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打雷下雨
    霍佳娢从来都没有想过胡长青会不会跟着她走这个问题,因为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不过有一点胡长青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刚才查了一下,d市那边今天晚上就会有雷阵雨,咱们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明天从d市直接赶飞机也行。”

    霍佳娢并没有异议,因为这次的事她还是免不了要露面的,不然太久不出来,别人总以为她狗带了呢。

    “青青,你看,还是有那么多人关心我的生死呢。”说完,霍佳娢嘴角上扬,笑的好不嘲讽。

    胡长青伸手将在护在手心里,“小东西,在我面前不许这般说话,也不许笑的这么勉强。”

    霍佳娢脸上的笑容这才慢慢卸了下来,以前是她不甘心,就算她是个瘫子那又怎样?她姓霍,这些东西本应该就是她的,她凭什么让出去?他们越想争,越想要趁火打劫捞便宜,那她就陪他们玩,好好玩,反正她霍佳晗孤家寡人一个,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失去的呢?

    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她有了胡长青,她做起事来就不得不留一线了。不过她退这一步,可不代表着对方就能随意进这一步,她留余地,如果有谁不知好歹,步步紧逼,那就不要怪她年纪小,不懂事了。

    d市离c市不远,下午六点钟霍佳娢和胡长青就到达了酒店,如今他们两个都没有闲逛的心情,再加上天气昏暗,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这雨就得下起来,胡长青叫了客房服务点了餐就打算直接窝在酒店里了。

    毕竟有了长达一年的经验,他们两个也没什么紧张的,不过等他们吃完饭洗漱好,这雨还是没下起来。

    “小东西,要不咱们还是先休息吧,这雨还指不定什么时候下呢。”

    霍佳娢的视线这才从电视上转向胡长青,“青青,你困了吗?这个综艺节目好搞笑啊......”说着,眼睛不知不觉又飘到了屏幕上。

    胡长青:“......”貌似小东西自从到了他手里之后,吃垃圾食品、晚睡、贪玩、爱打游戏......这么一数下来,他这个大家长当的,还真是不合格啊......这可真是一个让人沮丧的发现。

    可是看着霍佳晗脸上瞬息万变的小脸,以及那上面怎样都无法掩盖的快乐和满足时,明知道不应该,胡长青却怎么也无法狠下心来阻止她......唉,这可如何是好?胡长青简直不敢想,如果以后他和小东西生了一个小不点,那个时候,别说是阻止她,他自己估计更是恨不得主动给他的小心肝摘星星摘月亮吧......

    不过在此之前,咳咳,他还是先琢磨琢磨应该怎样把小不点生出来再说吧,不然小东西这个身材,别说他下不去手,型号什么的,也是天堑啊天堑......

    完全没有t到胡长青内心纠结不已的霍佳娢独自乐呵了半个小时,等到节目结束之后方才蹦跶着回到胡长青的身边。

    “青青,我跟你说,刚才那个长颈鹿被欺负的好惨,好好笑啊.......”可是等霍佳娢来到胡长青的跟前她就渐渐地消了声,因为她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霍佳娢着迷的看了一会儿睡美人,期间还情不自禁地偷得一个香吻,这才回到自己的小床上。

    等到胡长青被外面的惊雷给吵醒的时候,再看身边,可不就是他恢复了正常体型的小东西嘛。

    “哈喽,青青!”

    “哈喽,小东西。”

    说完霍佳娢和胡长青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青青,你说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是久别重逢啊?”

    这个问题胡长青没回答她,因为他的嘴,已经不适合开口说话了......

    胡长青直接低头擒住霍佳娢的小嘴,带着几分肆恣和狠意,直接破城而入,他吻得是那样的热烈而又强势,霍佳娢刚开始还有点惊慌,但是渐渐地,她就被他拉入了这个陌生的情.潮中,只能跟着他给的节奏,随他起舞了。

    他的舌在她的口中不停的游走着,缠的她舌根都有些微微的发疼,等到霍佳娢还不容易有了个喘息的空档,却发现某个人的一双大手早已不规矩的在自己的身体上放肆的游荡着,像是巡视自家的领地一般,霍佳娢下意识地就按住了他揉捏的一处高地上。

    眼看胡长青抬起脸,眸中的光,在这漆黑的深夜,显得是那样的意味深长,想到自己曾经一不小心差点铸下的大错,霍佳娢小眼神飘了飘,到嘴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不口,反正......反正他是她的,她也是他的,他们之间总归是要来上这么一遭的,再说,他也不小了,她......她身为人家的正牌女友,兼见了家长得了认可的未婚妻,也不能太过分。

    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俗话说得好,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好汉......

