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调令
    30号上午,大尉的军衔肩章和新的职务任命就发下来了。

    第七军团撤销了我4连2排排长的职务,升我做了315团的内务司长。内务司长不是什么实权官职,但对我来说,官职并不重要。哪怕我现在被调到别的团,当个完全没有实权的官,315团的弟兄还是会给我面子,听我指挥。

    军衔肩章和任命书是副团长亲自送过来的。在一本正经的宣读过命令之后,副团长好生夸了我一番,很是高兴。看副团长的表现,他应该还不知道第七军团要接受整编的事。

    副团长是个好人,他的心胸很宽广,对人友善,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喜欢研究学问,研究起学问来就什么也不顾了。我一直觉得,这人不该来军队,应该去学校当教师。以前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自己也这样说过。

    可惜,他出生在军人世家,家族早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出路。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正规军团离开,来到第七军团找清闲,研究学问。

    一想到副团长的经历,我突然理解司琮魄为什么要来第七军团了。

    司琮魄所在的革新党组织肯定给他安排了不少任务,如果他找个正规军团任职,根本就没什么时间去执行这些任务。

    司琮魄这个家伙,为了那个革新党组织牺牲了这么多,这真的值得吗?

    说实话,我是觉得不值的。上次发饷的时候虽然没问,但我确信,司琮魄会把他饷钱的大部分交给了那个组织。

    这样不断的牺牲,付出,最终能得到什么?要我看,司琮魄也好,筑瑛也好,羽江也好,都是被革新党给骗了,让人给利用了。

    “哎呀,升职是好事,有能力的人,就该去做大事。我早就知道,你也好,司琮魄也好,都不是池中之物,在这里呆不长久的。”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副团长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现在你升职了,司琮魄也调走了,和我想的一模一样。不过你也不用着急,金子已经发光了,要不了多久,你也会被调走的。”

    “呃!啥?”

    因为太过惊讶,我连声音都变了调。

    “副、副副副团长!司琮魄被调走了?!”

    “对啊,这是昨天的命令,和你升职的命令一起发下来的,都是国防部直接下发的。”

    “他被调到哪儿去了?”

    “第二近卫师,第六近卫步兵团。”副团长苦笑一声,“命令是发下来了,可是我还没找到他人呢。我寻思你俩熟,你找他容易,就把命令一起带过来了,让你帮我带给他。”

    好嘛!这下好了,司琮魄的好日子结束了。

    看着被放在桌子上的调令,我也露出了苦笑。

    文祥武为了拯救司琮魄这个逆徒,也是发狠了,居然让国防部签发调令。元兴陆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有很多特权,但他们是不能违抗国防部的。第七军团的升职命令和调令司琮魄可以无视,但是国防部的不行。

    昨天林忠升和我说过,国防部是不会随便签发命令的,哪怕对方是文祥武也不行。这是因为国防部里的官员并非都是文祥武的门生,那里的内部关系非常复杂,不是文祥武一人可以左右的。如果不是多方势力达成一致,命令是绝对无法从国防部签发出去的。

    若非如此,文祥武早就让国防部签发调令,让司琮魄离开第七军团这个鬼地方了。如今赶上整编第七军团的机会,原第七军团的解散和新第七军团的建立已成定局,所以朝中的各方势力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这两条命令的签发。

    其实司琮魄也可以无视这条调令,不过这样做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那就是被开除军籍。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国防部是除皇帝以外,帝**队的最高决策机构,敢违抗国防部命令的军官,不论多有才干,都不会被军队认可的。

    虽说司琮魄在正式服役后就没干过什么正事,但我知道,这家伙很喜欢军队的生活,或者说他志在军中。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说过,他不擅长革新党组织给他安排的工作,但是带兵打仗他绝对没问题。让这样一个人离开军队,比让他认别人当爹还难受。

    如果司琮魄这次为了他的组织离开军队,那他上当受骗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组织已经够没有人情味,够能难为人的了,司琮魄也好,筑瑛也好,都因为它吃了不少苦,这都是我亲眼看到的。若是连人的志向都要剥夺,那它就是邪的,是该死、该消灭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到了筑瑛家门外。我没有按门铃,而是学着司琮魄上次敲门的样子,先是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略重的敲一下门,最后轻轻连敲两下门。

    门并没有开。无奈之下,我只能按下门铃,大约过了五分钟,我都快等的没耐心,想要走的时候,门内才传出了筑瑛的声音。

    “谁呀?”

    “我,枪理。”

    “诶?枪理?那个……你等一下!等我五分钟!”

    筑瑛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慌乱。我听见了跑动的声音,又过了十分钟左右,跑动声再次传来,然后我就听到了门锁打开的声音。还没等我开腔,筑瑛就打开门,满面春风的撞进我的怀里,疼的我差点叫出声来。

    我伸手摸了摸筑瑛柔顺的长发,顺手将手掌搭在她的肩上,将她揽到身体的一侧。筑瑛配合的把身体靠过来,由于她靠的有些紧,又让我疼了一次。我咧了咧嘴,强挤出一个笑容,搂着筑瑛走进了房门,然后顺手把门关上,拧好门锁。

    在这之后,我立刻放开了筑瑛的身体,和她拉开了距离。不是我假正经,而是伤还没好利索,压实了就疼。

    “嘶……疼疼疼疼疼疼……”

    “你这是怎么了?”这时,筑瑛总算你是注意到我脸上的伤,一脸关切的问道:“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是谁打的?”

    “呃……坐下说吧。”

    我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小心翼翼的坐下。筑瑛紧跟在我身边,我坐下后,她就坐在了我旁边。我注意到,她今天化了很浓的妆,这让她看起来更加美艳。不过她的精神头好像不怎么样,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司琮魄呢?”

    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去过羽江家。羽江说司琮魄在她这儿,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诶?琮魄的话……咳!咳!表面上他住在我这儿。”

    “实际上呢?”

    “他去执行任务了,大概明天才能回来。怎么,你有事找他?”

    “不是我有事找他,是上面有事找他。”

    我从怀里掏出国防部的调令,递给筑瑛。筑瑛接过调令,打开看了看,然后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调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