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找寻(修)
    两个小时之后,胡长青出现在机场的候机室内,接下来的一班飞机是凌晨3点多的,他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上飞机。

    坐下来之后的胡长青开始考虑接下来几天自己的行程,好在手边的案子已经结束,说起来还是得托小东西的福,他接下来倒是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至于后续的工作,有老大他们在,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胡长青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高茜,向她大致说明了情况,但是关于小东西变身这件事他倒是没多说,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自己现在还没理好自己的心,胡长青只是说自己临时有急事,需要请几天假而已。

    当霍佳娢被叫醒的时候,她是崩溃的,她都失恋了,还不行赖个床嘛!正在霍佳娢用全身在表达自己要赖床的决心的时候,就听见王婶来了一句,“佳佳,胡长青来了。”

    霍佳娢当即就要石化了,“王婶,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是谁来了?”

    怎能听不出霍佳娢语气当中的颤抖,王婶暗叹一声,拉开霍佳娢仍旧蒙在头顶的被子,将她脸上的乱发归整到两边去,方才一字一句的说道,“胡长青现在就坐在咱们家的客厅里,你王叔在陪着他呢。”

    霍佳娢现在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明明昨天晚上他什么都没有说,她都要绝望了,昨天晚上她哭了一夜,现在睁开眼却告诉她,此刻人家就坐在自己的家里面,要不要这么反转啊!

    霍佳娢感觉自己的周围一下子就弥漫了许多的粉红泡泡,她倒是低估了他,没想到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啊[重生]之爱妻如命 gl!不过霍佳娢转念一想,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啊?

    想到这里,霍佳娢瞬间满血复活,“王婶王婶,现在几点了?”

    看着已经切换到狂喜模式的霍佳娢,王婶心中也不由高兴了几分,别以为她不知道,昨儿个夜里小佳佳哭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着,还好这个所谓的“意中人”及时赶了过来,不然王婶都没有办法预料到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杀了过去,干出一些有违共建和谐社会的大事。

    不过刚才她和老王头也没给他好脸色看就是了!

    “刚过七点钟,这么早就上门,真没有家教......”王婶才不要承认,她现在对他就是有偏见,长得帅也不好使!

    可惜霍佳娢的频道就没跟她保持一致,霍佳娢听完之后,心中更是美得甜滋滋的,被人在意的感觉果真美得不要不要哒!

    可是,当霍佳娢看到镜子中自己的那双红肿国宝眼的时候,她又要崩溃了,果然人生处处有伏笔,老天爷,你就不能好好爱我一回了是吧?

    霍佳娢生无可恋的看着身边的王婶,“王婶,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啊?”

    王婶看着眼前的一张犹如被狂风暴雨摧残过得小脸,默了。

    霍佳娢表示自己此刻真的好想去死一死,她变身回来的第一天,就让意中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不会他人还没被自己勾到手,就吓退了吧?

    关键时刻,咱们全能的王婶再次大手一挥,“佳佳,王婶有办法!你等着我。”

    说着,王婶赶紧走出霍佳娢的房间,拿出手机就开始百.度,如何在最短的时间消除眼肿和黑眼圈?

    果然万能的度娘给出了n+1个办法,王婶快速总结筛选了一下,果断冰镇!

    为了漂漂亮亮的出现在意中人面前,霍佳娢全程吭都没吭一声,任由透心凉的冰块透过毛巾敷在自己的眼皮之上。

    半个小时之后,胡长青才看到坐在轮椅上被推过来的霍佳娢。

    虽然他之前听她说过,她自幼瘫痪在床,但是听来的,哪里有亲眼目睹来的更加震撼?

    胡长青看着眼前的大了不止一号的霍佳娢,凭着一股冲动追过来的他,莫名的又有一丝犹豫了,可是当他看见小东西眼中那份熟悉的依赖时,那份亲昵就自然而来的涌现了出来。

    “小东西......”

    霍佳娢看着面前的胡长青,一夜没睡的他,不复往日的神采,可是她怎么就觉得这样的意中人更加蛊.惑人心了呢?尤其是暖了她的心,“青青......”

