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心猿意马
    ..,

    我很想立刻澄清误会,说明自己的想法。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张不开口。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病房已经安静了许久。我抬眼一看,见毕霜儿正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在察觉到我的目光之后,她立刻别开视线,扬起下巴,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

    “那、那个……其实……其实错也不在你,都是我哥的错。如果不是他给你瞎分析,你也不会掺和这件事。不过我哥他也是好意,他想让你早点起来,这样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不敢看不起你,或是嚼舌头了。”

    “哈……这个我知道。”

    “知道就好。”毕霜儿转过脸来,“我哥他心急,你就不能跟着心急。人走不像马拉车,一个快,另一个就得跟着快。他快,你就得慢着,否则让他给你带跑了,翻进沟里去,那不就完了吗?”

    “……嗯。”

    “我知道,男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要付出很多牺牲。女人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跟着担心,这担心就是女人的牺牲,是应该的。可是我不想做这种小女人,我想帮上男人的忙。我奶奶有句话说的好,担心改变不了任何事,纯属瞎操心。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想瞎操心。我小时候努力学习,出国留学,到现在还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能做个不用瞎操心的女人。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家族的生意我都懂,男人懂的很多事,我也懂。虽然不是什么都懂,但大部分事我都能有主意。

    所、所以说,以后你不要老去找我哥,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和我说。我比我哥好找,也比他闲。虽、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家里已经同意了咱俩的婚事。等过了年,就可以办订婚宴了。

    虽虽虽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但但但是家里已经同意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嗯!没办法的事!今后我不会拿你当外人,你、你你你……你也不能把我当外人,知道了吗!”

    说到最后,毕霜儿已经是满脸通红,我的脸颊也是火辣辣的烫。

    要命要命要命要命!

    这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可爱啊!

    我的天!心跳的好快!跳的好厉害!像是随时可能从喉咙里蹦出来似的!

    “我、我……我还有事!”

    毕霜儿突然站起身来,略显慌张的退到了门口。她拧动门把手,用力的推了几下门,却没有推开——这是当然的,因为病房的门是朝里开的,往外推怎么可能推的开呢。

    门外的守卫很快就发现有人在拧门把手,就推开门,想探头进来查看情况。门被推开之后,毕霜儿显然是害羞的要死。她抢一般的抓起门把手,用力一拽,吓了开门查看情况的守卫一大跳。

    那守卫见到她的脸,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顾不上站稳身形,立刻护着下半身躲到了一边。在他躲开的瞬间,毕霜儿便逃命似的跑出了病房,只留下“嗒嗒嗒嗒”的急促脚步声。

    门外的守卫们用惊异的目光朝着毕霜儿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秒,然后齐刷刷的把脸转向我,朝我竖起大拇指。我苦笑着朝他们摇了摇手,示意他们把门关好。守卫们连连点头,然后轻轻把门关上了。

    在这之后,我躺回床上,盖好被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好像喜欢上毕霜儿了。

    枪理啊枪理,你说你是个什么人呢?

    不久前你下定决心,要一心一意的对由影好,还要为了改变她的命运而奋斗,现在却喜欢上了别的女孩。

    可这也怪不得我。毕霜儿是个好女人,长得又那么可爱,正常男人哪有不喜欢她的?呃,虽说是暴力了一点,又是玩枪,又是踢人家命根的,但这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瑕疵。人无完人,这点小小的瑕疵,怎么可能掩盖住她的好?

    她刚才是在关心我吧?没错,她是在关心我——不,那不是关心,是担心——哎呀!其实都差不多啦!

    她怕我再遇到这种事情,所以才希望我多找她商量。如果是她的话,肯定不会盯着前途啊,利益啊之类的东西,只会为我的安全考虑,这才是真正在为我着想啊。

    当然了,这不是在说,毕锦没有为我着想。他确实在为我着想,不过他是有私心的。就像毕霜儿说的那样,他想让我“早点起来”,就是早点崛起,成为有身份的人,这样就没人敢对我和毕霜儿的婚事嚼舌头了。

    再者说,我的崛起可以给毕锦带来实质性的帮助。之前我只是315团的一个小排长,就帮他搞了那么大一单军火生意,让他赚到两三百万,若是我掌握了更大的权力,他就能在我的帮助下赚到更多的钱。

    毕霜儿的这番话,却是毫无私心的。她是不想让我受苦受罪,不想让我遭遇危险。当然了,她也不是完全为了我。她也在为她的家族考虑,明明不愿意嫁给我,却愿意听从家族的安排,和我订婚,还为此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一是为我着想,二是为家族着想,三呢?我是说,她自己呢?她怎么就不为自己想想?

    明明是个有主意的人,却不为自己考虑,不会感觉很憋屈吗?如果她不感觉憋屈,那她就太无私,也太让人心疼了。如果她感觉憋屈,那就更让人心疼了。

    可是,由影也很让人心疼啊!

    这边心疼,那边也心疼,两边都让人放不下。

    枪理啊枪理,你觉得你该怎么做,才能对得起这两个好女人?

    呃……我想想啊,让我想想……容我好好想想……

    又一声叹息过后,我感觉脑袋发沉。我试着与睡魔抗争了一下,发现对方强大如象,我却弱小如蚂蚱,根本抗争不过。于是乎,我只能放弃抵抗,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我又做起了梦,是和上次一样的梦。

    不,也不完全一样。梦里多了个一点红,而且这次妻子不是一个了,而是很多个。由影,由美,一点红,小春,还有毕霜儿,她们都围着我,跟在我身边,不争也不抢。

    善心小姐依然被关在笼子里。她一出现,妻子们就拽住我的衣服,指着笼子说,看她多可怜呐,你救救她吧,我依然说,救不了,救不了。

    梦境的其他部分,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但不同的是,这次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在做梦,在梦中对女人们动手动脚,还想做坏事,却怎么也做不成。

    到了最后,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醒了,心里就想着说,这次由影会不会出现在床边?如果是,那就太好了。

    可惜,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空无一人。天是黑着的,我不知道时间,只能躺在床上傻等。还没等多久,天就开始亮了。我立刻下了床,披上外套,打开房门,想去上个厕所。病房里是有尿盆的,但我不想用那玩意,所以每次都是出去上厕所。

    守卫大多是睡着的,有三人醒着值班。我向他们问了时间,得知今天是24号。他们问我要不要吃早饭,我肚子不是很饿,但是考虑到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所以还是选择吃一些。

    吃早饭的时候,林忠升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