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口袋中的小不点 48 订婚期
    苏若雪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是那张脸,温和俊美,文质彬彬,甚至看着她的眼神中,有她渴求已久的爱恋和深情,但是奇怪的是,她却越瞧,越觉得陌生……

    早在一年前醒过来,苏若雪彷徨过,错愕过,她不知道那所有的一切均是她昏迷时产生的梦境,还是真的真实存在过,发生过,只是老天爷怜惜她,又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

    若是假的,可是梦境之中的痛苦怎么那么清晰,那种从心痛到心死的煎熬,她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胸口似要窒息一般。但,若是真的……

    苏若雪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依然那般俊俏,书生意气,风流倜傥,苏若雪甚至眼前还能浮现小时候他给予自己的温暖。

    苏家三姐妹一胞三胎,娘亲当初为了生下她们三个,难产去世,独留她们和可怜的爹爹,苏父痛失爱妻,本欲追随而去,但因妻子临终之前的请求,只能存活在这人世间,日日饱受煎熬。初始,面对这三个孩儿,苏父的感情是矛盾的,既感恩她们的到来,又恨她们夺走了妻子的性命,因此,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感之下,苏父选择了逃避。

    他日日忙于生意往来,大约是老天爷想要弥补他丧妻之痛,苏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甚至后来,苏家三姐妹的舅父姜厚林高中探花,继而被武阳侯榜下捉婿,娶妻生子彻底留在了京城,苏父带着刚满五岁的苏家三姐妹也搬了过去,并且在京城迅速占领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初到京城的苏家三姐妹,就跟那束了翅膀的小黄莺一般,新奇有余,却也不似之前在安阳城那般自在了。京城那样大,也比安阳城繁华,可她们人生地不熟,爹爹又忙,她们轻易就不能出去了,唯有去舅父家,跟着舅母还能瞧些热闹。

    舅父家有一个表哥,一个表姐,还有一个刚会走路的小表妹,苏家三姐妹从小相依为命,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玩伴,她们高兴坏了,舅母王氏也很是和善,对她们甚是疼爱,即便她们仍旧敏感的觉察出,这种疼爱到底跟她疼爱表哥表姐她们有丝不同,但是,对于从小丧母的苏家三姐妹来说,仍旧弥足珍贵。

    姜庆泽身为姜府的长子,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在父亲的叮嘱中,对于刚来京城三位小表妹也很是照顾,反正他惯是会做哥哥,三个表妹不仅模样长得乖巧可爱,更似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一样,或幽静,或冷然,或跳脱,十分讨人喜欢。

    姜庆泽年长她们三岁,当时行事就颇有其父之风,稳重有持,苏家三姐妹也很高兴有了一个大哥哥。

    但是孩子多了,就算是亲生的,也有个比较,苏若雪的性子天生要冷一些,相比于大姐的幽雅沉静,小妹的俏皮爱娇,身为姑娘家,时间久了,她这般就不是那么讨喜了,好在她素来清冷惯了,也并不是太往心里去。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在弟弟妹妹中很受欢迎的表哥反倒对她很是关心……

    苏若雪现在想来,都不知道当年年幼的自己怎么会说出那句话,但是他答应了不是吗?

    如果梦境是真的……

    苏若雪清冷的双眸中闪过一丝隐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梦境是真的,那么,她履行了当初的诺言不是吗?至于这一世,她并不欠他。

    “表哥,今儿个人多,不便说话,我就先告辞了。”说完,不管对面之人的反应,苏若雪毅然踏出脚步。

    “雪儿……”她的动作有些太过突然,姜庆泽只堪堪喊了一句,她人却已走远。

    “子檀兄,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只见从右边的院门之中走过来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看到姜庆泽之后,甚为热情的走了过来,“前面的宴席都已经开始了,走走走,大家伙儿都在等你了。”

    今儿个是七月初七——乞巧节,京城中的读书人在三元楼中拜魁星,姜庆泽身为吏部侍郎长子,同时也是本次乡试的解元,自然而然的受到了万众瞩目。

    对于来人的自来熟,姜庆泽心中不喜,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够私底下可以跟雪儿相处的机会,想必刚才就是因为他的到来,方才惹得雪儿早早避开了。可是,他仍旧端着笑容客气有礼道,“王兄,您先请。”

