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见公婆(修)
    虽然自己显然是被“算计”了,但是貌似这样一来她还是要占不少好处的,即使现在她所谓的见家长不是“见公婆”,而是见爷爷奶奶,但是结果却是霍佳娢所乐于见到的,这不,她瞬间就不紧张了。

    “胡爷爷和胡奶奶都跟着青青变坏了,你们都瞒着我,就等着看我笑话是不是?”语气那个委屈和不甘心哦,可是看她腻歪在胡奶奶身上的那个小模样,又哪有什么委屈之说了。

    胡奶奶轻轻拍抚将霍佳娢揽在怀里,逗趣道,“小佳佳刚才喊得什么?奶奶年纪大了,耳朵都不好使了。”

    一听自己老伴话语中所包含的意思,胡爷爷也赶紧说道,“就是就是,爷爷听得也不是太清楚,小佳佳你赶快再喊一遍吧!”

    霍佳娢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哪有这样的爷爷奶奶?可是即便娇羞如此,霍佳娢依然厚着脸皮喊了出来,开玩笑,她今天来就是为了认亲戚的,一味的娇羞路线果断不是她的风格。

    “爷爷、奶奶。”

    “唉!”胡爷爷和胡奶奶这一声答应的那个痛快啊,自家大孙子就是棒棒哒,以往她们还是多有可惜,但现在好了,他们不仅可以将小佳佳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疼爱了,就连小佳佳的腿现在都好了,可谓是双喜连门孤有话说!真好真好!

    心里乐开花的胡爷爷和胡奶奶高兴的同时,还不忘赶紧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红包给拿出来,“小佳佳,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这三个字瞬间就让霍佳娢湿了眼眶,她将头再次埋在胡奶奶的怀里,真好,她又多了那么多的家人了......

    可是还没等霍佳娢感动多久,她放下来的神经又再次紧绷了起来,貌似她家“公公”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他们没多久就能到了,她这个家长见的,还分出了先后,分出了层次来了啊,这难度系数果断不一样。

    “小佳佳,不紧张啊,你胡伯父和胡伯母你小时候不是见过了吗?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一定会喜欢你的。”

    胡奶奶毕竟是女性,心思还是要比在场的两个大男人要细的多,等她发现霍佳娢的僵硬时,就赶紧出口安慰。

    胡爷爷也赶紧说道,“我家佳佳那么可爱,谁见了能不喜欢你啊,别担心啊,凡事有胡爷爷给你做主啊!”

    胡长青:“......”自家爷爷奶奶纷纷抢在自己前面去安慰自己的小女友,而且貌似个个都比自己管用,胡长青的内心说不出的酸爽,你们就抢戏吧......

    无论霍佳娢内心当中的感受是怎么样了,该来的还是来了,不到半个小时,胡爸爸和胡妈妈的车就始进了自家的车库。

    霍佳娢赶紧再次深呼吸,霍佳娢,你可以哒!

    但是当霍佳娢看到一男一女走进来的时候,霍佳娢就懵掉了,你确定这是你爸妈?

    胡长青懒得搭理她,小家伙儿,你确定现在应该关心的是这个?

    霍佳娢赶紧严阵以待,嗯嗯,今天的重头戏来了,她可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啊!不过,胡爸爸和胡妈妈还是很年轻很气质的,而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胡爸爸应该在大学里任教,而胡妈妈则是清科的掌控人啊,现在看上去,莫名有种反过来的错觉,胡爸爸气质温和,但仍给人一种距离感,反观胡妈妈,站在胡爸爸身边,简直就是娇小玲珑,说不出的温柔和恬静,所以她真的就是那个商界的传奇“铁娘子”?

    “爸妈,这是霍佳娢,我女朋友。”

    霍佳娢赶紧回过神,神色虽然还是有几分的紧张,但依然笑的甜美,“胡伯父、胡伯母,你们叫我佳佳就行了。”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小佳佳就长那么大了,不过好在还是没有便宜别人家的臭小子,绕来绕去还是进了咱们家。”胡妈妈眉眼弯弯,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看着霍佳娢的目光中,也是说不出的关爱,对于她的调笑,霍佳娢面含羞涩,并不应声。

    “这个小子说自己有对象了,我们还不相信,这下好了,我和霍晋终究还是做了亲家。”

