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出手
    自从开了荤之后,胡长青就和霍佳娢回到了b市,这无形之中,就意味着,他们两个陷入了“分居”的状态,这对于刚摆脱了cn大帽子的大龄男青年胡长青而言,简直就是无异于煎熬!

    霍佳娢被他这么一捏,痛楚中还夹杂着几分她说不上来的快意,霍佳娢瞬间就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羞愤欲死了,都是这个坏人,搞的她都像一个小色.魔一般了,太破耻度了!霍佳娢气不过,手上没力气,她就狠狠的瞪了胡长青两眼,怎么着,该有的态度也不能少!

    眼看面前的小人儿,小脸绯红喘着粗气,眼中的眸子水雾涟涟,虽然知道她在努力“瞪着”自己,但是胡长青只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又会深陷在这一汪清泉之中,无法自拔。

    胡长青伸手遮掩住霍佳娢的大眼睛,“小东西,你这样看着我,我只会更加不想停不下来......”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其中尽是情.动的味道,勾人而不自知,霍佳娢这个声控,此刻恍若觉得自己心都被酥掉了,男票动.情那一刻太过魅惑,这可如何是好呢?

    胡长青抱着霍佳娢足足冷静了十五分钟,方才将唇重新印在她的额头上,然后再帮她整理早已凌乱不已的衣服。

    半个小时之后,霍佳娢出现在包厢内。

    潘山白看见霍佳娢,忙招手让她过来座,“佳佳,你可来了,我和远志正说着你呢。”

    只见他身边坐着的年轻人,跟胡长青差不多大小,身着银灰色西装,看见霍佳娢,脸上带着熟识的笑容,“佳佳,气色不错哦。”

    霍佳娢被胡长青抱着坐在饭店特制的椅子上,背靠在身后熟软的大靠枕上,反正她现在仍旧是个残疾人,不靠白不靠,怎么舒服怎么来!收整好自己,霍佳娢还不让招呼着胡长青坐下来,等一切都妥当之后,方才含笑看向潘远志,“远志哥,你的气色,却也一如既往的好呢。”

    潘远志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不过他看着胡长青的眼中,倒是颇有几分深意。霍佳娢身体的事,在这个圈子里,根本都是公开的,以往也都是王恩抱着她进进出出,今天倒是换了了个人不说,而且,看他们二人之间的互动,明显不一般啊。

    “佳佳,这位是......”

    因为潘远志的这句话,包厢里的众人也都将视线转移到了胡长青的身上,之前大家各怀鬼胎,又被突然出现的健康宝宝霍佳娢震了那么一下子,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大量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这会儿有人提起,众人的心里也就都活泛起来了,尤其是在回味出霍佳娢貌似与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关系匪浅之后,那看着胡长青的一双双眼睛里,更是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

    要知道,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设想都是基于霍佳娢是个瘫子的角度上出发的,因为霍佳娢是个瘫子,所以,他们就可以争抢霍氏这个大蛋糕。他们谁都没有想过,霍佳娢会嫁人,毕竟,她的身体情况就在那里摆着呢,能不能生孩子都不确定,哪个正常的男人会愿意娶她?至于其他居心不良的人,那也要看他们这些人答不答应!

    退一步说,就算嫁了,这个人也只会是从董事会的这些家庭里面出。总之,他们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凭白让其他人染指霍氏的!因此,他们这会儿看着胡长青,无异于看待企图牟图自家财产的罪犯一般,恨不得立马让他消失。

    看不惯周围人不善的眼神,即使他们家再怎么不欢迎胡长青,但是只要他是自家人,王恩还是很不爽他被人这般对待,只是他刚想开口,就被自家老爸拉住了。

    “不要急。”

    有些事是他们两个必须要面对的。霍佳娢现在的身份说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但是只有他们这些时刻在她身旁的人知道,这其中,她又要承担多少,胡长青既然要作为佳佳的爱人,携手她走过一生,这些东西,他们两个就应该去一起承担,一起去面对,一起去化解。

    这一次没待霍佳娢开口,胡长青就站了起来,“大家好,我是胡长青,佳佳的未婚夫,之前觉得大家都在忙,也就没好意思打扰大家,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包涵。”

    胡长青一说完,在座的各位简直都要傻眼了,这人到底什么时候、哪块地里冒出来的啊?怎么还就未婚夫了呢?

    但是相比于他们的诧异,霍佳娢倒是笑的甜美不已,“长青,这些都是咱们的长辈,才不会跟咱们计较的,王叔,您说是吧?”

    被点名的王叔无奈一笑,其实他也不喜欢自家小棉袄有未婚夫啊!但是为了自家小棉袄,王叔只得忙不迭儿的含笑说道,“那是,我可舍不得生我家佳佳的气。”

    在座的人都知道王云奕摆明了就是霍佳娢那边的,但是这个时候,人家的家务事,他们也不好过多的询问,众人连忙将脸上的笑容拾起来,纷纷开口祝福两句。

    潘山白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但是仔细一看,还是能够看出跟霍佳娢进门之时,二者之间的差别的,此时,他看向胡长青,如一位关爱后辈的长者一般,不紧不慢地问道,“胡先生哪里人啊?在b市没见过你啊。”

    胡长青手中照料着给霍佳娢收拾好她的餐具,闻言看向潘山白,脸上挂着浅笑,自带一股矜贵之气,“我是c市人,不太常来b市,潘伯伯自然没见过我。”

    “哦,c市人。”潘山白脸上若有所思,但是毕竟信息太少,他索性呵呵一笑,大方问道,“胡先生不要嫌我烦,我们这些人都是看着佳佳长大的,有些事虽然老套,但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儿还是要问上一问的。”

    胡长青客气一笑,“潘伯伯喊我长青就行了,您是佳佳的长辈,没什么不应当问的。”

    “那就好,那就好!”潘山白继续说道,“长青啊,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啊?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啊?”

