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闺蜜
    一夜雷雨过后,第二天再次晴空万里,只是今天一大早就不见霍佳娢跟着胡长青出门了无上狂尊。

    到了事务所,小五子第一眼没看见霍佳娢,还十分的纳闷,“老三,小佳佳呢?”

    胡长青笑而不语,指了指自己的西装口袋,小五子瞬间了然,佳佳这是又变身了。想到好久没见她那个可爱的样子,小五子瞬间兴奋,“小佳佳,快点到我的手心上来,让你小五哥哥好好瞅瞅!”

    霍佳娢从口袋中露出头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五姐姐,来来来,一大清早的就让我们来好好聊一聊人生吧1

    小五子:“......”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高茜在旁边一直不动声色,这会儿看见拇指姑娘霍佳娢,嘴角不自觉就轻轻扬起,“老三,我能不能看着小佳佳一会儿?”

    胡长青瞟了老大一眼,杨博文虽然感觉到自己胃里酸气直冒,但是显然他更眷恋她眼中的的笑意。

    胡长青伸手将小不点霍佳娢捧在手心里,“那你先和高美人玩一会儿。”

    霍佳娢点点头,她本来就喜欢美人姐姐,尤其是美人姐姐笑起来的那一刹那,她仿佛都能听见破冰的声音,那场面,就是享受!

    胡长青摇了摇头,将明显犯着花痴的霍佳娢递了出去,霍佳娢站在高茜的手上,再次偷了美人一个香吻,满足的不得了,不过她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并没有愚蠢的拿这个来刺激老大这个痴汉。

    霍佳娢跟着高美人回到了她的办公室,众人也就散了。

    其实前一段时间大家手头上刚结束一个案子,事务所里也比较清闲,只有高茜这个负责财务的比较忙一点,因为方案交上去了之后,剩余的主要问题就是她这块了,不过好在大家都是常合作的了,多多少少对于彼此都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至今也都没有出现什么拖欠的问题。

    霍佳娢昨天将林晓琪给无情地撅回去了,虽然不至于放鞭炮庆祝一下,但是心情还是很高兴的,比起自己憋气,显然霍佳娢更喜欢让别人窝着火。

    高美人含笑看着就差没哼着小歌的霍佳娢,“小佳佳心情那么好啊?”

    霍佳娢眉眼弯弯,一点都不介意跟自家美人姐姐分享自己的好心情,说完之后,还一脸傲娇的看着高美人,只差没在她那张小脸上直接写上“快来夸奖我”这五个大字了。

    “小佳佳,好样的!”

    其实高茜一直都很羡慕霍佳娢的生活态度,也很喜欢她的性格,同样是手中拿了一副烂牌,可她却愣是活的这般张扬而又快活,多好。

    正说着,高美人的手机就响了,高茜看了一眼,果断挂掉,可是对方紧接着又打了过来,再挂再打,再打再挂,终于,高茜忍无可忍,一把接起,“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跟我打电话,我是不会去医院的,你自己生的儿子你自己救,他有命没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霍佳娢第一次看见这么失控的美人姐姐,一时之间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不过当她看见美人姐姐脸上挂着的泪珠时,麻蛋,她有一种想砍人的冲动!

    居然能把她那么冰山的美人姐姐给气哭,麻蛋,她要不让老大杀他全家,都对不起老大那一身耀眼的腱子肉!

    不过眼下她好想抱抱美人姐姐,可是,她这个小不点的身体啊,却连个拥抱都给不了她,忧伤......

    霍佳娢来到高美人的面前,轻轻地将她眼角的泪拭去,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句话都没有问。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不愿他人触碰的地方,即使是身为好朋友,也要懂得尊重他人的私人空间,就像是他们至今都没有问过她为什么会变身这件事一样,不是不好奇,只是够尊重老子是村长。

    被霍佳娢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高茜明显有些不适应,但是霍佳娢选择什么都不问,她很感激。但是这次高茜明显被逼得太狠了,她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佳佳,你说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怎么就有......”

