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人在屋檐得低头(6)
    ..,

    第十五章:人在屋檐得低头(6)

    大台上墨四手执青刀,只见刀光闪闪上下翻舞。一手基础刀诀使得是顺风顺水规规矩矩,而台上对战的却是一黑衣执法使。原来阿大阿二偷闲退下、换上了黑衣使这更日常用的黑衣使者车轮战。

    黑衣车轮战形如其名,每战过一人、下回合则再多增一名黑衣使,且增加的黑衣使实力会越强、手段愈加逐渐狠辣。甚至一等甲上的考核需要同时面对九名高阶黑衣使的攻击、直至考核分出胜负。

    而墨四此时也从对手一人、战到三人,三名黑衣使步法连环、以刀对刀。场外墨青此时唱一声:“丙等过、上乙等考核!”

    墨四突然压力一紧、原来突然又增多了一名执法使,已是堪堪然组成简单的四人基础刀阵、刀出齐出攻伐同步!

    噌~、四黑衣向墨四同时挥刀而来,只见刀光凌冽间照的小四儿也是心底一寒、刺目间不由闭上了眼。这一闭便想起昨夜彻悟的基础刀法!再睁眼时已是嘴角一挑、只见“锵,锵锵…”快速的回击声不断,墨四便快速回敬了四手基础刀法!

    看的场外的刘一刀和众监考们眼中一亮!“这是将刀法练得滚瓜烂熟后应对间的由心而发之境!”

    墨四暗叹一声:“若不是昨夜机缘间顿悟基础刀法的招式随心、油然而发之境,今日怕还是跟往常一样打的艰难啊!”随即神情一松,如闲庭散步般应付起这基础刀法刀阵!

    只见四名黑衣使每每使出一刀砍向墨四,墨四手上那把木刀总能随心所欲般回击而去。场上不断响起锵锵锵的激荡声、而黑衣使考核用的基础刀法刀阵似乎暂时对墨四失去了压力效用!

    黑衣使们心里尤其无奈、其实他们有许多手段对付此时的四儿,但无奈这只是家族里考核而已……众黑衣暗骂一声娘后!便按步就班一招招考核起来……

    “四少爷越来越潇洒了哇……”

    “对啊,貌似小四少爷每次都能轻轻松松的取得名次!羡慕啊!……咦、不对四少怎么从来没拿过第一名?”

    “嘘,小声点、听说小四少爷是故意放水、为了不抢西南墨家的风头,绝“不拿”第一……”说到此处议论的少年们有些噤声!

    场外,年轻子弟们都纷纷窃窃私语议论起来。而凌风、凌雨、凌烟三人眉目间皆都有复杂色浮起。尤其墨凌风更是面有妒色!他们不禁脑海中响起数年前第一次考核后墨天族老严厉的训教声:“身为墨家亲嫡系!你们四个其他方面就算了,你们练功居然还不如四儿刻苦,真是气煞我也!……”

    想到此处三人各自不禁颜色间又看向台上的墨四,那观察的模样极为仔细、仿佛想看透自己的对手又成长到何高度般!

    唯有墨凌云这厮倒是落个清闲,他似乎很快从嫡系中唯一的丙上成绩阴影中走了出来。一脸不在乎的吹着口哨,墨凌风旁看皱眉、靠近仔细一听不禁大跌眼镜!这、这不是最近花柳巷间流行的一树梨花压海棠曲子么……墨凌风不多时听着便已红了脸……

    众人却没听到墨凌云极其小声的自言自语嘀咕一声:“你们懂什么,这次四儿才是当之无愧第一,你们没见那夜我路过四儿竹院前时、见那套刀法真是惊人异常啊……”说着不禁失声看向台上墨四,面露崇拜之色……

    而练功台边刘一刀和墨青则是面露惊奇之色,刘一刀对墨四之前短短时间悟出其自说的“由心而发、由神而收”的境界便已赞叹不已。此时更没想到短短一天墨四竟言出身随的实践出来、“如此好的悟性,这、这……”刘一刀一时失声、竟找不到言语形容此时的心境。

    而阿大与阿二互相交流了一个眼神,两人便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望向阁楼的墨天、得到墨天的回应后阿大便低声向墨青耳语了几句……练功台的考核便应声而变!

    台上,墨四心中一紧、原来不知何时台上陡然变成了五名黑衣使、不!六名!只见一个人一个人流水般加了进来,台边竟还有数人持剑而立随时加入一般!

    唰!唰!唰!黑衣使们手中剑身一抖剑锋指向墨四、环环相站、行转开来!竟是摆起了少见的流星剑阵!——流星剑阵,墨家考核水平中的乙上至甲等考核!需破阵而出或击中阵中之人方算过关!此阵更是常用的对敌剑阵!

    墨四将精神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墨四早已无暇顾及其他,忽地从身前和身后各有一剑此来,砰砰~两声击响!墨四也从随心所欲的剑招中风雨般使出了开来,

    “这不是族内执法使们执法时常用的流星剑阵吗?”

    “考核而已,什么时候这么拼命了……这是快接近二等乙上的要求了?”

