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新生遗孤载旧魂(4)
    ..,

    四儿一喜,一见好处来了便手忙脚乱的将那本黄色秘籍接住,一边不住地嘻嘻哈哈笑着、这一刻小孩心性展露无疑。

    口里却是另一番言辞的笑道“刘大哥啊、你这什么典籍啊,就这样随手就丢的货、可不是拿大路货唬我吧?”虽这么说、手里却紧紧拽着典籍,一副到手的肥肉绝无再飞走的小奸商模样。

    刘一刀闻言不禁一咳、刚品在嘴里的茶水都溅出来了不少,心想那可是老子死去师傅的最后宝贝遗物之一啊。不由笑骂道:“小子不知好歹。”

    随即看着秘籍陷入了回忆、说道:

    “想当年我年少清贫、父母也去得早,因自小好求学武之道、便浪荡江湖、四处求学名师。

    却因出身微末每每遇人冷眼,无奈间流落于江湖。而后身凭得一身力气便参军入伍做了个再也不起眼的无名士卒。也当只求混个安稳之身,怎料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无意间救了个重伤垂危的道士。阴差阳错下救下此人后,怎料他醒后便教我一月武艺。

    说什么你我有缘、只要答应他我以后有能力就替他去杀一个恶人。便将他平生所学传授于我。我想既是恶人、那便人人可杀得,如此好事有何不可。

    此后师教徒艺、但那道士伤重却一天天剧烈、已非药石之力所能救,不久便悄然死去。而后每每我勤练刀法时境界日进神速、才日越感到那道士深不可测,方知自己得了大机缘!”说道此时刘一刀得意的笑了笑。

    又道:“因此实力大进下我便当了城卫军的小队长,机缘巧合之下又救了小公子、后来的事情妳也知道了……”说到这里刘一刀不禁不无得意的瞄了一眼墨四。却发现这厮已经迫不及待的在翻阅那本刀诀,丝毫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一般。

    刘一刀不禁微讽道:“没想到四儿也学会过河拆桥阿,瞧我这扔出去的肉包子也是要不回头咯~”

    四儿津津有味翻阅着刀诀,入目一观间便知不是凡品、以致越来越深难以自拔。其实这厮也不是没听刘一刀说话,只不过实在是惊喜万分,一时间忘了对答。

    这时闻言已是一笑,咧嘴道:“刘大哥哪里的话,四儿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您啊!您是四儿的救命恩人、授业恩师~、忘年之交~,情比金坚、恩同再造!我对一刀大哥的敬仰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再说……”

    话未说完,刘一刀出言打断道。

    “得得得!妳小子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人小鬼大!我看这里整个墨家分支最狡诈奸滑的就是你!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刀诀还有什么要问的赶紧说完!”刘一刀出言打断道。他真担心这厮吹下去真能让人的钱囊、裤衩头全都哄出来交给他。

    墨四眼轱辘狡黠一转,随即露出个单身汉捡了个黄花大闺女的笑脸。一时间让刘一刀看的都不禁心里发毛,心里叹道不该提这话儿又惹了这个小鬼头。

    四儿仿佛奸商般揉搓着双手笑呵呵道:“那四儿就劳烦刘大哥了,将这无情刀诀演练几遍给四儿开开眼界嘛。刘大哥如此英俊潇洒、霸气绝伦,近些年论武功实力谁不知刘大哥是西南城里的一霸!本钱如此多娇,想必刘大哥耍起这刀法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说着四儿小小的脸上竟如饿狼遇羊般眼中放光、顺带着舔了舔舌头。这厮绝对有当黑心商人的潜质!

    刘一刀被看到发毛,暗骂:我又不是女人、有啥好看的!

    便笑道:“呵~!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虽说读书百遍其义自现、倒的确不如实际演练一遍来的实在。啧啧~、这小脑瓜的机灵劲儿,不枉我看重你!话说四儿、妳不去做奸商黑贩真是可惜了,啧啧~”说着对着小四儿一脸打趣道。

    四儿闻言也是一脸尴尬,不过心里却又暗暗想道:

    “做个商人也是不错,你看那城头的王财主、整天在天香斋吃着酒席,听着小曲儿,油脸肥肠的走在路上都还要左拥右抱两个**楼的美人儿。回到家了邻里间的张大妈、李大娘之类还殷勤着去送菜送肉,人缘好的不得了、众人都开始亲切的称呼他隔壁老王了!一念至此、实在是爽的不行啊~”

    想着这些墨四居然有点没节操的流起哈喇子来。。

    (未完待续!)

    (感言:新书上传,求加入书架收藏,觉得书不错的投下票或朋友间互相推荐下。薛四在此先谢谢各位书友了!)

    (注:战破乾坤记并无存稿,而薛四行文每每三思斟酌,一文三改、过而改之、甚至发布稿件后“正经写文强迫症”发作,改个十几二十遍的情况常有。

    所以读者有时在翻看剧情时、看到原来的剧情和文章有稍微改动之类的敬请谅解!有条件的朋友请订阅或在正规大网站观看。只因薛四不定时会这些网站上修改原稿,造成的不便再次请书友谅解!一切为了更好!

    致各位书友!——薛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