    看着他们二人之间莫名的气流,王婶暗叹一口气,女大不中留啊,紧接着王婶就将欲言又止的王叔给拉了出去,感情的事,即使他们再爱佳佳,也不能直接取代她爱人的权利。

    被拉出去的王叔心情十分的暴躁,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之前佳佳身上发生的事,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愤懑感他还没有消化,今天一大早家门外就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这简直就是分分钟要挑战他的极限!

    王婶一把拽住还试图想回去的老王头,“怎么?你以为郁闷的只有你一个人啊?我也不开心的好吧,但是能怎么办?佳佳愿意能怎么办?难道你真的想要佳佳一辈子就这样一个人啊?现在还有我们照顾她,往后呢?往后等我们也老了,我们也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王叔的嘴憋了再憋,终究是没说出什么,他一把甩开王婶的手掌,就回了房。

    等王婶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丈夫站在窗户前,手中拿着一支烟,放到鼻下,看到王婶进来,王叔的脸上还颇有一些尴尬,“昨天应酬塞在兜里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不抽,连个打火机都找不着了孤有话说。”

    王婶听了不由有些好笑,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还在她面前装,自从他们夫妻开始接手照顾佳佳之后,丈夫就戒了多年的烟瘾,这么多年就算在外面应酬,他也都坦言戒了烟,不再抽,哪里会有什么打火机啊?这会儿估计他心里也是不好过吧......

    王婶走上前去,从身后抱住丈夫,什么也没有说。

    王叔也将手覆在了妻子的双手上,“只要佳佳好就行了......”

    而客厅之中的霍佳娢此时与胡长青面对面坐着,消除了陌生感了之后,霍佳娢又变成了那个黏人的小不点。

    “青青,你是怎么找得到我的?”

    胡长青闻言,一时之间竟也起了逗弄之心,“大概我也是被雷劈过来的吧,只是我比你重,就慢了一点,现在才到。”

    所以,这是几个意思?

    看着呆愣的霍佳娢,胡长青心中的亲切感又深了一步,果然还是那个呆傻的萌物啊!

    胡长青也不再说话,就这样煞有其事的看着霍佳娢。

    霍佳娢初初还觉得胡长青是在说笑,可是随着他的沉默,霍佳娢反而心中有了一丝松动,难道......

    “青青,是我连累的你吗?因为我,所以你也被牵连了?”

    眼看霍佳娢要着急了,胡长青立马出声打断她越来越吓坏自己的脑洞,“小东西,我开玩笑的,你看有哪家的闪电有那么慢的?再说,我又没变身,我刚才只是......总之,不好意思啊小东西,吓到你了。”

    可是随着他的解释,对面小东西的头却越来越低,等胡长青看到一滴晶莹的泪珠掉落在霍佳娢白皙的手背上的时候,胡长青彻底的慌了,他赶紧站了起来,来到霍佳娢的身边,双手搭在霍佳娢的肩膀之上,口中尽是歉意。

    “小东西,我明知道你害怕我还说这样的话,都是我的错,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开这样的玩笑了,这次你就先原谅我了还不好?”

    可胡长青没看到的是,埋起头的霍佳娢此时脸上的笑容大的都能挂到耳朵上去了,可是,谁让她也玩得那么高兴啊,于是,憋笑憋得很辛苦的霍佳娢依旧在苦苦硬撑,“你说话算话,不会在骗我吧?”

    说着,她的声音更加哽咽了,“你不要看我是个瘫子就欺负我......”

    这句话最诛心,可胡长青也听出了小东西对这件事的在意,当下他更是懊恼了,怎么自己刚才就没脑子说了那么一句呢?

    可是在他费尽心思在想如何道歉的时候,就看见霍佳娢挂着两串泪珠的小脸抬了起来,笑的好不张扬,“哈哈哈,小青青,被我骗到了吧,还想骗我......”

    胡长青简直就要气乐了,这个小东西,怎么就,那么能闹呢?

    “你这个小东西......”

    啊啊啊,霍佳娢好想当场溺.毙在意中人此刻那种,无奈当中又满是宠溺的眼神之中,话说她现在心里真是甜的不要不要的,好想做些什么啊!

    身随心动,霍佳娢当下就用双手捧住面前的那张脸,眨眼间就将唇印在了那张令她肖想很久了的双唇之上,动作一气呵成,一点儿都没拖泥带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