    “看这剑阵可比刚才凌风大少的难多拉、小少爷真是厉害啊……”台下此时议论纷纷。

    四儿显然是无暇顾及其他了,横眉冷对间、一双眼睛已是凌厉了起来!一番狂风骤雨的前击后档才堪堪然稳住了局势!但依旧被这流星剑阵的众人围困着,四儿手执青剑脚步打圆转动防守着,三尺剑锋横指黑衣使。

    此时墨四心念微动:“此间一番困斗才引出六名黑衣使,此等成绩隐隐在乙中和乙上徘徊了…不行,上次一番艰辛后我已得过乙中、为了让墨家愈加看重!这次怎么着也得乙上!拼了……”一番思虑后,墨四整个人气势爆发竟主动冲向流星剑阵而去……

    场外对墨四的疯狂举动一片哗然,墨家弟子们显然还没有养成在临阵对敌中养成冲杀的习惯!但这并不代表墨四没有!

    墨四疾步而前三尺剑锋直刺面前一个黑衣使,在其后方却突然有一阵剑影挟风劈来!带起一阵寒风令人生寒!墨四闻声微动眼光余角处便瞥见寒剑光影、身形灵动间便使出一招燕子回头手中青锋也撩挡而去!

    “锵~”便见墨四借这交击间手中青锋一偏斜挥而去!其目标竟是交手中人的旁边一人!

    在这刹那交手间众人没想到这墨四竟如此深机!不仅主动冲锋还卸下包围间的背后暗袭,甚至竟然利用袭击给自己创造了即将得手的机会!

    “啪!”一声清脆金属击打声!墨四手中青锋便已击中一黑衣使的身上,只见其身上宽大黑袍交击中裂开一道裂缝、露出了里面暗藏的金属暗甲!

    “四少爷威武!……”

    “四少爷厉害!”底下一片人云亦云的赞赏声连片响起。

    而墨青也在考核成绩上打出二等乙上的耀眼字迹!

    就在这时候阿大和阿二交换眼神间、露出一抹深意!流星剑阵中便突兀间改为七人!为首之人大喝一声:“流星剑阵一式:众星拱月!”

    墨四还没庆兴那乙上成绩、便陡然发觉!只见四周剑影寒寒,众黑衣皆横剑冷对、急速围转间便见各色基础剑法扑面而来!劈、刺、撩、扫、截、挂、崩、点、抹、提、云、架、拦、带、穿、斩、削、捧……流星剑阵中以各式基础剑法变化为引的第一式众星拱月便向他淹没而来…

    墨四顿觉寒风铺面而来!竟不自觉间多年没产生的一股危机感由然心生,使得他不禁升起一股要使尽全力应对的感觉!而手中青锋不自觉间竟由然使出那无情剑决中的第一式…一时间众黑衣竟被其击退……

    就在这时墨四顿感到一股阴冷的目光望其而来,心神对应间眼光余角处便扫了过去!

    而此时观台上潘金蓉正一脸妒色的盯着台上的墨四!“该死,这墨天老不死的私生子几个月不见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竟然还逼出了七人剑阵!该死!他不可能超过风儿的…该死!”潘金蓉嫉妒间的眼神不自觉中化为了一道道带着阴冷的目光……

    而墨四自从那夜渡过心魔后神识在暴涨间便超过了普通人太多,在墨四没觉察间却已经发挥着作用…墨四眼角余光这一扫间便已知道了何事,神念急转间嘴角一挑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凌风、凌雨、凌云、凌烟四人便见台上的墨四在发出这一招后如风雨飘摇中后继无力般,在左边一黑衣使对招后首先发出了一击斩向而去!墨四三尺青锋似力竭般回剑横档,“嘭…”青锋挡不住这一击、只见一个狼狈的身影被打翻滚落台边……

    墨四嘴角略带一丝血痕,持剑撑起。持剑向下双手抱拳道:“谢执法们手下留情…”

    墨凌风见此嘴角一扬,想道“这墨四最后一招应对很玄妙,看其强行使出又无后力!不过还是不行啊……乙上罢了”

    凌雨、凌烟均一脸复杂,墨凌云见到墨四此时输场却一脸不可思议般!暗呼:“不可能,凭四儿那晚的剑法明明能赢的……”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看向观台再看向四儿,墨凌云顿时沉默了起来……

    同时惊讶的还有刘一刀、墨天等考核官们,他们也知道墨四使出那一招后顺水推舟下进阶甲等绝无问题!思想后望向场中的潘金蓉、墨凌风等还有几道意味深长的目光,刘一刀不禁眼色闪动思虑了起来……

    片刻,族比结束、石碑壁上也出现了一个一个排名:

    “第一、墨凌风,

    第二、墨四,

    第三、墨凌雨

    第四、墨铁

    第五、墨凌烟……”

    而刘一刀此时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随即低声念念道:“何需如此…难道作为墨家的小少爷也要时时低头吗!就因为不是嫡系?…唉,人在屋檐下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彻全场:“族比到此结束!此次族比前十名的墨家子弟留下!获得即将开始的西南城狩猎大会参与名额……”说此话者正是墨天!

    (未完待续!)

    题外话:已恢复正常更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