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转机(修)
    晚上等到胡长青和霍佳娢回到家之后,王婶就开始帮着霍佳娢开始洗澡。

    浴室之内,霍佳娢叽叽喳喳的跟王婶讲述,自己这几天不在她身边所发生的事情,当她提到胡长青工作室之中的众人的时候,那个兴奋的小模样看的王婶又欣慰又心酸。

    霍佳娢从小因为身体的原因,并没有正规的上过学,虽然在她身体条件允许的范围内,也给她请了专门的家庭教师,但是她缺失的,更多的是来自于同龄人的相处和友谊,因此现在王婶听到胡长青能够将他交心的好朋友都介绍给佳佳,心里无形之中,对他的印象都好上不少。

    等洗完之后,王婶像往常一样,细细的给霍佳娢的腿部进行按摩,半个小时过去了,霍佳娢看到王婶脸上密密的汗珠的时候,心里又感激又愧疚,“王婶,你休息一会儿吧,我没事的重生之低调人生。”

    闻言,王婶用手背轻轻拭去自己鬓角的汗珠,微微一笑,“王婶真是不中用了,天天也不做什么,这不,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了,真是惹得佳佳笑话了。”

    她一边说着,手里也没停,按摩着霍佳娢的脚底,忽然,不知道王婶按到哪里了,她竟然看到霍佳娢的脚趾轻微的动了一下,王婶不可思议的再次按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真的不是她的错觉,王婶一时之间激动地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霍佳娢看到王婶很长时间都不动,深感不解,抬头看了一下,方才注意到王婶的异样,“王婶,怎么了吗?”

    王婶仍旧不能完全相信,要知道,自从那场车祸之后,霍佳娢的大腿以下的神经都受到严重性的损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知觉。王婶抬起头看着霍佳娢,“佳佳,你的脚趾,刚才好像,动了......”

    霍佳娢当时就怔楞了一下,王婶根本就不可能拿这种事跟她开玩笑,而且,王婶说完,继续碰了刚才的穴道,霍佳娢可以发誓,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右脚的食指和小拇指都动了。

    忽然之间,王婶就哭了出来,他们努力了这么多年,差一点儿就要放弃了,好在,老天爷还是偏爱她的佳佳,她可怜的佳佳......

    “老公,恩恩,你们都快来呀,佳佳,佳佳的脚趾动了!”

    果然,没一会儿,霍佳娢的房间内就站满了人,当然也包括她的男朋友——胡长青,众人都盯着霍佳娢的脚趾,仿佛就怕一切又都是在做梦,可等他们反复确认下来之后,房间内却没有一个人说话,这一刻,他们等的太久了,也太不容易了。

    “好!我的佳佳总算要苦尽甘来了!”王叔说着,眼眶就红了,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刹那间就老泪纵横,就连一向成熟稳重的王恩也是泪盈满目。而一旁的胡长青却因此更加敬重这一家人,只因为他们是真的很爱她。

    一家人激动感概了良久,方才想到要赶紧跟霍佳娢的主治医师方主任打电话,因为霍家是医院的股东之一,所以一说完霍佳娢的情况之后,方主任就立马安排给霍佳娢做全面检查。

    等他们赶到医院,再将一通检查做下来,已经是深夜了,好在因为霍佳娢常年住在医院里,医院顶层还有一间她的vip专属病房,里面的装潢配置自不必说,而且陪护房间也够住。

    凌晨3点钟,霍佳娢仍旧没有睡着,如果说,变身带给她的昙花一现她还能坦然接受,但明天的结果,她却不能确认自己还能不能......

    不是不想,不是不渴望,而是不敢想,不敢去渴望,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霍佳娢又多么希望是真的。

    既然连变身这么鬼扯的事情都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多年的瘫痪又算的了什么呢?霍佳娢真的好想这么告诉自己!但是她害怕,害怕这一切就像是南柯一梦,梦醒了,就会发现什么都没有了,那样子的绝望,霍佳娢真的不敢想象......

    忽然,霍佳娢听到自己的门被轻轻扣了一下,“小东西,你睡了吗?”

