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2):楔子
    ..,

    ——噗~!一口毒血从魔霸天口中吐出,他立即运转玄妙功法镇压住体内的伤势。

    “这一天还是来了,要是我早点得到这功法就好了。就何惧那日黑魂殿的埋伏暗算。如今我负重伤若死去,有那黑魂殿与众多往日仇家、这日月神岛的魔家怕是保不住了。”魔霸天刚说完嘴角就溢出一丝鲜血,仿佛镇压不住伤势而受到牵引。

    魔霸天叹了一口气,其右手又不禁搭在左手上习惯性的用右手食指敲打着左手中指的黑木戒。

    多年来每逢大事他总会不自觉的做着这个动作,仿佛这个动作让他心安不少、又仿佛黑木戒永远都会给他一个答案一般。。随即看着他仅存的幼子,此刻往日如山般的身影和威严顷刻不再、有的只剩刻骨的柔情。

    只见少年眼含热泪,年方七岁的他已经明白不少事情。稚嫩的脸庞随着啜泣一抽一抽着、小手紧紧地拉着父亲的衣角,嘴里一直哭咽道:“爹爹不会死~!四儿的爹爹不要死~!”一丝日光映得滴滴泪珠扑朔落下,此景霎时不禁引人而怜。

    望着还未长成的幼子,魔霸天不禁叹了叹口气、亦不知其此刻是否颇有霸业未成、造化弄人之感了?

    随后魔霸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手中浮现神识之力于一点、只见光芒越来越耀眼令人目不可视!直至金光满天、“轰~!”魂力外放!——牵魂术指引决!

    那是将神识修炼到极高强者才有的手段。功法运转间全身裹着一层层铺天盖地滚来的晶莹金光聚集于手指一点中,而后颤颤悠悠点向旁边少年的额头。光华璀璨,却显得凄美。。

    而随着手指这一点,四儿顿觉自己的神魂犹如身处怒海狂涛中的一叶扁舟,顿时丝毫无抗拒之力犹如提线木偶般被牵引而出。

    一道金光飞射入少年神识海中、四儿顿时觉得神魂无比浑厚,只是迷迷糊糊间按照父亲的指引不自觉的默念起一段高深口诀。

    “呔~!”魔四和魔霸天同时一声大喝!牵引下的四儿神识竟口随身动的同时在指尖凝出一滴精血、即时就发现那精血在自己分出的一道神识包裹下已飞入了黑木戒。

    握着手里的黑木戒,此时四儿发现自己与黑木戒隐隐有了一层感应。随即四儿心神若有所感的看着黑木戒、只见其光华一闪在手中不断缩小直至化为一粒黑色晶华若隐若现间遁入身躯中。

    四儿若有所感、隐隐觉得此物似乎已经融入了神识海中。魔霸天见此方才散了功去,口道:“此物全名为黑木锻魂戒,是不可多得的奇宝。为父一向惜之如命!戒中有大好处。汝必珍而重之!!”

    魔霸天看着四儿叹了口气,附着四儿耳旁低声道:“戒中也有为父的大秘密,若你有朝一日有足够的实力就能知道。”随即抬头望了望天,似是对人生又看透了几分。脸色间随之也苍白无力了几分。

    魔霸天强撑着苍白脸色无力的说道:“若是不成,也罢了。也许命该如此、天意如此!只是想我风光一世、到头却连累了自己的孩子。四儿、为父愧对于你啊!!”说罢,一时间不禁悲戚之感直上心头、郁结于心间、气机不畅中竟咳出了一口血。

    四儿已知父亲伤况危急,此时已是泪流满面,看父亲异常表情疼苦又不禁出言安慰。泣道:“爹爹别担心,四儿一定会保护好黑木戒!一定会变成强者!爹爹最疼四儿,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爹爹!爹爹一定会好起来的…”说完已然手忙脚乱的抱住了父亲,这世上最后一个深深疼爱他的亲人。

    魔霸天眼中更是不舍,无力的摸了摸孩儿的脸庞。喃喃道:“四儿,爹的伤太重、已是无力回天。为父逝后唯一的牵挂就是你了。记住只有越强大的人,才越有资格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你是我魔霸天的儿子,这就够了。。哈哈、还有记住别让我失望。”

    说到最后一句魔霸天嘴角不禁还有着一丝自信的微笑,他的手还停留在自己孩子的头上抚摸着一般。只是余温褪去、生命力快速流逝消散在这世间……

    #

    在父亲停止了最后一丝弱微脉搏的时候,他仰起了头,往日少年倨傲的脸庞不再、布满血丝的眼望向了那死灰一般的天空,寂灭的空气都散发着死静的味道。

    “哈哈哈!这世上我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么?老天!!回答我!”他仰天长喝!

    少年瘦弱的身躯随即爬向身边倒在血泊里的男子将他抱在怀里,嘴里更是不停的呢喃着:“父亲~父亲~我的父亲。。”随着少年的手愈发颤抖却越拥越紧、仿佛想让这最后一丝余温永远停留……

    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最恨人间离别时。。

    #

    ……一天一夜过去,少年瘦弱的身躯还伏在父亲的怀里仿佛婴儿感受父母的爱抚一样。

    片刻后,少年站了起来、带着空洞而孤独的眸子看向远方。仿佛那里有他自己要走的路,和自己永远也走不完的路……

    一天一地一人一孤独,眼视前方的魔四融入了这幅萧瑟凄凉的画卷。瑟瑟寒风打在身上,魔四心里也觉得自己也是萧瑟的一分子。是的,一样都是淡漠而孤独着的东西……

    寒风吹起,少年就这么不可动摇的站着望向前方,如孤狼、似独虎,气场间已是如铁如铸、恶浪不惊!

    那是一种强者才会浑身散发着的一丝丝坚韧的气息,从此、这种坚毅散发进骨子里、渗透到灵魂里,再也不可动摇……

    “呵~”少年发出一声凄美的嗤笑。“以后这条路真得靠自己走下去了。”沉默了片刻,少年露出柔情的眼神、“一个人又怎样?因为我是魔霸天的儿子,这就够了。”

    (未完待续!)

    (题外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希望书友们要好好对待亲人、身边人每一天……)

    (作者有言:新书发表于2017年.7月.7日早07:07分,本章节名取自歌曲楚留香的歌词,因在薛四行文时不禁想起此曲就添上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