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确认(修)
    也许是受的刺激太大,也许是真的喝多了,直到午饭的时候,王婶和霍佳娢才把他们这些醉鬼都叫醒。

    霍佳娢端着王婶秘制的醒酒汤,嗯嗯,其实之前霍佳娢在厨房的时候,已经偷喝过了,王婶制作的醒酒汤里面既有橘子的香甜和百合的清香,又有青梅的酸爽和雪梨的甜润,酸甜爽口,健脾开胃,不知道有多好喝!

    一觉之后,胡长青酒也醒了大半,再喝到王婶煮的醒酒汤,顿时觉得胃里好过了不少,就连精神也跟着恢复了很多,看着面前坐在轮椅之上巴巴看着自己的霍佳娢,胡长青嘴边不自觉就含着笑,“谢谢小东西末世之造神系统。”

    霍佳娢双手忙挥了挥,“我也没做什么,其他的我做不到,这个我还是可以的,而且,汤也是王婶煮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提到这个话题,霍佳娢不自觉就越说越沮丧,声音中的活力也渐渐的消失了。

    胡长青不忍看她失落的模样,慌忙就下了床,来到霍佳娢的面前,蹲了下来,“小东西,我今天好像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之后才告白的吧......”

    所以,他是想告诉她,如果他在意,就不会向她提出交往的请求了是吗?也就是说,他既然喜欢她,就不会嫌弃她原本就不便的身体,是这个意思吧?虽然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赶紧过来安慰她,但是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却奇异的挥退了霍佳娢心中飘荡的雾霾。

    霍佳娢眼中瞬间闪亮了几分,心里暗暗为自己鼓劲儿,要坚强一点,乐观一点,“那你去洗漱一下,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胡长青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大手就情不自禁地的抚摸上她的长发,现在的她不似之前那样小,这样的动作,他也可以整只手都放上去了,想到这里,胡长青眼神之中就迸发出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温柔和暖意,“那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胡长青就起身走向了房间内的洗漱间,十分钟之后,他洗漱好,也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方才推着霍佳娢走了出去。

    王婶看了他身上笔挺的西服,心思一转,罢了,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他们也不会做的太过分,“家里还有空房,长青就在家里住下来吧。”

    胡长青自然不肯,刚确定关系就住在女朋友家里,怎么说都不合适,“阿姨,就不麻烦你们了,之前我在这边也订了酒店,离得也不远,待会儿我吃完饭打个车就过去了。”

    “都到这个点儿,住什么酒店?退了,家里现成的房间住下就是,既然有你在,我和你阿姨也可以歇一歇。”只见从楼上下来的王叔,边走边说道。即使他保证的再多,也要真正经过他们的考验再说,佳佳情况特殊,两个人真要生活在一起,那就不只是相爱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他不得不想的多。

    通晓了王叔话中的意思,胡长青也就不再坚持,有些事情说的太多、保证太多反而假了,他不如直接做给他们看,反正俗话说的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他们自然就会放下心来。而且他自己确实也需要一个调试的时间,小东西的身体状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她现在还会不定期的“变身”,这些都是他们所要面对的,而他自然要站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支持和照顾。

    “那往后就麻烦叔叔和阿姨了。”

    晚饭王婶做的很清淡,熬得软糯爽口的皮蛋瘦肉粥,再加上几个小菜,对三个酒醉的男人来说,无异于福音。

    吃完饭胡长青就推着霍佳娢出去散步,傍晚的街道上,秋老虎所带来的热气也已渐渐消散,偶有微风轻起,卷着树梢上金黄的梧桐叶,就这样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说不出的安然与闲适。

    霍佳娢所在的小区是别墅区,人口不多,当然,小区里的绿化也自是不必说,沿途的一花一草、一景一物都是那么的恰当好处,漫步其中,心胸也不由得开阔了许多。

    “青青,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也许是夜色的遮掩,霍佳娢不由得就将心中的担忧给讲了出来,对于之前胡长青的告白,初始她自然是狂喜不已,还有什么比得知自己所喜欢的人也同时喜欢自己,更值得让一个仅仅只有二十一岁的女孩而感到开心的呢?