    此时已经“淡定”下来的霍佳娢要不是还有着几分小女儿的娇羞,差一点就脱口而出,“,baby!”来彰显自己的决心。

    不过面对她视死如归的表情,胡长青这个大男人就算性.欲再强,也会小小的挫败,他是要跟自己所爱的人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不是要奸.尸啊。小东西此时的表情,再加上僵硬的身体,真的让人忍不住多想,这样下去,很难继续啊......

    胡长青稍稍深吸一口气,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慢慢来,慢慢来......

    等到胡长青觉得自己体内翻腾的情.欲不再那么滚烫时,他才慢慢地抬起自己的身子,双唇来到霍佳娢的耳朵边,一边轻轻含住她圆润的耳珠子,一边低声说道,“小东西,我是谁?”

    霍佳娢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是如此的敏感,就算只是他的气息喷洒在上面,她就觉得自己体内一阵轻颤,更别提他那不停作乱的大舌了,霍佳娢现在感觉自己的整个心声都迷失在了他的口中,完全忘了今夕是何夕。所以,对于胡长青的问题,霍佳娢只是本能的嘤.咛两声当做回答,“你......你说......什么......”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声音是有多诱人,那是半熟的蜜桃,有着未曾被人采撷的青涩,更有着将要成熟的水润和甜蜜,胡长青只觉得自己含上一口,就能甜到心坎里,他都无法想象,要是将她吞吃入腹,那将该是怎样一种绝妙的体验。

    想到这里,胡长青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深处,那一个潜伏了很久很久的巨兽,它在不停地叫嚣着,撕碎她,占有她......

    好在霍佳娢此时已经沉迷在未知的情.欲.漩.涡中,无法自.拔,所以,她也就没看见胡长青眼中肆虐的火光。

    等到霍佳娢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她就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不着片缕了,“罪魁祸首”是谁,简直不言而喻。一时之间,霍佳娢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抱住胡长青的脖子,仿佛她抱得越紧,她露的就越少,自己也就不会感到那么羞.耻了......

    可是当霍佳娢感觉到自己腿间那份滚烫时,她再想推开眼前的人,却发现自己被锁的紧紧的,根本就无法动弹了。

    “你......你......”

    胡长青感受着自己怀里的娇香软玉,一只手在霍佳娢的后背上游走着,一只手渐渐的往下,最终落在霍佳娢挺翘的小屁屁上,随手一捏,那满手的滑腻更是惹得他心中的困兽大作,忍不住想要肆虐一番。

    但是想到怀里小东西的娇弱,胡长青就不得不再次强忍着慢慢来,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他总不能第一次就给她留下阴影,来日方长,他不急......

    胡长青的双腿渐渐地挤进霍佳娢的双腿间,紧接着双手一捞,就将霍佳娢修长的双腿围在了自己的腰间,“小东西,夹.紧了......”

    此时,霍佳娢混沌着的小脑袋完全不在线,胡长青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可是等到她听话做完之后,就想狗带了,不要告诉她,她腿间的东西是什么?她就算没有看到,但是她也有感觉的好吗?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她现在能不能不玩了,她突然害怕自己被玩.坏啊......

    虽然现在叫停很没种,但是谁叫她根本就没“种”,她真的很害怕啊......

    感受到了怀里小东西越来越大的挣扎,胡长青心中不解,不过此时他也没有那个心思了,他的臀.部自觉的摆动了起来。如果说,刚开始他还只是试探性的研磨,慢慢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他忍不住想要挥杆进.洞的时候,似是想到什么,胡长青将自己与霍佳娢紧紧贴着的身子抽离了些许,将手往下摸了摸,但他感觉到指尖上的湿意时,他再也忍不住了。

    胡长青一把将霍佳娢紧紧搂在怀里,不留一丝空隙,就连霍佳娢的小嘴,也被他封住了,紧接着,无需多言,霍佳娢只觉得自己体内像被他贯穿了一般,他就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了。

    胡长青不停地亲吻着怀里的小东西,但是身下却不敢再动,他再没有经验,也是知道女孩子的第一次是要经过这一遭的,在他看来,这个仪式一般的东西,不仅是在告诫女孩子要自尊自爱,更是提醒有幸要了她们的男人,为了他们宁愿受这般苦楚的女孩子,更值得他们捧在手心里呵护一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