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求婚
    接下来的时间,霍佳娢不知道自己起起伏伏了多少次,方才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就如那一叶浮萍一般,浪头一来,她根本无从招架,只能紧紧攀附着身边这个人,任由他带着自己在陌生的情.潮中,一去不复返......

    等到霍佳娢口中喘着小粗气清醒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在在上了,自己背上的一只大手还在规律的拍抚着,一下一下,是她所熟悉的频率和气息,看着对面那张餍足的脸,想到之前自己被折腾的情景,霍佳娢小脸又不禁红上了几分,不好意思再看他,霍佳娢状似无意间翻了个身。13579246810

    胡长青嘴角含笑,看着上小人儿掩耳盗铃般的一举一动,并不点破,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他家这个,只是暂时变成兔子,实质上还是那只狡猾娇俏的小狐狸的,逼急了,咬人还是小事,就怕她气急了,素他个几天,那可真就够他受得了。

    不过,他可以允许她害羞,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允许她远离他,眼看小东西再滚都能滚下了,胡长青长臂一捞就将她固定在了自己怀里,也不说话,但是大手却以十分霸道的姿态占有性的放在霍佳娢的肚子上。

    霍佳娢也只是初时醒来十分不好意思,这会儿折腾一番,也就累了,话说被颠了这么久,她身上也是不好受的好嘛。霍佳娢背靠着后面暖烘烘的胸膛,磨蹭几下,待在胡长青的怀里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后,也就不再动了。

    “小东西,睡吧。”

    胡长青的声音在霍佳娢的头顶响起,低沉暗哑,没有了刚才不自觉散发荷尔蒙的魅惑,更多了几分无声的溺和**,与此同时,他胸腔的震动,就这样前胸贴后背,传递到霍佳娢那儿,霍佳娢只觉得自己的心都酥麻麻的,是那样的熨帖而又心安。

    两个小时之后,霍佳娢模糊醒来,本想伸个懒腰,无奈身体被禁锢住,一时之间竟无法大动弹,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手臂,霍佳娢才反应过来,貌似她跟她家意中人又同共枕了。

    霍佳娢勉强翻转了一下身子,看着面前睡梦中的胡长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这般,安静的睡着。一年过去了,以前的她以小不点的姿态,只能站在他的枕边端详他的模样,一边看一边垂涎。现在她躺在他的怀里,即便他睡着了,也眷恋般的要将她紧紧抱着她,她可以肆无忌惮地描摹他的模样,不仅是那张俊朗的面庞,如果她想,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随时欢迎着她的临幸,想到他之前的火热,霍佳娢口中就有些燥热。

    都是他,让她也变得这般色了......

    不过霍佳娢仔细一想,便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了,她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之前他抱着她,在洗漱间内就那样上下颠簸着,貌似在某一刻滔天的波浪将要奔涌而来的时候,他好似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她当时被接连的快.感占据了整个身心,就连脚尖都是痉挛的,也就没顾得上,现在想来,貌似是......

    霍佳娢也顾不得打扰不打扰他了,双手并用就拍向胡长青,“青青,青青......”

    她语气当中的迫切与慌张一下子就惊醒了睡梦之中的胡长青,胡长青连眼都没有睁开就赶紧起身抱着霍佳娢,“怎么了小东西?发生什么事了?”

    霍佳娢一脸的着急,“你之前是不是,是不是......”

    原来是这个啊......反应过来的胡长青无奈一笑,他说的时候她不经心,难得这会儿她还能记得起来,不过明白过来的胡长青却不急了,反而老神在在的问着,“我是不是是什么啊?小东西,你不说清楚,我又怎么能知道呢?”

    霍佳娢一看他的脸色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之前只是因为在情.事上的害羞和生涩,一沾染上去,这才显得智商不在线,这会儿,咳咳,不污了,她智商杠杠的好吗?一个人完全可以绕地球三圈!

    霍佳娢小手在胡长青的胸膛上狠狠来了一下,稍稍撑起自己的身子,居高临下道,“别绕圈子,赶紧再说一遍!”

