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人在屋檐得低头(3)
    ..,

    人在屋檐得低头(3)之

    浪荡还需浪荡钱(上)

    练功阁分为两层,此时第二层的观台上一排排开的梨花木椅上已是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影。几位墨家高层和来客聊笑着,不时发出几声自如的笑声。

    墨青不苟言笑的念着一个接一个的人名,又朗声道:“墨凌云”然后看着这个有些轻佻的少爷,不容分说道:“三少爷,请开始你的检测!”

    “是!”只见一名墨家的年轻小辈向墨青致礼后,便走向了练功台上与灰衣人对起招来。原来这灰衣人是墨家的老三墨天下属的功法阁人员之一。专司墨家年轻辈的练武检测一事的三位执事之一。只见两人堪堪对到十招之时、功法执事一掌向墨凌云拍去!

    墨凌云刚从旧招抵过,此时正是新力未生之际,便回神望见一张手掌在眼前不断放大!此时墨凌云旧力已尽、新力未生,顿时只觉手忙脚乱、“啪。”一声掌响!便见墨凌云身势向后跌去。此时墨凌云心中暗叹一声“唉,差一招就过关了……”

    墨凌云落败,墨青便在一面誊写成绩的石碑上在墨凌云对应名字的下方勾写出成绩:三等丙上。

    随后便在众人的一阵调笑中红着脸对功法执事和墨青急匆匆施了一礼后飞一般的跑了开去。落回了角落里墨四的那堆熟人中去,只是低着头默然不语、没了开始那温暖的笑脸。似也知道自己这一年半载来不曾精进一步的实力确实让人笑话。

    墨家季度考核只设三试,三等丙试,二等乙试,一等甲试!其中结果又分上中下三阶。

    三等丙上对于墨家常人和寒门子弟也许是个很不错的成绩了,但在享受各种优厚资源的几个屈指可数的嫡系子弟中。这个三等丙试上阶的成绩确实不怎么上的了精英弟子的台面。。何况还是对一个已经十四长龄嫡系来说!

    因为有十五岁这道关卡在、所以墨族子弟们不得不拼了命的努力,只有墨凌云这种不开窍的怪胎才如此。要知太差的嫡系弟子也是会被族内疏远、进而过些年后你这一脉最后得不到任何墨氏的资源和帮助。

    此时墨凌云边三三五五的凑着几个人,却是墨家嫡系中最重要的几个子弟了。

    墨凌风嗤笑着,作为墨家大佬墨山的儿子、此届年轻辈中实力雄厚的他自然是有资格对这个整日里寻欢作乐不成器的三弟嗤笑几声的。

    墨家二老墨海膝下的墨凌雨一身粉色衣袍映着高挑身材,云鬓素面已是十四岁的她身形已有了大概的模样。引得附近不少年轻一辈的痴迷目光。但其脸上却黛眉微皱,却是对三哥墨凌云这个成绩不太欢喜了。

    认为墨凌云这许久不精进的实力和往日里浮夸的纨绔膏粱作风实在是有辱门楣!不禁然间对墨凌云这个三弟已流露出一副羞以为伍的颜色,直到看的墨凌云自知惭愧面色通红方才罢休!

    而墨四和老五墨凌烟却一脸无奈,他们三个作为墨家三老墨天这一支的“儿”女、除了同气连枝还能怎样。只是两人的表情真的是有点无奈。。

    墨凌烟摇了摇头道:“三哥,父亲说了。这次季度考核后让你去功法阁见他,我想你这段时间再也没机会去城子里胡吃海喝、狐朋狗友!至于前阵子**楼的事儿,哼……”说到这里墨凌烟的脸色已是气呼呼的红了起来。不禁、哼!了一声,颜色间已是不堪启齿。

    墨凌云闻言心中叫苦,听到后来**楼三字身躯更是不禁怕的一抖。极少见的挤眉弄眼般向凌云和墨四这两个同袍求救起来。

    唉,风流终有风流债,浪荡还需浪荡钱。

    此时这位纨绔三少爷的内心独白莫过于此,一时无两。。

    墨四、墨凌风等四人闻言也是一阵尴尬。脸上眉纹瞬间都是挤的如黑线一般!凌雨、凌烟两个女子顿时也觉话题不妥、脸色甚红甚尴尬!

