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为争机缘风波起(2)
    第十七章:为争机缘风波起(2)

    墨家后山,不高的山坡上一个少年人影缓缓走着。

    此时已是入秋,青草泛黄、偶尔路边有一两朵杂花。颜色或青或白,不尽相同的是它们都枝瘦叶薄,都在这野土地上倔强的开着、都努力在无情的岁月长河中绽放出属于它们自己的光彩。

    有时候走路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或奔或走;或行于荒野;或闲庭漫步;一步一行间宛如人生,每每回首来时路、恍若隔世。

    但按一般喜好总归是分为两种状态:

    一是心境空明无悲喜、或看景是景见物是物;或忘物无我,融于自然;其间愉悦处自然难以言妙。

    二是人间烟火事、喜忧总不断,或以物喜或以己悲,行路漫步间思虑重重、徜徉在层层精神波涛中前行。直至冲破重重思虑艰难破土而出,犹如一切漫步皆是人生路、思虑皆为人间事……

    第一种状态自是极为难得,偶有此闲情少年每次都极是珍惜。

    但这人间就像这土地上总是俗花杂草野树居多一样,像此时荒野无名花草一样,总是由不得沾染上些俗世烟尘颜色的更能雅俗共赏些。

    而此时的少年也是如此,他如逛庭园的看客般。

    秋风袭过扬起乌黑披风一角、露出一抹少年英色,只是其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少年面容时而似喜似悲时而又露出一抹深思熟虑古怪之意!少年显然为事发愁、精神思虑间早已神游八方!哪还顾得眼前美景野色?

    少年脚步不知不觉间也没注意地便向墨家后山偏僻愈深处走去……

    墨家位于西南城内北处一角,而墨家后山则是紧随府宅之后将这座占地两百亩的墨家一分为二。前府后苑般、依托后山之势形成了一个巨大庄园!

    而这个巨型庄园后苑,以一座占地四里方圆、过二百余丈高的后山为主。

    植株绿被生长其间,阡陌小径环绕其中。

    山中一片鸟语花香,芳草野径,顶处更偶有云雾飘过,皆为仁者所乐也。

    只是近年来修炼资源愈发紧张匮乏,这靠近墨家前半面小山中的向阳坡地已改种药植、或改种所谓向总族进贡缴纳的铁线树。

    如此一来,有失有得间、墨家中人将大多数精力投于日常维护小山前面的药植、灵树后,倒是忽略了这后苑庄园多数地方的修理点缀。长此以往,这后山多地中各类芳草渐生、枯枝新叶层层叠叠,一时间倒也野趣横生。

    只可惜了这片后山庄园却越发人影孤零寂寞、往来不多,大多管理后山种植的墨家子弟完成那繁重药植任务后、可谓精疲力尽,便再少有漫步自然的乐趣。大都要么龟缩于墨家前院练功、要么留恋于这西南城中繁华,自是无暇顾及这一片被近乎野化的后山了。

    而此时见那少年漫步其中,人影闪烁、三五步间便已在这片小山密林中越走越深!朦胧隐去……

    一路下来几转小径,那少年愈发靠向小山后方深处而去,片刻后少年此时已身在一斜坡小径上。此坡一边靠着怪石嶙峋藤蔓树木丛生的崖壁,小路另一边却是斜坡,坡下数道沟壑纵横、满是密林遍布!

    斜坡小路与沟壑落差十数丈高,一时间颇有悬崖之感。

    原来这段小径路边已竟是身处山坡中段密林深处,仅一尺狭窄石路边上却也是布满荆棘杂树!连脚下某些野草也因无人搭理疯长至近人高!

    若少年此时再一眼向四周望去,已是万径人踪灭,哪里还有人烟见得?

    再看那少年却是蹙眉深深、神游八方,今日似为某事思虑重重!步行间浑然不觉自己已踏入后山素日闻名的险地、半步崖!

    有歌曰:山中几转忽现崖,走差半步见造化。是遇神仙是遇鬼,全凭一步半步差……

    这时只见那少年英眉微皱眼眸灵动间一直似在心中默算某事、见其浑然不觉地在这一尺多宽小路上已走前数步后,便觉脚下不对时!