    其实高茜的故事说起来很老套,老套的随随便便在网上一查,分分钟成千上万的都能搜出来,无非就是发迹爹嫌弃糟糠妻,抛弃妻子,娶小三生儿子,本来闹也闹了,离也离了,那么多年就算再难高茜和她妈妈都扛过去了,高茜也从来都没想过再去找她那个经常出现在地方报道中的有钱爹。

    但是你不去找,人家却找上门来了,说是他那个宝贝儿子从生下来肾就不好,慢性肾衰竭,如今已经恶化成尿毒症了,急需做换肾手术,他们两个都不匹配,这才想起来还有高茜这么一个近亲,而且他们已经事先调查出来高茜的血型跟他们宝贝儿子一致,现在就差高茜到医院去做白细胞抗原和组织相容性抗原的匹配了。

    “佳佳,你知道吗?我今年二十四岁,十岁我妈带着我离开的那个家,而他儿子今年十六了,多可笑,他居然还有脸让我去救他儿子?而且我告诉你一件我谁都没有说过的事情,其实我之前找过他一次,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当时我姥姥在病房里也是急需要做手术,我们家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我去求他们给我钱,他倒是也给了,给了我一千块钱,我当时真的想一把把这些钱甩在他们脸上,但是我没有,因为这一千块钱能够让我姥姥在加护病房里面多呆一天,一个月以后,我姥姥人就不在了,你说,他现在凭什么让我去救他的儿子......”

    “佳佳,你都不知道我是有多忍着才能让自己不去想,不去恨,可是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自己安安生生地呆着......”

    办公室门外,老大、胡长青、小五子和六子都齐齐地站着,显然刚才高美人的失控引起了他们集体的关注,眼看里面有霍佳娢在,胡长青抬个头示意一下,他们不约而同地走向会议室,将门关好。

    小五子最先开口,“老大,你说怎么办吧?”把他们高美人欺负成这样,还有没有把他这个中.国好闺蜜放在眼里?必须干他们!

    其实这么多年杨博文多多少少都清楚高茜跟蒋家的情况,不说其他的,单单看她不仅将姓氏改了,就连名字都不是之前的那个,就可以知道她是有多排斥蒋家了。也因为这样,使得他这么多年都找不到她。天知道当他再次看见她的时候是有多庆幸,但是她却一直否认自己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蒋梦,也否认小时候认识他,并且拒绝他的示好。

    现在看来他终于找到了答案,她从一开始,就想跟蒋家,就想跟这所有的过去了断个干干净净,当然,也包括他......

    胡长青拍了拍杨博文的肩膀,“老大,现在不是想其他事情的时候,高美人是咱们自己人,自己人受欺负了,我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六子不动声色,“所以,那个爹,到底是谁?”

    其实蒋家干的是水果批发生意,在胡家和霍家这样的家族眼里也就是一暴发户,但是不可否认这么些年下来,在c市甚至是临市,蒋家在水果批发市场上占有了不小的份额,再加上这几年水果市场比较好,蒋家这些年也应该积累了不小的财富。

    杨博文将情况说完之后,大家纷纷将目光集中到了小五子的身上,小五子立马高冷范,“这种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给我二叔打个电话哈,天天查他们八百遍,响应国.家号召嘛。”

    你别看小五子杜宇天天被事务所的众人嫌弃的可怜样儿,其实人一正经八百的官.三.代,家里亲戚除了c市本地的,中.央.上也没断了人。

    果然一通电话过去,蒋家就在工.商.局那边挂上号了,连具体事宜都没问。其实生意这个事,给谁做不是做,蒋家近来一支独大,行为方式上就很有一些膨胀的意思,现在国家不是严抓严打嘛,政.府也总得有一些作为不是,大的企业动了害怕会伤到c市经济的根本,小的动了也起不到典型作用啊异界狂人录。蒋家不大不小,刚刚好,上能敲山震虎,下能以示警戒,杜宇的二叔这一番考虑下来,倒是觉得这个无所事事的大侄子今天终于做了一件令他满意的事,解决了困扰他多天的问题,多不容易啊,当下就把杜宇一顿夸,夸完之后还不忘问问杜宇最近有没有什么想法啊,杜宇眼看苗头不对,赶紧找了个由头挂了电话,话说家里的长辈太热情也不好啊......

