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宣盛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宣盛候的车停在一条还算宽敞的小巷里。

    小巷两头站着护卫模样的男人,他们把巷子封住,别说是闲杂人等,就算是住在这里的人也不许进出,也不许人围观。老百姓们没办法,只能躲在远处看热闹。

    刘青带着我穿过巷口,等进了巷子,就有两个护卫将我拦住,要搜我的身。我乖乖的举起双手,让他们搜身,被他们把佩枪拿了去。

    自打差点被一点红一枪爆头,我就意识到了随身带枪的重要性。现在只要是出门,我必定会带上枪。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

    在被搜过身后,护卫们没有放我过去。刘青让我在巷口等候,一个人走到车旁。侍立在车前的护卫把车门打开,刘青对着车内弯下腰行礼,然后就这样弯着腰,恭敬的向车内的人汇报起什么。他说了很多话,但是因为距离太远,我什么也听不见。

    车的后窗拉着黑色的窗帘,我看不见里面的情况。车内的人似乎对刘青下了指令,因为刘青明显的行了一礼,然后便恭敬的后退了两步,直起腰来,转头朝我身旁的护卫使了一个眼色。那护卫点了一下头,然后用无波动的声音对我说:“侯爷叫你过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迈出步子的时候将气缓缓吐出。我不知道我即将要面对的人是谁,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必然是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和大人物面对面的说话……这应该是第二回了吧?

    我第一次见到的大人物是文祥武,那次我又是被吓又是被虐的,模样十分凄惨。不过仔细一想,文祥武虐我,应该不是为了虐待而虐待,而是为了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这次这个宣盛候应该是翼王府这边的人,否则他不可能支使翼王府的管事。刘青说他是想和我谈谈,我不清楚他要谈什么,只能做多手准备。如果这家伙是想吓唬我,让我把背后的人,以及他们的态度说出来,我可能又要吃些苦头。

    我走到刘青身前,刘青微笑着朝我欠了欠身,抬手朝着车内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以为他是要我像他那样,弯着腰和车内的侯爷说话,就转过身来,弯下腰,恭敬的行了一礼。

    “侯爷好。”

    车内光线很暗,我只能勉强看清车内人的轮廓。他坐在靠另一边车门的位置上,坐姿端正,脊背笔直,双手自然的放在膝盖上。他留着披肩的长发,下巴上有胡须,应该是个男人。

    “枪少尉,外面儿天冷,进来说话。”

    侯爷的声音从车内传出,是浑厚的男性声音。我不知他这是客气,还是真想让我坐进车里,只能转头看向刘青。刘青点了点头,再次向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那就多谢侯爷了。”

    我再次行了一礼,然后小心翼翼的钻进车内,毕恭毕敬的坐下。我面朝着副驾驶,屁股只沾了一小块座位,身体前倾,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再前倾,把头低下。我刚刚坐稳,车门就被关上了。

    车门关好之后,车内安静了几秒钟,然后宣盛候幽幽的问道。

    “枪少尉,你可知道本候是谁?”

    “呃……这个……侯爷,小的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没什么见识,不曾听过贵族老爷的名号。”

    “嗯,很会说话。把头抬起来。”

    我遵照宣盛候的吩咐抬起头,见宣盛候依旧是刚才的姿态,一动未动。

    “刘青说,你不过是个平庸之人,不足为虑,本候却不这样想。能被司琮魄看中,又被文先生夸奖的人,怎么想也不可能平庸。本候以为,你多半是个滑头,见什么人就说什么话,凡事只求自保,不求上进,所以才被看作庸人。”

    “呃……侯爷,您过奖了,小的真的只是个庸人。”

    “哦,你的意思是说,本候看人不准咯?”

    “不不不!小的绝无此意!”

    “那你就是个滑头。”宣盛候转过脸来“本候不讨厌滑头。滑头脑子聪明,知道察言观色,也知道明哲保身,在关键的时刻做出利于自己的选择。本候这里就有一个利于你的选择,可以让你加官进爵,前途无量,你是否愿意把握机会?”

    呃,这家伙不会是想劝诱我背叛礼王府吧?

    呵,我倒是想背叛,可惜我压根就不是礼王府的人。

    “这个……多谢侯爷抬爱,小的确实是滑头,可小的不是个贪心的滑头。小的没什么野心,只求老婆孩子热炕头,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加官进爵什么的,小的想都不敢想。”

    “呵,好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宣盛候嗤笑一声,“你是真的滑头,不是假的滑头。你要是真的只要老婆孩子热炕头,怎么会掺和到这件事中来?刘青栽在你手里,一点也不冤。”

    呃,难道说,这家伙已经把我看穿了?还是说他只是在诈我?

    “你是个人才,本候喜欢。这人才就像是璞玉,需要打磨。同一块璞玉,放倒不同的玉匠手中,打磨出来的玉就不一样。文先生是个好玉匠,绝对能把你打磨成一块好玉。但在本候看来,你更适合在朝中做事。如果你不是一心想要从军报国,最好还是离开军队,到本候手下来发展。”

    呃,怎么突然就夸上我,又开始招揽我了?

    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和文祥武很熟。而且刚才他提到了司琮魄的名字,还把他和文祥武放在一起说,这意味着他对司琮魄有着很高的评价。既然有很高的评价,就说明他对司琮魄也很了解——难道说,他是文祥武的人?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说正题吧。”宣盛候继续说道,“本候知道你就是个小老百姓,不清楚朝堂上的事,容易被人蒙骗。本候现在把话撂在这儿,礼王府上上下下,都是死人了。首都治安局那几个头头,还有把你拉下水的贾龙,也是死人了。

    死人是晦气的,和死人有瓜葛的人,也会沾上晦气。虽说你有文先生护着,没人敢动你,但你也得考虑自己的名声。人要向前看,看的远,才能走的远。你不是这小池子里的泥鳅,将来是要进江河,入大海的,要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呃,敢情这家伙是先给我个甜枣吃,趁我飘飘然的时候劝我变节啊?

    也就是说,他其实是翼王府的人?

    和大人物打交道的时候,必须留一百个心眼儿。而且要时刻记住,我不是人,就是条狗。我有用处的时候,大人物们才会笑脸相对,好言相与,给我好处。等到没有用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拖下去,杀了吃肉。

    毫无疑问,我现在是有点用处的。宣盛候和我说这些,可能是真心为我好,也可能是哄骗。我更倾向于后者,因为我担不起那个风险。

    临阵变节这种事,在任何时候都是为人不耻的,是要遭人记恨的。万一这家伙说的都是假话,礼王府胜利后,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

    为今之计,还是保持中立,哪边也不要得罪,这样最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