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洪家
    ,精彩小说免费!

    为了用车方便,拉医生来的那个车夫,我没给他结账,让他在洪家门外候着。我将医生送到人力车前,把来回的车钱都付了,然后目送医生离开。

    出诊费已经付过了,是在医院付的。不得不说,大医院医生的出诊费是真的贵。一般诊所的医生出诊,最多五块钱。大医院的医生出诊,最便宜的也要四十,这还是资历刚刚够出诊的。我请的这个是老资历的医生,出诊费是八十。

    不过这八十块钱花的很值。这医生把洪果力的病情说的明明白白,治疗方法也说的很明白,还顺便纠正了我的养伤方式,让我免于在养伤的过程中落下病——单冲这一点,我就觉得这八十块钱花的值。

    我转身过来的时候,见洪家那爷儿仨还站在院外等我。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向洪家爹,想从他手上接过几个布包。他连说使不得,逃一样的进了院门,进屋时差点摔着。洪家老大和洪家老四也跟着跑了进去,我无奈的耸了耸肩,也跟着走了进去。

    进屋的时候,洪家爹捧着的东西都堆在炕前,洪家老大和洪家老四正在往那边放东西。定妹子和洪果巧都在主卧,洪家爹正在小声向她们打听什么。

    “胡闹!”

    不知定妹子都回答了些什么,把洪家爹气得跺了一下脚。

    “这娘们儿!干的是人事儿吗!”

    “哎呀……洪伯,你消消气,婶子她也是着急……”

    “着急?那是着急的事儿吗!一天天算计算计的!也没见她把儿子算计好咯!瞅她教出来的儿子!恨不得一天气我八遍!妈蛋的!男子汉就该顶天立地,算计什么算计!”

    顺带一提,我骂人时常说的“妈蛋的”,就是跟洪家爹学的。洪家爹和洪家娘经常吵架,我在洪家写作业的那段时间,没少听他俩吵,时间长了,就学会了。

    两人吵架,要么是因为洪家爹不会算计,要么是因为洪家娘算计太多。在相貌上,洪家的四个孩子都随洪家爹。洪家爹长得眉清目秀,就算是人到中年,依旧不失颜色。不过洪家爹并不喜欢自己的美貌,还特意留了络腮胡子。可就算是留着络腮胡子,他给人的感觉也是“粗犷的美男子”。

    不过在性格上,三个儿子都随洪家娘。这哥儿仨都喜欢算计,连洪果力这个最正派的人也是如此。小学的时候,他不就用纸饼算计我们,让我们去他家陪他吃饭吗?不过洪果力算计人的时候比较少,一般都是花钱的时候算计,斤斤计较。

    洪家老大和洪家老四算计的比较多,而且都是算计人。以前我不是常去赌场,凭运气和本事赢个一毛两毛,补贴家用吗?这事被洪家老大知道后,非要跟我学赌术。我说我不会,他不信,一有机会就骗我玩,想偷学技术。好在我一直防着他,一招也没被他学去。

    洪家老四虽然年纪最小,但他是哥儿仨里最能算计的一个。我进军队那年,他刚好上小学。那年过年,我来洪家拜年。我寻思,我现在挣大钱了,可以带洪家的孩子出去玩玩,就和洪果力、定妹子一起,领着洪家老三——也就洪果巧,还有洪家老四出去玩。

    碰上道边有卖糖签子的,我就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个。所谓的糖签子,就是短木签子上插着一块糖,吃的时候放嘴里含着,不吃的时候就放在手里拿着,省着吃能吃很长时间。买完糖签子,洪家老四找到我,说他今年上学,想要礼物。

    我想了想,觉得这要求还算合理,就又给他买了一个。然后我一想,只给老四买,不给老三买,这不太合适,就又给老三买了一个。

    我们转了一圈,差不多就是能吃完一个糖签子的时间。我、洪果力和定妹子都吃完了,洪果巧也吃完了,就洪家老四没吃完。我看着之后就纳闷,老三也是两根,老四都没吃完,她怎么就吃完了呢?

    我看洪果巧眼巴巴的看着老四吃,就招呼她过来,找个地方又给她买了一个。买完之后,我随口问她说,你咋吃这么快呢?洪果巧不解的说,我吃的不快啊。我觉得好笑,笑着说,我才吃完一个,你都吃完俩了,这还不快啊?

    洪果巧一听这话,委屈的嘟起嘴,说她也是只吃了一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她说,我不是给你买了俩吗?她说,我又给她买了一个之后,老四就找到她,说他今年上小学,我给了他一个糖签子做礼物,她作为姐姐,也得给他一个。

    这孩子随她爹,心眼儿实在,一听老四这么说,就给了他一个,结果自己只剩下一个了。老四的行为让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摸摸老三的头,以示安慰。

    后来我跟洪果力说,怪不得小巧粘你,你家老大和老四太能算计了,总欺负她,就你不欺负她,她不粘你粘谁啊?

    除了洪果力之外,她还粘她爹。也许是因为她娘也能算计,她一点也不粘她娘。洪家爹不喜欢算计,家里人一算计,他就生气。洪家娘和三个儿子一天要算计不知道多少回,洪家爹说他一天被气八遍,这还少说了呢。

    我知道他是被洪家娘算计我的事气到了,便过去对他说:“洪伯,您先消消气儿,果力的身体最要紧。果力是我兄弟,只要有能用的上我的地方,您开口就成!”

    “哎哟!理子啊,我知道你够义气。可是……可是人要脸,树要皮,这些年你对老二的照顾还少吗?小时候,你去赌场赚钱,带他一份。他一根筋受欺负,你帮他找场子。他有啥事求你,你都帮他。如今,你又帮他平了件大事,可我们洪家……唉……我……我真是……我都没脸见你了我!”

    洪家爹说话,不需要往深了去想。表面上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他这是不好意思再麻烦我,但现在不是麻不麻烦的事。洪果力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不把病治好,就算能吊住命,他也是个废人了。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他变成废人,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治疗。再者说,洪果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就算让我倾家荡产去救他,我也得救,否则我良心上过不去。

    “哎呀,我不是说了吗,果力的身体要紧。您就别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绝对没有二话。”

    “老二能交上你这么个兄弟,死了都值了。”洪家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理子,没事儿,这几天你就踏踏实实过年。老二这才倒下几天,没那么快死。我们自己再想想办法,如果实在想不到办法,我们再找你。”

    对于洪果力的身体状况,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只要水能跟上,还能勉强吃点东西,活一两个月不成问题。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接受洪家爹的提议,让他们先自己想办法,等他们没辙了,我再上。

    洪家想留我吃午饭,我婉言谢绝。不是我不给面子,看洪家爹那架势,是想放血请我吃一顿大餐。现在洪果力的身体还没好,又赶上过年,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我不想让他破费,就扯谎说中午有饭局,然后告辞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