    看着小五子那一脸好怕怕、好怕怕的模样,屋子里的众人再次将小五子从官.三.代的神坛中拉了下来,这就是一不求上进的主啊......

    给蒋家下了绊子,众人的心里稍微好过了些许,但是一想到为了那个病秧子儿子蒋家人还是会再骚扰高美人,万一哪天他们狗急跳墙,伤了高美人,胡长青赶紧提醒道,“老大,高美人这一段时间应该不适合一个人住。”

    其实现在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高美人跟他和霍佳娢回去,毕竟他那边还有霍佳娢这个女生,再说,即使到时候霍佳娢变身了,依照高美人的性子,她也不会出卖他和霍佳娢,比较合适。另一个办法就是跟老大住一起,老大身手本来就好,赤手空拳十个八个还是可以应付的,最主要的是,他们两个关系在这摆着呢,老大喜欢高美人是毋庸置疑的,至于高美人,即使是她不想承认,但是她面对老大时下意识的动作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杨博文显然要选择后者,他的女人哪里会有让别人保护的道理?

    本来中午吃饭的时候高茜明显还有点不好意思,虽说她跟着事务所的这帮人已经混了两三年了,也知道他们的性情,但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她从来都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及过自己的家人,他们互相都很尊重,没有人打破砂锅问到底非得把你祖宗十八代掏个干净,当然除了那个人,事务所里的众人都不知道她有这样不堪的过往,这是她最不愿提及,也最想抹去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是像血蛭一样咬着她不放,反正这一次,她说什么也是不会妥协的。

    好在众人看见她时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她也就顺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霍佳娢回到自己的专属位置——胡长青的口袋中,趁着美人姐姐不在,忙不迭儿的问道,“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胡长青无声一笑,什么都瞒不住这个小机灵鬼啊,于是就简单的说了一下众人刚才做的决定。

    霍佳娢眉一挑,“看不出来小五子命这么好啊,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说着,还瞟了一眼旁边的小五子。

    小五子瞬间高贵冷艳,“哥这是低调,低调。怎么样?小佳佳,要不要抛弃老三,改投你小五哥哥的怀抱哦?”

    霍佳娢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再次将小五子打量了一遍,直看得小五子心里发毛之后,方才摇了摇头,“小五姐姐,咱这性别不合适吧?不利于人类的繁衍生息啊。”

    小五子瞬间炸毛,“我一虎背熊腰的壮汉跟你这个小不点怎么就性别不合适了?你跟我说说,怎么就性别不合适了!”

    霍佳娢:“......”小五子,你这样说话,“虎背熊腰”愿意吗?

    胡长青轻咳一声,“小五子,来来来,咱们两个来好好谈一谈你跟小东西怎么就性别合适的问题了......”

    小五子:“......”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老天爷啊,这都是一帮什么人啊!

    “小五子,快点,别打嘴仗了,今天老三请客,咱们赶紧去点菜去!”六子不动声色的插了一句。

    “还是六子你最好了!”前一秒钟还受到一万点伤害的小五子立马投奔六子的怀抱,“走走走,我得把菜单上的全点一遍,什么贵点什么,坚决不给老三省钱!”

    霍佳娢看了看胡长青,你什么时候说要请客了?

    胡长青无声一笑,我可从来没说过采阴。

    可怜的小五子,又被六子给坑了......

    今天一天高茜除了上午那一次,下午的时候又接到了蒋家的电话,也不是没想过其他的办法,可是之前她拉黑一次他就换一个号码,根本就是个死循环,这一次高茜根本想都没想,直接关了机,好了,一下子世界就清净了许多。

    霍佳娢含笑看着她,“美人姐姐好样的,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咱们搭理他1

    高茜也欣然一笑,有些心事你一旦说出来,自己本身就会感觉轻松很多,尤其是霍佳娢明显站在自己身边挺她的举动,更是让她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关怀和莫大的勇气。

    “小佳佳,谢谢你!”

