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新生遗孤载旧魂(6)
    ..,

    新生遗孤载旧魂(6)之

    难言之隐藏心间(上)

    是夜,墨四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竹林下方喝茶,依旧是那一方石台、简单的白瓷茶具。在夏日的月光照耀下、白釉的瓷杯反照着一抹淡雅的光亮,光滑如面的瓷杯映照着墨四那俊俏的容颜。宛如一幅画,伊人在里头。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白天与刘大哥结拜的事情如犹刚刚过去。微风拂过、扬起墨四额前的一抹发丝,为这幅画面又增添了不少美感气息。

    微风拂面过,浅浅心事绕心头。

    随着心头涟漪荡起,四儿脑海中不禁掠过一幅幅前尘往事。又闭上眼拂尘淡心、静下来以神识冥想内观,一念间神魂中似已触动了什么。一幅模糊的画面又再次在脑海中形成,那是一粒黑色精华发着淡淡乌光在一片黑暗中旋转的画面。

    墨四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的记忆一直清楚的很。而且因为自己年龄和修为稳健增长精神力越发强健,念想间记忆会越来越清晰。眼前这幅画面曾无数次就在他念头一发间便能闪现出来。不过能感受到是一回事,能不能用又是一回事。

    一如既往地、黑色精华并没有任何反应,一丝丝也没有。墨四因此如个常人般呆立着。只有再一次的暗叹无能为力,不禁有些心灰意冷。

    因此心冷的墨四也曾想过忘记从前就此云淡风轻平静的了此一生也好,但无数个在梦中惊醒的夜晚、往事不禁间就能在生活浮出的段段记忆、以及目前这粒旋转着的黑色结晶画面。都在提醒着他:——不可以!!

    目前身处的这片大陆一片残酷,刀光剑影间只能力争上游,否则只会穷困潦倒一生。刘一刀的少时经历便如前车之鉴般立在那里;还有而以往日月神岛的还残生着无辜的魔家族人等着他去打救,仇家残忍、怎能任其族人无助飘零、受人俘虏、命如草芥;还有黑色精华中黑木锻魂戒的父亲交代的秘密也犹然未开、自己尚还弱小;更有最关键的是他不仅是墨家的四公子、更是魔霸天的儿子魔四,所以!杀父之仇怎能不报!否则枉堪为人!!一念至此、墨四心神激动剧烈,望天大喝道:“啊!!”

    少年握着拳的身躯被爱恨情仇蒙蔽着、也颤抖着。

    虽少年锦时,深藏情仇事。

    难言隐心间,诉与谁人知。

    又一阵风吹来,竹枝摇摆,深夜时分,已有一片片竹叶尖上凝聚夜雾而成的露珠滴落而下。“滴”、恰巧有一滴落在正下方墨四那淡墨相宜间因为愁事皱着的鹰眉上。凉意袭来,已过子时的凌晨凉凉露水将墨四从被情仇牵扯中的心神中挣脱了出来、顿时清醒了许多。

    感受着这丝凉意,墨四眼神恢复一片清明。念想也平复了下来,不由想起自己刚才心神失守有些疯魔的样子,不禁想想都有些后怕。墨四却不知道他刚才已是中了修道之人所说的心魔,此时回醒已是算机缘巧合的捡回了一条命。

    这也是墨四漫漫修道路上的第一次心魔来袭,凡事间危险往往总是伴随着机缘、世上大多凡夫俗子们总是避险,却不知往往一同连着其中的机缘也一同避掉了。以此推之,古往今来世上成大事者皆总是得游刃在风口浪尖也是此理。这是墨四很久以后才有的感慨。

    随着心魔退去墨四心神皆是一片空明,此时精神心智之坚更胜往昔。精神力一片清明间已经强大了不少、引得墨四神海中一粒黑色精华散发的乌光都不禁颤了颤,随后又古井无波的淡隐了回去。四儿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如今他的境界和见识尚还不知心魔一事。

    但这并不妨碍墨四感觉到自身此时极其良好的状态!心头一念便抄起了身旁的竹刀演练开基础刀法。随着墨四一动,一路路刀法使得越来越快,刀光凌冽间让人目不暇接。

    陡然间墨四脑海一震思路一片开阔,竟对无情刀诀的开篇和其下属的基础刀法有所顿悟。

    刀光间变得更为绵密,招式使开连绵不绝。竹林上的滴滴露珠落下,只见墨四刀光上下飞舞,刀尖每到之处必打中露珠。若是刘一刀在这便是知道此时墨四已然到了他白天所说的招式随心、由然而发之境!一招一式间已无丝毫不自然的做作之感!

    墨四越练越痛快,开始练起白日里刘一刀教其的无情刀诀的开篇长情篇,一时间竟有如神助毫无凝滞之感!

    一时间刀光冷冽,气机逼人,墨四白衫长袖飘舞来来回回使出的刀法犹如爱恨交织,刀法若敢爱敢恨般的长情浪子;——长情篇(长情路)

    身形走法一变脚步下路数突变的飘零难测,招式变幻间难以预料一时间刀法让人难以预料,刀法若恋人般复杂多变爱恨交织;——长情篇(爱恨路)

    突地,墨四刀光似急似缓见劈左实向右、看撩上实刺下,端的是诡奇多变;——长情篇(心变路)。

    原来墨四借着顿悟的机缘一时已将无情刀诀中长情篇的长情路、爱恨路、心变路共三路刀法一百二十式变化参悟演练而出。

    墨四继续舞着三尺刀锋,学会长情篇后、一时间意气风发,这厮的刀法短短时间竟变的潇洒飘逸起来。现在的这厮像一个穷鬼像刚在赌场赢了牌,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巴不得逢人炫耀不已。此时更在心中志得意满的已开始在推演起无情刀诀中篇的绝情篇。

    “轰”的一声雷响,似要下雨,可这该死的雷声已把墨四从极速的顿悟思路中拉了回来。

    (未完待续!)

    (作者感言:新书上传,求加入书架收藏,觉得不错的书友们投下票或朋友间互相推荐下。薛四在此先谢谢各位书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