投喂啊~~

    接下来,为了避免某人啃一脸,胡长青就一个一个的掰开所有的包子,用筷子,不对,鉴于某人的嘴尺寸太小,牙签,对,用牙签,一点一点的戳给某人吃。

    等所有的包子都被尝过了一遍之后,霍佳娢再也撑不住了,她的胃要爆了!

    她急需要歇一歇,于是在胡长青含笑的眼神之中,霍佳娢自认自己仅存的最后一点儿的淑女气质,瞬间荡然无影踪,飘散在空中再也找不回来了,她扶着自己的小肚子,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后就用双手撑住两边,仰坐在餐桌上。

    胡长青暗暗在心中记道,待会儿出门一定要记得为她多加一个靠榻,留着给她饭后消食用。

    胡长青其实饭吃的很快,但偏偏却给人一种很优雅的感觉,完全没有糙汉子囫囵吞枣般的粗俗,霍佳娢一边再次感叹这个看脸的世界,一边抱着欣赏的目光看意中人吃饭,日子简直不能再美好!

    半个小时之后,胡长青手中拿着某人的购物清单,再一次带着口袋中欢快的小东西出了门。

    sgoshopp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