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虐.杀(修)
    果然,接下来的pk战,战况十分的激烈,场面十分的血.腥,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完美虐.杀,看的房间内的众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众人看着此刻站在ipad上蹦跶的十分欢快的小不点,再看屏幕上一身白衣飘飘的美人儿芊芊玉手中拎着一把大刀狂砍的模样,那种违和的感觉久久萦绕在他们心间,但偏偏还夹杂着一种怪异的和谐。

    终于,足足将近持续了二十分钟,这场虐.杀才因为咱们可怜的小五爷血槽的空白而无奈终结。

    其实以霍佳娢的能力,大家都知道她是能早早结束小五子的。虽然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小家伙可能也是因为不熟悉这样的姿势来玩游戏,面对小五子的攻势显得有些慌乱和应接不暇,但是后来等她适应了之后,她的脚速越来越快,再加上她本身反应灵敏,走位精准,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但是,这场杀.戮之所以能冠以“虐.杀”二字,就在于每当霍佳娢能够一击毙.命的时候,她反而调转攻势,一刀砍到小五子的右手臂上,而且每一刀都砍在同一个地方,动作还故意放慢到既能让大家瞧的清清楚楚,但偏偏又让小五子躲不过去,侮辱的意味不言而表,简直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这样,在小五子满眼红血丝的怒视下,霍佳娢又一刀砍了过去,小五子血槽中最后的一滴血终于被清除,自此,这场屠.戮才算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孤有话说。

    针对这个结果,霍佳娢自己还是很满意的,果然还是虐完人之后最爽了!

    霍佳娢不再紧盯着脚下的屏幕,转身轻快的蹦了下来,径直来到胡长青面前,笑的得意而又张扬,那一脸求表扬的娇俏小模样,看的胡长青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当下伸出手指抚摸上霍佳娢的长发,“小东西真棒!”

    众人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你们这样温馨和谐的画面,真的对得起大明湖畔的小五子吗?

    而被霍佳娢虐.杀,且之后又迅速遗忘到脚后跟的小五爷,再次倒地身亡,这个恐怖的世界啊,连个小不点都是如此的凶残,还有没有他们这等凡人的生存之地了?

    可被意中人表扬之后的霍佳娢此时却心情大好,一转身,气场全开,“谁还想再来挑战啊?”

    众人默,这位女施主,你不要以为你穿了一身白衣就白莲花附体了,咱们依然看得出来你狂暴女魔头的本质好吗?

    总之,女魔头,咱们不约,不约!

    “惨”遭众人集体拒绝的霍佳娢被没有因此而沮丧,话说在她主导开发的游戏里,她要是被轮了,那她自己才真是应该好好地去死一死了呢。

    不能虐人,霍佳娢眉头一挑,愉快的再次振臂一呼,“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组队打boss去吧,谁想跟我一组?”

    这一句话刚一落音,房间内一扫之前的沉默静寂,众人再次热情如火。

    “小佳佳,选我选我!”

    就连倒地身亡哀怨不已的小五爷也伸手冒了个泡,“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我啊......”

    果然,接下来在霍佳娢的带领之下,众人一路高歌猛进,那种虐人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由于大家的热情太过高涨,晚饭在大家的默认下就点了外卖,等众人看着桌子上的鸡翅、汉堡、披萨、可乐之后,他们都一脸悬疑的看着之前主动打电话订餐的胡长青,这是什么鬼?他们要吃的是饭,饭好吗?而且平时除了老大,最深恶痛绝这些垃圾食品的是谁?是谁!?

    面对众人一脸不可思议的懵逼抗议,胡长青淡定地选择性无视之,反正是他掏的钱,他乐意点什么就点什么,谁不愿吃就饿着,他又没逼着你非吃不可,一分钱没掏还能吃上这些,已经很不错了好吧。

    看着小东西盯着这些东西,小脸上就差没写上大写加粗的“垂涎三尺”四个字了,胡长青立马含笑拿着刀叉,将这些东西切成适合霍佳娢的尺寸,“小东西,快吃吧,不要着急。”

    说着就把装好可乐的霍佳娢专用的小杯子给递了过去,期间还不忘给她插上小吸管,服务堪称十分的细心周到,看的屋里的众人牙痒痒。

    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嗯,好像是哪里不对,等众人看到霍佳娢的尺寸之后,瞬间了然之前心中的怪异感,这个尺寸,应该暂时还谈不上“色”。

