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酒品(修)
    胡长青和王叔之间的对话持续了很久,恰巧没一会儿王叔王婶的儿子王恩也回来了。

    之前霍佳娢无故消失了这么些天,也不是王婶说瞒就能瞒得了的,王叔还好说,毕竟是长辈,但是这么些年霍佳娢身边有没有朋友,王恩可以说是一清二楚的,但是既然霍佳娢已经打了电话过来,又有自家母上大人打了包票,王恩也就暂且压下了。

    之前王叔王婶回了房,期间想起来他们都还没通知这个儿子,就赶紧打了个电话,这一解释王恩自然也是坐不住了,当即就从公司里赶了回来。

    待详细了解了情况之后,王恩深深的看了霍佳娢一眼,几次想张嘴却又没出声,最后,他直接站了起来,“我到书房一趟。”

    霍佳娢愣了一下,小脸更是垮了下来,“王婶......”

    王婶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佳佳你也要体谅一下他们的心情,自己家的宝贝要被别的臭男人给撬走了,他们这些看了这么多年的守宝人还不行有点儿小脾气的嘛。”

    当下霍佳娢便无言以对,谁让这两个男人都是那样的深爱自己,自己根本无权置喙啊,霍佳娢只能在心中为意中人默默的加油,意中人,fighting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书房当中的三个男人到底谈了些什么,霍佳娢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只是她也清楚地感觉到,自此之后王叔和大哥虽然并没有立马就对胡长青笑脸相向,但也都算和和气气的了。

    午饭的时候,王婶狠狠露了一手,满满当当的做了一大桌子菜,其中的口味都偏清淡,但是知道胡长青所在的城市都嗜辣,王婶还是做了三道麻辣口味的菜摆在了胡长青的前面。

    “长青,阿姨也不会做你们那里的菜,你就先随便吃吃啊。”

    胡长青看着面前的麻辣肚丝、麻婆豆腐和鱼香肉丝,心中很是感谢,有些话不必明说大家心里也都有数,胡长青分别都尝了一遍,方才说道,“阿姨,您做的很好吃。”

    “那可不是,王婶做的饭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霍佳娢当下就接了过去,两只眼睛含笑看着旁边的王婶,一脸的奉承。

    王婶笑骂了她一句,“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似的,你别想啊,老实的吃你的饭菜。”

    “奸计”被识破,霍佳娢也并没有多沮丧,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病号营养餐,再看看意中人面前的菜肴,麻辣鲜香,当下口中都要馋下来了,之前没吃过她还没有这么馋,可是自从知道了这其中的滋味,再吃这些清粥小菜,更显寡淡,简直就是索然无味。

    这可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无视小东西垂涎的眼神,胡长青淡定的吃着自己的饭,自己之前不知道,况且她那个时候也就是比平常人小了点,整天活蹦乱跳的,一副健康宝宝的模样,他也就没注意,现在想想自己之前带着她吃了那么多次垃圾食品,胡长青更觉自己的失职,往后他一定要当好一个称职的饲主,不对,是男朋友!

    但另一边,虽然内心已经大体接受了陌生男人胡长青是佳佳男朋友这件事,但是被人抢了小棉袄的王叔,内心深处依然十分的愤懑与愁苦。于是愤懑和愁苦的王叔决定要一醉解千愁,但是只有自己醉怎么能行呢?必须拉着“罪魁祸首”下水,最起码在自己喝醉之前先把他给解决了。

    俗话说的好,酒品好的人,人品才会好!

    王叔亲自下场给胡长青倒了满满一杯白酒,“长青啊,今儿个你来,叔叔代表我们全家欢迎你啊!”

    说着,人家一仰脖子来了个先干为敬,那个痛快劲儿根本没办法让人拒绝。

    虽然知道自家老头子“居心不良”,但是王婶无形之中还真的跟王叔想一块去了,有的人平日里看着还算可以,一喝起两杯酒来就洋相百出,这个社会,你要是说你一点点酒都不沾那是不可能的,考虑到她家佳佳的情况,王婶默了,无论人品怎么样,但是酒品一定要有!

