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昭绮公主
    我是真的把姬娀嫱当朋友,所以才把话说的这么直。我这么说话,也是相信她,相信她会因为这番话改变想法。

    “哼……花言巧语……甜言蜜语……怪不得能勾搭上那么多女人……你个死泥鳅……扮猪吃老虎……装老实人……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虽然这样说,但姬娀嫱的态度已经完全缓和下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就在我打算继续聊正事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

    敲门声急促而有力,一听就知道是有急事。我立刻起身,叫了声“请进”,房门便急匆匆的打开,林忠升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他眉头紧锁,表情凝重,脸皮紧绷着,双手握拳,呼吸有些急促。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姬娀嫱,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再次跟着他来到走廊,把房门关好。

    “校长主动联系我了。”

    不等我发问,林忠升便用极快的语速说道。

    “皇城那边出事了,而且是大事。现在事情已经变得非常复杂,皇家和国防部可能会翻脸,校长让你先避避风头——啊!不对!顺序错了!太着急了……太着急了……我重新说。”

    在调整了一下呼吸和情绪之后,林忠升重新说道。

    “团长,皇城那边出事了——唉,不对!”他懊恼的捶了两下脑袋,“我有点说不明白了。团长,您先实话实说,您和昭绮公主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哈?!”

    昭绮公主?不是昭熙公主吗?

    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怎样作答。林忠升盯着我的脸看了几秒钟,无奈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团长啊团长,您这人真是……您让我怎么说您好呢?”

    “不是……咱们不是在说皇城那边的事吗?怎么突然扯上我了?”

    “唉……怪我,是我太急了,没把话说明白。”林忠升又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您是在不知道昭绮公主身份的情况下和她认识的。唉……真是人不可貌相,我没有贬低您的意思,但您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

    刚才一共来了两通电话,瑞王府那边的消息是先来的,电话才挂断,校长的电话就来了。我先和您说瑞王府那边的态度吧,瑞王说,是昭熙公主看上了您,喜欢上了您,您也同意了这桩婚事,所以他才发表了声明。

    所以我才说事情变得复杂了。如果您同意了这桩婚事,您今天早上就不应该是那种表现。可这个复杂只是个开始,在接了校长的电话之后,事情才变成了‘非常复杂’——我感觉,‘非常复杂’已经不足以描述现在的状态了。”

    说到这里,林忠升缓了口气,看着露出更加茫然的表情的我,又叹了一口气。

    “不管您和昭熙公主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只要能把事情弄明白,就有解决的可能。可问题是,现在又多了个昭绮公主——看样子,您根本没听说过昭绮公主的名号。说简单点吧,昭绮公主是当今皇帝的妹妹,她也喜欢上您了。

    今天早上,校长奉召入宫,为的就是这件事。您可能还不知道,在经历过上次的事件之后,您在皇城里已经比较出名了。再加上校长有意提拔您,又让您为皇帝练兵,现在皇城里几乎没有不知道您名字的人。

    但是昭绮公主对您的了解似乎不局限于此。皇帝向校长透了口风,说您见过昭绮公主,还给她送过玫瑰花。她在看过今天的《元兴日报》之后就昏过去了,醒来之就要出宫,甚至不惜以死相逼,就是为了去见您。

    为了方便您了解形势,我稍稍跑个题,给您说一下当今皇帝和昭绮公主的事情。这两人的身世是比较可怜的,自幼父母双亡,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当今皇帝是个很努力的人,他十六岁就受封男爵,十八岁受封子爵,二十一岁受封伯爵,如今他二十三岁,已经是皇帝了。他在皇城里一直很有名,也很亮眼。

    昭绮公主也很有名,不过她是另外一种有名。在当今皇帝还没登基的时候,大家都叫她‘软公主’——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往不好听了说,就是软柿子,谁都能欺负她。

    当今皇帝很爱惜昭绮公主,不想让她受欺负。但是皇城那种地方,不是说你欺负我妹妹,我就能教训你一顿,为妹妹报仇的。即便是现在,如果是掌握实权的皇族欺负了昭绮公主,当今皇帝也拿他们没办法,更何况是以前了。

    为了不让昭绮公主受欺负,当今皇帝只能对她进行诸多限制,尽量不让能欺负她的人见到她。这本来是好事,可是当今皇帝做事太过努力,对他人要求的也太过严格。在他所谓的保护之下,昭绮公主完全失去了自由,甚至连吃饭喝水都有规定。

    这件事在皇城里十分有名,甚至到了被人引以为鉴的地步。我也有妹妹,以前我也总管着她们,要求她们如何如何去做。后来同学给我讲了这件事,我就对她们放宽了许多——呃,不好意思,跑题跑得太远了。

    总而言之,当今皇帝非常爱惜昭绮公主。虽说是对她进行了诸多限制,但那属于过度保护,正是爱惜的表现。如今昭绮公主喜欢上了您,甚至为了您不惜对兄长以死相逼——据说从小到大,昭绮公主从未违背过兄长的意愿,这足以证明昭绮公主不是单纯的喜欢您,而是恋上您了。

    昭绮公主作为当今皇帝的妹妹,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这事传出去影响会很不好。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种办法。第一,让昭绮公主死心;第二,把那个男人给她。

    当今皇帝选择了第二种——这样一来,问题就又出现了。您已经与昭熙公主订婚了,昭熙公主也是皇家的人,毁婚也会有损皇家的颜面。但这不是重点,皇家的面子大多在皇帝脸上,皇帝丢了脸,皇家才是最丢脸的。

    重点在于,这件事已经和树立军人楷模的事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果您和昭熙公主的婚事取消了,刚刚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就会崩塌,再想把形象树立的那么高大就难了,所以国防部肯定不会同意的。

    皇家是好面子的,也是必须维持面子的。国防部是务实的,也是必须务实的。现在皇家想要维护颜面,国防部想要军人楷模,双方都不可能做出让步——所以我一开始才说,皇家和国防部可能会撕破脸。

    好在目前国防部还不知道这件事,一旦他们知道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皇帝今天召校长进宫,为的就是能找出一个两全的办法。校长刚才亲自打来电话,说皇帝要和您谈谈,所以您现在就得进宫。

    校长说,车已经备好了,应该再有……”林忠升看了一眼手表,“再有十多分钟就到了,您现在就得跟我下楼。这次是召您进宫,我不能跟着一起去。觐见皇帝的规矩,来接您的皇城侍卫应该会告诉您,以您的能力,肯定应付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