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新生遗孤载旧魂(3)
    ..,

    七年后。

    西南城墨家的一处别院内,一个稚嫩少年手拿竹刀在一式一式的演练着,此时日过响午。烈日已是无情的照耀着大地,少年红扑扑的脸上也渗出豆大的汗珠。

    “横扫、竖劈、上撩、突刺…”少年一路施展着一刀大哥教的基础刀法一边默念道,这已是第九十九个浸透满汗水苦练刀法的早晨。

    微风袭来,摇曳少年身边的荔枝树叶、一片落叶随即飘飘然摇曳而下。只见突地刀光灵动、灵蛇奔走间便向落叶一闪而去,——嗦嗦、两声,落叶落在地下时,悄然分成了三份。

    “好,好!四儿这手基础刀法已然堪堪入目也,刘大哥再也取笑不得咯!”伴随着两声愉悦的拍掌声、刘一刀从院门处走来。原来他已不知何时已到、见四儿使刀间耍得兴起才一时旁观起来。

    墨四对其翻了个白眼,“自己把这基础刀法练得滚瓜烂熟才算“堪堪入目”!开什么玩笑?”。然后忽地一笑小脸闪过一丝狡黠、便使出基础刀法向刘一刀奔袭而去!一边乐呵呵的说“刘大哥,你也用基础刀法接呗~”

    只见刘一刀犹如未闻,自顾自的已往院中的石桌旁的石椅坐下。待到四儿的竹刀砍来时,才忽地用剑匣格挡而去、仿佛剑匣一直在那一般。

    “叮~”,空气中传来兵器交接声。随后四儿便如一头发狂的幼兽般展开了狂风暴雨式的攻击。“斜刺、左劈、右砍…”短短一刹那、四儿便已接连使出了三十六计基础刀法,空气中连续爆出“叮、叮叮…”交接声。

    墨四越打越恼怒,最后手臂一缩把竹刀抽将了出来、只见坐在石椅上的刘一刀不知何时已经在用一只手拿着一只茶杯在喝着茶。另一只手仿佛玩似的抽空抵挡着墨四拙劣的攻击。仍旧不紧不慢的发出“啜了口”茶水的啜啜声~

    墨四这下好不羞恼!稚脸一红耍赖道“刘大哥欺负人吧?是否便将是教我的功夫留了一手!不曾教全是不?”

    刘一刀瞥了四儿一眼,仿佛嘲笑般的发出长长啜水声。道“小四哥儿唉、人还没大,嘴巴倒是越来越厉害了。这样子以后可在丈母娘面前讨不得喜咯~”

    四儿闻言不禁赏了个白眼给其,暗想道就凭我这玉树临风的模样、以后门槛别被提亲的踏破就好。这厮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已自大的丝毫没有要脸的意思。

    刘一刀仿佛想起什么,随即脸色一正“要说这基础刀法忘了教你什么、还真有!”

    “是嘛!我就说嘛、刘大哥肯定留了一手,快说快说!”四儿欢快的不要脸般的凑将了上去、早将刚才的泼皮样甩到了九霄云外。似将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刘一刀昂着头眯着眼似回忆着什么陈年过往,双手背着。看上去颇有武林高手的韵味,被四儿这么一扰似打着盹的猛兽突兀地惊醒过来,却看到四儿那一张求学若渴、孜孜不倦的稚脸。

    有道是旧人常忆当年少,少时怎知鬓白日。

    恍恍然间刘一刀忆起年少清贫受人欺负转而学武时、辗转奔波才苦寻得良师教授时、又想起当年在荒野带领士兵队伍因为发现四儿才有了如今在墨家的际遇。

    不禁一时感慨万千、方开口道“墨四少爷,我观墨府上下聪明机变唯不过四少爷尔,勤学苦练、求知若渴者也不过如是。但武功招法、路数应日练夜思,时时拂拭,最后尽归于心,以达收发随心、应变自然之境!”

    墨四闻言便身躯一怔、如醍醐灌顶,再生后、自己虽日夜勤练、但对于思虑机变之事思之甚少。更无往日在日月神岛时随时有名师指点、天材地宝灌注。每每想起魔四在日月神岛时居然胡吃海喝!不思学进,修行毫无建树!墨四就想抽自己几巴掌!那时哪怕只是记下几套功法,自己也不会有如今如此尴尬的境地。。

    墨四想到“前世”作为魔四时的不争气,和看到现在刘一刀这样夸自己。自己都不禁感到脸红!觉得这厮现在每一个夸赞自己的词语,都只会在自己曾经不堪的败家少爷记忆中割上一刀!

    又想起自己前世费了好大的力气只身逃亡却机缘巧合的将神魂降生于这莫名其妙的墨家分支。在这一片修炼体系残酷异常的大陆,没有资源背景简直是寸步难行。寒门子弟更多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前景黯淡间对自己难免常常生出颓败之心。人穷志短说得就是如此!

    虽然自己排的上墨家年轻一辈最刻苦修行的人之一。可也是外紧内松,内心颓废下修炼常常并无由心而发,即使体魄、招式长进也是归熟能生巧之功矣。

    墨四这时也意识到看来自己内心也受到往日颓废经历影响变得懈怠了太多。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再也没条件和理由如此懈怠的!便道:“唉、四儿明白了,一切皆由心意不专、不坚而起。学而不思则罔啊……谢刘大哥点醒”说着认真至极的向刘叔躬腰颔首。

    刘一刀心中微赞、墨四不愧机智灵敏,小小年纪便想的如此通透,他哪知道墨四或魔四身上已经经历的太多、太多。。刘一刀心中一喜说道“哈哈哈,四公子多智、一点就透,其实四公子的修炼天赋在墨家年轻一代中已是当中翘楚,这等道理不说想必也迟早明白。”

    墨四笑道“刘大哥可不要跟我生分,别人叫我什么我不理、你我之间的情分可别叫什么少爷公子。还是叫我小四听的自在点。”又道:“天下之大何奇不有,天赋再高的人想必也有了去。四儿这点微末才智算不得什么,反倒刘大哥自我进墨府起、处处照拂我,传我刀法、破我迷惘。这才是四儿之幸!”这一番话四儿说的情真意切,不觉间也动了真情。

    刘一刀闻言更是一笑,确实、自己自从墨四这趟机缘进了墨府后,无不处处关照四儿。以报这机缘之恩。

    只不过他堂堂七尺好汉、自然不希望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不通人情之辈。看到四儿如此达理更是喜不自胜、又念起刚才四儿与自己年少求学时多有相同处。大笑道:“好,好,好!不愧刘大哥如此看重四儿,刘大哥把最后一套刀法传给你。!”说着便将一本泛黄的秘籍从怀里掏出丢将了过去。

    (未完待续!)

    (感言:新书上传,求加入书架收藏,觉得书不错的投下票或朋友间互相推荐下。薛四在此先谢谢各位书友了!)

    (注:战破乾坤记并无存稿,而薛四行文每每三思斟酌,一文三改、过而改之、甚至发布稿件后“正经写文强迫症”发作,改个十几二十遍的情况常有。

    所以读者有时在翻看剧情时、看到原来的剧情和文章有稍微改动之类的敬请谅解!有条件的朋友请订阅或在正规大网站观看。只因薛四不定时会这些网站上修改原稿,造成的不便再次请书友谅解!一切为了更好!

    致各位书友!——薛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