    话说王恩也憋着一股子气,这会儿看王叔也上场了,他也当仁不让,端起面前的酒杯就敬了起来,“长青,我也敬你一杯。”

    霍佳娢眼看三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下去,刚开的一瓶白酒这都快没了,当下就向咱们可歌可敬的王婶求助,无奈王婶也铁了心,“佳佳,你总得让你王叔和王恩大哥适应适应,出出气啊......”

    霍佳娢:“......”,意中人,你继续fighting!我精神上永远与你同在!

    胡长青面对王家父子的热情,可谓是来者不拒,只要酒杯之中还有酒,我就举杯跟你喝!

    终于两瓶白酒下去,在王叔差一点儿要大着舌头诉衷肠的时候,王婶果断地结束了这顿午饭。

    趁着王婶和王恩把王叔送回房间的时候,霍佳娢很是担心的看着面前端坐着的,仍还算清醒的意中人,“青青,你还好吗?要不要喝口水?”

    胡长青闻言先是楞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就转过头面向霍佳娢,“小东西,我快要撑不住了,你快告诉我你们家客房是哪一间,我先进去躺躺无尽继承。”

    知道他肯定是也到顶了,不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霍佳娢此时真的哀怨自己别说扶他了,连起身为他指路的能力都没有,“出了客厅左转第一间房就是客房,你现在自己能不能去?要不还是等大哥回来扶你过去吧。”

    胡长青强忍着醉意,“不用,我自己就行了,不过,小东西,我这会儿估计是没办法陪着你了,你先在这里等王婶下来好吗?”

    这会儿霍佳娢再看就发现此时的胡长青眼神已渐渐溃散,知道他现在也是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霍佳娢赶紧答应了下来。

    好在胡长青脚步虽然稍显踉跄,但人还是走到了霍佳娢说的房间,临进去之前还不忘回头给霍佳娢说一声,“小东西,我就先进去休息一下了。”

    如果不是担心他,霍佳娢真心觉得,这样的胡长青莫名透着不同于平日里的憨傻之气,倒是也可爱的紧,萌萌哒!

    待王婶下来之后,霍佳娢就将之前的情景说与她听了,“我就说青青好,你们还非得不放心......”

    王婶一边推着霍佳娢往胡长青所在的客房走去,一边说道,“你知道我们不知道啊,再说,你说的千好万好总的让我们看到,我们才会安心啊。”

    等她们进到房间,就看见胡长青也没脱衣服,就这样躺进了被子里,睡姿也极其的标准,话说胡长青一夜没睡,又喝了那么多的酒,根本就撑不住了,这会儿睡得正香。

    王婶和霍佳娢相视一眼,不由得笑了,“王婶,这酒品没得挑吧!”

    王婶见不得霍佳娢那个小得意劲儿,“看把你美得!就跟一定是你的似的,这年头啊,小年轻们谈恋爱,到最后可不一定跟谁走到一起了呢。”

    霍佳娢不为所动,“别人我管不着,不过他的最后一定是我!”

    那自信的小模样当下看的王婶就好笑不已,“不错,像是你王婶教导出来的孩子!有魄力!”

    “那是,我霍佳娢再怎么着也不能丢我家王婶的脸面啊?要不然可不得被人笑掉大牙了。”

    她们两个就这样插科打诨的从客房之中走了出来,在客厅中看到王恩,就让他也赶紧去歇息一会儿,但是王恩却没动,他灌了一杯凉白开之后,坐到霍佳娢的面前,看着她,眼中的酒气也散了四五分,“佳佳,你想好了?”

    霍佳娢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打小起他便走哪儿都带着她,他比她长了七岁,在她不能动的时候,他就抱着她,推着她去外面玩,别的男孩子一放学都是邀朋友去打球,他却总是赶快回来陪着她,就连大学也选了一所离家和医院都很近的上着,好在b市好大学多,不然霍佳娢更得愧疚死。

    这个男人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是无法替代的存在,要不是霍佳娢真的确定自己心里对他只有亲人之间的感情,霍佳娢都想过,长大之后如果真的要嫁人,那么就没有比王恩更合适的人选。

    直到上天给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变身成为了一个拇指姑娘,她也因祸得福,找到了意中人,这种感觉霍佳娢也说不好,但是冥冥之中她就是知道,胡长青就是自己的那个意中人。

    霍佳娢看着王恩的眼睛,满是认真,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哥,我想好了,就是他了。”

    之后王恩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是她想要的,从小到大,他都会满足她,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