    哦哦哦,美人姐姐这般真诚地看着她,她也会有一丢丢的不好意思哒,“美人姐姐,你不要这么说,我又没做什么,再说,我们是好闺蜜,铁磁铁磁的哦!”

    高茜笑的温柔,“对呀,佳佳可是我的好闺蜜呢!”

    “还有我,还有我哦!”无处不在的小五子不知什么时候就开门进了来,不过显然他还是有别的事情的,只见小五子一进来就赶紧关上了门。

    “小佳佳,那个谁来了......”

    霍佳娢秒懂之后,当下肝火就直往外冒,这个女人真的没玩没了了是吧?

    “小佳佳,小佳佳,你现在可不能出去!”小五子赶紧拦住她,话说他进来可不就是先跟小佳佳提前报个信的,不然就小佳佳现在这个样子,林晓琪看见了,那可不得上天啊!

    高茜也反应过来了,他们这帮人对于小佳佳的变身已经习惯了,不会大惊小怪的,但是这并不能否认小佳佳这个变身能力本身的惊世骇俗,为了小佳佳的安全问题,高茜也赶紧出声,“小佳佳,咱们不能急,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能被人发现。”

    丢人的,霍佳娢也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是小不点状态,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尤其对方还是林晓琪那个巴不得她立刻狗带的女人,她可不得宣传的人尽皆知。

    霍佳娢讪讪一笑,“嘿嘿嘿,一着急我就忘了还有这茬儿呢......”

    “好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就不要出去了。”说完小五子心里又加了一句,省的看了生气,一激动坏事了怎么办啊?你说说,他怎么就那么不容易啊?什么心都得操着,关键这小姑娘还不是他家的,唉......

    霍佳娢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事关自己的人身安全,她还是拎得清的,不过,霍佳娢歪头瞅了瞅小五子,“小五姐姐,咱们还是不是好闺蜜了?”

    又是“小五姐姐”!小五子简直都要给她跪下了,“佳佳,佳佳姐,佳佳姑奶奶,咱能不这么称呼吗?”

    霍佳娢眉一挑,“真那么不喜欢这个称呼啊?”

    小五子往自己身上这么一比划,“姑奶奶,就我这身材、这长相,再配上你这一称呼,我哪儿还能找着小姑娘啊......”

    既然问题那么严重,这都关系到人家的终身大事了,霍佳娢立即痛定思痛,“小五哥哥,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喊你姐姐的,你放心吧1

    可是你那个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小五子真的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被小佳佳气出内伤哒。

    “小五哥哥,那你待会儿可要帮我好好看住那个女人哦重装突击。”

    小五子大手往自己胸膛上一拍,大义凛然,“小佳佳你就放心吧,老三的贞操就交给我了,我保证不会让林晓琪碰老三一根汗毛的!”

    “长青,我有没有打扰到你们啊?”林晓琪从电梯中走了出来,其实说起来她跟工作室里面的除了后来招来的高茜,都是校友熟人。

    “呦,这是谁啊?我没有看错吧?林大美人此时不是应该在糜烂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左拥右抱,乐不思蜀吗?怎么,是混不下去了,还是终于长了良心,准备报效祖国啊?”

    霍佳娢和高美人在办公室内并没有出去,但是小五子的话一传过来,霍佳娢都忍不住为他喝彩了!这才是她第一面就喜欢上的那个毒舌嘴炮男啊!战斗力杠杠的!大赞!

    可这边厢林晓琪却气的手上一使劲,拎着的点心盒子都差点要变形了,这个天杀的娘娘腔、小白脸!

    林晓琪强忍住自己的怒火,当初是她先离开的,在这些人的眼里,就是她的错,如今她想要回到他的身边,这些都是必经之路,至于这个嘴贱男,林晓琪告诉自己,就权当听到了狗吠,再说,等到日后她和长青和好之后,自是有的是时间来收拾他!