    但是她毕竟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二十一岁的女孩子,她的人生活到现在,绝大数的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而且以后很有可能,也要依然这么度过,他现在喜欢她,但是这份喜欢又能撑的了多久呢?她不是不惶恐的......

    胡长青扪心自问,这事如果换了是他,他自认并不会比她做得更好,看得更开,甚至于如果他瘫痪了这么多年,也许他的生命早已苍老到枯竭的地步了穿越之玻璃驸马。可是她呢?她依然如此这般青春鲜活的活着,不过,也是这样的她,才会那般轻易的就走进了自己的心里吧。

    “小东西,我虽然比你大了整整五岁,但是你相信吗?我却也是第一次跟人告白。”

    这话一出,果然霍佳娢的情绪明显好上了不少,但是焦点却立刻转移到了胡长青所没有料到的地方,女人的天性让霍佳晗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咨询这个问题,“我不相信,这么多年你怎么可能没喜欢过一个人呢?”

    胡长青想起自己过往那段谈不上开始的感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说起。

    可是也就是他一瞬间的犹豫,就被霍佳娢看了个正着,霍佳娢得承认,她忽然之间就胆怯了,“哈哈哈,我是开玩笑的,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开玩笑了......”

    胡长青看着她苦涩的笑容,心间也不由的抽了一下,他现在似乎,越来越忍受不了她丝毫的委屈和不快乐了,胡长青暗叹一口气,蹲在了霍佳娢的面前,四目相对,满是认真,“小东西,有些事情不是我想瞒着你,而是我根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那段感情,不过你今天既然说起来了,我也就给你交个底,省的你日后瞎想,惹得自己不开心。

    这个故事说起来也很老套,父母交好,青梅竹马,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会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那个时候,我虽然没有多大的感情波澜,却也认为一切都会是水到渠成,可是没想到临毕业的时候,她却选择跟别人一起出了国,我也说不上多难过,但是心底到底是不好受的。这些年我也不是没有反思过,到底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你的出现,却让我明白,那时的我,也许不是不爱,而是大概没有那么爱吧。”

    他这样坦诚,霍佳娢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明明是在说他的感情史,正常的剧本里她不是应该怒火冲天,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吗?但是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反而有一丝庆幸和甜蜜呢?

    “那你现在够爱我吗?”

    闻言,胡长青唇边不由漾起一抹笑,这个得寸进尺的小东西!“我如果不够爱你的话,现在的我就不会站在这个地方了。”

    霍佳娢想到上午王叔和大哥与他在书房相谈甚久,心中也不是不触动,因为她的身体,她的家人对每一个进入她生活的人,都要再三的审查,他,当然也不会例外,而且只会更加严谨和苛刻。

    不过,霍佳娢头一歪,“你怕吗?”

    月光下,她的眼睛晶晶发亮,胡长青忍不住将唇印在霍佳娢的额头上,“小东西,我甘之若饴。”

    刹那之间,霍佳娢的双眼似是将这漫天的星辰都夺了进来,在这昏暗的夜色之中,熠熠生辉,璀璨夺目,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吻自己,虽然不是唇,但是却依然甜蜜如斯。

    无论以后会怎么样,现在的她很感谢那个让她无故变身的神明,是他,给了她这个机会,让她遇见他,才得以开启一段之前从来不敢奢望的美好的爱情。

    “青青,你果真是老天爷看我如此可怜的过了这么多年,特地指派过来补偿我的!”

    胡长青将霍佳娢轻轻揽进怀里,“小东西,你也是上天送给我的最棒的礼物。”

    漫天的星辰点亮了漆黑的夜,也给他们的身上披上了一层暖人的光芒,此时的霍佳娢静静的依偎在胡长青的怀里,光照人身,暖流心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