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霜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1月1日,西历1914年的第一天。

    因为怕部队有任务,我和老农一大早就回军营了。中午的时候,毕大小姐找上门来,和我说了声“嗨皮妞叶”。我不知道“嗨皮妞叶”是什么意思,就问她,她说是新年快乐的意思。

    “那你也嗨皮妞叶。”

    在说了这句话之后,我突然想起昨天下午的事,又问她说。

    “这是什么语?”

    “因格兰德语。”毕大小姐回答说。

    “那遮曼尼语的新年快乐怎么说?”

    “应该是‘福欧沃斯乃压’吧?”

    “福——福什么?”

    “福欧沃斯乃压。”

    “福欧沃斯纳——”

    “乃压。”毕大小姐耐心的纠正道。

    “福欧沃斯乃压。”

    “对!福欧沃斯乃压!”

    “哎呀……真难说。”

    “你又没学过遮曼尼语,当然觉得难说了!”

    也许是我很少主动请教问题的缘故,毕大小姐显得非常高兴。我又问了她几个遮曼尼语问题,比如说我听到妮可说的第一句话,“布吾德俄”是什么意思,她告诉我那是哥哥的意思。我又问她,遮曼尼语的“朋友”怎么说,她说是“范安德”。

    昨天约瑟夫好像是说过“范安德”这个词吧?

    “除了新年以外,遮曼尼还有别的什么节日吗?”

    “嗯……我也就知道几个,比如说五旬节啊,圣诞节啊,复活节啊,还有就是啤酒节,在慕尼黑,我同学有去过的,但是我没去过。”

    “这几个节都是要庆祝的吗?”

    “当然了,过节就是要庆祝的嘛……嗯?你怎么突然对西方的节日感兴趣了?”

    哈……其实也不是感兴趣。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在过这些节日的时候约瑟夫又偷了他家过节的钱去赌,我大约在几月几号可以揍到他。

    “啊,没什么,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些节大约都是在什么时候。”

    “为什么呀?”

    “因为——呃,大小姐,您没事儿吧?”

    因为注意力一直在遮曼尼语和遮曼尼的节日上,我一直没发现毕大小姐和平时不一样了。以前她都是穿那种西式的骑马装,我也就上次见她的时候看她穿过一次因格兰德式的西式长裙,感觉挺好看的,就随口夸了一句。

    没想到今天毕大小姐又穿着因格兰德式的西式长裙来了,只不过长裙外还裹了一层貂皮大衣,所以看起来不太明显。

    除了衣着以外,毕大小姐的态度也很不一样。以前她总是盛气凌人——说是飞扬跋扈也不过分,一上来就支使我做这做那,一点也不客气。

    可是现在呢?她就像个普通的上流社会大小姐,虽然还是有点盛气凌人的感觉,却是端庄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轻柔了许多。

    “怎么还叫我大小姐?”毕大小姐眉头一皱,“过分了啊。”

    过分?这有什么过分的?

    呃……等一下,等一下,容我好好捋一捋。

    之前毕锦请客吃饭的时候,说是要让我和毕大小姐订婚。不过毕大小姐也说了,她不想嫁给我,只是碍于场面没有明说。

    在饭桌上,毕锦和我家人已经谈好了,也许还暗中定下了什么协议,只是我不知道而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枪家和毕家都不反对这桩婚事,那我俩想不结婚都不行。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毕大小姐应该会非常生气才对。可她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还表现出一副顺从的样子。以我对毕大小姐的了解,她是一个非常有主意的人。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按照父母的吩咐,嫁给她不喜欢的人的。

    既然如此,她这种表现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阳奉阴违。

    原来如此!

    我明白了!毕大小姐这是想表面装出一副顺从的模样,然后暗中想办法毁掉这桩婚事。我了解毕大小姐的性格,她的家人自然也了解,说不定周围就有毕家人监视着。她不许我叫她大小姐,就是想让我配合她演戏,好让毕家人放松警惕。

    既然如此,那我必须得好好配合她。

    “呃,可是……可是不叫大小姐,那我该叫您什么呢?”

    “还能叫什么啊。”

    毕大小姐嘟起嘴,样子意外的可爱。

    “我哥叫我什么,你就叫我什么呗。”

    毕大小姐全名毕霜儿,毕锦叫她霜儿,那我也叫她霜儿?

    总觉得这称呼有些羞人呢……

    “那……那我叫了啊。”

    我吞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

    “霜儿。”

    “!”

    毕大小姐的脸“噗”的一下红了——真的是“噗”的一下。她转过脸去,用手做扇子,在脸颊边快速扇动起来。

    “你……你还是先别这么叫了……真是奇怪了……别人叫都没事……怎么被你叫就觉得臊得慌……”

    呃,我也没办法,谁让您讨厌我呢。

    “那我还是继续叫您大小姐吧。”

    “哼……哼!那、就……就先这么叫着吧!”

    也许是为了掩饰害臊的感觉,毕大小姐又变得强势起来。不过比起以前来,她还是温柔了太多,这让我非常不适应。

    “那么大小姐,遮曼尼人的其他几个节日大约都是什么时间过?”

    “其他的我不太清楚,我记得啤酒节是在10月,圣诞节是12月25号,就在新年前面。”毕大小姐认真回答说,“因为这两个节离的近,有些人会连着过,也有些人会只过一个。”

    约瑟夫没说圣诞节的事,那他家应该是只过一个那种咯?

    啤酒节应该就是个喝啤酒的节日,毕大小姐刚才也说了,这个节是在特定的城市举行,约瑟夫他们家肯定是不过的。在不清楚别的节日是什么时候的情况下,我只能做好明年年末揍约瑟夫的准备——前提是在这之前他不会来烦我。

    毕大小姐说她想逛街,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像以前一样,做好了给毕大小姐当苦力的准备。不想毕大小姐这次根本就不买东西,只是逛。虽然是在逛,但显然不是在逛街,因为她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商品上,而是在别的事情上,而且还挺开心的。

    至于她的注意力在哪里,又为什么开心,我就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