    “长青,我买了下午茶,还有一些小点心,大家伙儿都累了吧,都坐下来喝杯茶歇一歇吧。”

    胡长青这个时候再看不出来她是什么意思,那可真就白长那么大的岁数了,他从来都是一个干脆的人,以前是他太笃定了,潜意识里就认为他和她本来就是一对,所以也就没考虑这么多,但是即使是那个时候,他依然自觉的跟其他女生保持该有的距离,更何况现在他和小东西那么相爱,他就更得跟林晓琪说清楚了。

    “晓琪,你先跟我来一下。”

    林晓琪还以为胡长青被自己的主动关怀感动到了,今天她可是打听好了那个贱人没有跟着胡长青来上班才过来的。根据她得到的线报,胡长青和那个贱人向来形影不离,胡长青更是恨不得走到哪儿都带着她,就一个晚上过去了,胡长青今天就没带着她上班,这说明什么啊?

    这说明昨天晚上自己那通电话果断还是起了作用!那个女人肯定在挂了电话之后还是跟胡长青闹了的,胡长青嫌她烦了,这才没带着她!

    深深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的林晓琪,在得了消息之后,迫不及待地就往事务所这边赶了来。

    林晓琪跟在胡长青的身后,自动坐在了胡长青对面的椅子上,含情默默的看着他,“长青,我今天怎么没看到佳佳啊?”

    胡长青不动声色,“她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没跟过来。”

    一听他这话,林晓琪心中大喜,脸上却依然做出一副着急的模样,“不会是我昨天晚上没有注意,说了什么惹得佳佳不高兴了吧?”

    胡长青心里暗叹一口气,他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过,这一次,他一定要守护好他的小东西,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即使是他也不行。

    “没有,你别多想。”

    可是胡长青越是否认,林晓琪越是觉得自己昨天得逞了,虽然她昨天话头上没占着什么便宜,但看这效果,还是出奇的好!“长青,要不我给佳佳打个电话再解释一下吧?不然,别说是你了,我以后见着佳佳该如何面对她呀......”

    懒得再搭理林晓琪的自编自演,胡长青不再犹豫,“晓琪,佳佳是我女朋友,我想要不了多久,她还会成为我的妻子,以及我孩子的母亲,所以,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林晓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好恨啊!恨霍佳娢那个贱女人,恨小五子这个嘴贱的男人,恨爸爸为什么要投资失败,更恨胡长青这个无情变心的男人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自己万劫圣尊!

    最恨的就是明明自己那么恨他们,却依然不能恶言相向,反而要巴结着他们。

    林晓琪泫然欲泣,“长青,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佳佳年纪小误会咱们,没什么意思的,你要是忙,我就先走了......”

    说着,林晓琪就转身离开了。

    在门外的小五子看到她阴沉着脸就出来了,嘴一撇,“呦,林大美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呢?我家老三现在可是有了佳佳的人了,你没事少打一些歪主意,早干嘛去了!”

    林晓琪气的浑身发抖,“杜宇你不要欺人太甚!”

    小五子完全不惧林晓琪眼中怨毒的目光,不说为了佳佳,其实他早就看这个女人不爽好久了,以前她有老三护着,那是他兄弟,他不能说什么。现在不一样了,老三这次命好被佳佳给收了去,这个女人还带着她那恶心的目的,胆敢试图破坏他兄弟和闺蜜的幸福生活,那就不要怪他这个热血青年要手撕渣女了,“小爷我从来不欺负人,至于那些长了人模样,却净干一些不是人事的生物,小爷我见一次骂一次,人送外号:见义勇为热血好青年是也!”

    “你......”林晓琪气得一时之间话都说不全了,眼看这大厅之中几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没有一个人帮她说话,就连眼神都没落在她的身上,林晓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今日之辱,他日她林晓琪自会百倍奉还!

    林晓琪前脚刚走,后脚高美人就带着霍佳娢出了来,霍佳娢崇拜得用目光注视着小五子,此刻的小五子那岂能是平日里普通的小五子,这是闪烁着光环的小五子啊!

    “小五哥哥,干得漂亮!”