    苏若雪的确是因为此人的到来迅速离开,毕竟这辈子她真的再不想跟那人有一丝一毫的瓜葛,平日里能够以表哥表妹相见,已是她最大的极限了,为了爹爹,为了死去的娘亲,也为了至始至终都很是疼爱她们三姐妹的舅父,苏若蕊不想去恨。

    但是不恨,不代表原谅。

    不想再想这些烦心事,苏若雪快步往前走去,既然老天爷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那么这一次,她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的家人,让他们此世都顺顺利利,早一日得到幸福。

    思及上一世,大姐就是因为这一次偶然,方才让未来的大姐夫误会了,即便两人相互有心,但是总归走的太过波折,想到这里,苏若雪脚下更快,若不是顾念着今儿个人实在是多,她都想驾着轻功快速奔赴过去。

    苏若雪忙着往前赶,却不知在她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男子,只见那人身着宝蓝色紫竹暗纹锦袍,身材颀长,俊美异常,一双上扬的双眸正在若有趣味的瞧着这一切。

    此人正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京城三害”之一的智多星——李裕李二公子。

    十六年前,被大夏百姓誉为翰林之家的裴府,出了个喜武厌文的大孙子,可能是裴府出了太多的文曲星,因此这裴府一向一脉单传,这不,这一代到了裴昊这儿,看见圣贤书就烦,小小年纪整日里就爱耍枪舞棒,弄得裴老爷子和裴大人费死了脑筋都改不过来,索性放弃,裴大人到地方上任,而裴老爷子荣养在家,因材施教,专门教授自己这个头疼的大孙子。

    这样一来二回,就求到了自己的老对头——永定侯的老侯爷李闯身上。

    李闯当年就是泥腿子出身,因战事在沙场上用命马上封侯,并且成功迎娶了备受宠爱的昭仪大长公主,可谓是逆袭人生的典范。李闯大字不识几个,行事也向来粗鄙不堪,虽然会打仗,但是到了朝堂之上就备受嘲讽。裴太傅裴老爷子作为天下书生的代表,免不了对他的德行也颇有微词,但二人打嘴仗打习惯了,长此以往,竟也萌生出一种扭曲的情意。

    当初听说裴家宝贝的金孙子厌文喜武,李老侯爷只觉得那个痛快,凭什么他们娘吧几几的文臣就能把眼珠子放在头顶上看人?也不怕一个闪电过来,劈瞎了他!

    但是,李老侯爷幸灾乐祸为幸灾乐祸,他做人某些时候也知道看些眼色,眼瞅着裴老爷子舍了脸面让他教授裴昊武功和兵法,李老侯爷也没拿大,乐呵呵就过去了,顺带着,也把自家的二小子——李裕给裴老爷子送了过去。

    李老侯爷虽然看不起那些整日就会叽叽哇哇的文臣,可却也瞧得清楚,他这辈子将仗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先不说他尚了公主,就说天家,古来那些征战南北所向无敌的大将军,有几个最后落得了一个好结局,所以,他们李家的子孙最好不要子承父业,方才能安安稳稳的“享清福”。

    说也稀奇,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许多人家求子不成,但这永定侯府一生一个准,都是大胖小子,昭仪大长公主为李老侯爷生了三个儿子,之后儿子生儿子,永定侯府如今总共有八位公子,而李裕排行老二。

    因为长相最肖像昭仪大长公主,虽然性情顽劣了一些,但李裕仍很受宠爱,尤其是李老侯爷,即便他看到自家的淘小子就心烦,做梦都想得个娇滴滴的可爱孙女,但是因着李裕这张脸,他还是永定侯府中,李裕长成如今这个抽风性子最大的“帮凶”。

    李裕从小就蔫儿坏,每次出门闯祸背黑锅的不是疼爱弟弟的大哥,就是年幼不懂事的弟弟们,他躲在后面不仅挨不着,每次人家找上门来还能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时间长了,虽说兄弟几个都知道他坏,可是他整人的把戏也多,因此,也都喜欢跟他玩,但是大人们不高兴了啊。

    李老侯爷即便再偏袒二小子,但是眼瞅着今儿个二儿媳妇在自家公主媳妇面前告小状,明儿个三儿媳妇找公主媳妇哭诉,李老侯爷受不住了,叫过来儿子狠狠训了一顿之后,正好等价交换,让裴老爷子教导自家人烦狗厌的二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