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人在屋檐得低头(5)
    ..,

    第十四章

    人在屋檐得低头(5)之

    人在屋檐得低头

    考核还在继续着,又换回了猛货阿三先生主考。只是观众们再没有看到如刚才墨凌风考核时那般精彩、额、不!惨烈的场景!

    墨凌雨在撑过三先生低烈度的试招,又使出堪堪小成的落英剑法勉强在中烈度攻击的乙等考核中又撑了十来招!

    阿三见其能力见底后便不再留手,轻笑一声道:“二小姐注意了!”

    便见三先生袖袍翻涌间无风而动!一双掌法随着数个步法的行出后加持的威势变得越强!

    原来刚猛的阿三却是将八步追风掌使了出来,原本的八步加持被其草草使用间只用了三步、原来他却是怕威力过大伤了这位小辈!然后便将一掌推了出去。

    离阿三先生还有小半丈远的墨凌雨便觉一股巨力和压迫、绵绵不绝间袭来!

    墨凌雨闻言神色一凛,秀眉微蹙!手中剑法突换成近几月来悄悄练习的七杀剑法,以在此刻追求更大的杀伤力、以攻代守!集中全力将一手七杀剑法使出了前三杀!

    急掠掠间便将手中剑法向追风掌带来的威势袭杀而去,只见一霎那间一杀、二杀连贯使出!两记剑招相竟浮出一丝杀机扑向这草草攻来的追风掌,墨凌雨见剑招有此威势不禁心安了些。得意间竟有些焦躁的前进一步。

    哪知剑招、掌风两者相遇后,剑招竟如泥牛入海、寸步难行!并未减少多少追风掌推来巨力的威势、未见寸功!慌乱间想起应边退边抵挡,步法急忙后退、并全力使出了七杀剑中自己仅会的三杀!希望能以此躲过这劫。

    只可惜此时才退已经晚矣!最后的三杀堪堪阻挡了半数追风掌的威势后、追风掌依旧袭来!而临时的急退未占先机间更助长了阿二那三步追风掌剩余的威势。墨凌雨无望的闭上了眼眸。

    台下众人便见到墨凌雨一掌被三先生推飞了起来。不由发出惊呼声“啊~,小心!”,仿佛在下一刻将要见到墨凌雨摔伤。也要看到第一个这次考核中被猛货二先生打伤的美女。。

    台旁的阿二摇了摇头,这阿三分明是把墨凌雨这小辈一掌推飞向自己这边。要给自己找麻烦。无奈的笑了笑,便运起内力、一只手如打了个太极般一绕、一推向前。墨凌雨便感到作用在身上的巨力被一股阴柔浑厚的力量抵散而去。

    墨凌雨借势用了个蜻蜓点水轻轻一点脚尖,便安然落在了地上。便见墨青在自己成绩下方打了个二等乙中,便嘴角一翘得意的笑了笑。这可是目前除墨凌风外最好的成绩了!便向考核的三先生微微躬了一礼、并向二先生道了声谢后高兴地走下台去。

    在旁的刘一刀和墨青见此不禁摇了摇头、英眉微皱。皆在心中暗叹:这墨家二小姐墨凌雨太过骄躁、自大。在面对阿三提醒后、明知是那不可抵挡的攻势,依旧自依自我自大的用那三杀剑扑杀前去,甚至在其未建寸功的情况下还向敌人前进了一两步。。

    “唉,无论是墨凌雨还是墨凌烟、亦或墨家这一辈年轻人中出色的墨凌风,大都过于骄躁。更别说那不成器的墨凌云……西南墨家嫡系到底是被惯坏了、这般骄躁自大的子弟,以后可如何使得来经营壮盛这西南墨家……”刘一刀和墨青竟同时在心里叹道。

    其实无论是在场考核的阿二、阿三,还是观台上的墨天等墨家一派内稍有知情的高层。这次都看到了此个问题,执掌功法阁和子弟们修炼的墨天更是摇了摇头,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叹道:“看来西南墨家若想要源远流长,还需花大力气戒骄戒躁一番啊……”

    看着一些不知情的来访客人,还在一个劲的叫好!墨天颜色间更不禁强颜欢笑、只好虚情假意的虚与委蛇了一番。

    过了片刻,墨家的高层们不知陡然间想起了什么。目光齐齐的望下了台下场中一个正在十分温和善谈的翩翩少年,——墨四!

    这个来历复杂、却又少年老成之人!这个正近风华少年、却从来不显山露水之人!这个十分温和,却让实力越高者方越觉得其天生有种上位者气场之人!这个…总之越是识人慧者的观察家,越是能看出这个少年的复杂和行为举止间天生的与众不同。。

    想到这,墨天、刘一刀、墨青这几个洞察力极强的人、不约而同都向墨四投着复杂的眼光。虽然知道墨四上次考核成绩是二等乙中,仅次于墨凌风上次考核时的乙中、然后堪堪拿到第二名。但却有些期待这个少年这次考核又待如何?

    随后墨凌烟也在考核中取得了一个二等乙下!觉得自己年纪尚小的她取得乙等已是一件十分骄傲的事情,已是十分沾沾自喜。她知道大部分的墨家弟子多是丙等,只有极个别一两个拼了老命的寒门子弟除外!

    要知连三哥墨凌云这个享受墨家大好资源的亲嫡系子弟居然也才拿了个三等丙上!嫡系中只有他常年守在三等丙试的水平线上,这才是刚才二姐墨凌雨鄙视他的原因!

    “墨四!”墨青的声音再度响起。

    墨四微微一笑便在墨青的念叫声中步上练功台,笑道:“墨青执法、三先生功法执事!”说着微微一屈身施礼道。

    墨青不禁一笑,对这个在墨家待人一向温和凡事应变有度的小辈好感又增了不少。说话间对墨四口气稍缓:“开始吧!希望四少爷这次成绩愈加出彩!”

    “承青哥吉言,四儿让大哥关心。”墨四对着墨青这个执法礼貌的称兄道弟说道。

    墨青闻言微赞。别看自己虽然现在任居墨海执法队的队长一职,目前看起来威风。但实际上无论是地位前途还是享受资源照顾、哪里里又比得上往后的日子享受嫡系资源的墨四。

    甚至他还知道传闻中这个墨四少爷其实在天朝墨族总支里曾经有大人物关照过他。

    在西南墨家除了刘一刀,再没人比墨青更清楚自己这些寒门子弟一路一路爬上来的艰辛。其中的血汗、困苦,难与纨绔等人言。。

    墨青自认不是什么顽固不化的人,虽然从不会刻意做媚上奉承之事、但也不会傻到假清高的拒绝一个看得起自己、交好自己的,有着大好前景之人。比如此刻的墨四。没经历过困苦的人不会知道在家徒四壁的家里有待养的老父老母、以及背负着成家立业传后的人,心里会背负怎样复杂的包袱和压力……

    转眼,场上墨四和三先生已开始交起手!

    (未完待续!)

    (题外话:这两天整个人跟大病初愈般没了一点力气,更新难免不及时。书友们见谅!薛老魔正在整理序章和更好的铺垫后文路线中)

    (感言:新书上传,求加入书架收藏,觉得书不错的投下推荐票或朋友间互相推荐下。薛四在此先谢谢各位书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