    然后霍佳娢就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使得胡长青的身上自带着柔和的光芒,温暖着霍佳娢此刻彷徨不定的心。

    “青青......”

    胡长青轻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霍佳娢床边上的凳子,他就知道,今夜她很有可能睡不着,王叔一家人因为这个突来的惊喜都很兴奋,也有可能根本就是小东西害怕他们担心,常年都是那么高兴和乐观,所以他们今天没有留意到她的反常,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反应怎么可能就比王叔他们平淡呢?

    每当她的视线落在无人的地方的时候,胡长青都能从她的眼神之中看见很浓重的惶恐和不安,小东西,在害怕,在害怕什么?不言而喻无尽继承。

    黑夜总能将人的恐惧放大,也更容易让人打开心扉,所以这时候的霍佳娢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意中人,忽然就有了倾诉的冲动,“青青......”

    胡长青伸出手将霍佳娢的小手握在手心里,不动声色,有些事情,总得需要她自己向前迈出来,他既不能帮她走,也不能强逼着她走,他就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牵引着她,就好。

    也许就是这种不温不火,不冷淡,但却也并不过分热切的态度感染到了霍佳娢吧,渐渐地,她的心房就一点一点的松懈下来,直至打开了一个小口,“青青,我好怕,我怕明天的结果依然没有希望,我怕王婶王叔会空欢喜一场,也怕...也怕我自己根本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等霍佳娢说完的时候,她就已经被胡长青揽在了怀里,胡长青紧了紧自己的手臂,一时之间心疼的无以复加,他的小东西,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心里是有多苦?

    胡长青轻轻的拍着霍佳娢的背,就连声音也在不自觉中放柔了几分,“小东西,你还有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霍佳娢脸上的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落个不停,只是害怕吵醒了外面的众人,她都一直忍着,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胡长青不忍看她就这样生生憋着自己,虽然说此刻小东西的状态可以说是他促成的,但是真的看见她泪流满面,似乎要把所有的不安和委屈都哭出来的时候,胡长青发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眼看怀里的小东西咬着嘴唇呜咽的情景,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胡长青再也受不住了,他低下头,直接含住了霍佳娢的双唇,灵巧的大舌不停地舔舐着霍佳娢刚在咬住的地方,似是在安抚一般,小心而又克制。

    “小东西,闭上眼睛。”

    闻言,霍佳娢这才慌忙闭上自己瞪得圆滚滚的大眼睛。接下来,霍佳娢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上一疼,一条长舌就钻了进来,一时之间,吸.吮.舔.勾,霍佳娢慌得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他的吻太过热情,也太过激烈,一下子就把她烧的不知道了今夕是何夕。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吻才结束,霍佳娢埋在胡长青的脖颈间,急促的喘息着,她从来都不知道他是一个如此热烈的男人,似火一般,轻易就把她燃烧殆尽。毕竟,平日里的他,矜贵而守礼,他们二人之间的亲密,也大多都是她主动的,蜻蜓点水一般,一碰即逝,之前所有的一切,与今天这个吻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现在霍佳娢甚至感觉自己的舌根都有点微微的发疼,可见刚才这个男人缠的是有多紧。

    胡长青也没有说话,这样外放的自己也是他所不适应的,而且这种事情,往往都是男人更需要一点时间去缓解自己将要喷发的欲.望。一时之间,他们二人交颈喘息的声音,就这样传入对方的耳朵,胡长青本就清越的嗓音因为染了些许的情.色,落在霍佳娢这个声控的耳朵里,竟觉得更加的魅.惑人心。

    等到他们都差不多平静下来的时候,胡长青也没有放开自己怀里的小东西,霍佳娢将头埋在意中人的胸膛上,乖巧而又柔顺,及腰的长发披散在她的后背上,更是我见犹怜。

    “不早了,小东西快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说着,胡长青的一只手揽在霍佳娢的腰侧,一只手就这样一下一下,轻轻拍在霍佳娢的背上,似哄孩童一般。

    霍佳娢也并没有推辞,就着这样的姿势,竟也渐渐的萌生了困意......

    房门外,王恩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并没有出声打扰,有些人、有些事,一转眼,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他也要学着放手,学着往前看,于她,于自己,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