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避嫌
    一点红说她需要考虑时间,可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如果我们不能在过年这段时间解决问题,等到了年后,我就得和霜儿办订婚宴了!不办订婚宴,事情都这么难解决,等办了订婚宴,事情就更难解决了。

    以毕锦的行动力,估计年还没过完,就开始张罗订婚宴的事了,搞不好正月十六就会把订婚宴给办了。订婚宴十六办,恐怕初六就得开始张罗准备。这样算的话,我现在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了。

    这十天的时间,我也不能全用来忙这件事,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组建步兵团,家里开驻脚儿的事,贾家搬家的事,这些都得我亲自出面去办。这大过年的,我也不能一天到晚在外面跑,得回家陪家人一起热闹热闹。

    还有就是,筑瑛那边还需要我陪。虽然明天枪家也要搬家,但这事不用我去张罗,可以各家张罗各家的。各家都没有多少东西,雇几辆大车一趟就能搬完一家。我家那边,老农可以抽空去帮忙。所以明天下午,我可以陪筑瑛一起搬家。

    “一点红,算我求你了,请你务必在正月初五之前考虑清楚,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

    为了表明诚意,我从床上下来,立正站好,向一点红深深鞠了一躬。

    “拜托你了!”

    因为弯着腰,低着头,我不知道一点红现在的样子。我弯着腰等了不知多久,一点红的声音才从头顶传来。

    “唉……你这个人啊……好吧,我帮你这个忙。我需要时间去准备,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

    一点红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直起腰来,朝站在我面前的一点红笑了笑,然后尴尬的别开了视线。

    “呃……那个……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最近几天我可能会比较忙……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

    “这个方案用不到你行动。”一点红平淡的说,“为了让你个心理准备,期间我会来找你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呃,不用麻烦了,这几天我得到处跑,挺难找的。我相信你,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再来找我,我会全力满足的!”

    说罢,我又向一点红鞠了一躬。

    “全靠你了!”

    霜儿的幸福,全靠你了!

    “……嗯。”

    我与一点红的对话到此结束。在这之后,她回了房间,我离开军营,回了家。在回家的路上,我莫名的希望她派人到我家找我。不求别的,只求她能借其他人的口,安慰我几句,这样我心里还能舒服些。

    然而,这终究只是奢求。毕家的人没来过我家,我回家的时候,家里人还没睡下——准确说,是没全睡下。因为喝了太多的酒,爹已经在炕的最边上睡下了。炕的另一边,奶奶、娘和雀儿正借着油灯的昏暗光亮,一边补鞋,一边聊天。

    老农没在。娘说,他回部队了,说是准备升职的事。这让我有些意外,在离开军营的时候,我特意问了哨兵,老农回来没有。老农在军营里的熟人比我多,315团和316团的人都知道这个曾经的“大傻农”,现在的“农爷”。他要是经过营门,哨兵肯定会有印象。

    不过我这问法是有问题的。哨兵是会换岗的,我回来的时候值岗的哨兵,和现在值岗的哨兵就不是一个人。如果老农和我是前后脚回来的,这个哨兵就不可能知道老农回没回来。

    可是哨兵却笃定的回答说,没回来。他说,他来换岗的时候,见4连的几个军士结伴出去,边走边念叨着,农爷今晚是回不来了,好像是想让他请客喝酒。我见老农没回部队,就以为他在我家住下了。可是老农现在没在我家,他不在我家,又没在军营,那他能在哪儿呢?

    我看了看雀儿,发现她好像不太高兴,便问娘说,老农是什么时候走的。结果娘回答说,老农把我家人和雀儿送回家之后,直接就走了。

    呃,难不成是老农和雀儿闹了矛盾,老农一赌气,就到舞房找快活去了?

    算了,还是别胡思乱想了。他去了也好,没去也好,我都得当他没去——否则我还能怎么样?去舞房把他抓回来?

    如果他真的去了舞房,这会儿早就完事儿了!我抓他回来又能怎么样?无非是让他换个地方睡觉,仅此而已,我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在和三人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就去小卧休息了。爹没有过来,也不用过来。之前他睡小卧,是为了给我和老农作伴。我和老农睡小卧,则是为了避嫌。

    未婚又没有血缘关系的年轻男女睡在同一个炕上,哪怕是中间隔着人,也容易出问题——比如说心痒痒睡不着觉什么的,这是最不严重的一个问题。若是出了比这严重的问题,那枪家的脸就丢大了。

    而且年轻人精力旺盛,几个年轻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很容易聊起来。这夜深人静的,若是有熟识的街坊邻居路过我家,听见年轻男女在聊天,肯定会说闲话的。

    爹已经结了婚,娘又在身边,只要隔着一个人,和雀儿睡在同一个炕上也无所谓。实际上爹和雀儿各睡炕的一边,爹和娘睡左边,奶奶和雀儿睡右边,中间还空着一大块,已经避嫌到不能再避嫌了。就算是被人看到,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在钻进冰冰凉的被窝之后,我的睡意丝毫没有减少。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

    “理哥……理哥……理哥……”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有人推我,叫我的名字。迷糊中,我认出了雀儿的声音。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在做梦,还暗骂自己不要脸,居然梦到了兄弟的女人。等我清晰的感觉到雀儿手掌的触感,我才知道,这不是在做梦,雀儿真的在我旁边。

    呃,雀儿在我旁边?!

    这是什么情况?!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震惊的看向身旁的黑影。那黑影似乎被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缓过神来,发出了“嘘——”的长音,然后小声对我说道。

    “理哥……我心里慌……想找个人唠唠……”

    唠唠?嗯……就是谈谈呗?

    呃!!!谈谈?!怎么个谈法儿?!

    我下意识的吞下一口唾沫,然后便不知所措。

    冷静!冷静!

    枪理,你要冷静!

    这是你兄弟的女人!

    不管她接下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都要记住这一点!千万不能忘!

    “你……你找娘……找奶奶……唠呗……”

    “我……我不好意思……”

    黑影抓住我的胳膊,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理哥……我……我后悔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