    总之这个心中只有小不点的家伙,果然还是古人说得对,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

    ******

    晚上九点钟,胡长青此时正在外面的客房洗漱间中洗澡,卧室内霍佳娢已经洗漱好,躺在自己的芭比梦幻米白刺绣大纱帐公主床上,话说今天打游戏蹦跶了这么久,她也是很累的。可是霍佳娢想到上午意中人工作室出现的问题,她还是挺着洗完澡之后更加疲软的双腿,磨蹭着去找意中人的手机。

    果然,拥有好习惯的意中人,手机依然放在霍佳娢芭比别墅旁边的床头柜上,霍佳娢脚动解完锁之后,就拨了个电话退役救世主。

    很快,那边就接通了。

    “佳佳,是你吗?”果然,王婶的声音依然那么有亲切感。

    话说这么多年王婶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她还是第一次有两天之久,都没见到王婶了呢,想到这里,霍佳娢的眼睛不禁一酸,“王婶是我。”

    王婶也自是放心不下霍佳娢,小丫头从小就是在她身边长大的,猛一下离开了,可不得反应不过来,“佳佳,你在那边还好吗?饭吃的好吗?休息的好吗......”

    就连此时听到声响的王叔也慌忙地将头凑了过来,“佳佳啊,我是王叔,你现在是在你哪一个朋友家里啊?王叔认识不?离咱家远不?你这一次去人家那儿要玩多久啊?玩够了就给王叔打电话,王叔好去接你......”

    本来还沉浸在离别伤感中的霍佳娢,一下子就被王叔太过热情的提问给整蒙了,为什么她家王叔会比王婶问题还多呢?

    正在惆怅怎样回答王叔问题的霍佳娢,再次被“威武雄壮”的王婶给解救了,只听电话那端就传来王婶异常不耐烦的声音,“老王头,我说你能不能别偷听我们女生之间的讲话,还有没有点自我觉悟了?还能不能学会尊重他人的*了?趁我还没发脾气之前,赶紧自动退散哈,否则休怪我......”

    果然两分钟之后,霍佳娢就再也听不到电话那头王叔的声音了,霍佳娢立马一脸谄媚,“王婶,你还罚王叔睡客厅啊?”

    王婶眉一挑,“小佳佳心疼你王叔啊?那这样的话,要不我就把你王叔叫上来,咱们仨人好好聊一聊?”

    霍佳娢立刻溃不成军,“王婶,我最最年轻貌美的王婶,小佳佳错了,您菩萨般的心肠,就别跟我这个不懂事的小孩一般见识了,王婶您说好不好?再说,我刚才也只是想说,这个天儿夜里可能会有些凉了,要不就别让王叔睡客厅了,他生病了最心疼的还不是您吗?咱家客房那么多,干脆挑一间让王叔睡一晚上好了......”

    果然,听完之后的王婶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这个小滑头,你王叔要是听见了,他平日里最心疼宝贝的小佳佳居然让他睡客房,可不得哭死啊。”

    霍佳娢挂了一脸的山川瀑布,刚才是谁让我王叔睡得客厅啊......

    哄好了王婶之后,霍佳娢就赶紧单刀直入,直奔主题,“王婶,胡爷爷是不是清科的董事啊?”

    一问到正事,王婶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是啊,怎么了吗?”

    事关意中人的公务,霍佳娢也不愿多解释,“没什么,就是我一时之间想了起来,爷爷生前不是跟胡爷爷私交甚好嘛,我记得之前胡爷爷也常来看我,这几年倒是见得少了......”

    提到这些往事,王婶也不无感慨,要是佳佳的爷爷还活着,这几年佳佳也就不会背负的那么多......

    “你胡爷爷这几年据说身体不是太好吧,生意也就都交给他的后辈打理了,他自己就和你胡奶奶躲清闲去了,这几年和咱们倒是联系的少了,不过老爷子时不时地,还是会打个电话过来关心一下你的情况的。”

    说起这个霍佳娢也是挺愧疚的,她的身体就是那个样子,就算有人关心她,她却也做不到适时地回馈,胡爷爷之所以能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还是因为他在她小的时候,经常来看她,抱她,哄她,就跟自己的亲孙女没什么两样儿,这几年随着爷爷的去世,她要忙的事也多了起来,反而忽略了这个曾经疼爱她的老人。

    “王婶,那你就将胡爷爷的电话给我发过来吧,我给他老人家去个电话问候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