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红牌俱乐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善心小姐想要随便逛逛,我便就近带着她来到常胜街,想带她在常胜街随便逛逛。

    “这里是悠德楼,应该是常胜街最有名的景点儿了。据说悠德楼的扒羊条是一绝,香甜可口,入口即化,嘿嘿,不过这都是听说的,我没吃过。”

    不知道为什么,和善心小姐呆在一起,我会感觉非常放松。

    以往我和上流社会大小姐说话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板着自己,不论是动作、神态还是言语,都得表现的恭恭敬敬。但是和善心小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会这样板着自己——准确说,在她身边我无法板着自己,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两个丫鬟跟在我们身后,他们身后是四个护卫,其中就包括那个长得像山一样的汉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善心小姐之前带着八个护卫,现在却只剩下四个。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另外四个人不是走了,而是在周围暗中保护。

    “这里的扒羊条很贵吗?”

    “那得看对谁。”我耸了耸肩,“就拿我来说吧。如果只是一顿扒羊条,我还是吃得起的。但吃完了扒羊条,这个月家里该怎么过,这就是个大问题了。但是对于有钱人来说,就算顿顿吃扒羊条也不算事儿——不过人家有钱人也不可能顿顿吃这个,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的。”

    “……确实。”

    善心小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是让我说中了。

    “请问,那里是什么地方?”

    我顺着善心小姐的手指看去,看见一个全红的霓虹灯牌子。牌子挂在一扇左右两开的大门上面,上面一个字也没有。门口站着几个彪形大汉,这大冷的天儿,这几人就穿着单褂子,却不觉得冷,在门口有说有笑的。

    我回头看了看那几个护卫,见他们都看着我,一副在等我回答的样子。

    “呃……这个……嗯……我也不太清楚……”

    如果身边只有这些大老爷们儿,我就实话实说了。可是善心小姐和她的丫鬟们就在身旁,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牌子的时候,也觉得好奇。花了钱弄了霓虹灯,做了牌子,牌子上却没有字,这算怎么一回事?

    因为好奇,我去找毕锦打听。毕锦说,那是一种特殊的俱乐部,只向特定的人群开放。想进这种俱乐部玩,光有钱是不够的,还得有身份。至于这身份要多高,毕锦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毕家人是不可能成为这种俱乐部的会员的。

    虽然没进去过,但是毕锦知道这种俱乐部是用来干嘛的。

    吃,喝,玩,乐——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这种俱乐部的会员,吃的,喝的,玩的,都不是一般人都吃的到,喝的到,玩的到的——这里说的一般人,指的不是真正的一般人,而是毕家这种层次的富人。

    在立宪派还没倒台的时候,毕锦在玩女人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内阁大臣的儿子,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他被那位内阁大臣的儿子带去“红牌俱乐部”玩了一次,就算是毕锦这种身经百战的花丛老手,在进了“红牌俱乐部”之后,也像是第一次元兴城的外地人似的,感觉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红牌俱乐部”的主场地在地下,要坐电梯下去。地下的空间十分宽敞,装修十分豪华——至于有多豪华,毕锦没有细说。

    他说,当时他的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电梯门一开,就有十几个少女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微笑着向客人鞠躬致意。

    这十几个少女的体型、身材和衣着打扮各有不同,但都是百分之百的美女。他注意到其中一个衣着暴露的少女脖子上匝着一个项圈,项圈上还连着一根细铁链。那少女用手托着铁链的末端,带他进俱乐部的公子哥直接走过去,从少女手中拿过铁链,轻轻向下一拽,那少女就像乖巧的小狗那般趴在地上,任凭他牵着走。

    看到这一幕的毕锦,整个人都不好了。在混乱之中,他被少女们簇拥着来到一处像是赌场的地方。那位公子哥找了张赌牌的桌子,带着毕锦坐下。这赌桌上没有筹码,公子哥随手从身边拽了一个少女过来,把她往桌边一推,那少女便乖乖爬到桌上,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

    发牌的荷官也是女性,长得也很漂亮。那位公子哥看了荷官一眼,似乎是对她不太满意,就直接叫了一旁的侍者过来,让他换个荷官。只是半分钟不到的功夫,新荷官就到位了。那是个只在胸部和下半身围了一条白绸的成熟美女,那位公子哥见到她,立刻眉开眼笑,拍着手要求开局。

    赌局的规则很简单。如果庄家赢了,趴在桌上的少女就脱衣服,赌几件就脱几件。而且这种脱不是单纯的脱,必须是妩媚的脱,要脱出美感来。等衣服被脱光,就换下一个少女上去。如果闲家赢了,可以脱荷官的衣服。荷官的衣服要是脱光了,就要任由闲家摆布。

    那位成熟美女荷官只穿了两件衣服,可是那公子哥就是脱不光她,因为他总是输。毕锦一眼就看穿了这女人的门道,看似近在咫尺,随手就能得到,实际上却远在天边,怎么够也够不着。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对于他们这种什么也不缺的公子哥来说,诱惑力相当大。

    因为总也赢不了,那公子哥有些恼火。在又一个少女被脱光衣服,从赌桌上爬下来的时候,他直接拽过那个被铁链拴着的少女,让她在椅子下面伺候自己——这里的伺候,说的是那种可以泄火的“伺候”。

    从始至终,毕锦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就像是陪着他去舞厅玩的我似的。通过观察和套话,他得知这位公子哥已经和那位成熟美女荷官较量了好几回,每次都是完败。正因为如此,这位公子哥才想扒光她。

    也是巧了,在毕锦去那天,那位成熟美女荷官在最后一局输掉了,而且一输就是脱光光。这位公子哥赢了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把她仅有的两条衣服撕烂,当场就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用毕锦的话来形容,当时的场面是“战火连天,娇喘连连”,看得他都把持不住了。这位公子哥顾不上他,但是一旁的侍者并没有忽视他。在毕锦坐立不安的时候,侍者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他身旁,小声对他说,那些被脱光衣服的少女可以随他处置。

    于是,那天晚上,毕锦也来了一次“战火连天”,爽得差点连魂儿都丢了。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花样儿,而且只是玩女人的其中一个花样儿。那个公子哥带着毕锦在那家“红牌俱乐部”里住了三天,这三天他们一直在玩女人,而且是换着花样儿的玩。从始至终,女人没重样儿过,花样儿也没重样儿过。

    因为毕锦只在那里玩过女人,所以我只知道“红牌俱乐部”里玩女人的一些花样儿。这些事,自然是不能在善心小姐面前讲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