    胡爸爸突然提到了过世的霍爸爸,一时之间屋子里的众人都有点歉疚的看着霍佳娢,目光里说不出的怜爱,但是霍佳娢脸上依然保持着灿烂的笑容,这么多年她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更何况,胡爸爸也并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怀念自己的爸爸而已。

    “我爸妈在天上看着也一定会很高兴。”

    说着还俏皮的瞥了身边的胡长青一眼,成功的将屋子里的气氛转变了过来。

    “那可不是,之前霍晋就对我家长青满意不已,这会儿你们两个能走到一起,他和你妈妈肯定也会很欣慰的。”胡爷爷忙不迭儿的说道。

    而一直都没有开口的胡长青含笑看着身边的霍佳娢,没想到我老丈人这么慧眼识珠,那么早就对我存了心思退役救世主。

    霍佳娢得意非凡,所以,你最后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午饭过后,众人陪着胡爷爷喝茶下棋,老爷子自打因为身体的原因退休之后,也没别的爱好,平日里和胡奶奶一起散散步、栽栽花,日子过得很是休闲,但是日子长了,却也显得有些孤寂,这会儿家里来了这么多人,精神也连带着好了许多。

    “长青陪着爷爷下了,要不佳佳就陪着伯父手谈一局吧。”胡爸爸摆弄着手中的棋子,状似不经意间的问道。

    胡妈妈伸手拍了他一下,“你还没问佳佳愿不愿意跟你下呢,你就先喘上了。”

    知道胡妈妈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但是霍佳娢仍旧应了战,“伯父,我可不会让你哦。”

    胡爸爸但笑不语,那个人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会呢?对于这场手谈,他可是很期待的,自从那人去世之后,这么多年他都没有那么痛快的下场棋了,尤其是最初的时候,他根本就是不愿碰的,但愿他的女儿不会让他失望。

    “佳佳执黑子。”

    霍佳娢挑眉一笑,“伯父,佳佳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咱们可开始了。”

    围棋讲究全局观,在对局的过程中注重步步为营,对对弈双方的推理能力和记忆力也有极高的要求,霍佳娢和胡爸爸两人一上手就大体知道对方深浅,自是都小心应付着,因此,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胡长青和胡爷爷的一句早就结束了,但他们二人谁都没有选择继续,他们悄无声息地围在二人的身边,静静得看着棋盘上的风云变化。

    眼看快要三个小时他们两个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在胡长青的暗示下,胡奶奶赶紧出马,“行了行了,小佳佳这可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净被你捉着不放了,我还得好好跟小佳佳聊一聊呢,这局你们算活吧。”

    思路一被人打断,胡爸爸恍然觉察到自己已经下了那么久了,看着对面霍佳娢已经有些泛白的小脸,赶紧结束了这局,“我一时之间只图的自己下的过瘾了,倒是把佳佳给忘了,都是伯父的错,佳佳咱们这局就活了吧。”

    霍佳娢的思维也从棋盘上渐渐的收了回来,她这也是第一次下了这么久的棋,不过,俗话说得好,英雄常见,对手难寻,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虽然很累,但是一局下来,精神上的愉悦也是平日里所不能比的。

    霍佳娢含笑看着胡爸爸,“那我就占伯父的便宜了,这局就算活。”

    因为是周末,霍佳娢和胡长青也就没有回去,就连胡爸爸和胡妈妈也都没有回去,难得的大家聚那么齐,都不想扫了胡爷爷和胡奶奶的好兴致。

    时间一长,霍佳娢的腿还是有点儿撑不住,晚上洗完澡胡长青坐在床边开始给霍佳娢按摩推拿。

    一年的相处下来,胡长青已经从王婶的手中将这套手艺给学了过来,这也是王婶能那么放心回家的原因之一。

    “嗯——”自从霍佳娢能够站起来之后,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今天坚持的时间最长,难免腿会酸,之前不觉得,这会儿洗完澡放松下来,酸麻的感觉更是明显。

    听见小东西的低吟,胡长青眼中幽光一闪,但很快又被他压下去了,不过对于霍佳娢的坚持,他也并没有出口责怪,这是她的选择,即使是他,也要尊重。

    不过,有件事还是要说的,胡长青手下不停,“小东西,明天晚上咱们要去赴个宴,咱们一家都去。”

    霍佳娢被按的很舒服,没一会儿就想睡了,听到胡长青的话,也只是嘴上应着,不过就是吃个饭嘛,她现在除了意中人,最喜欢的就是吃了,去吃当然没问题,她保管会吃的小肚子圆圆的滚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