    至于墨四这个厚脸皮还有点不怀好意偷偷的不着痕迹般瞄了瞄墨凌云的下身,眼角处看到大哥墨凌风也在偷瞄。两人目光相遇、两个小男子汉同时眉角间深深的一挑。坏意满满的如一丘之貉。

    最终还是墨四这个刚渡过心魔的心智坚强之辈先反应了过来,故作奇状般大大的咳嗽了几声。打破了这死水潭样的尬聊,强忍着城墙厚的脸皮对墨凌云一脸正色道:

    “三哥也是兴之所至,想我墨家无数男儿好汉多的是性情中人!不拘泥于一格!如此小事不值一提。三哥一向得义父厚爱,父亲爱子心切间言语虽有责骂,但想必这次入功法阁除了想三哥加深功课修炼收收性子外、应无所困扰。”说着一本正经神色定定的拍了拍墨凌云的肩膀。

    但四儿心里此时却是另一番贪玩心性的想法,其有些腹黑的暗自腹诽道:哈哈、看你丫这次不被义父折腾死~!

    听着墨四这一番大气凌然的话下来,墨凌云不觉豪气顿生!也如好汉般挺了挺胸膛,仿佛自己也如墨族中传说的英雄好汉做事都是随性而为、不值一提!松了松口气后,嗯、得把四弟刚才那话记下了、好作为自己承受父亲怒火前的辩驳之一!

    墨凌云看了看四弟,嘴角露笑,又把其在心里的地位抬高了几分!自己这个四弟看问题一向深远,总能比人多几分不一样的视角看法。犹如怪胎一般!怪不得父辈们多次在小辈中赞他眼界深广、遇事多智。在四弟都如此说了后,墨凌云内心重压的石头不禁轻了许多。

    神经粗线大条的墨凌云又恢复往日几分没心没肺的风流浪荡和不正经。也轻轻的咳了几声、故意对着墨凌风等挤眉弄眼的大声说道:“不愧是为兄的好四儿!也只有你这时还不忘为三哥我说话解忧!”说着故意挤了挤眼眉瞪了下墨凌风等这些没为他说话的人儿!一副老子记住你们了的样子。

    墨凌云说着越发忘情的道“不枉为兄疼你、择日为兄定要好好带你玩乐一场!见识下那天香楼的五花蹄子、千金楼的牌九骰子、嗯嗯嗯、还有**楼那白花花……”

    话未说完,响起了墨凌云杀猪般的惨叫声。墨四和墨凌风二人已齐齐的大力踩着墨凌云的脚,虽然他们两个那日只在**楼的门口流着哈喇子看了看门框里白花花的大腿便飞也似的逃离开去!并没有跟着这个不要脸的老三胡混,但两人此刻还真怕这个浪荡的瘟神在这大庭广众间胡说出什么不要脸的话来拖他们下水!

    要知谣言可畏!更怕后面那个平日里护卫兼间谍的胡三,何况此时胡三已经对他们露出深深然的白牙笑脸。

    要知但凡只要胡三知道的、那就是代表墨家三老也知道的。胡三乐滋滋看着墨凌云这个情商低的如白痴的三少爷,非常乐意三少爷多拖几个人下水。

    然后禀报完几位家老后,好好领命来名正言顺的做敲打这些小辈的乐事。好好狐假虎威一番、以此排解往日来在这些少爷手下受的各种憋屈气后形成的已经有些扭曲的心态,对此他们这些护卫是乐此不疲!

    然而反应机智的墨四和紧随其后的墨凌风并没让他得逞,无奈间胡三如丢了两块肉的狐狸般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便走了开去。

    考核还在继续,墨青还在一个一个的叫着人名,“墨凌风!”

    (未完待续!)

    (感言:欢迎书友们在评论区各种评论、灌水,好坏东西观点、同时作为商人的薛四并不惧兼而收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