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雨一直下
    那一瞬间被撕裂的感觉太强烈,强烈到霍佳娢一下子就从迷醉的情.欲中清醒过来,对于自己体内多了个异物,霍佳娢的身体本能的收缩,试图将它排挤出去,可是这样的举动在胡长青看来,无异于火上浇油。

    天杀的,他要忍不住了该怎么办?

    “小东西,你不要......再吸了,我会受不住的.......”

    霍佳娢的小脸红的都能滴.血了,什么玩意?她哪里.......哪里那个啥他了?她怎么可能那个啥他!这个臭不要脸的!

    霍佳娢越想越气不过,越气不过她就越生气,她一生气胡长青只觉得身下被箍得更紧了,当下胡长青憋得汗都要下来了,“小东西,你......你还疼吗?”

    霍佳娢刚想回答,当然疼,还疼的而不得了!可是当她抬头看见胡长青额头上的青筋时,她恍惚说出口的话就变了,“我不疼了,你......你动吧......”

    胡长青是真的忍不住了,这次无论小东西说的是真是假,他都没有心思去求证了,他的腰腹部开始上下摆动,频率越来越快,每一下也越砸越深,他现在根本顾不得什么技巧不技巧,男人的本能告诉他,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加的舒畅。

    霍佳娢咬住粉唇,即使有了之前的缓冲,但她到底还是第一次,这般猛烈的撞击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可是就在霍佳娢觉得自己今天在劫难逃,而她也已经做好了要被撞散架之时,随着胡长青的一个挺身,不知道被碰到了哪里,霍佳娢只觉得自己身下一阵酸麻,那种感觉霍佳娢也说不好,有点恐惧,但隐约却也有几分的渴望。

    “嗯——”等到胡长青再次碰到那处的时候,霍佳娢终于按捺不住叫出了声音。

    她这一声,饱含着少女青涩的羞.怯,但其中竟也有着几分蜜桃的诱.惑,听在胡长青的耳中,无异于一剂猛药,当下他原本平缓的撞击,一下子就猛烈了不少,他的身子微微下降,喊着霍佳娢的小耳朵,“小东西,乖,再叫一声......”

    原本那一声出来之后,霍佳娢就羞愧欲死,那个声音连她听了,都觉得面红耳赤,根本不用想,都知道她在做什么,简直就是耻度破表,霍佳娢咬紧了牙关,打死了都不愿再发出那般淫.荡的声音!

    眼看怀里小东西摆明了不配合,胡长青嘴角一扬,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接下来他似故意一般,每次都撞在那里,而且他的舌还不停地舔.舐着霍佳娢圆润的耳珠子,上下双重刺激,霍佳娢只觉得自己体内简直都要痉挛了。

    感受到了怀里小东西身体内的变化,胡长青赶紧加快速度,“乖,等等我,咱们一起来......”

    但霍佳娢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她的体内还在轻微的颤抖,想到刚才自己神归不知何处的模样,霍佳娢就有点忍不住想哭,也说不上来是觉得委屈还是别的,总之这个时候她就是矫.情了......

    胡长青本来还撑在霍佳娢的上面,之前因为害怕压到她,他即便是释放之后,都没有完全放松,看着床上刚刚经过人生第一次高.潮的小东西,他的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成就感,对于自己第一次不但没有丢人,反而取得了如此让人骄傲的成绩的表现,胡长青还是很满意的。

    可还没等他回味过来呢,他家小东西就在这哭上了,胡长青赶紧凑了上去,一点一点亲吻掉霍佳娢的泪痕,“为什么哭?”

    霍佳娢被问得一愣,“我......我也不知道......”

    胡长青轻叹一口气,他家小东西啊......接下来的时间,胡长青不再开口,他继续在霍佳娢的小脸上,不停地啄吻着。他的吻,是那样的轻柔和美好,带着无限的包容和宠溺哦,渐渐地,霍佳娢就平静了下来。

    可平静之后,霍佳娢不淡定了,这个坏人,在她体内根本就一直都没有出去过,就连刚才安慰她,他都没离开。想到这里,霍佳娢羞窘的小脸都能冒烟了,今天的耻度简直就是没有耻度,太造孽了!霍佳娢赶紧推拒着身上的人,“你......你起开......”

    闻言,胡长青的嘴角不自觉上扬,“既然你好了,那咱们就继续吧!”

    说完,他一个挺.身将自己剩余的半边也都送了进去......

