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老实交代
    好在没有一会儿就到家了。

    可是在进家门的时候,还是发生一段小插曲,下车的时候,胡长青习惯性的要抱霍佳娢,话说霍佳娢本来瘫了这么多年,也被抱习惯了,再加上变身之后,也是被胡长青这样运来运去,一时之间她无比自然的将手勾在了胡长青的脖子后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霍佳娢看到自家王叔铁青的脸时,霍佳娢立马认识到了自己的行为,貌似已经有那么点点的不合适了,无他,她现在是个四肢功能健全的正常人了,怎么还能这般堕落呢?

    即使自己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还有点点那个不舒服,霍佳娢也立刻挣扎着要下来,没办法,从小做惯了残疾人,一不小心正常了,她这不是反应弧有点慢嘛,改正了还是好孩子的!

    胡长青虽然猛一下怀里空了有些不习惯,但是形势比人强,他这个抢了人家心肝宝贝的人,并没有什么立场,但是当他看到霍佳娢有点外撇的走路姿势,他的心里也是有几分愧疚的,貌似他昨天晚上真的有点过分了......

    霍佳娢一路上都在睡,王婶也因为担心他们赶那么早的飞机早饭没有吃,都备着呢,霍佳娢看到桌子上的青菜小粥和王婶牌大肉包,嗷一声就扑了过去。

    这边厢王叔眼看自己的心肝宝贝饿成这幅样子,那个心疼哦,忙不迭儿就凑了上去,“佳佳,你慢点吃,你王婶一大早蒸了好多呢,保准够你吃的。”

    王叔绝口不提另一个大活人——胡长青,他爱吃不吃,不吃正好,看把他家佳佳都饿成什么样子了,他不找他算账都不错了!王叔越想越生气,更觉得自家佳佳跟着他过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得遭多少罪,瞧瞧,小脸都瘦了,王叔心疼的哦,脸一转,狠狠的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胡长青已经对王叔的“另眼相看”习以为常了,好在这屋里还有个顾全大局的王婶,“长青,你也赶紧吃吧,这么长时间早该饿了吧......”

    胡长青嘴角含笑,谦逊有礼,“嗯,之前还不觉得,这会儿看见王婶做的饭菜了,只觉得饿得不行。”

    可是还没等王婶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眼睛里只有他家佳佳的王叔嘴一撇,“就会拍马屁,德行!”

    胡长青:“......”给跪了,他还是多吃饭少说话吧。

    因为王叔这小到没边的心眼,王婶只能讪讪然的笑道,“长青,既然你喜欢就多吃点哈......”不过,王婶还是悄悄将自己的右手伸向了自家不争气的老王头,捏住,旋转!这样看来,霍佳娢之前对付胡长青的那一套,肯定是少不了王婶多年的家传身教啊。

    王叔吃痛,也知道自己刚才是有点过分了,于是也就不再吭声,专心看着他家小佳佳吃早饭,当然,私心里,他还是看那个拐走他小棉袄的小子不顺眼就是了!

    吃完饭之后,霍佳娢这次回来毕竟还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等在一旁的王恩也就简单给她说了公司现在的情况。

    “所以,他们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的人了,太想我了是不是?”霍佳娢听完之后,小脑袋一歪,说的好不俏皮,但是看她眼里的冷意,就知道她心里并非脸上这般不当回事。

    王恩的嘴角也不自觉上扬了一下,“大概是怕我们父子挟天子以令诸侯吧。”

    果然他的话一落地,就连王叔也忍不住出言附和,“那可不是,毕竟在他们眼里,也只剩下这个了......”

    打从霍佳娢的父母去世之后,因为霍老爷子还要忙于公司的事情,可以说,王叔和王婶对霍佳娢所做的,完全就是一个父母该做的事情。他们照料她,教导她,开解她,培养她,爱护她。所以,霍佳娢才能成长成现在这个样子,青春、阳光,充满活力,虽然因为本身承受了太多寻常人所不能遇到的挫折,仍旧跟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有所不同,但是生活的苦难更是教会了她感恩和乐观。

    霍佳娢信任王叔、王婶和王恩,他们就是她的家人。其实在霍佳娢年纪小的时候,她甚至偷偷喊过王婶为妈妈,但是王婶却没有因此抹灭掉霍佳娢对自己父母的感情,她时常在小小的霍佳娢面前,提起她父母,给她讲述他们以前的生活,借以让年幼的霍佳娢知道,她的父母很爱很爱她,即使他们不幸去世了,但是他们的爱却从没有离开过她。所以,即使霍佳娢跟王叔王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仍旧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当然,现在还多了一个青青。

