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磨人(修 )
    一年过去了,经过反复的实验,霍佳娢的腿也有了显著的变化,现在就算不依靠轮椅,她也能靠着自己腿部的支撑站起来了,并且还可以进行短时间内的走动。

    霍佳娢永远都不忘记她真的站起来的那一天,她是如何的感恩,不仅是她,就连王婶也是,她们两个,如同真正的母女一般,抱在一起,嚎啕大哭,那个时候,没有人试图去阻止她们,因为那么多年了,这个家,需要通过这个方式来发泄她们内心的不甘和忍耐,也需要通过这个方式来彻底地与过去的不幸划清界限。

    但是也因为霍佳娢康复的太快了,快到自从她们一年前出院以来,就不曾再进过那家医院。王叔和王恩甚至是动用了家族的力量,直接把这么多年霍佳娢在医院里的病例全部取了出来,然后销毁,不管是纸质的,还是电子版的,统统都要销毁,他们不能留下任何可能不利于霍佳娢的东西,因为一旦有人留意到霍佳娢康复的不正常,那么以后就会有无尽的麻烦在等着他们狂傲总裁,来势汹汹!。

    但也显然因为这个原因,此时的霍佳娢也就算是扎根在c市了。

    a市是霍佳娢从出生到现在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那里有太多知道她情况的人,毕竟霍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这个头衔,再加上她自身的身体状况,很难不会成为人们家常便饭嘴边的消遣。在a市,她的一举一动受到的关注太多,反倒不如c市这个霍家几乎不曾涉及到的地方,霍佳娢的康复治疗来的更加方便和惬意。

    再加上有霍佳娢一打雷下雨就要变身到胡长青身边的专属bug,王叔和王恩也不得不低头。

    本来王婶不放心,留在了c市照顾霍佳娢,但是霍佳娢岂能忍心拆散王叔和王婶。话说这么多年以来,王叔几乎就是恨不得到哪儿都得带着王婶,出差什么的,也可以演化成他们两口子到此一游的旅程,这不,除了睡觉的时间,白天里王叔三个小时一个电话,准时的很,所以,还没过几天呢,王婶就被霍佳娢给打包快递给了王叔。

    “小东西,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胡长青手里拿着毛巾,看着做腿部复健的霍佳娢满脸的汗水,很是心疼,一看时间一到就赶紧出声提醒。

    虽然这么多年霍佳娢的腿部一直都有专门的医护人员给她做理疗,防止她的肌肉萎缩,但是因为肌肉长久没有得到使用,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她的腿部肌肉比例小,而且还无力这个现实。

    霍佳娢深呼吸了一次,方才将手递到意中人的手中,因为刚做完运动,不宜立刻就坐下,胡长青就牵着霍佳娢在屋子里一圈一圈的溜达。

    期间霍佳娢一个不留神腿软了一下,胡长青当即就伸手揽住小东西的细腰,霍佳娢趴在胡长青的怀里,双手顺势揽在他的脖子上,“青青,我好像走不动了......”

    这个就会耍赖皮的小东西!胡长青低头亲在了霍佳娢白净圆润的小鼻头上,顺带着还把上面一颗晶莹的汗珠也给舔了去。

    霍佳娢不依的撅起红润的小嘴,“青青,亲嘴嘴啦。”

    这一年里,虽然期间夹杂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但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无疑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最主要的就是他们走进了对方的生活,去全方位的了解对方,不仅是优点,还有缺陷,霍佳娢越来越依赖她的意中人,胡长青也越来越宠爱着他的小东西。

    看着面前求吻的霍佳娢,胡长青无法,只得蜻蜓点水一般将唇印在了小东西的唇上,要不是顾念着她刚复健完,没有力气,他又何苦这般忍耐,偏偏这个小东西惯会折磨人,想想胡长青不禁就发狠用牙齿咬了霍佳娢的下唇一下。

    但是霍佳娢并没有因此而悔改,反而趁势也给了胡长青一口,那个快很准!