    胡长青看着送到眼前的春.色,很是满意,尤其是之前自己种上去的红梅朵朵,盛开在如雪般晶莹洁白的肌肤上,是那样的鲜活和让人惊艳。

    他的目光太过于直白,就这般大喇喇的瞻仰着,膜拜着,霍佳娢不知不觉就跟着看了过去,这一低头,麻蛋,刚才一激动忘了她现在还是赤条条无牵挂的状态了,囧!

    霍佳娢赶紧再将身子低了下去,紧贴着某个人的胸膛,但是显然她这个动作更让某个人陶醉,胡长青眼中晕着一汪深潭水,早已春.潮涌动。

    “小东西你再这般下去,我就不敢保证你可以吃得上晚饭了......”

    霍佳娢也感觉到了身下某个人的变化,不说底下抵着她腿心的那一处,就连他的体温,都瞬间热了不少。霍佳娢舔了舔自己稍显干涩的嘴唇,一狠心张嘴就咬了下去,“你说不说?!”

    深感自己此举霸气斐然,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点个赞!霍佳娢继续“恶狠狠”的瞪着面前之人。

    被“袭.胸”,不对,是胸被咬了的胡长青哭笑不得的看着怀里炸毛的小东西,无奈道,“小东西,我之前有那么用力的咬你吗?其实与其咬,我更喜欢你用舔的......”

    这个大.淫.魔!霍佳娢怒极反乐,她眉一挑,邪邪一笑,“真的吗?要不要试试啊?”说着她的小手就开始游移着触碰在胡长青同样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一点一点,缓慢而又摄人心魂。

    知道再这般下去自己真就忍不住的胡长青赶紧深吸一口气,手臂上一使劲,再次将霍佳娢紧紧的桎梏在自己怀里,喟叹一声,“小东西,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回家,真好,他说的是“家”呢,那个属于他和她共同拥有的家......

    其实自小失去双亲又瘫痪在的霍佳娢,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能够回家,回到那个满是温暖和爱的家。但是这个愿望却一直没能实现,即便到后来,王叔王婶如亲生父母一般,待她爱她,甚至为了照顾霍佳娢的情绪,搬到了霍宅,但是常年住在医院的病房之中,鼻尖满是消毒水的味道,霍佳娢还是没有家。而这个房子,对于霍佳娢来讲,除了残留的四岁之前模糊不清的记忆,她对它,同样是陌生的。反而是胡长青在c市的那个公寓,霍佳娢一变身就出现在那里,因此那里承载着他们之间这一年多来发生的点点滴滴,霍佳娢熟悉它,也眷恋它,因为那里有着他,便有了可以承载她一生幸福快乐的保证。

    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胡长青的大手沿着霍佳娢的背线不停地抚摸着,他又如何不明白她的心结?越是了解她,不仅是快乐的她,更是满是伤痛的她,胡长青就越怜爱她,怜她的伤痛,爱她的快乐,于是不再绕圈子,胡长青收敛了自己之前想要玩闹霍佳娢的心思,在她的耳边郑重的说道,“小东西,咱们结婚吧。”

    这个求婚以后霍佳娢每每想起来都怨念不已,没有鲜花,没有烛光晚餐,甚至没有任何的惊喜,除了戒指早早被他套在了自己的指间,什么都没有。更过分的是,他们前脚才刚......爱.爱......后脚他就求婚,他们两个人甚至两个衣服都没有穿,就这般赤果果的坦诚相见。

    而且,人家求婚都是单膝跪地,深情款款的问道,“你愿意嫁给我吗?”你听听他说的什么,“咱们结婚吧”,她连个“愿意”都省了......

    可是,无论之后霍佳娢想起来如何的怨念,此刻她趴在胡长青的怀里,只觉得这个怀抱让她无比的有安全感和归属感,这个人深爱着自己,而她,也深爱着他,如此这般足以。于是霍佳娢仰起头,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注视着胡长青,回答的郑重而又甜蜜,“好啊,我们结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