    胡长青脸色未变,虽然他平日里并不是太喜欢这种方式,但有些时候,对待有些人,这样反而才会让对方快点闭上嘴,简单、方便、一步到位,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这几年跟朋友合资开了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我爸在c大教书,而我妈受累一点,管理家里的公司。”

    “这样啊。”姓胡,爸爸教书,妈妈管理公司,不会是那一家吧?如果是真的,那......“不知清科的蒋姿慧女士......”

    胡长青没有回答,一旁的王叔倒接了过去,“好了长青,你也不要这么吞吞吐吐的了,这里面都没有外人,你们胡家根基在c市,你这些伯伯们没有见过你也不奇怪。再说,霍氏也没有跟胡家有过生意上的往来,要不是老爷子早早把你这个孙女婿给定下来了,你和佳佳还指不定都在哪里呢?”

    王叔这话一说完,既然是霍老爷子早年间给定下来的,在座的各位就更没什么好问的了。再说,胡家在全国的房地产产业里面,那也可以说是响当当的名号了,这门亲事,门当户对,他们又有什么可置喙的呢?

    只是自己算好的棋被无端打乱,众人虽然脸上端着笑,口中说着祝福的话,但是心里到底怎么想,那可就不一而论了。

    但是这些完全影响不到霍佳娢的好心情,自家青青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她从来都不否认这些外在条件的重要性,虽然大家都知道,看一个人首先要看他这个个体,但是你所有的外在条件,尤其是家世,却是一个其他都无法比拟的敲门砖。

    潘远志看着胡长青时不时照料霍佳娢用餐,倒是一副娴熟的模样,眉头一挑,“胡先生什么时候认识的佳佳啊?”

    霍佳娢嘴巴没停,听到潘远志的话,想都没想就撅回去了,“远志哥,你累不累?还胡先生,没听见大家都是怎么叫的?喊哥!”

    潘远志讪讪一笑,“佳佳,这可不是那么算的,虽然长青是比我大,但是要按照你这边,他还得喊我哥呢。”

    霍佳娢嘴一撇,“潘大志,差不多得了哈,长青是你叫的吗?还喊你哥,多大脸!”

    虽然霍佳娢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正常上学、玩耍,但是两家的关系在这摆着呢,他们也不可能不熟识。小时候,都是家里的霸王,但偏偏被所有人嘱咐要让着这个瘸腿小娃娃,潘远志虽然要比霍佳娢大上几岁,可被家里宠的也是无法无天,哪能说让就让!

    为此,霍佳娢和潘远志私底下没少掐,但是他毕竟是大哥哥,所有人也会先说他,天知道因为有王恩那个大块头在,他根本就没占着丁点的便宜,反而挨了不少打。所以,久而久之,不说潘远志跟霍佳娢是死敌吧,但是两人私底下都是没大没小的,长辈们看在眼里,反倒是觉得他们关系亲密,其实霍佳娢心里烦不死他。

    以前的潘远志还像个二世祖一般,虽然大本事没有,但是也不太招人烦,最起码霍佳娢觉得他挺真的。可是自从之前他被潘山白送出国几年后,整个人就变得油里油气的,看着就阴险、虚伪,霍佳娢没得看了就够够的。

    胡长青将剥好的虾蘸了料碟放入霍佳娢的小碗里,大概是之前在她变成小不点的时候习惯了,胡长青总是不自觉的照料着霍佳娢的一切,即使她现在已经是个正常人了。好在因为众人的思想都还停留在霍佳娢是个需要人时刻照料的残疾人的层面上,因此,也没有人觉得不妥或是别的什么。

    这里的虾子做的还是不错的,再加上霍佳娢本来就比较喜欢吃虾,胡长青手里就没停,继续剥着下一个,但是他脸一转,看向一旁的潘远志,“远志咱们也差不多大小,就以名字相称吧。”

    潘远志不置可否,举杯遥敬了胡长青一下,胡长青将手里的虾仁放到霍佳娢的碗里,擦了一下手,方才举杯回敬过去,举手投足间,谦贵有礼,落落大方。

    霍佳娢年纪小,又是女生,身体还不好,以往聚餐大家大多都是不沾酒的,就算是喝,也都是一些度数低的红酒,再说,在座的这些人,年纪也都不小了,这年头需要让他们陪酒的,还真没有几个。

    但是这会儿胡长青的出现果断引起了众人的高度关注,胡长青眼看霍佳娢也吃得差不多了,对于众人的热情他也不推辞,再加上场上还有王叔和王恩看着,霍佳娢也就没开口拦着。

    不过在看到潘远志频频给胡长青倒酒的动作时,霍佳娢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无名的怒火,这个潘大志,不地道啊,要不是时候不对,霍佳娢分分钟想收整他!不过,现在不能动手,不代表以后不行,霍佳娢在心里默默的为潘远志再记上一笔,日子久着呢,她总得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