    面对霍佳娢毫不遮掩的迷妹表情,小五子再次高贵冷艳,“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1

    霍佳娢:“......”小五子,不是我不帮你,是你真的永远帅不过三秒啊......不过这样可爱的小五子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小五子,霍佳娢将脑海中那个崩塌的小五赶紧再拼接上,她这个中.国好闺蜜也是不容易哒......

    霍佳娢跟着胡长青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胡长青等了很久也没见她开口,方才摸了摸鼻头,“你不问啊?”

    霍佳娢下巴一抬,“我是那样的人吗?”就林晓琪从这屋里出去之后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好吗?况且她也没呆多久,霍佳娢估计她连屁股底下的椅子都没暖热,就出去了,虽然她不知道胡长青和林晓琪具体的谈话内容,但她又不傻,想想也就知道了埃

    想到这里,霍佳娢走到胡长青的面前,小手一勾,胡长青立即听话的将头低了下来,霍佳娢双手附在他的唇边,吧唧一口亲在了胡长青的嘴上,“干得不错,奖励你的1

    胡长青无声一笑,“你这个小东西......”

    霍佳娢小脸一扬,我怎么了?我美着呢!

    接下来的时间,霍佳娢就看见胡长青还在赶图,虽然上一个项目也就刚刚做完,霍佳娢也没听到事务所的其他人说他们另外接了其他的案子,但是这种事情就像是她们开发设计游戏一样,有什么好的想法,当然要第一时间记录下来,以后碰到合适的机会,自有大用处,所以,霍佳娢也就没多想,看他忙着,她就自娱自乐,找点事情做。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就又到了下班时间,可是他们却遇到了想象中的问题。

    “我不跟你一起住!”高茜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老大。

    杨博文的脸上丝毫都没有变化,“我没说让你跟着我住,我是说,我跟着你住天衍境。”

    “你......”高茜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变得这么厚脸皮,“你要跟我住,你经过我的同意了没有?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同意!”

    “我同意就行了。”杨博文一边说着一边还主动拎起高茜的包包就往外走。

    高茜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这根本就是无赖嘛!

    杨博文直接往外走,管他什么无赖不无赖,他家萌萌的安全最重要!再说,就因为她那个可笑的原因,就把他也排除在外这么多年,他想起来也很心塞的好吧!

    不好意思被人看笑话,高茜只能愤愤然地跟在他身后,口中还嘟囔着,“你别想了,我是不会让你跟我住的......”

    晚上吃完晚饭,霍佳娢就开始给老大打电话,“老大,你成功了没有啊?”

    杨博文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想到她进门之后只要说一句不愿意他就吻她一下,说一句吻一下,果然三次下来,萌萌就不再反抗了,想到她当时那个娇羞的样子,宛若染了些许烟霞的天山雪莲一般,美得让他心醉。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小佳佳这个小家伙出的主意,你还别说,效果倒是十分的显著。

    “她现在去洗澡了。”

    “啊啊啊......”霍佳娢激动得不得了,“老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1霍佳娢赶紧识相的挂断了电话,想想老大这么些年守着美人却吃不到的可怜样儿,这得多*,不可描述,不可描述啊......

    杨博文听到霍佳娢的话之后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小佳佳着实够闹腾,不过这样也好,萌萌总是太冷静了,什么都憋在心里,不愿让别人知道,有个佳佳那样的好朋友,对她来说总归是好的。

    不过当杨博文看见高美人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手中还擦着稍稍滴水的头发时,杨博文瞬间都能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一处汇集的猛烈趋势。

    “萌萌......”

    他的声音本就低沉,现在掺杂着几分情.欲在,更显魅.惑,再加上他锁住她的眼神,似是淬了火,高茜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宛若是他将要捕食的猎物,而他将会毫不留情的将她拆吃入腹。

    “你能不能不要在这样叫我了......”高茜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可是她不知道,她的这次举动落在杨博文的眼中,又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为什么不让我这样叫了?不喜欢了吗?”

    高茜:“......”

