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轻描淡写
    真是天兴枪家——就算二爷爷不这么说,大家也知道,枪家这次必然是崛起了。

    野鸡变凤凰,这话听起来像是在骂人,但理就是这么个理。大家都很激动,二爷爷,二奶奶,和奶奶直接就哭了,然后是大伯、爹、二叔、三叔、大姑他们这些长辈,再然后是同辈人,最后不谙世事的小辈们也跟着哭了。

    一大家子的人都哭了,这个结果,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我们开会的时候,老农和雀儿在屋外。他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只知道里面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没过一会儿就是哇哇大哭,感觉奇怪,就打开个门缝儿查看情况。我发现了他们两个的小动作,就朝老农勾了勾手指,让他和雀儿进屋。

    一开始老农不进来,还把门关上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下床,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将门外的两人拽进了屋子。

    “对了,我还要说一件事。”

    在把两人拽进来之后,我对刚刚舒缓下来情绪的大家说。

    “这栋房子是舅姥爷留给我娘的,娘,老农是什么人,和我是什么关系,您都明白。以后咱家肯定是不能住这儿了,我想代您做个主,把房子让给老农,您看行不行?”

    “不行!”

    不等娘说话,老农就红着脸站到我面前,对大家说道。

    “这房子我不能要!枪爷刚帮我走路子升了官儿!明天任命就下来了!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我要是再要房子,我成什么人了我!”

    大家感叹似的“哦”了一声,然后认同的点了点头。娘也点头了,不过随即她便露出笑容,对老农说道。

    “胜子啊,我知道你良心重。这样吧,这房子我不送给你,按市价租给你。租满10年,这房子就给你了,怎么样?”

    “那也不行!”老农摇了摇头,“婶子,我虽然没租过房,但行情我是知道的,哪有租满10年就过户的?我老家那边也好,京城也好,都是租满30年才过户。亲兄弟明算账!该多少年就多少年!要不然我就不租!”

    “行,那就这么定了。”娘笑眯眯的看向雀儿,“有了房子,就能成家了。”

    雀儿被说的小脸一红,害羞的低下头。家人们见状,哈哈大笑,老农先是一愣,然后便将雀儿往自己身上一搂,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搬家的日期定在明天。虽然毕锦谈的那单生意还没定下,但宅子已经有了,而且足够多。居住也好,开买卖也好,都有地方做。

    在定下这件事之后,爹便做东,请一家子人去饭店吃饭。因为时候还早,大家都不饿,所以主要是喝酒,聊天。

    老农说,等过完了年,他就回家成亲,然后把爹娘接过来,让他们在这边开个包子铺。包子铺用不着多大店面,普通的房子就能开,直接在家改成铺面就行,他老家那边的店就是这么开的。

    “那你老家那边怎么办?把房子卖掉吗?”

    “老家那边就给我大哥了。”老农哈哈一笑,“就当是提前分家了!”

    我对老农的家庭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家是卖包子的,而且爹娘都健在。至于其他方面的事,就一概不知了。

    “老农,你家是哥儿几个啊?”

    “四个。”老农伸出五根手指,又收回一根:“本来是五个,大哥后面没了一个,是大姐。活下来的四个全是小子。”

    “那你排老几?”

    “老二。”老农又收回两个指头,“下面两个弟弟都小。老三今年应该14岁了,老四比他小4岁,今年10岁。”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是十四岁当的兵?”

    “嗯。本来年纪不够,但实在是找不到人,又不能强抓。征兵的看我长得大,就把我收下了。”

    “四年兵就当了军士,已经很厉害了。”

    “嗨!枪爷,你可别寒碜我!”

    “不是寒碜,我说真的。”

    一般从列兵升到军士,要十年左右的时间——我是说在不打仗,不立功的情况下。就算是以最低年龄十六岁入伍,一般来说也得二十六左右才能当上军士。

    老农是十八岁当上的军士,虽说比我晚了一年多,但是他和我不同——我是说,我们进军队的方式不同,升职的过程也不同。我是被司琮魄通过关系破格提拔的,他却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被一点一点提拔上来的。

    当年我一进军队就是上士,他却是努力了三年才升到了上士。后来他自己也说了,他当初找我麻烦,就是因为心里不平衡。如今又说到这件事,他还是这样说。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又说了一个原因。

    “枪爷,一开始我以为,副连长拉你进部队,是顶邵哥的位置的。邵哥就是你进部队之前,在赌场被打死的,他就是上士。自打进了部队,我就是被邵哥带着,他一死,我心里难受。后来有人多了句嘴,说副连长让你顶替他的位置,我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啊,对了,那时候副连长还是排长呢,现在人家都调去近卫军团了。哎呀……才两年多的功夫,啥都变了。现在想想啊,我当初真是傻,干嘛和你过不去呢?不过再一想,我也是好运。要是当初没被你打一顿,被你给打服了,我哪能有今天呢?哈哈!”

    说起那位上士的死,老农的语气很是轻描淡写。我知道,这不是他薄情,而是现实使然。在这元兴城,每天死个十几二十人太正常了——我说的不是自然死亡,是遭遇意外,或是刀枪杀死的,这个数字我还说少了。

    虽说没杀过人——我是说,没有亲手杀过人,但亲眼见过的次数已经很多了,早就习惯了。其实我进军队之后,除了老农以外,还有一个人和我关系很好。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在与持枪的悍匪交火时被流弹打死了。

    现在要是让我提起他,我也会像老农那样说的轻描淡写。因为除了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以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事。他死的就这么简单,转眼之间,人就倒下了,再也动不了了,死了个彻底。

    要是让我说仔细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知道那家伙胆子不小,但是很滑头,每次交火时都躲在最后面,在有掩体的地方开火。结果那场枪战我们总共就死了一个人,死的就是他,而且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所以只能说他是被流弹打死的。

    我做过一个统计。从我加入第七军团开始,到现在,4连一共阵亡了13个人,其中包括一个二等军士。补充进来14个人,是分三次补充的。第一次是4个人,第二次是6个人,第三次还是4个人。

    两年死了13个人,平均下来,一年6个半。4连总共就60几个人,一年就要死十分之一的人。所以说,在现今这世道,当兵是件风险很高的事。尤其是在元兴,在这里当兵,等于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危险着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