    而对于胡长青来说,此时霍佳娢他们所谈的,是霍氏内部的事,他对此还不太清楚,所以,他现在只听不说话。

    眼看说的差不多了,王婶心疼霍佳娢,就开口让他们先去休息了,“好了,再大的事,也得休息好了再办!”对此王叔和王恩自然没有异议,毕竟在他们眼里,没什么事比佳佳的身体更重要了。

    胡长青依旧住在他之前所在的房间,但是霍佳娢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身后还跟随着自家可亲可爱的王婶。

    这么多年,霍佳娢干了坏事之后在王婶面前一向心虚,所以,不用王婶开口,霍佳娢就傻笑了起来,“王婶......”

    王婶不动声色,斜斜瞟了盘腿坐在床上的霍佳娢一眼,“什么时候开始的?”

    其实自打她将霍佳娢交给胡长青自己回到b市之后,王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人啊,总有那么些个侥幸心理,眼不见为净嘛。虽然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开放了,但是他们这一辈人,还是很传统的,即使他们之前已经比较认可胡长青了,但是有些事,真的让他们知晓了,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要不是前几天她们家佳佳已经见过胡家那边的家长了,要不是知道那边都是老相识,两个孩子的事肯定也就迟早的事儿,要不是看见佳佳无名指上的戒指,王婶自认自己的那个暴脾气哦,不用自家老王头和大儿子出马,她就不能轻饶了胡长青!

    眼看自家王婶脸色瞬间不对劲儿就,霍佳娢就怂包了,“就......昨晚......”

    王婶暗叹一口气,所以,中间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就昨晚佳佳变了身就......王婶不再深想,最起码还是在佳佳得了胡家的认可之后,而且,王婶看向霍佳娢手上的戒指,这也足以说明他的态度。

    王婶不说话,霍佳娢很忐忑,顺着王婶的目光霍佳娢也看向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她就不淡定了,“这......这是......”

    看到霍佳娢的反应,王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忍住自己想要扶额的冲动,王婶一指头戳在霍佳娢的额头上,“你说你,够干什么的啊?连戒指什么时候被人给带上了都不知道,还能再丢人不?”

    霍佳娢被王婶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羞了个脸通红,一把抱住王婶,腻在她的怀里,不依道,“我......我这......我这不是睡着了嘛......”

    王婶也忍不住伸手环住霍佳娢,“一转眼,我的小佳佳都长这么大了,都可以嫁人了......”

    霍佳娢的心中蓦地一酸,当下眼眶中就水雾缭绕的,“我不管,以后就算嫁人了,我还是王婶的小佳佳,您别想丢下我不管!”

    王婶作势伸手在霍佳娢的背上打了一记,“你才是想的美,你就算嫁人了,你这个孙猴子也别想逃脱王婶的五指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等到你嫁人之后,我和你王叔就赖到你了,你走到哪儿,我们就得跟到哪儿,别想摆脱我们!”

    听王婶这么一说,霍佳娢马上就破涕为笑,“那就好,我就怕你们偏疼大哥,不理我。”

    “你要这么说,你王叔听到了可不得伤心死,他什么时候心眼不都恨不得全长在你这边......”

    果然,王婶话还没有说完,说王叔,王叔就到了,而且,人家还是人未到,声音先到,“说什么我得伤心死?除了王叔的小佳佳,谁说什么都不好使。”

    王婶看向霍佳娢,二人相视一笑,倒是没得把刚来的王叔给笑迷糊了,“小佳佳,来给王叔说说,和你王婶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霍佳娢的头窝在王婶的肩窝处,看向王叔,眉眼弯弯,笑的好不乖巧,“我刚才在跟王婶说,就算我以后嫁了人,也要把你和王婶带在身边,不许说不!”

    对于霍佳娢最后的强势决定,王叔没有丝毫的反对,反而很理所当然的受用了,“那可不是,我和你王婶两个人,可不得天天看着我们的小佳佳!”虽然,王叔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根本就不想将他的心肝宝贝嫁给任何别的臭小子,但是碍于自家媳妇的余威,他就忍了......

    自家王叔王婶棒棒哒!霍佳娢对于这个结论那是一百个满意,至于大哥,嗯嗯,家里总得留个看家的吧,不然,多不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