    下过雷阵雨的夜,连星星都像是被洗过了一般,显得特别的明亮,而屋子里的二人,此时方兴未艾,长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霍佳娢是被胡长青抱着出去的,好在现代社会开放,倒没有人注意到原本一个人入住的房间,退房的时候变成了两个人。

    因为要赶七点钟的飞机,胡长青一大早就起来了,看着床上睡得就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女孩,胡长青的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满足。虽然天使貌似被蹂.躏的很惨,但是作为当事人,看着霍佳娢身上到处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胡长青就如小狗尿.尿划地盘一样,心里有着变.态的成就感。

    含住霍佳娢明显被吻肿了娇唇,辗转反侧,眼看怀里的小东西受不住要呼痛,胡长青才赶紧停了下来,轻声说道,“小东西,该起床了。”

    说完也巧,霍佳娢特制的手机闹钟也响了起来,依旧是偶吧们魅惑的嗓音,但是迷妹霍佳娢却仿佛没听到一般,一个转身将耳朵埋进被子里,睡得那个叫香甜。

    知道自己昨天没有节制,加上今天早上的,总共要了三次,这才将人弄得这般疲惫不堪,胡长青识相的不再叫人,转身自己起床。

    而起床之后的胡长青只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就好像一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以前他只是粗暴的堵,今天这么一疏通,他浑身那个舒畅劲儿啊,再配上小东西此时的表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采.阴.补.阳了呢。

    胡长青爱怜的再瞅了床上窝成一团的霍佳娢一眼,嘴角含笑,乐呵呵的进了洗漱间。

    好在在出来之前,胡长青还记得给霍佳娢洗了把脸,虽然在此过程中,霍佳娢依旧是连眼都没有睁开过,除了初初被脸上的湿意弄得小声咕哝了两句,循着鼻尖熟悉的味道,霍佳娢在胡长青的肩窝里蹭了蹭,继续昏睡过去,看的胡长青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还忍不住的心疼,要不是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在跟自己必须憋着比,他倒是乐此不彼的伺候事后的霍佳娢,反正自己连铲屎官都当了,还有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呢?

    于是,一路上霍佳娢就是被胡长青抱着赶车,抱着过安检,抱着上了飞机,除了中途吸引了无数的目光,以及确认霍佳娢真的只是睡着了之外,大多数的人都脑补了很多,什么腿脚不方便啊,什么生了病啊......别问他们怎么这么想?没看人家小姑娘脸都白了吗?明显的气血不足!否则的话,一个正常人这么大了,谁还会这么“作”?

    要不是霍佳娢一举一动间明显透露出来的,对胡长青的熟悉和依赖,保不准围观路人还会往一些社会新闻上脑补更多,所以,即使被人或多或少围观了,但是期间胡长青抱着个人并没有费多大的周折,反正他舍不得,再加上小东西现在对外本来就是腿脚不方便嘛,他抱着有什么不对吗?

    反正自古以来,人一那啥,就天下无敌,脸皮厚什么的,就坦然面对吧!

    霍佳娢一路上无知无觉,等到她终于睡醒了困之后,就发现自己身在一辆车上了,还是他们自家的车。

    “醒了......”胡长青一直都将霍佳娢抱在怀里,对于王叔和王恩两个人眼中的愤懑,他淡定的装作没看见,反正他是不会放手的,好在眼看三人神色不对,王婶便主动出来主持了大局,因此此时虽然顶着高压,但是人终究还是在自己怀里。而霍佳晗有什么变化,胡长青这个时刻关注她的人,自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

    揉揉眼睛,霍佳晗囧了囧,千万不要告诉她,她现在已经回到b市,而且还坐在自家的车上了!千万不要告诉她,她这个样子就出现在了王婶、王叔和大哥的面前!千万不要告诉她!

    她现在绝壁没有醒!谁都不要来打扰她!因为她会羞愤欲死哒!!

    做完坏事转眼就被抓包,想到这里,霍佳娢终于还是忍不住小手挪到一个外人看不见的角落,捏住,旋转,让他笑,让他“春风得意”,她拧不死他!

    胡长青虽然被暗袭了,但是谁让他心情好上天,要不是顾念着车上都是人,他要放闪会引起全体激愤,他都想直接亲上去。

    不过,他没吭声,坐在他们旁边的王婶倒是开了口,“佳佳,醒了就不要再睡了,不然就该头疼了。”

    霍佳娢:“......”好想去死一死。

    “王婶、王叔、大哥......”霍佳娢腆着小脸,再傻笑两声,“嘿嘿嘿,你们都来接我们了......”

    王婶:“......”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不提佳佳耳朵底下的那一处吻.痕,就她现在的这个神情,她要是再看不出来,她就白瞎活了这么多年了,要不是看到佳佳无名指上的戒指,她也不可能这么平静。

    “佳佳啊,你怎么那么累啊?”王叔说着眼神还死死盯着“罪魁祸首”,仿佛只要他的小心肝跟他说胡长青一个不字,他就立刻挥袖子干他,他不行还有他儿子,小样,抽不死他!

    对于王叔像看阶级敌人一样看待胡长青,霍佳娢的内心是无奈的,但是碍于她自身难保,她就不要引火上身了,反正......反正看到某个人神清气爽的样子,她也来气,这种时候,他不上谁上!

    被人这么“仇视”着,胡长青再没眼力劲儿,也知道收敛了脸上的惬意和宠溺,面无表情什么的,对于他来说,还不算是个难事。

    好在这个时候咱们威武雄壮的王婶再次大手一挥,在车里的氛围更加不像话之前,力挽狂澜,“老王头你坐好了,儿子还在前面开着车呢!”

    老王头:“......”他憋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