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平安才是硬道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陪毕大小姐逛了一个下午,并按照她的吩咐将她送回毕家之后,天已经快黑了。

    我本想回家去歇息,但因为已经定好,明天和后天要带兵打靶,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军营。也是巧了,在回军营的路上,我看到了贾龙。他带着十几个弟兄,押着两个人,正朝着首都治安局的方向走。

    贾龙也看到了我,不得我开口,他便快步走过来,握住我的手,热情的说道。

    “哎哟!枪爷!这么巧!这是遛弯儿去了?”

    “有点事儿。龙哥,您这是刚忙完?”

    “是是是!刚忙完!”贾龙摇了摇我的手,“枪爷,有空没?喝几盅去?”

    “哟,对不住了龙哥,明天后天部队有事,不能喝酒。这样吧,改天我请您。”

    其实打靶和喝酒并不矛盾,我只是不想让贾龙请客喝酒。我不想欠贾龙人情,他请我喝酒,我就得请回来,要么就得给他买点礼物,或者帮他办事。

    请喝酒,送礼物这都是小事,关键是贾龙是首都治安局的人,他能让我帮忙的事,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他请客喝酒时要我帮忙,我是很难拒绝的。

    “别别别,哪能让您请呢!我请,我请!”

    “唉!龙哥,您这就客气了!前阵子您刚请我喝过酒,哪能再让您花钱呢?”

    “那顿酒是给咱大堂哥压惊,不算请您的!再说了,您第二天还送了东西来慰劳弟兄们,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这次您要是不让我请客,那我明天也买些东西,给您送到部队去!”

    不愧是老江湖,几句话的功夫就把我吃的死死的。无奈之下,我只能同意让贾龙请客喝酒。我和贾龙都是那种随时可能有空,又随时可能没空的人,所以这次酒局只是定下,并没有确定时间。

    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但太阳还没下山。我无意间瞥见那两个被押着的人,两个都是年轻人,一人穿着黑色风衣,黑色西裤,头戴黑色礼帽,脚上是黑色的皮鞋;一人穿着灰色风衣,灰色西裤,头戴灰色的礼帽,脚上是深棕色的皮鞋。

    既然是被首都治安局的人押着,那他们多半是乱党。就算不是乱党,也有乱党嫌疑,或是可能与乱党有关。

    黑风衣,黑礼帽……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龙哥,这两位是——”

    “啊,他们是这次的行动成果。”贾龙皮笑肉不笑的回答说。

    行动成果?

    我疑惑的看向那两个年轻人,见他们虽被控制着,但是衣着还算整齐,脸上也没有伤,连礼帽都端端正正的戴在头上。负责押送他们的特工也只是制住了他们的手臂,防止他们逃跑,连手铐都没戴。

    要是放在以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首都治安局做事向来是“雷厉风行”,不管是不是真的乱党,抓的时候都会揍上一顿,手铐也是必戴的。

    贾龙的措辞也有些微妙。这不是我第一次在贾龙行动的时候遇见他,若是放在以往,不等我开口问,他就会大声炫耀说,这次行动的成果有多么多么辉煌,抓住了多少多少乱党。不管后面押着的是不是乱党,都会被他扣上乱党的帽子。

    可是这一次,他却用了“行动成果”这个暧昧的词语,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追问的时候,贾龙将身体探过来,小声说道。

    “枪爷,现在想麻烦您帮我个小忙。”

    “帮忙?”

    贾龙呵呵一笑,压低声音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到那两个小子没有?跟您说实话,他俩是实打实的乱党,证据确凿,而且还抓了个现行。”

    “呃……这不是挺好吗?”

    “好什么呀。”贾龙苦闷的咧开嘴,“您知道这两位爷是谁吗?一身黑那个,是相宁家的嫡长孙。一身灰那个,是翼王府的三公子。”

    我对厢宁家、翼王府没什么了解,但我隐约记得,我在报纸上读到过相关的报道。

    立宪派倒台后,内阁制解体,重掌大权的皇帝恢复了议政院和辅政司。在功能上,议政院和辅政司几乎没有差别,都是负责帮助皇帝处理军政大事的官僚机构。只不过议政院的参事只能由皇室成员担任,辅政司的参事则是没有身份要求。

    翼王府就是翼王的府邸,翼王的家眷都住在那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届议政院参事中就有翼王,辅政司参事中有姓相宁的。

    这样说来,这两位爷的来头着实不小。

    “枪爷,您是个明白人。有些事,不说明白您也懂。

    我们冲进屋的时候,只看到他们两个,其他人都跑了,他俩是留下做掩护的。为了拖延时间,他们报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拿出了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本来呢,我也不想抓他们。可是我们这次去是有准备的,我带去的人里面,不是每个都靠谱。如果我就这么把人放了,就会被人抓住把柄。可是如果抓他们回去,只要他们进了局子,相宁家和翼王府就会来找我的麻烦。”

    说到这里,贾龙眯缝起眼睛,再次压低声音说道。

    “枪爷,跟您交个底儿。就算没在这儿碰上您,我也得去找您,请您帮忙照顾这两位爷。不过枪爷,我这不是怕事儿。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就算我是条狗,相宁家和翼王府也不敢轻易把我怎么着了。而且这次是证据确凿,这两个小子跑不了的。

    不过咱得把目光放长远一些,替上头的人想一想。和您透个信儿,我们首都治安局是礼王府罩着的,礼王他老人家一直和翼王不对付,相宁家是站在翼王那边儿的。现在相宁家和翼王府的人都落在咱们手里了,如果把这件事用好了,您和我,今后都是前途无量!”

    对于贾龙,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他。

    凡是他说的话,不论是好是坏,我都要仔细琢磨一番,免得被他给卖了。

    就算贾龙说的都是实话,我也不想帮他的忙。那大人物之间的争斗,岂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参与的了的?就算成功了,得到了大人物的赏识,又能怎么样呢?说到底,我不还是人家手底下的一条狗吗?

    如果失败了,大人物们为了自保,肯定会牺牲掉我。到时候别说什么前途,连小命都有可能丢掉。

    我早就说过,对于现状,我已经很满足了,犯不着为了什么前途去冒险。平安才是硬道理,只有平安无事,才能有机会享福。若是身陷险境,就算成了达官贵人,家财万贯,也是无福消受。

    “龙哥,对不住了。我就是个小小的少尉,在军营拘押犯人这种大事,我做不了主——啊!对了!我刚刚想到,最近一段时间上头可能派任务下来,不能随便喝酒。所以那个酒局我也去不了了,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贾龙,还顺便把刚才定下的酒局也给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