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内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去司琮魄家的路上,毕锦给我讲了不少有关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事情。

    作为帝国最高规格的军事学府,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都被冠以“帝国精英”的称号,还会颁发专门的勋章。毕业之后,他们可以自行挑选就职部队,入职后还会享受破格升职、跨级参与决策之类的特权,在军队中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毕锦说,虽然司琮魄是这副讨人厌的鸟样,但他在同学中的人缘相当好。就算是现在,还经常有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找他,希望他转调到自己所在的部队去就职,他却不去,非要赖在第七军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毕锦还说,司琮魄似乎非常看好我。我之所以能进入军队,又被破格提升为军官,就是因为司琮魄在暗地里和上头做了交易。

    本来司琮魄是不肯升职的,他在中尉衔上已经赖了三年了,死活都不肯进职。若是一般的军官,上头要是想升你,你不想升也不行。但司琮魄是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他有特权,可以拒绝晋升。

    上头一直拿他没办法,直到我被绑到第七军团,他才主动和上头谈判。只要上头把我破格提升为军官,让我在他手下做事,他就乖乖升到上尉。在这之后我每升一级,他就升一级,不过我什么时候升职,要由他来决定。

    司琮魄是第七军团中唯一一个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就算他没有能力,上头也想重用他,给军团脸上贴贴金。他提出的条件对于上头来说不是难事,所以上头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看好你,但是我确信,只要你去找他帮忙,他肯定会帮的。”

    最后,毕锦笃定的说道。

    他从没和我聊过这些事,我也没想到,平时很少在军队露脸的毕锦,居然对军队的各种内幕如此了解。

    每个人都不简单呐……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又长了点见识。

    我们先是到了其中一个情妇家,司琮魄不在这里,于是又转到另一个情妇,就是那个打过毕锦耳光的女人的家。到了地方之后,毕锦没有进门,拉长着脸等在外面。他不进门,我也不好进去,只能在门口和司琮魄说话。

    “知道了,等着吧。”

    在我把事情说完之后,司琮魄只是甩下这样一句话,然后就把门关上了。我心中有些忐忑,总觉得司琮魄不靠谱。毕锦却说,放心,那孙子帮定你了,要不能让你“等着”吗。

    我这才明白,这“等着”不是等消息,而是等放人。

    司琮魄的效率非常高,第二天下午,贾龙就亲自把大堂哥送到我家来了。

    明明只是一天不见,贾龙再见到我的时候,却是满脸堆笑,眉宇间透着些许谄媚。他是拎着一瓶酒来的,那酒我在商店里看到过,十块钱一瓶,在普通的老百姓眼里,这已经是高档货中的高档货了。

    “哎呀,枪爷,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啊!您要是早说,您在元兴陆军军官学校有熟人,还用什么上面下面的,放不放人,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哦,对了!这瓶酒是孝敬咱爹的,别嫌差啊!”

    “龙哥,您……您这也太客气了……”

    “客气什么啊!都是自家兄弟,以后有事儿您说话!千万别和我客气!”

    把人送来之后,贾龙非要请大堂哥吃饭,说是要给大堂哥压惊,还要请我家人一起去。我拗不过他,只能应下。

    老农还住在我家,所以他也跟着去了。在饭桌上,贾龙热情的不像话,甚至给我一种反胃的感觉。

    就算我认识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贾龙也没必要巴结我。就算他巴结我,也应该在巴结我的时候,暗示我把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熟人介绍给他认识。可是从始至终,贾龙就是在巴结我,甚至要和我做结拜兄弟,这就太反常了。

    俗话说,反常必有妖。我不知道贾龙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趁着他给大堂哥灌酒的时候,悄悄溜出去,想去把帐结了。谁知道贾龙早有准备,在柜台那边放了押金。

    我不想欠贾龙的人情,因为这人情不好还。一想到人情,我猛然意识到,我还欠着司琮魄的人情呢。

    18日一早,我就去了商店一趟,买了几十块钱的东西。我先是去了首都治安局一趟,给贾龙和他的弟兄们送去了这些“慰问品”,然后又去找司琮魄,想请他吃饭,道个谢。

    司琮魄爽快的接受了我的邀请。可让我费解的是,他非得把两个情妇都带上,还在饭桌上非常详细的,像是介绍商品似的,向她们介绍起我来。

    “别看这小子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你俩可别被骗了,他滑着呢。”

    介绍结束之后,他这样对那两个年轻的漂亮女人说道。

    “不过他的滑是泥鳅的滑,不伤人的,靠得住。虽然没什么立场,但是遇到任何事,都可以找他帮忙。就算没欠我人情,他也会帮忙的,是吧,理子?”

    “啊?哦……哦。”

    司琮魄说话做事,经常给我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他说的话都没什么毛病,却给人一种话里有话的感觉,让我直犯迷糊。

    “他到底有多靠得住?”

    说话的是打过毕锦耳光的女人,她的名字叫羽江,经常穿白色的衣服和鞋。她是个冰山美人,不管离远还是离近,都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她不常出现在司琮魄身边,我是在进入军队之后才认识她的。

    “琮魄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另一个女人笑道,“他会帮忙,这还不够吗?”

    这女人就是以前我在赌场工作时见过的那位,她经常穿红色和紫色的衣服,还有黑色的鞋,每次都打扮的很诱人。和这位名叫筑瑛的女人和冰冰凉的羽江完全相反,给人一种慵懒的温和感,还能让人感觉到邻家大姐姐般的安心感。

    “帮忙也得说清楚些,否则我哪知道他能帮什么忙。”羽江冷冷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不认真听人说话。”筑瑛莞尔一笑,“琮魄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呀,任何事,任何事都行。”

    “哼,就他?能靠得住?”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不该接话。

    “放心吧,靠得住的。”

    这时,司琮魄微笑着开口了。他把我在赌场救伤员的事讲给她们听,在这之后,羽江就闭紧了嘴巴,不说话了,筑瑛则是朝我露出温和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