    这才思绪回转看向眼前景色,这一看、少年便是三魂不见七魄、——吓个半死!

    原来自己下一步早已半只脚踏空,惊魂间少年吓得面无血色!少年另一旁身子急伸手抓向近崖壁的一颗植株!却是身形一歪,一手抓空!

    “啊!”

    一声短促又仿佛来不及般的尖叫还未传远,便见少年向崖壁路旁下险恶沟壑**一滑!便消失于这密林之中……

    踏~!哗哗~、嘭!

    传来落下重物坠落般数声轻响。

    一路落下少年踩塌许多怪石松土、挂断许多崖壁沟壑上的杂树枝干、在越来越快急落而下时,少年抓向崖壁上一根不起眼的古藤,竟甚是坚韧硬实!只是握着古藤的身子在惯力下依旧保持坠落!

    滑落越来越快、握着古藤的双手被滑的血肉模糊!

    嘭……再落数丈后嘭的一声传来少年摔在厚重实物上的落地声!

    少年艰难睁着眼看着自己顺着古藤摔落在一个崖壁间突出的一块石盘之上,重伤至此也不禁心情一松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便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半日后……

    少年睁开眼,悠悠的醒转过来,身上传来阵阵剧痛!令其咂嘴呼气不已,原来此时他遍体鳞伤、腰背双腿处更有几道颇重伤痕!至于身上衣物已是破破烂烂更无一完好处,一如街上资深专业乞讨人士!

    一观自己伤况后,少年不禁无奈苦笑一声!

    望眼周遭环境,少年已是站在一块从沟壑石壁中突出不过三尺大小的石盘之上,石盘外尽是悬空!

    落目处周遭满是险恶的怪石利刃、和从各种间隙中生长而出的古树野藤。

    而那石盘边崖壁面上也挂满着藤蔓枝叶!

    “咦?”

    少年面露古怪之色看向石盘旁处崖壁石面。

    整块壁面挂满着的藤蔓枝叶突兀地被一只手拨开,一个如饭碗圆滑般青绿石块凸起在这略微简洁的壁面上,有如机关般。那只手试探性的转动碗状石块。

    咔!

    一声机括转动声响!壁面一个石块升起!露出一个人许大小的黝黑洞口,原来此间另有妙处……

    人许宽的洞中幽深曲折,行入十数步深、见一青石暗室。其三丈见方,洞中石椅、石台竟是一应俱全,而石室正中上方有一石座,当中竟有一副骷髅斜靠其上!

    少年见此又是引得一阵心惊,似乎此刻也将其的乌黑披风惊落下、露出其一副面容。只见那少年一副俊脸英眉,正是墨四!

    墨四打量着此暗室,随即被一旁光滑石壁上的一段石刻文字吸引而去:

    “吾乃东洲墨家一代长老墨云子,自少心性淡泊、喜游四方,此番寿命大限将至、特择此地闭生死关参造化。若破关、当到此一游,若大道无情败北于此、后辈有缘人到此向吾行礼后可获赠取走老夫遗宝青虹剑,只求将老夫遗骨或化骨地消息送回墨家总坛即可。”

    见此,墨四不禁感慨道:“这墨云子前辈竟是修仙之人,倒不知是何等厉害境界?”,墨四前身作为日月神岛少主,毕竟也是见过不少厉害仙人。

    再一瞥向那座上遗骸,只见斜靠其上的遗骸骨手下撑着一把略微暗青长剑、其上倒是沾染着不少灰尘。

    但这并影响不了墨四判断、只见墨四眼中精芒暗闪,眼光毒辣处仿佛那商场上卖家老手、一时气势竟有如那宝器阁中鉴宝大师!

    霎时间眼前这青色长剑周身各类点缀工艺及其锻造特点被墨四按其回忆认知在脑海中构成一条条相关信息!

    这时再回头看那青剑周身细微处!

    显然隐有青芒芒剑身流光转动、岁月日久却难掩其锋芒之色!

    这分明是一件灵器!

    (未完待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