    紧接着霍佳娢抱着胡长青脖子的胳膊一使劲,长腿就盘在了胡长青的腰间,胡长青赶紧一手护在她的腰间,一手托着她的小屁屁,防止她没有力气掉下去。

    看着面前小东西近在咫尺的脸,那个得意劲儿简直都要溢于言表了,胡长青不想惯着她,再说,这个姿势对于他们来说,也太过于,暧.昧,于是,他就用自己托着她小屁屁的手,轻拍了霍佳娢一下,“小东西,下来。”

    但是胡长青却不知道,此时他的声音再不复平时的清越,他低沉的嗓音再加上轻微的喘息声,飘到霍佳娢的耳里,带着一丝黏稠,就成了极致的魅惑。

    霍佳娢的小脸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运动,还是此时情动的原因,绯红如烟霞,圆圆的杏眼之中,水波荡漾,红唇稍启,还微微的轻喘着,煞是撩人。

    她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等到他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甚至就连胸口震动的频率都要一样的时候,胡长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翻腾的欲.望,他一口擒住怀里小东西的樱桃小嘴,长舌轻易就破关而入,卷起霍佳娢的小舍,紧紧纠缠着,嬉戏着,在她的口中,不停地探索着,扫荡着,期间还不停地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犹如琼浆玉露一般,最后,他还引.诱着霍佳娢的小舍来到他的口中探索,开始新一轮的游戏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等霍佳娢的嘴巴得以清闲的时候,她人已经瘫软在了胡长青的怀里,这个吻果真够激烈啊,她的嘴巴都酸了的说......莫名觉得很羞耻,霍佳娢将头埋胡长青的肩颈上,磨蹭了一下。

    胡长青当即就觉得自己身上犹如被过了电一般,那酸爽,年轻力壮,真的伤不起啊......人生最可悲的就是,明明人就在你怀里,但是你却还不能吃下去,那种滋味,不仅虐心,还虐身啊......

    胡长青忍着自己将要崩坏的神经,快速将霍佳娢放在床上,转眼就进了洗漱间。

    等霍佳娢听见里面传来淋浴的水声时,她的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变.态甜蜜感,她的意中人,因为爱她,所以选择自我忍耐。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又有多少个男人能够做到呢?

    霍佳娢歇息了一会儿之后,方才坐了起来,丢人的,虽然之前貌似是她先撩.拨的他,但是结果就是,她也没比他好过,她也会有反应的好吗?只是女生天生在这方面就比较克制,等到强大的“干扰源”一离开,她稍微平静一会儿,也就好了。

    霍佳娢拍了拍自己的小脸,振奋了一下精神,方才悄悄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客房,不要问她为什么要悄悄的,因为她是不会承认自己此时怂了的!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霍佳娢一直都睡在主卧里,只是在她不变身的情况下,胡长青会主动住在客房,本来霍佳娢还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毕竟莫名有一种鸠占鹊巢的既视感,但是胡长青的一番话,就彻底打消了她的多虑。

    霍佳娢至今都记得那天的场面,因为她不好意思这般名副其实的同.居,就提出自己晚上睡客房,但是胡长青听完之后,脸当即就拉了下来,“小东西,我是你的什么人?”

    霍佳娢立马表决心,回答的斩钉截铁,“男票大人!”

    胡长青脸上这才有所好转,不过依旧严肃,他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小东西,“所以,你怎么会认为我会让你睡客房?”

    霍佳娢大眼睛眨巴眨巴,不明所以,所以,睡客房是怎么了吗?客房得罪谁了吗?

    “小东西,我既然是你的男朋友,怎么不会体谅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要住一个陌生的房间呢?这个卧室你毕竟住了这么久,还是要熟悉的多,以后你睡在这里,我睡在客房就行了。”

    说完,还强调了一句,“小东西,你以后要记得,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可以不用那么体谅我的。”

    想到这里,霍佳娢心中就是一片甜蜜,她的意中人,总是在一点一点的关心她,包容她,体谅她,在宠坏她的康庄大道上,大步前进,当然,霍佳娢是不介意他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黑的,而且她欢迎之至!

    霍佳娢打开胡长青的衣橱,丢人的,她刚才光顾着逃了,忘了拿换洗的衣服了,现在让她回去拿,她也没脸去,索性直接拿了一件胡长青的上衣就进了浴室。

    因为胡长青虽然睡在了客房,但是他的衣服什么的,大部分还是在主卧里,客房里的衣服都是他早上出门上班准备的职业装,也就是衬衫、西服之类的,所以,等胡长青在厨房里做晚饭的时候,就看见霍佳娢穿着他的白衬衫走了出来,那一刻,胡长青真的切实的感觉到了,自己体内奔腾的荷尔蒙,原来看着自己的女人穿着自己的衣服,是如此的,嗯,血脉贲.张。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