    小时候她的名字里面有了梦字,家里人都叫她梦梦,只有他,喊成了萌萌,她告诉他很多次他也不改,就说这样叫好听,她当时年纪小,就觉得这样也不错,反正他对她,也是特别的存在。后来她跟着妈妈离开了那个家,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这个名字,对她来说,代表的是她最脆弱、最无力的时候,她想跟过去完完全全的划清界限,即使那里面,还有一个他......

    况且,自从志玲姐姐的那句名言“萌萌,站起来”,广为流传之后,她更是对这个名字避之不及,想想就尴尬到不行,他要是胆敢在大街上喊她萌萌,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立马就崩溃当场了!

    杨博文长腿一抬就走到了高茜的身边,一把将她箍在怀里,再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毛巾,开始给她细细的擦头发。

    “为什么不回答我?”

    他的嗓音就在高茜的耳边响起,高茜的耳朵哄一下就红了个彻底,“什么......什么问题啊?”

    杨博文轻轻一笑,他知道自己的嗓音比较低沉有磁性,就算是不刻意,也比较的魅惑,更何况,他现在更是不介意,使劲浑身解数去引.诱怀里的这个原本就属于他的小姑娘网游之王者无敌。

    杨博文将高茜轻轻地转了一个身,面对着他,“为什么不让我喊你萌萌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企图,高茜狠狠的抬头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就是不让!我现在是高茜,不是蒋梦了!”

    杨博文微叹一声,看着倔强的高茜,眼中满是真诚和宠溺,“可是无论你是谁,你叫什么,你都是我的萌萌啊。”

    高茜:“......”这架吵不下去了,高茜忽然之间就绷不住了,她的眼中氤氲了无数的雾气,“为什么要拆穿我?为什么非得要逼我?我不是都否认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如此......”

    为什么还要她将他忘不了,放不下......

    杨博文将痛哭的高茜紧紧地揽在怀里,就像小时候那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萌萌不怕啊,有我在呢......”

    以前是他没有能力保护她,方才丢了她,现在既然连老天都帮他,让他在人海茫茫中还是找到了她,那他以后就绝不会再放手,也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

    杨博文的口中还在不停得哄着高茜,可是不一会儿,高茜就打着哭咯模糊指责道,“说了不让你喊,你还喊!你故意的吧!”

    杨博文不明所以,他知道她不想跟蒋家有瓜葛了,甚至曾经一度一并的将他也给摒弃在了她的生活之外,难道她现在还是怀着那个心思,想到这里,杨博文瞬间变了脸,“不许再抗拒我!”

    高茜:“......”她现在人都在他怀里了,还抗拒什么抗拒啊?欲拒还迎吗?

    “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杨博文这才反应过来,只要不是在拒绝他就好,不过,“我到底应该知道什么啊?”

    高茜无语望天,“志玲姐姐你总听说过吧?”

    杨博文继续懵逼,“哪个志玲姐姐?”

    “你别跟我装了,再装就不像了啊。”即使淡漠如高茜,这会儿都要出离愤怒了,志玲姐姐根本就是宅男女神好吧,居然跟她说不知道谁是志玲姐姐,骗谁呢!

    其实这里杨博文也是真冤枉,他十三岁以前的生活,除了练武、学习、家人,就是萌萌,十三岁之后,除了练武、学习、家人,就是寻找萌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和精力去浪费在其他不重要的事务身上,二十四岁那年遇见了前来招聘的萌萌之后,他更是恨不得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她身上,要不是感觉到了她的排斥,他怎么可能会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待会儿可以去查查。”

    想到网上流传的志玲姐姐的美.胸.长腿,高茜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许查,不许看!”

    一瞬间,杨博文整个人都高兴的不能自已,“好好好,我不查也不看,我有萌萌就够了。”

    高茜脸红了红,“反正......反正不许看......”

    她别扭的小样子看的杨博文更是心动不已,这才是他那个乖乖巧巧,但一涉及到他就会变得十分霸道的小姑娘啊......不过,关于“萌萌”这个名字,既然萌萌不让他查,但是她又那么在意,他明天还是要记得问一问小佳佳的,不然他们二人也不能老在这上面别扭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