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清算
    ..,

    ,

    在畅快的交谈过之后,林忠升已经把我当成自己人,在我面前已经完全不拘谨了。

    虽说他还是叫我“枪少尉”,但这并非是因为拘谨,而是因为他暂时找不到合适的称呼。林忠升军衔比我高,年纪比我大,按理说应该叫我“理子”或是“小理”、“小枪”之类的,我也很想让他这么叫。

    可是他本人非常敬佩我,不想用这么随便的称呼叫我,所以只能暂时叫我“枪少尉”。

    “枪少尉,校长说,他也没想到清算来的这么快。虽然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您还是得做好准备。”

    林忠升带来的消息只有一个,那就是礼王府被清算了,但是内容非常丰富。

    在翼王府遭到袭击的当天,第八军团就强行接管了元兴城的所有城门,只许进不许出。这是在一点红来找我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所以一点红并不知道。

    次日,第八军团出兵包围礼王府。上到礼王本人,下到丫鬟仆役,只要是在王府里的,全部被捕。由于礼王家的人没有抓全,第八军团又在元兴城内实施了戒严搜捕。他们在全城范围张贴通缉令,凡举报礼王在逃家眷者,赏金千元。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22日当天,礼王的家眷就全部遭到举报,被第八军团逮捕。按照以往的程序,礼王全家被捕之后,次日就会被枪决。然后等个七八天左右,才会清算与礼王府有关的人。

    这是因为,派阀斗争往往会牵扯到很多人,如果行动太激进,很容易引发动乱。为了避免输家所在阵营的人抱着负隅顽抗的心态,和赢家拼个鱼死网破,赢家往往不会赶尽杀绝。

    只要不是首犯,或是对首犯非常忠心的人,都有机会辞职,退出这场游戏,或是为了保命去抱其他派阀的大腿。

    只有首犯,以及对首犯非常忠心的人会死。等朝廷里出了结果,这些人就会被第一时间控制住,根本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这一次,朝廷却一反常态,早早就开始了对礼王府相关人等的清算。23日上午,礼王一家被枪决,23日下午,第三军团就开始抓人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礼王庇护下的首都治安局,组长以上级别的特工全部被捕,无一人漏网。

    首都治安局不是礼王设立或掌管的特工机构,他们就像是一群没有原则的混混,谁肯罩着他们,他们就跟谁混。这段时间是礼王罩着他们,所以他们就是礼王的人。

    按理说,这种有奶就是娘的机构是不会最先被清算的,他们会在清算结束之前果断改变阵营,摇身一变,变成其他派阀的走狗,然后平安度过清算期。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翼王府在已经输掉,并且认栽的情况下,被礼王府以刺杀的方式,险些赶尽杀绝。这种行为对于达官贵人们来说是禁忌,虽说他们都知道斗输后十有六七会死,但是谁也不想死的莫名其妙,尤其是不想被刺杀。

    朝中的绝大部分人认为,这件事是首都治安局怂恿礼王做的——准确说,是除了知情者以外的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会这样认为,不因为别的,只因为纵观全元兴,只有他们这一家机构能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这并非是朝中人没有眼光,如果不是宣盛候提前找过我,跟我说了事件结果,我也会这么想。谁能想到,宣盛候这家伙会为了夺权,杀他爹和他兄弟啊!

    就算有人看破了宣盛候的计划,他们也不会说破。翼王府和礼王府同时垮台,这对他们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只要能从中获利,他们就会乖乖闭紧嘴巴,权当什么也不知道——就算他们想说破,也得有人信才行。

    在这件事上,林忠升是不知情的。在给我讲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毫不避讳的表达了对宣盛候的同情。按照他的说法,宣盛候是个人品、能力都很优秀的人,而且他还与文祥武有交情。如今他“遭此大难”,忠于文祥武的林忠升自然会同情他。

    只要拿不出关键证据,没人能戳破宣盛候的计划。所以说,这个屎盆子礼王府和首都治安局不接也得接。

    在林忠升给我讲首都治安局以往的德性时,我一度对宣盛候说过的事件结果产生了怀疑。既然首都治安局有奶就是娘,他们就完不了。直到他跟我说了朝中各派阀的态度,我才恍然大悟——这次首都治安局是非死不可了。

    为了尽早除掉这个不稳定因素,保证自身安全,各派阀才会提前清算,而且最先清算的就是首都治安局。首都治安局那边本已经选好了替罪羊,也选好了下一个要抱的大腿,上到局长,下到普通特工,没有一个人想过要跑。

    由于首都治安局方面毫无准备,第三军团几乎是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抓捕了所有目标。所有在籍特工全部被控制,他们全部被缴械,圈在首都治安局,给水给饭,可以在允许范围内自由活动。

    首都治安局的电话线全部被剪断,电报室被控制,也就是说,现在首都治安局已经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里面的人根本无法与外面的人联系。

    清算,不止是抓捕、收押、处决输家阵营的人,还是赢家瓜分胜利果实的时间。这意味着,皇帝那本来“即将到手”的实权,变成了“正在到手”。

    林忠升给我讲的一切,都是文祥武派人告诉他的。文祥武说,皇帝急于获得兵权,所以整编第七军团的工作很可能在年前就开始。

    这对我来说不是好消息。首先,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如果近期就开始高强度的工作,我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其次,我还没有做好接受文祥武的考验的准备,甚至连选兵、招兵方面的最基本的注意事项都没问过林忠升。

    在林忠升兴冲冲的找到我的时候,我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个年该怎么过。就算是现在,我依旧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选兵、招兵的工作该怎么进行。

    好在文祥武给我派了林忠升这个帮手。我顾不上吃饭,立刻向他请教起选兵、招兵,以及组建步兵团的基本注意事项。林忠升是个实在人,有问必答,答必详细。他最后的一番话,更是如醍醐灌顶,让我恍然大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