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微笑专属(修)
    不到二十分钟,胡长青就出现在了工作室内,霍佳娢躲在他的口袋中,连头都不敢露,麻蛋,总有一天,她要把这些万恶的摄像头都给拆掉!

    刚出电梯,霍佳娢就听到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老三,你说清科那边的人脑子里是不是有包?说咱们的设计不够al,我去这帮崇洋媚外的,他们难道都忘了自己祖上是什么人了吗?还al,我干脆给他盖座童话城堡,或者帝国大厦得了!”

    这人一路上嘚啵得,嘚啵得,嘴巴就没停过,霍佳娢一耳朵就听出来了,他就是今天早上打电话的那个“罪魁祸首”,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嘴巴比女人还碎,这嘴毒的,倒是挺合她的脾胃。

    霍佳娢决定大发慈悲,日行一善,先不讨厌他了,放着勉强再看看吧。

    胡长青也没接这人的话,径直来到会议室,看到屋里其他的三个人,“大家先坐下来,高茜,你来说。”

    高茜?明显是女人名字!有情况,霍佳娢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老三,昨天下午我们和清科交接的时候,本来还好好的,他们的设计总监何总你也知道,一直都比较认可咱们这个设计,昨天下午我和小五子去,就是他亲自接待的我们,而且当时他的反应也很正常,对我们的方案他也都表现的很满意。

    谁知道今天一早,清科那边却派来了一个之前完全没跟过咱们这个项目的员工过来,直接开口就说咱们的方案没通过,本来过稿没通过这种事也很正常,咱们作为乙方,哪里不合适,改就行了,可是这次咱们都要定稿了,他们却临时改了口风,说什么咱们的设计风格与他们要求的不符,要重新做。”

    虽然这个女人汇报的时候,全程声音都没什么起伏,可谓是机械似的极度冰冷,但是霍佳娢还是能感觉得到,她对这个说法内心当中的不满,以及不屑,连她这个外人听了都忍不住要恼火,更何况他们这些日熬夜熬的设计者们。

    “什么要求?咱们这个方案从头到尾大家都过了好几遍了,他们那边的人也不是没审过,这都最后一次定稿了,却给了个设计风格不符,早干嘛去了?逗爷们几个玩呢是吧?也不看小爷我吃不吃他那一套末世之造神系统!”

    “小五子,你先不要急着打岔,先冷静下来再说,咱们是吃亏的人吗?”

    哦哦哦,又惊现一个低沉禁欲系男声,怎么办?霍佳娢忽然就好想偷偷看一眼这屋里的众人哦,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偷.窥的感觉,想想就简直不能太刺激!

    “老大说得对,小五子你先不要急,先看老三怎么说。”

    哦哦哦,这个声音听起来还挺干净的,也不错。

    霍佳娢躲在胡长青的口袋之中,声控雷达完全开起。

    “大家先不要着急,这个事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何总打个电话问问清科那边的情况,大家散了吧。”

    嗯嗯嗯,这个清越的嗓音明显就是她家意中人的无疑,不过,话说意中人这个时候说话怎么一下子就冷了那么多呢,莫名听到耳朵里,即使霍佳娢知道他不是对自己说的,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的不舒服。

    果然还是那个温柔宠溺的意中人最好了!

    众人听过胡长青的话之后,都没有异议,纷纷起身离开了,临走到门口,小五子杜宇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老三,这次清科那边太过分了,咱们一定不能妥协,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六子刘子齐一句轻飘飘的话打断了,“老三什么时候吃过亏?小五子你要淡定......”

    老大杨博文,“小五子你要淡定......”

    一枝花高茜:“小五子你要淡定......”

    杜宇想了想老三平时的为人,好吧,他淡定了......

    “老三,答应我,要虐,请狠狠虐!”

    胡长青眼皮都没抬,伸手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机,众人心领神会,临走之前还把门给带上了。

    当霍佳娢被胡长青从口袋中拎出来,放到面前的办公桌上时,霍佳娢歪着小脑袋,深深的盯着胡长青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胡长青被她看的,从刚开始的莫名其妙,后来就不由的含笑看着她,“小东西,怎么了吗?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一听意中人开口的嗓音,依然是她熟悉的腔调,霍佳娢如释重负,两只大眼睛顿时弯成两片小月牙,将食指戳在意中人的双颊上,“不要板着脸,没听说过嘛,笑一笑十年少,我喜欢看着你笑的样子。”

    被撩的胡长青脸上笑意更深了,“小东西,我什么时候对着你板着脸了?还是你希望我见人就笑?”

    小东西难道不觉得,他一个大男人见人就笑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吗?他又不是她,笑的人.畜无害的,那么可爱,再说,他又不是专业卖.笑的,用不着见人笑三分。

    霍佳娢听了意中人的话之后,若有所思,转而恍然大悟,果然,她在意中人的心里就是特别的存在!

    “那你以后对我一个人笑就行了!”

    说完,还不放心,霍佳晗迫不及待地加了一句,“不可以对着别人笑哦!这是你自己说的,做人不能说话不算数!”

    胡长青哭笑不得,这个瞬间变卦的小家伙,这还得寸进尺更加霸道了,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胡长青将手指轻轻附在霍佳娢的头发上,抚摸了两下,“知道了,小东西。”

    摸头杀什么的,真的会杀很大穿越之玻璃驸马!霍佳娢瞬间娇.羞的老实了,“嗯,你知道就行了。”

    不过,“为了我们之间这个愉快的决定,我们来盖个章纪念一下吧。”

    说着,不等胡长青反应,霍佳娢就轻轻踮起脚尖,双手抱住意中人的双颊,在他的双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嗯嗯,一回生二回熟嘛!

    “这样你就不能赖皮了。”

    胡长青的脸上再次惊现一串山川瀑布,小东西,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得手了的霍佳娢哼着小歌跑开了,“你忙吧,我自己玩就可以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这种事,她暂时还是会有一点点的害羞的好吧。

    胡长青看着蹦蹦跳跳已经跑到书桌另一头的霍佳娢,小姑娘依旧一派的天真无邪,再次感叹自己思想龌.龊的胡长青,痛定思痛,决定下次再也不能让小东西得手了,人家小姑娘自幼生活环境简单,人单纯没概念,他这个成年人不能揣着明白当糊涂,凭白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啊。

    下次一定要狠下心说清楚,不然......

    想到小东西以后都将会以这个方式跟其他人表达亲近之意,胡长青心中就怒火丛生,简直不能忍,必须说清楚!

    胡长青深吸一口气,快速平静一下自己莫名升起的怒火,接下来的谈话带着他现在这样的情绪,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电话拨通了,那边很快也接了,“何总,您好,我是胡长青。”

    “小胡啊,这次的事是我对不住你们了......”对方倒也算干脆,并没有跟他们磨着圈子打太极。

    胡长青也并没有多大的感情变化,依旧维持着清冷的音调,“何总,我冒昧问一句,现在您还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吗?”

    那边明显顿了一下,“小胡,我只能说,这次负责施工材料供货的那边换了人,你也知道,对于你们这个方案我至始至终都是很欣赏的,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胡长青不置可否,“这件事我知道了,这个项目还能给我们真是麻烦何总了。”

    那边叹了一口气,“小胡,我保不住你们这个设计方案,但是这个项目交给谁设计,我这个设计总监还是能说上话的,总之,小胡,不要灰心,接下来还得再麻烦你们了。”

    二人接着再寒暄几句之后,电话就挂上了,胡长青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也一直都没有再说话,虽然他没有开外音,但是霍佳娢离得又近,还是大致都能听得到的,霍佳娢此时并不能确定意中人的反应,毕竟这种事,谁遇到了都不会高兴的,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了别人利益下的牺牲品,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现实,这样的事情反而屡见不鲜了。

    霍佳娢大脑急速运转,暂时还没想好应该怎样安慰意中人的时候,就见胡长青已经转过身来含笑看着她,“小东西,你摆出这种苦大仇深的样子做什么?小孩子家家的,这样就不可爱了,快笑一笑。”

    意中人,我这个样子,还不是在为你担心......

    不过如果这个就是你想要的话,我也会满足你的!

    霍佳娢仰着小脑袋看向意中人,双眼再次弯成两片小月牙,“那你也不要不开心,笑一笑嘛!”

    嗯嗯,貌似自家爷爷之前有个好友就是清科的董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